68第六十八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黎诺,你别……呃……”

    话音还在嘴里口打转,便被黎诺的惊人之举噎会了喉咙口。佘颜丽低着头看着蹲在自己下的女人伸出手想要推开那人的脑袋,可双手悬在空中半响,仍是垂了下来……

    你当这时黎诺那厮在做什么,她当然不会做向女王陛下跪地祈求宠幸的蠢事,就算她豁得出去自己那张嫩脸,她老黎家也丟不起那人!

    
打小黎诺接受的便是挫折式教育,黎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没有困难要上,有困难更要迎难而上!”遂按照黎家的家训,考验她的时候到了,黎诺不是怂包自是不会退却。

    再说她常年同易大小姐这自大狂为伍,自信心虽不能说到膨胀的程度,那也不是一点两点,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她黎诺呢。


    谁说没谈过恋在**这回事上就没有发言权了,咱黎诺好歹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风里的80后上进青年,那点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嘛。早在上大学时就听边那群“狐朋狗友”说过女人只要是管好上下两张嘴就绝不会犯“错误”。


    黎诺她最大的长处就是举一反三,由此可得若是要让一个女人犯“错误”还得从这两张嘴下手……


    之前同上面这张嘴的“战斗”凭着一股蛮劲将将才打个平手,如今想要攻进“敌人”的腹地那自然更是要花费些气力。黎诺蹲□子,先不急着动作,即便“上面有人”,群众基础还是要打扎实的么,作为一个资深的小领导,黎姑娘深谙此理。所以她屏气凝神看了会即将攻占的“城池”的模样,而后搂紧了妖精的腰慢慢朝“城池”前进。

    此刻的黎诺像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面对敌人她毫无畏惧,有横扫千军,势如破竹的气度,而在举止上她又像是虔诚膜拜在人脚下的谦谦君子。

    她闭着眼睛凑到佘颜丽的前,那种近在咫尺,若即若离感觉远远要比直奔主题来得更加强烈,尤其是鼻息处喷洒出的气刺激着人的感官,叫人挣脱不能,罢不得。

    即便是处在黑暗中,那具美的体依旧清晰地呈现在眼眸前,凭着先前的记忆,黎诺着鼻尖自妖精的腹间一路直下摩娑着那白皙滑嫩的肌肤。

    当鼻翼嗅到绒绒地方,黎诺才缓缓睁开双眸,凝视着神秘之处片刻,也许这对她来说并称不上“神秘”。同是女人,佘颜丽有的,她自不会少,但看着心的人将最宝贵最柔软的体完整地展现在自己眼前,心中那份激是永远无法用言语表明的。

    “小领导”深吸口气,稍稍再凑近些,鼻尖轻点了一下密林的深处,黎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碰到了何处,反正佘美人是被她激得一哆嗦,见此,那蹲着的人更像是得了鼓励,愈发坚定要把这“嘴”拿下的信心。

    黎诺这厢轻道了声,“hello”算是打了招呼。那厢妖精浑一颤像是对小领导作了个揖,“请多多关照”。

    至此,黎诺再没了顾及,原本搂着细腰的手不知何时竟转移了阵地。抱着妖精的腿向两侧用力。再将佘颜丽的两腿打开了几分,同时脑袋一伸趁势钻进了妖精的两腿之间,“嘿嘿”一笑,俨然一副撒开了膀子要大干一场的德

    古语有云,“兵者诡道也”。

    从未谈过恋的黎诺却同她那位教授老爹那里一样着迷孙子的兵法,大抵也是因为从小熏陶的缘故,她这一仗攻其不备打得实在是漂亮。纵然狡猾如佘颜丽这般的狐狸精也被整得溃不成军,只得缴械投降。

    从抗拒到半推半就再到罢不能,这其中的过程对于佘颜丽而言,心都经历了一番“折磨”。也说不清到底是战胜了理智,还是战胜了理智,最终她还是垂下了双臂接受命运的新一次洗礼……

    是缘是孽也唯有等到后再见分晓,当下佘颜丽已无能力拒绝这份欢乐的惑,出于本能在感受极致快乐时,她揪紧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黎诺柔软的小香舌一勾正中“靶心”,随后又是几个急速的转绕,这几招用得“快、准、狠”,恰到好处,不让人怀疑这死丫头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

    “喂,姓黎的,你到底是猪还是老虎?”这一阵疾风骤雨的,直着子的妖精已经有些吃不消,眼见着下那团火越烧越旺,两腿也越来越软弱无力,如果不是背依着墙壁她早已瘫倒在了地上,心里嘀咕着若这么快便丢盔弃甲了,还不叫那死丫头笑话了去,所以只好借着说话来缓和那股强烈的刺激感。
黎诺这会儿正忙,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能拿下这只妖精,岂料妖精都这时候了还能同她胡扯,当下便懊恼地哼哧道,“我不是老虎,更不是什么猪,我是只会咬人的兔子!”说着一口含住那颗饱满的“红豆”轻扯锋利的齿尖,顿时痛得佘颜丽呲牙咧嘴倒吸了口凉气。


    “黎诺,你这个大流氓!呃……”黎诺这一咬不得了,气得妖精想要一脚踹了她,可佘颜丽一抬腿恰好被黎诺这厮逮空门,一手扛起那条腿搁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恶狠狠”地拍在了妖精的上道,“我是流氓,可我就流氓你一个!”说完舌尖一绕又开始缠着那一颗“红豆”嬉戏。黎诺自个儿这头是孜孜不倦,却连累了妖精那厢苦不堪言……

    不过就老虎和猪的问题上,一向实事求是的“小领导”并没有坦白交代,从她清醒到这一系列彪悍的举动事实上并非是迷药的后遗症,更不是一觉醒来她就无师自通。要说她如何能掌握如此娴熟地运用这门“技能”这还得追溯到10多年前……

    那时候的黎诺用今下最in的话说就是个鼎俊鼎俊的小萝莉,也不知道是咱易大小姐觊觎人家的美貌,还是黎小萝莉相中咱大小姐的臭驴脾气,反正这两小丫头就是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

    有一次这两小朋友趁着易家的司机溜号的功夫偷跑了出来,结伴回家,当时俩姑娘手拉着手,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向前走一路蹦蹦跳跳,走过天桥底下没留神撞到了一个阿姨,那阿姨依依呀呀的听不清在说些什么,直往她俩手里塞圆圆的光盘,大小姐一看封面,呵好家伙是穿着泳装的“水冰月”,尽管人家水冰月同电视里有一点点不一样,但好歹人家还是水冰月啊,是自个儿钟的小兔啊!(您可别怪咱大小姐不国,没追求,要不是当年没有喜洋洋和灰太狼,咱大小姐也不至于堕落到看这玩意不是!)

    再看阿姨衣着朴素的也不像坏人,咱易千金当下起了怜悯之心,就从兜里掏出张毛爷爷买下了那张碟。揣着这美少女战士的碟,两人就跟揣了500万现金一样谨慎,也不再瞎溜达了,当即回了黎诺的家打算一睹为快。

    等这碟一放进影碟机里,电视屏幕了放出来的映像可就不是之前的那一点点不同了,还没看到人影,入耳的便是一声声的“靡靡之音”,而后就见小小兔压着月野兔在上“嘿咻嘿咻”得,因为是原音没有字幕,也不知道她们在干些什么,看到此处两小孩儿对视了几秒,“可能这是……这是……她们本女孩表示亲昵地一种方法?或许一会儿就……就会有坏人出现了……”易烨卿一边说一边咽了咽口水,这话虽说得毫无底气,但易大小姐敢对天发誓那时她的确是怀着一颗纯真的心去看这奇怪的电影的。

    易烨卿的话也不是没道理,两人还是壮着胆子看了下去,可是直到那光盘放完也没有一个坏人出现,巴巴地盯着电视瞧了一个钟头,两孩子有点失望又有那么点脸红,看完之后虽有很多疑惑也不敢交流,素来胆大妄为的大小姐更是一改常态,草草收拾了东西打道回府,第二天,两人还特意为此事拉了拉钩钩,赌咒发誓绝不将此事泄露给第三个人,这也成了她俩共同的小秘密,所以也不能怪黎诺对妖精欺上瞒下。

    要问那光碟至今在何处,黎诺倒是没毁尸灭迹,一直将它夹在一本书里,前些天翻到那碟,黎诺又顺带着回顾了一遍。不过说也奇怪,想当初她同大小姐两人光天化地看这小电影也不觉着害怕,可现如今她都奔三的人了再看反倒像个窦初开的小姑娘,又惊又怕……

    话不多说,咱言归正转,事实证明老马说得实践出真知,也非完全正确,黎诺凭着儿时那少得可怜的理论知识愣是将是妖精折腾的死过去又活过来。佘颜丽起先还能忍着不令自己出声,也不回应她,可几次三翻徘徊在冰火两重天的境地里,使她渐渐褪去了伪装的外衣。人的天/地激发下战胜了理智,让她暂时忘却了那些横亘在两人之间羁绊,地迎接那一波又一波汹涌而来的快/感。随着一声闷哼,佘颜丽腰间一松,再也没有气力支撑自己的体,两腿一软瞬时跌到了地上,幸而黎诺那厮眼疾手快一把托住,才没叫妖精摔个股开花。

    抱着那软软的子,黎诺整个心里都是满满的,似乎只要拥着这个女人全世界都是自己的了。她开始能够明白顺治为什么美人不江山,吴三桂为什么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唐明皇为什么会从此不早朝了……还有什么能比把自己心的人紧紧搂在怀里更幸福得呢?

    “佘颜丽,你还想躲着我吗?”黎诺紧搂着臂膀里的女人,嘴边挂着难掩的笑意。对着那双炽的眸子,那些拒绝的话佘颜丽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只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黎诺,你真是个傻瓜!”

    “是阿,我是傻瓜,傻傻地就上了你,你是妖精也好,狐狸精也罢,我愿意受你的蛊,中你的毒……那么你呢,愿意给一个傻瓜去你的机会吗?”

    “黎诺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听黎诺这般动的表白,即便是个石人也无法不动容,佘颜丽也是个女人,长时间的压抑在这一刻彻底崩溃,所有的感动顷刻间都化作了泪水,哭得几乎不能自已,唯有攀着对面那人的脖颈将头深埋在她的怀里,来掩饰自己脆弱。心想着就这么让黎诺抱着,两人么缠绕在一起,直到死去,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我知道……”没等佘颜丽说完,黎诺便用手心捂住了她的唇,“我知道,你是一个私生女,你的母亲同一个男人生下了你,可他又无地抛下你们母女,你很小的时候生母就死了,是孤儿院的淑姨一手把你养大的。你大二那年上了你的学长,可是那个男人毕业之后娶得却不是你。几年来你们分分合合但始终没能分开,你害怕人们在你面前提‘人’、‘二’这些词,因为它们永远是你挥之不去的影……可是这些对我黎诺来说并不重要,我的是佘颜丽这个人,不论怎样,你的过去、现在、将来我都,没能参与你的过去我很遗憾,所以我会更加珍惜现在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至于将来……佘颜丽你愿意跟同为女人的我共度将来的每一个夏秋冬吗?”

    见佘颜丽许久没有回应,黎诺微微一笑,紧了紧自己的怀抱,自语道,“你不用着急跟我说‘yes’or‘no’,因为我知道你要摆脱过去并不容易,我黎诺虽然没有深厚的北京,也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我可以给你我全部的,我的这里……”黎诺顿了顿,握着佘颜丽的手覆到自己的前,继续道,“……这里装得都是‘佘颜丽’三个字,我不要求你也同样我,只要能让我守着你、护着你,我就很满足了。当然你可以不答应,不过我会用刚才的方式一直惩罚你,罚你这个口是心非的死女人,直到你说实话为止!”

    这豪言壮语一出,立马赢来了妖精的一个白眼,“你还能耐了,该干的不该干的你都干了,你还想干嘛?”


    “干嘛?”黎诺重复了遍,松了自己怀抱,拉开两人的距离,鼻尖不由得轻哼了几声,诡笑着上上下下反复打量眼前的美人,“妖精,看来不给你点color see see你真把我当 kitty了?”


    佘颜丽一愣,还来不及反应,黎诺就像自己说得那般整出了点颜色,食指抵到滑腻的桃花洞,只要稍一用力便能长趋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你信不信我敢?”黎诺抬着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佘颜丽,暗暗发誓只要这妖精敢摇头,她就敢破门而入,“打”她一个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然而出乎她的所料,佘颜丽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愣愣和黎诺对视了几眼后轻挑眉稍道,“黎诺你不是什么兔子,你分明是只披着兔皮的狼……
呃……”话到一半却成了破口的呻/吟,黎诺的指尖已顺着湿润的液体进入了桃花洞。

    
佘颜丽一惊忙将按住那只蠢蠢动的手,“别……黎诺……别……”


    “你还是不愿意吗?”黎诺原本灿烂的笑脸一沉,坐在她对面的人自没有错过这一变化,幽幽地叹了口气,将钻入自己体的手扯了出来,轻声道,“至少别在这里……”


    “你是说……”黎诺的绪摆在脸上,是难过或是高兴一看便知。
“嗯,我不喜欢在这里,不过如果你能把我抱到上,我会考虑考虑!”佘颜丽话音刚落,就见坐在地上的黎诺如同打了兴奋剂般迅速站起,“说话算话,不可以耍赖”!


    佘颜丽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成想“”奋异常的黎诺当了真,真就两手一伸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由深蹲到直立,可以看出黎诺是使出了吃的劲,似雪的肌肤上透着一层薄汗,青筋狰狞地布满额间。

    
“黎诺别闹了,快把我放下,我答应你还不行吗?”见她这般辛苦,佘颜丽挣扎着便想她的怀抱。


    “不!……”黎诺几近虚脱,每一次呼吸都成了困难,说得话更是断断续续,“我……我一定要凭自己的本事跟你在一起,如果这点事我都坚持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说你!”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纵然是块石头这时怕也被含化了,佘颜丽啜泣着再次将头埋在黎诺的前。
“黎诺你会后悔的……”


    “后不后悔的,这个得等我死之前说了才算!现在……”现在二字几乎是咬着舌尖强撑出来的,说完她同妖精两个人便一起摔倒在了大上,黎诺也说不清楚怎么就能抱起跟自己差不多重的人,反正她是做到了,“那么,现在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此刻的黎诺就像是初初恋的毛头小伙最不缺的就是精力,一个翻又将妖精压在了下,与此同时手指已循着此前的路再一次滑入那悠长的小径。这一次佘颜丽没有再拒绝,作为的讯号,她勾起双腿缠在黎诺的腰上,随着体的起伏,她们就像两条缠绕在一起的美女蛇,不断的索取,颤动,拥抱……

    听着那人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我你……”

    佘颜丽仰头望着天花板,心里有个声音再呐喊她却只能将它堵在喉咙口化作无尽的呻/吟。这个人的吻技并不高明,尽管她的动作有些莽撞,但是不可否认她早已习惯了这个同她成天斗嘴的小丫头,也许习惯就是一种吧。

    当攀上/巅峰时,黎诺依旧说着我你!

    可佘颜丽却说,别对我太好,黎诺对自己好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没有隔一礼拜吧O(n_n)O哈哈~

    总算办完两对了,接下来是最难搞的乌龟大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