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欲断难断

    黎诺不见了,就像一缕青烟无声无息地便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也许是“家禽”太过甜蜜,也许是易大小姐一味儿沉溺在自己的纠结之中,也许是佘颜丽刻意的回避,总之没有人知道黎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是怎么离开的,等人发觉时已近傍晚。

    此时的佘颜丽正独自坐在林子里仰望着头顶那一片遮不住的晚霞出神,虽然她不信佛不信基督,但如诺可以她很想问问老天到底要戏弄她到何时。如果说之前她还不清楚自己对黎诺是什么感,那么当眼看着那个人伤心绝地跑开时,她彻底明白了……

    那种撕心裂肺,痛入骨髓的感觉,不是又是什么?可是那个善良而又单纯的女孩,谁又会忍心将她推入不见阳光的地狱深渊呢?

    看得到结局的,就如同那一夜的昙花,与其让它短暂地盛开,不如趁还未绽放便结束它的生命,这样就不会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也就不会失望了吧……

    可能是因为自小的经历,佘颜丽虽然外表看着像个强大的御姐,但骨子里却是一个极其自卑且缺乏安全感的人。就好像她一直认为当年若是没有自己,她的母亲,那个美丽的女子或许就不会这么早便香消玉殒,复一,那深埋在心里的负疚感愈发强烈,母亲义无反顾沉入湖中的景象不停地在记忆深处回放,每每对着那一片安静的湖水,她就仿佛看到是自己那双幼小的手将妈妈推进湖里的……

    而今若随了自己的子将一个无辜的女人拉入这无望的轮回里,她怎么也办不到。如果她生来就是一个错,她不希望再将这个错误延续到另一个她的女人上。

    本以为只要她放手,老天就会惩罚她们,可佘颜丽又怎会料到,上帝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偷食了果的孩子,哪怕她们仅仅只是浅尝即止……

    所以易烨卿焦急地告诉她黎诺不见时她并未在意,在她想来这只是一个过程而已,可是当她们找遍了整个村子,整片林子都未找到那人时,她才隐隐有了担忧。

    面对易大小姐的质问,她又怎么能将对那人的伤害说出口,她只知道要找,即便挖地三尺也要将姓黎的找出来,若是那人真有一个好歹,不敢深想,因为害怕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再次袭上心头,佘颜丽一边迫自己冷静,一边寻找着那人遗留下来的踪迹,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就在佘颜丽焦急地不知所措之际,见到村口一个年轻人推着辆摩托车朝自己走来,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既然整个村子都被翻遍了也找到黎诺,那丫头准是离开了这里,思及此,佘颜丽立马上前将那年轻人拦下,“大哥能不能带我去,最近的火车站,不不不,汽车站……我给你钱……”

    “小姐,你想好了要去哪里吗?别跟刚才那个小姑娘一样一会儿要去这里一会儿要去那儿的……”山里人带着浓重的乡音此刻在佘颜丽听来却如同天籁一般,“你说你之前载过一个姑娘,是不是跟我长的差不多高,皮肤白白的,长发……”

    “对对,还哭哭啼啼地说话一抽一抽的不太利索,一开始叫俺带她走,只要给她拉倒汽车站就成,半道不知怎么滴又嚷着要去城里,你看这一折腾俺的机油都被烧没了……”

    “那你女孩最后去了什么地方?”顾不得理会仍抱怨的男人,用力地拽住那人的手臂道,“拜托你马上带我去,给多少钱都没关系”,佘颜丽一掏口袋才发现边除了一张卡甚至连手机都没带,忙说道,“我回去取钱,大哥麻烦您帮帮我……”

    “大妹子,不着急,俺还得回家跟俺媳妇儿说有一声,顺便加些机油,还有俺不收钱……”质朴的山里人总是那般可,可这会儿子功夫佘颜丽一心都在扑在了黎诺这个元冤家上了也来不及跟人说声谢谢,挎了只手提包就跟着那人去了城里。

    一路上,佘颜丽都在打听黎诺之前说了什么,分析她可能去的地方,车子最后停在了相对繁华的商业街附近,这个城市本就不大,这购物的商场自然也寥寥无几,佘颜丽匆匆找了一遍还是没瞧见黎诺的影子,心里更是着急,要是让她逮到黎诺非扇那丫的两耳刮子不可!

    可是黎诺你现在究竟在哪里?无奈地抬头望着越发昏暗的天空,眼角的湿润模糊了她的双眸,佘颜丽咬了咬唇冲着路边驶来的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继续找”是她唯一的出路。实在没法。佘颜丽将自己置于黎诺此时的处境,一个告白不成,绪濒临崩溃的女人会做些什么。

    自杀?黎诺上有两位老人,且她虽然是惯了些,但绝不会做出轻生这般不负责任的事!既然这样她必定是选择了另一种途径发泄。小白领平精打细算,从不花冤枉钱,尽管也是穿着阿玛尼,拎着古琦,偶尔戴戴施华洛世奇,开着宝马,但人家几个月才会给自己添置件新物件,午餐也基本不吃工作餐,只吃黎妈煮的心便当,不像咱们的秦二小姐恨不能自己天天泡在奢侈品堆里,花老陈家的钱一点都不脸红。

    佘颜丽曾经听黎诺说过最大的愿望便是在海边买栋大别墅给她爸妈养老,由此可见其孝心,但这人一旦遭逢巨变,难免会做些离经叛道的事,“购物”、“烧钱”大概是她能做出的最“出息”的事吧。如今东西怕是已经买了,就看那丫头怎么烧钱了,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小城里也显现出一派灯红酒绿的景象。

    佘颜丽当机立断向司机打听附近的酒吧,幸而这城市小,比较出名的也就三家酒吧。事实证明,黎诺想逃出佘美人的五指山,难!佘颜丽就像是在上按了雷达,装了警犬的鼻子,果真找了两家酒吧就找到正随着舞曲摇头晃脑的丫头。

    再看她的头,原本乌黑亮丽的直发竟不知何时变成了酒红色的**头,乍一看就跟只发亮的红灯似的,分外扎眼,而黎诺那堪比熊猫的烟熏妆更是差点叫人没认出来,一见她这小太妹的打扮,纵然是佘美人也没法再淡定,一步上前,二话不说一把夺了那人手中摇曳的酒杯,扯着她的胳膊就往外拽。

    “你……你谁啊?”尽管满耳都是劲爆的音乐,但佘美人还是听清了她的话,顿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黎诺,你看着我是谁!”喝大的人,一个踉跄便被拉到了佘颜丽的面前,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鼻而来,刚一对上佘颜丽那双带着恼意的眼睛,先是一滞,随后眯着眼漫不经心道,“你……哪儿跑来的葱?我不认识你!别跟本小姐攀亲戚,滚!”都喝得成了大舌头的女人将一个“滚”字倒是吐得字正腔圆的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丫的是故意的!

    “喂,你哪儿跑来的?”佘颜丽先前全副精神都在黎诺上遂并没注意她便卡座上的人直到手腕被人拽住动弹不得,“呦,是个大美人啊,一起吧,小美人、大美人今儿个哥们高兴我请客!”

    这哥儿们一开口便流里流气的,手臂上还纹着青龙纹,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货,佘颜丽一边暗啐黎诺昏了头居然跟这种人在一起喝酒,一边将喝得分不清南北的人搂在自己臂膀里。

    “谢谢,你的好意,她是我妹妹,家里人都在找她,现在我必须把她带回去,改天我们请你!”喝醉的黎诺就像是头发了疯的狮子一直捶打着箍着自己的讨厌鬼,虽然受疼但佘颜丽不敢松手。

    “那怎么行,小美人答应我要跟我不醉无归的!……”

    “对,不醉乌龟!咱们继续喝,喝!”

    眼看那男人又要来拉黎诺,“大美人”不再坚持带她离开,但仍是怵在两人中间,尽量不让男人碰着已显醉态的人,还想尽办法帮她挡酒,佘颜丽不清楚黎诺酒量如何,但她对自己的酒量有绝对的信心。如有必要她便先将这男人灌醉了再带黎诺离开。可偏那臭丫头不领,自己抱着酒瓶子拼命地喝还跟那小流氓称兄道弟得,把佘颜丽气得险些掀桌子。

    好不容易逮到这姑上厕所的空当,佘颜丽自然不会错过,随时准备撤离,可黎诺一会闹着要喝酒一会儿醉骂佘颜丽不是好人,两人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到了一边的洗手间,这撞了一路,佘颜丽也算还是看出了些门道,两侧的走廊上不时有男男女女交头接耳,举止虽看着暧昧亲昵但仔细一瞧便知内有乾坤,这酒吧鱼龙混杂,佘颜丽更是不敢让黎诺多呆,可见她难受的模样又心疼得紧,一面抚着黎诺的背一面责怪道,“不会喝,为什么还要逞强?为什么还要和这样的人喝,难道你没看出他是什么心思吗?……”

    佘颜丽嘴皮子都快说破了,可惜黎诺似乎对此充耳不闻,等吐地胃里空空的,才缓缓地打开水龙头鞠一捧水拍在自己脸上,见她这不理不睬的样儿,佘颜丽倒是不恼,忙不颠地递上纸巾,但显然对方并不接受她的好意。

    黎诺慢慢抬起头,面对着半墙的玻璃镜微微扯起唇角,然而那笑意却未及眼底,“你是谁,我又是谁?”

    “黎诺……”佘颜丽刚要靠近,本是面朝着镜子的黎诺一个转揪住了她的衣襟,那双依旧泛红的眼睛里竟带着三分的忧伤,七分的凌厉,一时压迫得佘颜丽出不了声。

    “你是万人迷,人见人的妖精!我呢?对你而言不过是一个排遣寂寞的玩偶,你既然决定把这个玩偶扔掉,还回来找它干吗?我和谁喝酒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黎诺,现在不是跟我赌气的时候……”

    “你觉得我是在赌气吗?”黎诺一笑,“佘颜丽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说完摇晃着子便自顾朝门廊走去,独留佘颜丽愣愣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待她缓过神来,追出门去,已没了那人的影,佘颜丽连忙跑向卡座,远远地看到那颗火红的脑袋才稍稍安下心来。然而当她见着边那张桌台上两个金毛正对着黎诺那一角指指点点时,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而此时的黎诺正接过那男人递过去的酒杯,眼瞅着黎诺举起那只酒杯凑近唇边,佘颜丽立即赶过去可还是慢了一步,鲜红的液体已灌入了嘴里。

    “你……”佘颜丽只来得及夺过化为酒鬼的家伙手中的酒杯,看着空的杯子,到了嘴边的话一转,不无失落地叹息道,“你真是的,也不给我留一口!”

    “怎么,大美人你想喝?没关系自己点,哥们请客,别客气!”

    “帅哥,我喜欢喝鸡尾酒,可以吗?”佘美人一声笑立马将男人迷得七荤八素的,一听美女说要喝酒岂敢怠慢,连连点头,站起就招呼着向吧台走去,一面还不时地回头望向佘颜丽。

    “快走,黎诺这回你必须听我的!”佘颜丽卸下脸上的笑容,忙搀起一旁的黎诺,“跟我走!”

    “我怎么这么晕!”此刻黎诺只觉着脑袋晕乎乎地也没了气力同佘颜丽较劲,由着她拉着自己,只脚下的步子比之先前更显凌乱。佘颜丽一边拽着她往酒吧门口撤,一边啐道,“你个傻妞,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临走也不忘了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子握在手里。

    这路果然不好走,刚走出酒吧后头就跟来了两个人拦住了去路,佘颜丽也不跟人废话,抡起酒瓶子便是一人一下,碎玻璃渣子,鲜血瞬时喷洒出来,突如其来的变故叫挡在门前的人都愣住了,趁着外人愣神的功夫,佘颜丽半拖半抱将人拉到大路上,肌肤相亲,她能明显地觉察到黎诺的皮肤一阵一阵地发,而她的脸更是红得像涂了赤红的油彩。

    “黎诺,你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

    “……好……”黎诺的反应证实了她此前的猜测,心中更为急切,“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呢!”佘颜丽不由得收紧了自己的怀抱……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很俗很色,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