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 谁办了谁?上(家禽)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咱江总这头郁闷地一夜无眠,另一头秦夜凝和她那个漂亮女朋友的福而又精彩的夜晚却才开始。要说秦姑娘哪儿都不错,不仅人漂亮,懂调,还没“二世”的架子,尽管人家是真真正正的一富二代,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丫头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干净,最大的缺点之一是太干净!

    这干净不是秦夜凝的错,但却苦了边的人,她那只每回出行必带的旅行包,就连陈大少这个御用“挑夫”背得也忍不住要抱怨,不过对严大美人的表现二姑娘那是相当的满意,人家驼了这么大个包非但没抱怨,还“义正辞严”地批评了企图帮她分担的二小姐。

    秦夜凝挨了骂心里却乐滋滋的,陈家大凡就不止一次提醒过他唯一的宝贝妹妹,要找对象不一定要找最俊的,但一定要像哥哥这样挨得了踹,抗得了包,舍得花钱,忍得了怪癖的。如今看来严嘉凌不仅人长得俏,脾气一级棒,能挑能抗,可谓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榻,哦,这能不能下榻还且说着,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及此处,二小姐全的血液就像是点燃了一般,不过长夜漫漫,咱秦姑娘大有时间搞点小“矜持”,在此之前得先预暖暖气氛不是?这么一琢磨,秦夜凝微微扬起唇角,邪邪一笑。

    “你这是什么表,怎么笑得跟汉似的!”咱秦姑娘稍不留神便得意忘了形,赶紧收敛了笑容,将捣鼓着大包的美人按在上,“嘉凌,别收拾了,你躺下,刚才是你伺候我,这回该轮到我伺候你了!”说完也不等人回应一把抡起袖子,骑跨到严嘉凌的背上,摩肩擦掌俨然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小妞,你这么大力是要用强吗?”

    相较严大美人明显的调笑,“秦二世”也毫不示弱,嘿嘿一笑道,“放心啦,我会做足前/戏的,本姑娘对强/没啥兴趣!”嘴上虽是这般说,手却是麻利地一巴掌拍严嘉凌的翘上,而后贴着人家的耳际轻声道,“手感不错,宝贝放轻松哦,我会很温柔的!”

    “佛曰,我不入地狱说入地狱?来吧,来吧,秦小姐您怎么开心怎么来,本人承诺绝不反抗,决不搞打击报复!”严嘉凌言出必行,果然直地伏爬在上,任二小姐“鱼”。

    “Come on baby!let’s go go go!”随着二姑娘的一声吆喝,严嘉凌立刻紧紧闭上眼睛原以为即便不是十大酷刑,也免不了一顿狂风急“揍”,可落在自己上的手着实“温柔”,五指的力道不轻不重,不疾不徐,不偏不倚恰中位,直叫人觉得通体舒畅,全的毛孔也像是被打开了一般。

    听严美人不自的哼唧出声,秦夜凝一乐,“怎么样,大爷舒服吧?”

    “不错不错,跟专业的一样,原来秘书是你的副业,这才是你的主业呢!”要知道像严嘉凌她这样的练家子,能找准位并不稀奇,但想相秦夜凝这样以花钱为最大乐趣的“二世祖”能将一位按摩的手法掌握地如此行云流水,轻车熟路,可实在是闻所未闻,严大美人正夸着呢,突然背后一阵抽痛,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揪到了一起,疼得她不倒吸了口凉气。

    严嘉凌本是一番发自内腑的感叹,可咱秦二姑娘听着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酸味儿来,“姓严的,你是不是经常找小姐帮你按摩啊!”说着话呢,手上攒足了劲猛地向严嘉凌的脊梁一戳,疼得人家泪花都闪出来才住手。

    “我哪有钱找小姐按摩,我帮小姐按摩还差不多!”严美人转头见秦夜凝又要动手,立即举手求饶,“姑,我怕了你了,真没有,你当我是饥不择食的才狼啊?”

    “那好你告诉我你给几个小姐按过摩?”这女人一旦泛起酸来,那醋海滔滔如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严嘉凌见识到了那威力,忙不颠学着无良电视剧“男猪脚”发誓赌咒的德表忠心,“真没有我保证之前一个小姐也,没有给我按摩过,我也从来没给别的小姐按摩,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真的?”虽然秦姑娘的“一指禅”仍指着自己的软处,但其力道小了不少,见此受制于人的严美人稍稍松了口气继续道,“当然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这还差不多,不过这位,你可以有!”秦二世一指自己的鼻尖,百炼钢瞬时成了绕指柔,严嘉凌深刻感受到了女人温柔如水的含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没错,将来本人发誓,我严嘉凌只为秦夜凝秦小姐一人服务,也只让秦小姐一人为本人服务!”虽然清楚这话当不得真,但听着还是叫人舒心,怨气一消而散,秦姑娘当即拿出看家本领,施展浑解数,上上险些将严美人揉出了水来,“说真的,凝凝你的技术真不错,怎么练的?”

    “小时候我妈特地从泰国请了个按摩师傅给我爸按摩,我闲着无聊就学了一两手,隔三岔五地就在陈大凡的上搞搞小实验,哦陈大凡就是我那个任打任骂的哥哥,过了没几年一不小心我这手艺就赶上了师父,我妈索把他辞了,这可能就是咱们说的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后来我就成了我们家的特约按摩师,不过是有偿服务,跟你猜得差不多,不为别的赚些零花钱……”敢那些买LV包包和马仕香水的钱就是打这儿来的,严嘉凌忍不住一阵唏嘘,转念一想自食其力的秦二小姐果然是要比那些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名媛强多了,遂更觉得自己挖到了一块值得捧在手心里好好疼的宝。

    “舒服吧?”

    “恩!难怪刚才你哼得这么欢快呢!”严嘉凌舒坦地哼哧几声,再次埋首在双臂之间。

    “你以为我有病啊,喜欢给人听这闺房里的事儿?刚才那是喊给小易这根木头听得,就你的手艺比起我的那可差远了!”想起之前秦夜凝故作暧昧的呻/吟,严嘉凌便乐了,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万一易大小姐听了误会了把咱们俩想歪了怎么办?”

    “我就是故意要让她想歪的!”秦夜凝梗着脖子气壮山河的模样更是把严美人乐得肚子疼,“你别笑,你想,若是小易听了咱俩‘嗯嗯’然后兽大发把江若尘这个女王给法办了,你说那该多具震撼和戏剧啊?”对这出豪门伦理剧严嘉凌虽有兴趣,但更乐得当个观众所以只是耸耸肩不置可否。

    许久见严嘉凌不说话,秦姑娘又问道,“我是不是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

    “是有贤妻良妇的潜质!”试问这两个女人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冒出个孩子,没有孩子又怎么能成“母”,严嘉凌说得在理,秦夜凝也就没有再反驳,专心手上的活儿。开始秦二姑娘还能眼观鼻,鼻观心,捏着捏着便心猿意马起来,由捏改揉,再由揉改摸……

    “你摸哪呢?”起先严美人还未觉察,可这家伙的咸猪手几次三番擦着部滑过,后来索握着人家的部不撒手,叫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丫的。

    “凌,你知道吗,这里有五个位”,面对指控,二小姐并不慌张,紧了紧手中不可“掌握”的团说道,“这只窗,这是实窦,这儿呢死,这里是封神,在这上面还有一个灵虚,同时按摩这五个位不仅可以预防妇科病还能丰”,秦二世一边说一边手上用力,丝毫也没放松的意思,甚至揉得愈发来劲,“”之所致干脆将下这人的衣服自下而上一直撩到了肩膀处,害怕严嘉凌不从,连忙道,“记住了你自己说得,不反抗,不报复。不能食言!”

    纵然咱严小姐是黑社会大姐头,也是个讲信用的大姐头,既然早已承若便已有慷慨赴义的觉悟,因此并不挣扎,由着那人解开自己背后的搭扣,任她剥去自己的衣衫,美其名曰脱脱更健康。

    “秦夜凝,你在玩火你知不知道?”拔了牙的老虎还是老虎,被扒光了衣服的严嘉凌也终究不是只纸老虎。听着那略带沙哑低沉的威胁,秦姑娘心里一惊,但立马又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你说过得……”

    还没待秦夜凝把话说完,便被严嘉凌一个转扑倒在头,鼻尖对着鼻尖,两人的距离不足一寸,对着佳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二小姐心里犯了怵,接着连说话都变得磕磕绊绊地,“你不会……”

    “我说过什么吗?我忘了!……”看着对方憋屈又害怕的样子,严嘉凌缓缓伏□子,将秦夜凝前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我觉得以咱们俩现在的关系还是坦诚相见的比较好,你说呢?”

    “我……我觉得我还是先去洗个澡比较好……”

    “刚才不是已经洗过了”严嘉凌低下头撩起几缕发丝放在鼻尖处轻轻一嗅,“还很香呢!”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秦夜凝对着那双炽的眸子越说越心虚,最后像是被人施了咒一般噤声不语,只愣愣地望着上的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唇瓣传来柔软的触感才缓过劲来,随后伸出双手环抱那纤纤细腰,掌心的温度令人血脉喷张,无怪乎此前二小姐难自控地抚触,实在是这女人的肌肤像是摸了冰毒似的叫人一触便上瘾。

    上唇被深深地吸到炽的口腔里,紧随而至的是密密麻麻的细吻,脖颈间,下巴、耳根处都成了重点攻击的部位无一幸免,未经人事的二小姐还未战斗便已溃不成军,只好瘫软着子,搂着那人的脖子,由得她摆弄自己的体。

    若说秦姑娘是按摩高手,那么严美人无疑是上的老手,各种挑逗的伎俩驾轻就熟,被执着下巴,全各处的敏感点被拿捏的恰到好处,秦夜凝像只被囚的困兽,急切的喘息声自喉间发出,双手牢牢攀着面前这人,仿佛自己一松手便会坠入地狱一般……

    意识迷离,恍惚间秦夜凝搂着在自己前战斗的女人的脖子气喘嘘嘘地问道,“严……严嘉凌你以前交往过几个对象?”别怪这丫头扫兴,实是严姑娘这手法太熟练叫人心生疑虑。

    严嘉凌正同前的那两朵傲梅作战,冷不丁地被秦二小姐这一问,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爽快地回道,“三个,三个都是女人,一个死了,一个移民了,一个嫁人生孩子了……”

    “那你喜欢过几个人?”秦夜凝这个问法有些奇怪,但就其逻辑的缜密又不得不叫人叹服,喜欢和交往确实是两个感念,现代这个快餐文化盛行的社会喜欢的不代表能交往,能在一起的也未必就是自己喜欢的,严嘉凌被问得没法,索停下了嘴直视着下的女人,“现在你是在审问我吗?”

    “除了你我还没有跟任何人交往过,这之前也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我只是想更了解一点你……”

    对着弱弱出声的人,纵然再是有脾气最终也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严嘉凌收起眼眸中的锋芒,一边轻揉那人的发丝,一边说道,“在来这个城市以前我有喜欢过一个姑娘,不过我晚了一步,人家已经有人了,而如今我又喜欢上一个姑娘,貌似这个姑娘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谁喜欢你了?不害臊!……嘶!……”口猛地一疼,“严嘉凌,你属狗的!”大抵是为了报复这女人打断自己的雅兴,严嘉凌低头趁其不备,毫不客气一口将其中一朵“梅花”吸到口中,原本声嘶力竭的人被这一突然袭击弄得手足无粗,渐渐失了自我。

    见时机成熟,严美人俯□子,慢慢转移阵地,两人的四肢交叠在一处,犹如两条美人鱼相交相缠,至死方休……

    自高原而下,一路走过细白的腹地,最终停留在茂密的森林前,却久久不敢前进。

    “秦夜凝,你会后悔吗?”……

    作者有话要说:先飘点香出来,下一集再上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