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一章 “混战”(中)

    易烨卿看着眼前的“惊喜”长大了嘴,险些连下巴都掉了下来,她这还没反应过来兜里的手机就响了,大小姐也没心思看是谁打来的,只习惯地接通了电话,直到对方出声,她才稍稍缓过劲来,随后便毫不客气地冲着电话那头吼道,“惊喜你个鬼,惊恐还差不多!姓秦的,看本姑娘待会儿怎么收拾你!”秦夜凝被吼得耳鸣先挂了电话,更是气得易千金很想把手里那只“苹果”给砸了。

    “什么事让你这么惊恐了?”被这一问,易大小姐才忆起这房里的另一个人,顿时收敛了绪,因为有前车之鉴,这回她倒答得利索,“不是惊恐,江总您听错了……”同老佛爷睡一个屋能不惊恐吗?

    江若尘对大小姐的反应早有预料,听她狡辩也不恼,轻哼了声便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见后妈这般坦然,易千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再瞅瞅整个房间唯一的一张,在心里把秦二小姐骂了千万遍,“秦夜凝,我咒你万受无疆,受制于人,腹背受敌,永无翻!……”

    这一溜儿的“受”叫易烨卿痛快了不少,但就这么傻愣愣地站着也不是回事,寻思了会儿,大小姐还是轻咳了声道,“秦秘书一定是搞错了,竟然把我跟你安排在一个房间,我再找间房……”

    “不用找了,我们来得人太多,农庄这边现在安排不过来了,你跟我住秦秘书实事询问过我的……”

    “怎么没见她问过我,怎么可以……我再找找,不成再跟别人挤一挤……”

    江若尘见她激动地满脸通红,挑了挑眉毛,斜斜嘴角,这丫头还委屈上了,“不想跟我一间也可以,听说除了我还有艾蒙是一个人一间房的,你要不同他商量商量挤——挤!”江总口里的“艾蒙”是易氏从法国特地聘请的一位投资经理,是个人高马大,黄发碧眼的老帅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家伙全毛绒绒的,是公司所有妇女同胞公认的“泰迪熊”。只要一想到要跟一只“大笨熊”同住在一间房大小姐不由得浑一颤,当即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而后麻溜地将行李箱放下,整理起衣物。

    可是斜眼一瞅摆在中央的,大小姐仍是纠结地蹙起了眉,自顾嘀咕,“就一张给谁睡,老板也真是抠门多放张能增加多少营业成本啊?……”尽管易烨卿特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耳尖的江总听了个清楚。

    “都是女人,易烨卿你到底别扭个什么劲?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是女孩,你是女人!”话一出口易烨卿便觉着后悔,再见江总摆出了“后妈脸”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结结巴巴地就改了话音,“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我这个人睡觉不老实万一晚上把你吵到了那就不好了……”

    “女人也好,女孩也罢,你睡不睡”,对上这个胡搅蛮缠的大小姐,江若尘渐渐失去了耐心,拿着浴巾便转入了一旁的浴室并重重地关上门,留下易小姐独自一人在原地发怵。易烨卿思来想去这错就错在自个儿交友不慎上了,若不是黎诺的怂恿,她就不会来此,若不是秦夜凝的刻意安排,她也不会与妖妇睡一起,事已如此,大小姐唯有找到那两位罪魁祸首。如今易大小姐将所有的期望都押在了秦姑娘那只装着“必需品”的包里,听说二小姐除了有狂买奢侈品和洁癖之外,小时候还特别喜欢扮童子军睡在野营的帐篷里,因此陈家大少还特意为他的妹妹冠名“帐篷千金”的美誉。

    大小姐想着那只鼓鼓囊囊的包,抱着一线希望,敲响了黎诺同她女朋友的房门,只是敲了好一会也没人应门,依着二小姐的磨蹭劲儿这会儿子该不会走远,易烨卿不死心,趴着子侧耳伏在门上仔细听着门内的动静,果不其然听出了些明堂,那些“奇奇怪怪”的声响即便是像“一夜/”这样不解风的大小姐听了也不脸红。

    “年轻人体力就是好!”听了一阵,易千金已是两耳赤红,实在听不下去,一手捏捏鼻子一手捶着自己的微微发酸的后腰,朝着黎诺的房间走去。这回易烨卿没有急着敲门,站在门前细细听了一会儿,没听出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才敲了敲房门。

    依旧是漫长的等待,易千金只当自个儿要成了一只“看门狮”门才启开。看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黎姑娘。

    “怎么现在才开门?还以为你们在里面生孩子呢!”大小姐斜一眼黎诺梗着脖子便想要进屋,奈何人家堵着门不愿让她进去,“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我还有事要办呢!”被拒之门外大小姐也来了气,当下就对黎诺冷哼一声道,“我今天倒非要进去瞧瞧,你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藏着不让看……”

    只是她话音未落,屋里又传出另一个声音,“黎诺,你在跟谁说话呢?”那音调水灵灵的还带着丝丝甜腻,这哪里像是平里自己所见的妖精,易大小姐不信似的眨巴眨巴眼睛,歪着脖子踮着脚尖再瞅一眼屋里的人。好家伙,眼前的妖精衣衫半挂,带着水珠的发丝仍透着朦胧的氤氲,易大小姐心下一沉,暗自琢磨,“好吗,之前那对是正在办事!眼下这一对是刚办完事,真够青活力的!”

    “瞎瞅什么呢?快闭上你的色眼!”被易烨卿直盯盯地瞅着,妖精倒是没什么,挡着门的“拦路虎”却不乐意,仿佛是自家的宝贝被人窥视了一般,一边推搡着大小姐出了门,一边嚷嚷道,“回去回去,要看,看你自己屋里那位,可别觊觎别人碗里的粮!”一提及屋里“那位”,大小姐才算反应过来,赶紧道明自己的来意。

    “人家江总肯屈尊降贵跟你这个傻大姐睡,你就偷着乐吧,你还矫个什么劲啊?都是女人,你看小凝和小严,还有我和妖精都能一起凑合睡,怎么就你不成?一夜/,别无理取闹了,乖乖的,享受旅行嗯?”说完,黎诺便趁着易烨卿愣神的功夫一用力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望着紧闭的房门,易烨卿除了无奈地叹息还有一丝失落,秦二小姐同她女朋友,还有佘颜丽跟妖精,她们可以毫无顾及地躺在一张上,然而她却不能,不是怕江若尘吃了她,而是怕她一不小心对江总做了不该做的,自那天晚上有了可怕的念头之后,她便不得不克制自己。而边的朋友却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去争取,并且花开结果……

    一面是要克制自己的感远离江若尘,一面是朋友们逐渐离开寻找属于自己的。此时的易烨卿觉得自己就像是一艘飘在海里的小船,找不着方向,又靠不了岸,孤独,父亲死去后那一阵子可怕的孤独感再次涌上心头……

    恍恍惚惚的,易烨卿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农舍,只是无意识地向前走着,来到村庄外的一片林子,那里却不宁静,那些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面孔并没叫她停下脚步,直到一声惊呼在耳际响起,大小姐才醒过神。

    寻着声响,易烨卿走近一棵果树,一人怀抱粗的树旁早已围满了人,大小姐定睛一瞅这些人中人大半都是自己所熟悉的,而他们正抬着头直勾勾地盯着树干,且个个神紧张,如同头顶将要砸下金砖一般。

    见这番景,易大小姐也是好奇凑起了闹,抬眼望向了树顶,岂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树杈上站着个窈窕的影,长发飘飘,姿妖冶,背影看着既熟悉又陌生,那人一回头,微微的笑容如清风中绽放的罂粟美艳动人,叫人无法忘怀……

    一时风静、树止,屏息间两人对视良久,一眼万年,树上的人在欢呼声中回到了地面,带着胜利的“果实”走到易烨卿前,大小姐才如梦初醒。

    “请你吃!”

    易烨卿看了看塞到手里的红得发黑的杨梅果,像个大姑娘似的有些腼腆,弱弱地道了声谢谢,许是两人气场的缘故,本是围在一处的人群渐渐四散。

    “攀高爬树可不像是江总裁干得出来的事!”

    “那什么样的事像是我干的?”

    “插腰指着鼻子教训我,反正不是爬树这样的事……”两女人,抿着甘甜多汁的扬眉,脚下踩着松软的泥土没有了此前的拘谨,大抵是因为一颗杨梅的“贿赂”,不再抗拒与这个女人的接近。此时此刻的江若尘秀发轻扬带着屡屡人的清香,完全不似往的严谨肃目令人畏惧,不知不觉中易烨卿忘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怎么突然想着要爬树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衣冠楚楚的江总竟然会爬树……”

    “洗完澡我本打算出来顺便逛逛,没想到在这儿遇到陈经理他们,恰巧有人提议男女生比赛看谁能怕上树顶,没想到同我比赛的男生没上树就怂了,所以……”说着话咱江总竟掩着嘴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叫边地人看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人家明明是怕赢了老板,自己会掉饭碗……”

    “不管怎么样,我赢了,不是吗?”原以为江若尘会生气,未料到人家赢得得意,根本不在意。看着江若尘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嘀咕,“赢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赢’对我而言并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错失任何机会得到我所想要的,无论要面对什么,绝不退缩,那么你呢,易烨卿?”……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滴大小姐o(︶︿︶)o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