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六章 “见红”(后妈)

    当易烨卿着急上火的时候,秦夜凝正在剥手指甲,特助同一秘同时不在,只有她二秘一人坐镇公司,逍遥自在的很。收到“一夜”小姐的电话,秦姑娘多少有些惊讶,这个点儿大小姐该是在江若尘边才是,怎么还有时间和她唠嗑?

    秦夜凝带着疑惑接通电话,本想打趣一下小易同志,没曾想易烨卿却对她来了一个“不之请”,面对易大小姐,陈二小姐自是无法拒绝,当即匆匆拿了手稿便冲了出去。

    可待她走出易姮瞧着冷清的街道才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要说这陈二小姐也算是个奇人,除了有“一点点”洁癖,有“一点点”奢侈之外,这人还不会开车,也不知是她运气实在不佳还是这秦丫头没有开车的命,自打十八岁那年陈万金送了她兄妹二人各自一部保时捷,秦夜凝便开始报名考驾照,奈何考了无数次始终没有过,为此陈夜凡没少取笑她这个傻妹妹,考到最后就连秦姑娘自个儿也没了耐心,索不再考了,大不了这辈子都打的,也算是为低碳环保事业做贡献。

    可如今望着空的大街,又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秦夜凝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暗啐,当年真该听她爸再考一次,说不准就被她现在也是拿“绿本”的人了,就在咱秦小姐悔不当初的当口,远远地竟开来了一辆黑色的雅马哈,雅马哈的车速还快,见着她招手还特意向一旁绕了绕,看得出来车上的人并不是“活雷锋”,可秦姑娘也是被得没法子,不得不一个箭步冲上前拦下了正在疾驰的摩托车,车子一停下,秦夜凝便抛出了饵,企图利及□驾车的雅马哈“大哥”。

    “大哥,搭个顺风车行吗?我有事……”

    “大哥你看你不是顺丰的吗?刚好给我搭个顺风车。看你这么英俊潇洒,英武不凡,你还没娶老婆吧?人在做天在看的,好人有好报,说不定明天老天爷就给你安排个媳妇,明年就能抱上娃。你看我真有急事,万一我不能把东西送过去,就会有很多人遭殃的,麻烦你了拜托拜托到了那儿我会好好答谢你的,要多少钱都可以……”

    “谢谢大哥,去万海,我很赶!”……

    不等对方拒绝,她便上了车,秦夜凝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她坚信那几声滴滴的“大哥”足以让一个正常男人IQ下降5个百分点,可惜她错了,坐在她前的不是什么大哥,恰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女人。

    遂在“大哥”摘下安全冒之时,秦夜凝看着长发散落,露出庐山真面目的大美女,不免惊艳,若说佘颜丽美却不似跟前这女人那般美的妖艳,尽管只穿着一肥大的运动装,但仍掩不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妖冶之气……

    “喂,你的重金答谢呢?”女人的痴笑声惊醒了犹在怔愣的人,可回过神的秦夜凝翻遍了所有口袋都没有找到一文钱,坐霸王车,这辈子陈家二小姐都没觉得这么丢人过,好在人家秦姑娘的脸皮够厚,傻傻一笑对着女人道,“那你下了班倒易姮大厦的门口等我,我给你钱,再请你吃饭总可以吧。放心我不会赖你的!一言为定!”说完抬腿便走,着是皮厚,回眸的一瞬,秦夜凝分明感觉到自己心跳得厉害……

    秦夜凝的及时赶到不仅救了易烨卿,也顺利解了江若尘的围。两人斜着子怀抱双臂靠在会厅的门沿旁,眯着眼睛瞅着聚光灯下的江若尘。

    “江总今天可真是明艳动人啊!特有御姐范儿!”

    易烨卿轻“嗯”了一声,在她的眼里江若尘只要不她的,每天都是那样明艳动人。

    “不过今天我见到一个比御姐还御姐的大美人!”

    尽管台上、台下的动静不小,但易烨卿还是听清了秦夜凝的话,不由得挑挑眉毛转而看向旁的女人,“能让你秦小姐夸做是美人的人究竟得有多美啊?”

    听易大小姐这般问,秦姑娘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凑近到了易烨卿耳侧,小声地对她嘀咕道,“小易,你见到过比佘颜丽还妖的女人吗?”

    “妖精?”咋听佘颜丽的名字,易烨卿本能地皱了皱眉,大小姐又想起了她的诺诺,那个被妖精迷得七荤八素苦命的娃儿。凭心而论妖精确实算是她见过的最美的美人了,纵然是江若尘若是和佘颜丽站在一处都稍显逊色,当然如若江总亲自问这个问题,易千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佘颜丽是她见到过的最美的美人——之一!可既然江若尘眼下听不见她说什么,易烨卿还是摇了摇头,“没见过!”

    “我见过!”秦夜凝神秘一笑,“大哥”的影再次浮现在眼前,不微微扬了唇角,自语道,“邪邪的眼神,坏坏的笑容……”

    “小凝,你说的这是美人还是小太妹啊?”不等秦夜凝把话说完,易烨卿便忍不住出声。

    “当然是美人了!”

    “原来你喜欢的是这款的!”易烨卿捻着下巴点点头,瞧着秦夜凝魔症的样儿,怕世上又要多一头“误入歧途”的小绵羊了。

    这两人在台下聊得风生水起,仿佛台上的人说了神马都全然与她俩无关。签约结束,曲终人不散,接下来正是易大小姐期待已久的晚宴时间。易千金期待的是什么大伙儿都明白,可人秦姑娘可不了解,见她摩拳擦掌,跃跃试的德心下不解,不过秦夜凝可没时间揣测,对于今晚她也是有所期待的。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大抵是看出了易烨卿的心思,江若尘一直把她拉在边陪着“这”总,“那”总,俨然成了江总的“公关”。看着却尝不到,对易烨卿来说异常的痛苦。

    而此时比她更为痛苦莫过于秦夜凝,本以为自己是个打酱油的,送完了发言稿就没她什么事了,不料却被江总临时留了下来。大吃大喝,秦姑娘没兴趣,此刻她最感兴趣的是“大哥”。

    越等越心焦,眼看着要过八点,却迟迟不见散场。看没人注意,秦夜凝把易烨卿逮到了一边,一面说明了去意,一面心里念叨着江总对不住,借你女儿用一用。

    两人当下一拍即合,既然吃不到,不如眼不见心不烦,易烨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得,趁着江若尘不注意,易烨卿带着秦夜凝溜出了会场。因着“秦二世”的不断催促,大小姐快马加鞭地往回赶,待到了公司车子还未停稳,秦夜凝便跳下了车四处寻找着什么。

    正迷惑间,昏暗处钻出个人影,坐在车里的易烨卿远远地瞧着咱们秦姑娘一蹦一跳像只小兔子似的蹦跶到了那人的面前,心中更是纳闷,好奇之下打开了远光灯照向了前方的人。

    许是灯光太过刺眼,光一打在上,那个人影便遮住了脸,易千金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反倒是被远处的秦夜凝大吼了一顿,自觉无趣,索关了大灯。

    “小凝,矜持一点!”对着车外的人大喊一声,易大小姐挥一挥衣袖,调转车头便离开了。

    易烨卿驾着车既然吃不到也没了回酒店的心思,干脆在路边摊上买了几串香喷喷的烤串解解馋,随后便回家找妈(骂)。

    对于自己不辞而别,大小姐心中有数少不了要挨江若尘一顿臭骂,这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咱们的易大小姐就寻思着不如主动投案自首,指不定能争取个宽大处理。

    可事实再一次证明大小姐很傻很天真,咱江总很黑很暴力!

    待易烨卿回到别墅,江若尘已抱着双臂端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的森然。虽说易千金有认罪服法的觉悟,但瞧这架势心里还是发怵,就连双腿也跟着打颤。

    “去干什么了?”

    “没……没……没干什么……”习惯了江总的拐弯抹角,指桑骂槐,迂回作战,突然来这么一出开门见山,易烨卿多少有些是不适应,遂回起话来都是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的……

    “是没干什么好事吧?!”

    易大小姐自知理亏也不敢吭声,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你是不是吃了?”打易烨卿一进门,她便闻到了一股油烟味儿,这会儿人近了,那味道就更重了。

    “我吃了,又怎么了!”面对不依不饶的女人,易大小姐也来了气,两手一叉腰耍起了狠,“我易烨卿是不是吃块也得向你江总打报告申请?江总您老是打太平洋来得吧?会不会管的太宽了些?”

    “你!……”江若尘一时被噎得没了话语,只好瞪着眼前可恶的大小姐道,“是!是!是!是我多管闲事,我不该时时刻刻把你带在边,不该让你陪着那些老头子打球,不该让你应酬那些满铜臭的商人,就该让你躲在深闺里当个只会吃被人笑话的大小姐!”说着冷哼一声连看都不看易烨卿便抬腿上了楼。

    望着江若尘翩翩离去的背影,易烨卿这才体会过来人家真正的用意,也连忙赶上了楼,恰江若尘要关门,大小姐趁着门尚有一条细缝一个侧钻了进去。

    “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滚!”

    “我不滚,我也滚不了”,易烨卿歪着嘴痞痞一笑,贴着脸凑到江若尘面前,“我知道错了,江若尘你别生气好吗?”

    “我有什么可生气的?我是谁啊,管多了你又该说我是太平洋警察了!现在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江若尘脸上丝毫看不出怒意,转进了一旁的洗漱间,不再理会易烨卿,大小姐瞧得出母老虎已气到了极点,更不敢“滚”出去了。

    “江若尘,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江若尘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等咱江总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易烨卿两手扯着双耳蹲在墙角像个傻子一般重复着口中的话,见此,江若尘险些笑出了声,气也因此消了大半,但如诺轻易原谅这丫头也就不是后妈心了!

    “你知道错在哪里了吗?”江若尘坐到沿轻轻踢了踢那一直叨叨个不停地大小姐,易烨卿见江若尘终于肯搭理自己了,忙不颠地转过道,“我知道错了,错在不该惹江若尘你生气,不该辜负你的好意,错在不该浪费你一片良苦用心……”

    “还有吗?”

    “有!当然还有……”易烨卿弯着腰,趴到江若尘腿边,伸出双手轻捶起在浴袍遮掩下的两条腿。易大小姐难得放低姿态像个使唤丫头似的伺候着老佛爷。

    “我不该没经过你的批准乱吃,不该口不择言,不该……”易大小姐连着几个不该,再也说不下去,只得愣愣地停在那里。

    “别停下!……”江若尘一抬腿,踢在伏爬在脚边的人上,那“小木头”回过神,继续道,“我不该……”

    “我让你继续捶别停下!”见易烨卿再也说不出“不该”下去,终是不忍为难她。

    “哦”,得了赦令,易大小姐乐颠颠地站起,索抱着“老佛爷”的腿也坐到了边,先是轻轻地捶着江若尘的双腿,而后又是揉又是捏得,江若尘忙了一整天上本就乏得很,被大小姐这一阵“伺候”倒是舒服了不少,靠在子依在背上微微闭上眼睛,好不惬意。

    江若尘舒服地闭上了眼,易大小姐捏着捏着心里无端端地冒出了成千上万的小虫,她捏得越起劲,心底的小虫爬得越厉害,起初的“正人君子”,摸着“白皙、细腻、有光泽”的肌肤,大小姐不仅小鹿惴惴还心猿意马,揉捏的力道也慢慢变了味……

    鬼使神差得大小姐双手顺着小脚踝伸到了小腿,沿着小腿一路向上摸到了大腿处……

    腿上那条“毛毛虫”越来越不规矩,江若尘不得不睁开眼,那人的鼻息已近在咫尺。突见这人“醒来”,对面的人显然也是一惊,两人鼻尖顶着鼻尖,双眼直视着彼此,空气仿佛在这一瞬停滞,激的浪潮却排山倒海般侵袭而来。

    江若尘凝视着眼前那个不断靠近的人,气息愈发凝重,再次闭上了双眸,睫毛扇动,然而就在闭眼的刹那,只听“嗷”的一声,近在唇前的气息忽然撤离……

    望着捂着鼻子远遁的人,仍坐在上的人苦涩地勾起唇角,孤单的夜晚唯有落在浴袍上的两多绽放的“红梅”证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撩人的虚梦……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