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四章 亲吻(后妈)

    打从那惹恼了江若尘,她便再也理过自个儿,易大小姐突然失了宠,起初还未觉着什么,子长了就跟那被打入了冷宫怨妇似的整唉声叹气,浑不得劲,见谁都不忍不住要吟唱一会儿长门赋。偏偏还有人要在她生闷气的时候给她添堵,叫她这口恶气憋在口,吐不出,放不掉,如同闷着的高压锅,膨胀的怨念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就此爆裂。

    令易大小姐恼火的不是旁人,正是川奈那只“眯眯眼色狼”,这家伙一来此便勾引中国的有夫之妇,尽管她老爹早已到了天上陪主唠嗑去了,但江若尘既然成了她老易家的人,她就不能眼看着易家的媳妇落入宵小的魔/爪。可惜江若尘非但不愿领她这份,还联合川奈一气险些气得咱易大小姐跳脚。

    不过大小姐还是很识大体的,没有因为个人恩怨破坏国际友谊,人家川奈首次来访为得不是别的,正是同易姮的合作案,易氏上下进入一级戒备,采取一个“凡是”,凡是有破坏合作可能的人事一律解聘,任是易烨卿胆大妄为也不敢轻易碰触这根高压线。

    皮笑不笑的子不好过,易烨卿每见一次川奈,自己脸上的皮不由得一抖,笑的多了,只觉得皮肤都松弛了,再看一眼跟朵喇叭花似的江若尘,心底里那股无名的哀怨再次燃起。

    大抵是连老天也看不下去了,在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下起里瓢泼大雨,彼时,“喇叭花”刚送参观完一线生产的川奈上车,这位眯眯眼先生今倒很有自觉,不再缠着江若尘,竟自己差了人驾车回酒店。

    那雨便是在川奈走后下得,大雨骤至,叫人卒不及防,顷刻间豆大的雨珠打湿了衣襟,江若尘和易烨卿都不约而同地退了回去。在工厂的工人可同这两位小姐不同,恰是午休时间,许是因为厂内的闷,不少工人都纷纷跑入了雨中,不少年轻小伙儿甚至脱了上衣光起了膀子,易烨卿这个大小姐哪见过这架势,当下就红了脸。倒是旁的江若尘远远地望着这群在雨中起舞的人眼里满是艳羡。

    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太阳雨了,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面对一张张冰冷的面具,心也逐渐变得冷漠了,记得在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太阳雨。自己曾和年幼的弟弟奔跑在自家门前的小土坡山,长大了一些便是与孤儿院的孩子一起每年夏天都是这样,只是如今,她已不再可能是曾经那个尽奔跑的孩子了……

    谁也不会明白江若尘此时此刻内心的孤单,但显然边的人已然误解了她的眼神。生产经理林鹏也是个“老人”了,没什么文化,算是粗人,当好在为人忠厚,当初跟着易翰谦一同出道打拼,即便是在大老板功成名就以后, “开国功臣”也甘心窝在这几乎捞不到什么“油水”的生产工厂,除了易翰谦慧眼识人之外,不得不说此人“大大的”厚道!

    男人见江总这番神色,再看一边的大小姐,只当这两人是见不得工人们这五大三粗的模样,立马呵斥了在雨中玩闹的人,尽管江若尘出声阻止了那林经理,但原本嬉闹的人还是收了兴致。见着那群人三三两两地散开,江若尘小声道,“有些累了,回公司吧……”话还未说完只听侧的人影“哦”了一声就冲入了雨中。

    “真是个笨蛋!”看着大小姐抱着脑袋踩水那可笑的样子,江若尘忍不住轻声发笑,这几的气还是过去了。

    “大小姐,是个好孩子啊……”江若尘这厢轻笑没料到那厢林鹏会有这番感叹,眉间不觉一挑,暗自嘀咕道,“敢全天下都知道这易大小姐是个好孩子,就我江若尘是个恶毒的后妈?!”这怨愤到底是在见着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地朝自己走来的大小姐时彻底消了。

    车子停在厂区外的停车场,机动车是不得驶入厂内的,即便是先前川奈到访也是徒步进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是一早便有的规矩自然是不能坏在她俩手里。

    “走吧,江总!”在外人面前易烨卿可不敢造次,毕恭毕敬的态度愈发让人觉得像个听话的乖宝宝了,思及此处江若尘不哼哧了一声,在一旁的易烨卿自是不晓她的心思,缩了缩脖子,只当这小气的女人还在同自个儿斗气,遂只好离这人远远的,只不过手里的伞本就不大,这大小姐一“退避三舍”,大半个人便露在了伞外。

    “进来!”尽管只有两个字但这是这么多来江若尘对自己说的第一句“私房话”,易烨卿心里虽是乐开了花,但头依然是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怎么?我江若尘是老虎吗?要你躲得这么远?!”对着“凶神恶煞”的江若尘,易烨卿心道,姐姐,你不是老虎谁是老虎?不过以大小姐此刻这熊样,此话她可没胆说出口。

    见易烨卿非但没有靠近自己反而不自觉地又退后了一步,江若尘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转快步朝着路边停着的车子走去,只是无论她走得有多快,头顶始终被那把伞罩着。待两人走进车里,易烨卿已是喷嚏连连,虽说是太阳雨,但这夏的大雨威力可不小。

    “阿嚏!”易大小姐盯着车外灿烂的阳光看了会儿终于将第一百零一个喷嚏打出,这才缓缓发动了车子,江若尘见不她这德行,半途便将这丫头踢下了驾驶室,自己驾了车载上易烨卿,公司也不回了,直接回了易家别墅。纵然如此富贵命的大小姐仍是得了要不了命,却叫人头疼的富贵病……

    许是之前闻怕了医院的消毒水味儿,这次咱们易千金说什么也不愿去医院,就连请易家的“御医”,大小姐也不愿配合,女人一旦犯起混来是可怕,尤其是想易大小姐这样的烧得七荤八素的混女人。

    “简直不可理喻!”江若尘气恼地将手里的汤勺扔到了瓷碗里,“你这个麻烦精就会给我惹麻烦!”尽管嘴里抱怨着,但一看上病怏怏的女人,江若尘又拾起了勺子,舀了一勺白粥喂到易烨卿的嘴边,“易烨卿,乖,张开嘴,再喝一口……”

    易烨卿睡得迷迷糊糊地哼哧了一声,大概是嫌白粥口味太过平淡,没有筒骨粥来的油腥,砸吧了两下嘴,便将口里的米粥吐了出来,见此江若尘微微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讨债鬼,我江若尘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的?”

    “嗯……”睡梦中的人仿佛是听到了前人的嘀咕应了一声,对这突如其来的应承,江若尘被闹得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看在这家伙脸色苍白终是不忍痛下“杀手”只是轻轻捏了捏那病鬼的鼻翼以示惩罚,随后哼唧一声,自己拿起勺子含了一口白粥在嘴里,含含糊糊道,“你再不吃我可全吃完了,别指望待会儿会有肘子吃,饿不死你!”

    “江若尘!”

    “嗯”,口中的粥还在嗓子眼儿打转,突然被点名,江若尘险些噎到,原以为这厮清醒了些,岂料刚一靠近易烨卿又没了声音。

    “江若尘……妖妇……老虎……”这一通瞎叫喊,把江若尘气得直翻白眼,恨不能当场掐死这混球,只是两手刚一触到易烨卿的脖颈,那丫的居然把迷迷瞪瞪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江若尘,真的是你吗?呵呵……我好像又在做梦了呢?”……

    “是啊,是啊,你又梦到我是拿皮鞭抽你了,还是变成了母老虎咬了你?问你话呢!”江若尘捏紧指尖掐了掐易烨卿的两颊,谁知那家伙不顾疼痛竟然坐起来,慢慢凑近依在沿上的人,江若尘被这莫名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丝毫不敢动弹。只这犹豫的片刻,易烨卿泛白而又干涩的唇早已欺近。

    柔柔的,软软的,稍带些许甜腻的味道,碾压辗转,沉浸在梦幻之中的人缓缓地轻着眼前的“大餐”,如同一个啃着棒棒糖的孩子,反复品尝,怎么也不愿松嘴。江若尘冷不防地就被面前的丫头按住了后脑勺,若说此前在洗手间那一次“非礼”是不小心,这一次的“轻薄”明显是处心积虑,蓄谋已久的“谋”。

    更可气的是这罪魁祸首亲完人家,嘴巴,嚼吧嚼吧了几下嘟囔了一句“真甜!”便一扬子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大小姐的初吻总算是销出去了,推倒会有滴,会有滴……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