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情劫·上(佘黎)

    这头江若尘暖得烫心,那头黎诺可是险些被病毒折磨地死去活来。那山上看出终究是没能看成,到了后半夜黎诺便撑不住,喷嚏连连,全发抖,没法子佘颜丽只能扶着这位“病西施”下山就近找了家旅社住下。为此,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佘颜丽打趣成是两人第一次不成功的开房,这当然是后话了。

    经这么一折腾黎诺也没了精力跟这家伙斗嘴,整个人都是蔫蔫儿的,即便是佘颜丽连夜赶去市区买了药给这丫头服下,也挡不住那来势汹汹的感冒病毒。

    黎诺自小便是个体弱多病的主,感冒发烧那是家常便饭,且一旦被病毒缠上,少则3、5天,多则个儿把月的否则根本别想下。这回也是一样,黎诺只觉着头昏脑胀的,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搀回了家,又不知怎么在上躺了三天三夜。这下可把黎妈妈给吓坏了,本以为小丫头最近几天古古怪怪,终于开窍知道谈恋了,今个还说要在外过夜,虽然黎妈妈早就急着想抱外孙,可是这婚前同居不是她老人家保守,而是怕自己的宝贝受骗,遂自打黎诺打电话回来之后心里便七上八下的,无奈自家闺女平时看着是个乖乖小白兔,一犯起混来那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黎妈妈一夜没睡,没想到大清早女儿却是被一个漂亮女人七倒八歪地架了回来,黎家二老把烧得迷迷糊糊的黎诺抬进了屋,顾不得细问便将“罪魁祸首”给放走了。

    黎诺烧了几天,连着心肝脾肺肾都纠结到了,黎妈妈看了心疼,黎爸爸见了发愁,更要命的是这丫的昏昏沉沉的还老喊着一个名字,什么“姚靖”我不在意你的过去,现在……

    虽然听不成真切,但还是叫二老吓得够呛,听闺女的意思和这“姚靖”关系非同一般,可偏偏人家还是个“有过”的人?什么人能有过去,好好的大小伙子能有过去吗?那个人该不是个有妇之夫吧?

    这般想着老太太更是害怕了,恨不能立即将小丫头弄醒问个明白,奈何这是自己的亲闺女,她不心疼谁心疼?只得耐着子好生伺候着等她病好了再“好好审审”……

    待黎诺再次恢复意识已是三天后的事,一睁开眼见到的便是两鬓花白的母亲,黎诺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尽管前些天为了那“对象”的事母女两闹的不可开交,可无论怎样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思及此处,黎诺挣扎着起抱住了老太太的腰,“妈妈我错了,我不该跟你怄气的!”声音有些沙哑,听着叫人心疼,黎妈妈搂着女儿轻轻抚拍着她的后背,像儿时一般宠溺着怀里这个生病的孩子,“傻姑娘,母女两怎么会有隔夜仇呢?妈妈催着你嫁人,也是怕你老来无伴啊?!”

    “想要老有所伴?就非要嫁人不可吗?”

    “什么?”老太太一惊猛地推开原本搂着的孩子,不觉忆起“姚靖”这个名字,“诺诺,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有对象了?”

    黎诺倒是想认来着,以免以后无休无止的纠缠,可见母亲一副认真的模样,不敢再编瞎话,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妈,我要找着了对象还能让你这么担心吗?”

    “黎诺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交上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妈!”黎诺一听“不三不四”立刻便警觉起来,哑着嗓子便喊道,“我哪里交上不三不四的人,我的朋友都是正正经经的,光明磊落的人!”

    “那我问你,你口中的那个什么‘姚靖’的究竟是什么人?”

    “姚靖?什么姚靖?”黎诺诧异地看着眼前的母亲,突然明白过来这姚靖不是别人,正是妖精……

    见自个儿女儿的脸色一变再变,黎妈妈顿觉事不妙,随即摆着脸严肃道,“别装傻,你是我生的我还不清楚你?从来不撒谎也不知道怎么撒谎,妈妈不是干涉你交朋友,你有一两个谈得来的朋友也是正常的,但是要相伴一生的人你可不能犯糊涂,我和你爸一辈子做人堂堂正正不希望临老被人戳脊梁骨!”

    “妈!我……咳咳……”

    “好了好了,囡囡,妈妈是相信你的,只要你自己不犯糊涂,咱们现在先把病治好,好吗?”瞧着女儿惨白的的面容,听着她不停地咳嗽,黎妈妈到底是心软了,赶忙扶着她睡下。

    黎诺看着明显老了许多的母亲心里满是内疚,瞥过头泪水便止不住地往外流,黎妈妈见此只当是她难受的,有出声安慰了几句,黎诺两眼婆娑着模模糊糊地看见头的柜子上摆着一束白色的百合有些纳闷,“妈,这花是谁送的?”黎家虽算得上是小康之家,但黎家二老却一向节俭像花这种花里胡哨又不实用的东西从来就没进过她老黎家的门。

    “这花,就是你那个同事送的……”

    “我同事?”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谁送你回家的都不记得了吧?”看着女儿懵懂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人家辛辛苦苦把你抬回来,你病的这些天还每天都抽空来探望你,不光看你还给我跟你爸买了不少东西,真是个好孩子,诺诺你的朋友我都认识,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有这么个朋友呢?你这朋友还这么漂亮,我看比易家那个小丫头还俊上几分,她有男朋友了吗?若是没有,把她介绍给你的淘淘哥哥也不错……”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淘淘是什么货,怎么配得上人家!”看黎妈一脸八卦的样子,黎诺便知道她打得什么注意,当即便黑了脸。

    “怎么配不上,我看就配的!”

    “妈,我累了想再睡会儿……”说完黎诺便侧过闭上眼睛,等再次听到关门声,才悠悠地睁开眼,盯着放在眼前的花束发愣,满脑子尽是妖精的影。之前尽管她一直烧得厉害但她能感觉到有一个声音陪着自己,那声音既熟悉又很陌生,一直在她耳边回,现在想来那一定就是佘妖精的了。

    佘颜丽啊佘颜丽,你真是会下咒的妖精吗?中了你施下的咒语就无法脱了是吗?无怪乎黎妈妈说她嘴里都是“姚靖”,那人的名字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又岂是能轻易能够忘记的……

    接下来的几黎诺时不时的便会想起那个叫做“妖精”的女人,她们曾经针锋相对的岁月,她们曾经并肩作战的子,她们在T台上走秀的刹那,她们在山顶的分分秒秒,记忆里有了那么一个影子就再也不能挥去……

    黎诺只觉得这样的感越来越危险,可愈是害怕愈是想念,然而那人却像是人间蒸发般,自打她醒来便再未出现。有时候黎诺看着益苍老的父母,她也想过要退后,退到最初的起点,无奈理智已经沦陷,她想那个人,疯狂的想念使得她一次又一次按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可电话那端不是忙音便是移动小姐温柔而又疏远的拒绝声,这些都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胆小的乌龟一察觉危险,便会把头缩进坚硬的龟壳里,无论你如何引,敲打她都不敢再伸出脑袋……

    佘颜丽的突然消失忽然给高烧不退的黎诺彻彻底底地浇了一盆冷水,她时而会对着电脑发呆,时而会看着窗外的景色放空……佘颜丽不愿见她,可人易大小姐倒是三番两次想来看这病秧子,但都被黎诺拒绝了,不能让小易见到她现在的样子,她知道自己骗不了那丫头,如果此时被她看出些端倪必是要闹出乱子来的……

    如今黎诺只想快些好起来,纵然是输也不能让旁人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将近小半个月的年假,黎诺借着养病为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待到复工那天一早黎诺就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准备去会会那只缩了头的“妖精”,岂知翻遍了整个易姮都不见那厮的踪影。

    “佘颜丽,你这是跟老娘玩捉迷藏呢?!”

    “呦,黎经理什么风把你吹到咱们销售部来了,您可好长时间没来了,听说您出国旅游去了?给姐妹们带了什么好东东……”

    “好东西没有,巴掌倒是有一个!”黎诺一手拍在那人的大手上,那自称是“姐妹”的人并非姐妹,而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在一群莺莺燕燕中待久了也就自然而然也把自己当成了女人,私底下大家都叫他花孔雀,这家伙虽然长得像只绣花枕头但却有真材实料,否则以佘颜丽那眼高于顶的子也不会同他互称姐妹。

    一念叨佘颜丽这名字,黎诺便恨牙痒痒,“我问你,你们老大呢?”

    “哟,佘经理不是号称是咱公司的卫星定位仪吗?哪里有八卦都逃不过你的火眼晶晶,你难道还不知道最近我们家老大跟BOSS为了那批山寨货闹翻了吗?”

    “什么山寨货?”虽然两人之前就有矛盾,但黎诺只以为是闺蜜之间的小打小闹,不想此番回来两人的间隙竟是众人皆知。

    “我们新款上市的‘丝’就被人造了假,上头雷霆震怒把老大臭骂了一顿不说,还说要问责……”

    “你佘颜丽人呢?”难怪这些天没来见她原来是被这事给绊住了,黎诺心里稍稍平衡了些,随即有想到妖精的处境不担心起来。

    “不知道,她一大早向车队借了部车就出去了……”

    佘颜丽自己有车,却要向公司借车,黎诺琢磨着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起来,心底隐隐地泛起一阵不安来,而后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那个熟悉的电话,这次倒是通的,只不过才响了一下便被电话那端的人给掐断了。

    “她什么话都没说就走的吗?”

    “没有!”

    “咱们公司每辆车上都有装GPRS,你让他们查查现在佘颜丽在什么地方!”说完不等男人反应便走到电梯口,像是知道后的人要说什么似的,接着开口道,“如果他们拿什么狗理由来搪塞你,你就去秘书室找易助理,请她帮忙务必找出佘总监的下落!”

    作者有话要说:快要捅破窗户纸了吼吼……

    继续抽打,抽打,扔一个小炸弹到水里,把潜水的霸王炸的外嫩里焦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