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发烫的温暖(后妈)

    “妖精,你究竟把我们家诺诺拐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们家的诺诺?”鲜少在人前表露绪的佘大美人听了大小姐近在耳边的质问不皱了皱眉头,“既然是你们家的诺诺,自然是要到你自个儿家去找了,怎么问我要人?”

    “可那天她分明是跟你走的!”

    “大小姐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她跟我一起走的?再说了,你都说是她跟我了,黎经理长着两条腿去哪儿你和我都管不着,不是吗?”佘颜丽说完便扭着她那一尺八的小蛮腰走了,独留咱大小姐一人在原地恨恨地挠墙,若不是顾及着边人来人往的,易烨卿定要脱了脚上的细高跟甩在这丫的后脑勺上,难怪最近这死妖精不招她家的“母老虎”待见!

    易大小姐这墙是越挠越来气,这女人气一不顺,就容易头脑发昏,易烨卿这一发昏便想着去找人诉诉苦,显然江若尘是个不错的选择,大小姐自问不是个在背地里嚼人舌根的小人,只不过她一旦小人起来便不是人!

    趁着午休去找江总唠唠嗑,谈谈人生,聊聊理想,顺带着控诉一下妖精的罪行应该不算过分吧,易烨卿这般打算着也就这般做了,当她兴致勃勃地走到总裁室却见大门紧闭铁将军——把门。

    “易助理,你今天的会议报告写完了吗?写完了就交给我吧!”

    “我的报告可都是江总亲自过目的……”言下之意,别人想看们都没有!别怪这丫头恃宠而骄,“狗”仗人势,实在是对面这赵麻利长得太寒碜,谁叫咱易大小姐打小便是外貌协会的会长呢。

    “江总特别嘱咐过的,你交给我就可以了……”

    “我有公事汇报!”

    “报给我就可以了,易烨卿别忘了我才是你的直属上司!”

    “那我没什么事可汇报的了!”易烨卿的宁脾气一上来转便走,才不管这后的人是第一大红人还是第二大红人的,不让她进她就偏要想着法儿的进去,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是人呢,易烨卿缩在办公室里竖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没过一会儿就听到有开门关门的声音,估摸着是赵麻利去如厕了便一溜烟地钻进了总裁室。

    可一进去,易烨卿就傻眼了,江若尘没在大班椅上,按着往常的惯例这个点江若尘该是端坐在她不是在算计别人,就是在琢磨着怎么不被别人算计,像这般独唱空城计的,她倒是从来没有见过。

    易烨卿围着屋子转了圈,不经意地就看向了一边的卧室,随后便猫着腰走了过去,轻轻移开移门探着子朝里屋瞧了瞧,果然见到精致的镂空檀木中央微微地隆起的一个人形的山包,青天白的工作狂江若尘居然躺上偷懒,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今儿个太阳没出来该月亮出来了?

    大小姐一边嘀咕着一边蹑手蹑脚地朝着那人走去,待走近沿慢慢蹲下/细细打量着上的人,才见那人满脸惨白,眉峰深蹙,就连齿间也是紧紧咬着干涩泛白的下唇,叫人看了好不心疼,不自地便伸出手轻揉那紧锁的眉尖。

    只是指腹刚触到眉心,那躺在上的人竟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两人都被吓得不轻,易烨卿举着的手停滞在空中,一时不知该继续还是该放下。

    “你怎么进来了?”江若尘朦胧着眼就见到了蹲在边的“大青蛙”。

    “江若尘,你怎么了?看上去很虚弱……”易烨卿眼睛一闭一睁最后还是将手搁在了江若尘的额头上。

    “有吗?”

    “有!你拿镜子照照,你的脸都惨不忍睹了,再听听你自个儿的声音……江若尘,你到底是怎么了?……”见江若尘不答,易烨卿更为着急,“我送你去医院还是给你叫个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真的不用!”见“大青蛙”站起,江若尘忙也撑起子拽住她的胳膊无奈道,“我只是有点肚子疼,睡一会就好了。”

    “无缘无故地怎么就肚子疼了呢?不行,还是找陈医生过来比较好……”

    “易烨卿,你是不是女人?!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瞅着大小姐仍旧是一脸的懵懂模样,江若尘懊恼地甩开了她的袖子,索再次躺在上蒙上被子不再说话。见此,易烨卿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肚子疼跟我是不是女人有什么关系?你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蓦的,易烨卿停止了抱怨,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怔怔地看向上的女人,随即趴到上,凑到江若尘的耳边轻声问道,“我每次来都没什么感觉,我对痛觉不怎么敏感,所以不太了解这种生理痛,江若尘你是不是真得很疼?听说喝点糖水会好一些,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倒……”

    不等人反应,易大小姐就跑出了房间,倒了水又急急地跑回到江若尘跟前,不顾江若尘的推搡,硬是将玻璃杯递到她的嘴边,“喝了会好受很多的,乖快点喝下去好不好?”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用不着用‘哄’的!”

    “你还说我?你也没少‘哄骗’我好不好?!”见易大小姐嘟囔着嘴没好气的样子,江若尘暗暗一笑,敢这丫头都清楚。拗不过这牛脾气的大小姐,江若尘最终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盯着江若尘一口一口地将加了方糖的水喝完,这才扶着她躺下,眼瞅着这“老佛爷”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这才安心走到洗漱间,将杯子洗净,看着冒着气的自来水,易烨卿忽然来了主意,将水拧到最而后伸出双手,炽的水流流到手上瞬时双手便已被烫得通红,可咱大小姐依旧咬着牙不缩手直到实在无法忍耐,才拧上水龙头,急急地朝江若尘的大上奔去,二话不说脱了鞋便上

    迷糊间,江若尘只觉着自己被一个人影从背后抱住了,刚要反抗,看是哪个“流氓”如此大胆调戏她,不料那人越发过分,竟然将手沿着衬衣下摆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手心贴着赤/的肌肤,瞬时只感到一阵烫心的温暖。

    “江若尘,是我,别怕!”小心地揉着那微微发凉的腹部,听说肚脐温度低的人较之常人体更为虚弱一些,易烨卿搂着那纤细的如同柳枝一般的腰不觉心疼起来,手上的力道也愈发轻柔,“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呢?”

    “嗯!”江若尘闷闷地应了一声,将头深埋在了枕头中,双眼不由得蒙上了一层迷雾,泪水终是顺着两颊流了下来,见这般景,易烨卿只以为江若尘疼得难受,赶紧搂紧了怀里的人,安慰道,“江若尘你忍忍,等等就好了……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室友也跟你一样每个月都疼的死去活来的,那时候我看她都会在肚子上贴个暖宝宝什么的,现在我手边没有那东西,就只能用这个本办法,下次我一会记得给你买……”

    “易烨卿……”不等这大小姐说完,因为再说下去害怕眼泪在也控制不住,闷在枕心里的人再次出了口,“我想睡一会儿……别放手,抱紧一点!”

    江若尘,好好睡一觉,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作者有话要说:抽打,抽打,继续抽打,霸王们快出来啊,翻滚中的柿子抽出小鞭子,哼哼……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