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四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佘黎)

    “佘颜丽,你个野杂种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跟我抢?你跟你妈都是不要脸的勾引别人老公上的烂货!”

    佘颜丽一手紧握成拳凸出的骨节“咕咕”作响,一手死死拽着一群的一角,两眼瞪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仿佛要将她撕成碎片一般,“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妈!”

    “我就这么说了你能怎么样?你们母女俩都是/货,/人,狐狸精,不要脸的婊/子!……”

    “你!……”姓郝的越骂越起劲,佘颜丽忍了又忍,最终忍无可忍,挥起手掌便想朝那张脸扇去,不料有人先她一步,“啪”的一声响起,那女人脸上已多了五道淡红的指印。

    “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没教养的丫头,这一巴掌全当是我替你父母教训你的!”

    “你……你!……”郝曼云恶狠狠地怒视着突然出现的女人,而眼下提着白色裙摆的黎诺完全不复往的温柔,瞧着那可恶的恶婆娘,恨不能将口中的唾沫星子吐到那人的脸上,“我什么我?你刚才不是嘴皮子很利索吗?现在怎么成结巴了,啧啧啧就你这德行也好意思出来我要是你妈,早把你这么个女儿,早把你按回肚子里回炉了!”

    “哪儿来的臭丫头,你是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骂我?”

    “我们可不是你说的东西,这里只有你是个东西!你是谁?就算你爸是李刚,本姑娘也照样不给面子!”黎诺两手插腰,一瞬时化为悍妇,郝曼云见此更是气得直跺脚,“你们……有种……给我等着!”

    “哼,泼妇想耍狠是吗,告诉你老娘不是被吓大的!”

    佘颜丽见黎诺不怕死的冲气急败坏的女人又是吐舌头又是扮鬼脸,赶紧将她拉到后,一掌拍开郝曼云哆嗦着指着她俩的食指,“有本事就冲我来,你不是在三年前就想废了我吗?这衣服我还就不稀罕了,你喜欢你就拿去吧!”说着话手一松,让紧紧拽着裙子另一头的人险些摔倒,见那人狼狈的模样,妖精邪邪地勾起唇角,凑过去,贴着她的耳际特意压低了声调,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郝曼云,你这辈子只配穿我不要的衣服,睡我睡过的男人!……”

    说完不等对面的人反应一把拉起站在旁的黎诺便往门外走,黎诺倒是明白此刻绝不是纠结上的衣服该买不该买,该由谁来付钱的时候,虽然心里有些小心疼但还是看着佘妖精利索地刷了卡。

    远远地走出店门还能清楚听到后的女人在那儿歇斯底里地咆哮,“姓佘得,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我等着!”……

    两人快步走至停车场,将手中的袋子一股脑地扔进后备厢,随后便上车各坐两边,四下无言气氛一时陷入尴尬,黎诺不时拿眼偷睨着侧的人,见车往自家方向开,趁着红灯的功夫一把按住了方向盘,“今晚你去哪儿我就去哪里,我陪着你……”

    “黎诺,你难道没听到刚才的女人说什么吗?我不是个好人,我是专门勾引别人老公的狐狸精!”

    “哪又怎么样?”黎诺瘪瘪嘴转头看向窗外,“那是她说的我一点也不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那我让我来告诉你……”,佘颜丽扳过黎诺的子,叫她不得不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她没有说错我就是个二,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现在你知道了,不要再靠近我了……”

    “为什么?”黎诺不可置信地看着前的人,略显激动地说道,“我不是一个会随便交朋友的人,但是既然成了我黎诺的朋友就一辈子都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无聊的理由抛弃任何一个朋友!”

    “黎诺你为什么你就这么固执呢?”佘颜丽支着脑袋对着这小女人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不是固执!这是原则问题!”

    可是你的原则可能是会要了你的命的!佘颜丽还是把冲口而出的话憋回到了肚子里,随即无奈地叹息一声,“今晚是不是我去哪里你都要跟去呢?”

    “当然!”这个“然”字还在嘴边打转,佘颜丽便一轰油门,车子一发动就在原地打了个180°的大转弯,毫无准备的黎诺差点把脸贴到了前门玻璃窗上。车子一路向北,路经24小时便利店,佘颜丽下了车,黎诺也顾不得拿包一直紧跟在她后,生怕一不小心这女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走丢了。

    见妖精不停地往篮子里扔啤酒,黎诺也拦着,她放酒,自己就放下酒的花生米,啥叫助纣为虐,黎诺算是执行的彻底,两女人搬了小半个超市的东西才算满意,再次上了车,佘颜丽呆坐了会儿才再次发动了车子。这次车速倒是正常了许多,起码黎诺不需要紧张地扣着下的皮椅。

    车顶的天窗缓缓打开,黎诺抬头望着夜空闪烁的星星,越是接近城郊,那些星星越是明亮,正如边这人,愈是接近愈是让人觉得是个迷。今天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她从未想过明艳耀人的妖精会有这样一段过去,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这样的现在,她不知道怎样的一个男人会让这个女人不顾一切地跟随他。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知道这些不仅没有觉着反感甚至有些微微的怜惜。

    黎诺也试着问自己若是今天那女人骂得不是佘颜丽,而是另一个朋友,自己是否也会这般“出手”相助,答案显而易见,她不仅会离是非地远远的,以后自也不会跟这人有过密的交,可是如果这个人换做是佘颜丽,就此绝交,老死不相往来,她做不到……

    “到了……”就在黎诺思绪翻飞之际,车子也停了下来,黎诺这才发现妖精带自己来的正是两市交界之处的山峰,这地方平里便被外人道是杀人掠货的理想之所,一想到自己三更半夜被妖精拐到这地方便不由得浑哆嗦。

    无奈佘大美人已经动手搬下了后备箱里的吃的,“不是你自己嚷着要跟着我的吗?怎么现在又怕了?”

    “WHO怕WHO?我在看待会把你埋什么地方比较好!”

    “呵呵,你的嘴越来越毒了,教了徒弟饿死师傅,就你现在的境界怕是我也要望尘莫及……”佘颜丽将手中的一罐啤酒塞到黎诺手中继续道,“论毒舌我们棋逢对手,论酒量你就算喝十年也未必是我对手”似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就说话的这会功夫,佘大美人已连着喝下两罐啤酒,见此黎诺拦下她的举起的罐子,“别喝得那么急,诺是醉了又向上次那样东南西北都找不到怎么办?”

    “没事,今晚我们就呆在山上,等着看完明天的出再走……”佘颜丽握着酒罐的手指着远处的天空幽幽道,“我每次不开心就会到这里来,以前是和若尘一起,我们会一同喊着我们讨厌的人的名字让他像这里的风一样滚得远远的……”

    “那你最讨厌的人叫什么,我帮你一起喊好吗?”

    黎诺的话说得是那般的平淡却又是那般的暖心,凝望着面前真诚的女人心中不升起一股莫名的滋味,对着这个单纯的女子,她愈发憎恶自己……

    “佘颜丽,你就是个大混蛋!大—混—蛋……!”

    一个“蛋”字不断地在空中徘徊飘,黎诺看着佘颜丽激动喊着她自己的名字,她不敢置信这个女人最厌恶的居然是她自己。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讨厌了,怎么还能感受得到别人的

    “你觉着会有人我这样的女人?一个为人不耻的二?!”佘颜丽眯着眼盯着黎诺明亮的眸子,仿佛看到了小时候母亲所说的天空最北端的星星——北极星,那颗为人指明方向的星星……

    “当然有,我就很……”这一字都了嘴边终是收了回去,“我就很喜欢你,喜欢你的直接,喜欢你的妖艳魅惑,喜欢你满肚子的坏水,喜欢你女人的细致,喜欢你工作时的认真……你的过去不是我们所能选择的或是预见的,因为过去了就永远不会再重来。当下和将来才是我们所需要把握的,佘颜丽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喜欢如今的自己,为什么不试着去改变,退后一步你能看到更广阔的天空……”

    作者有话要说:呃柿子来晚了抱歉……下章还是佘黎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