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章 情窦初开

    “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易烨卿轻抚触那道伤痕,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江若尘的影子,从未这般地靠近,自然也就不曾这么近的凝视着对方。许久都未做声,静静的,能听到彼此淡淡的呼吸声……

    不知何时指尖的力道变得越来越轻柔,慢慢的那股柔软顺着脸颊拂过耳际,那双手如施了咒那般,激起片片涟漪。柔和的灯光映衬着那湿润的目光,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空气中弥漫的是不一样的气息……

    “易烨卿?……”望着越来越近的影,江若尘不觉轻轻喊出了那人的名字,正是这一声呼唤,惊醒了梦中人,如梦初醒的两人同时向后一退。

    “我……我……”

    “易烨卿,你刚才是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你看你,头发上沾了东西都不知道!”易大小姐又探过子哆嗦着手拨开对面那人头顶的发丝,随后向空中一甩手。

    “有吗?”江若尘看着有些局促的大小姐心里满是疑惑。

    “有!有的!我还能骗你?”易大小姐忙不颠地点头,为了证明自己她还特意指着地毯一处道,“呶,就在那里,不信你去瞧!可能之前在烤店沾上的吧!还好被我看见了。要是明天去见川奈先生你也带着这‘点心’去还不把咱们老祖宗的脸丢到国际去!”说完,易烨卿忙从塑料袋中拿出纱布,一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裹个纱布跟裹木乃伊似的,原本江若尘的纤纤细手愣是被这丫头裹成来了粽子。

    “记住不要沾水,不要吃辛辣的食物……”

    “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耳熟呢?”江若尘嗤笑地瞥了眼一脸无措的大小姐,继续道,“当初你好像对这些嘱咐可是很不屑一顾的!现在这么还用这一来教训我?”

    “你花的是脸和手,我花的的是背,咱俩能一样吗?第一张脸和第二张脸都弄花了你还能见人吗?你要是不嫌自己丑那就别听!”

    “那你嫌我丑吗?”江若尘扬起唇角凑到咱大小姐跟前,看着她呆愣的神轻轻地在她脸上呼出一口气,“喂,你傻了?我问你话呢!”

    “你丑不丑跟我……跟我没半毛钱……半毛钱关系!……”江若尘愈是近易烨卿愈是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到了沙发靠背退无可退,“妖妇,你……你离我远点……别让你的妖气把我熏着……我睡觉了,你也早点洗洗睡,虽然被刮花了脸也别自暴自弃……”说着话易烨卿从缝隙中慌忙地抽出,恨不能离这妖妇能多远就多远。

    瞧着这大小姐连滚带爬得往自己房间跑,随后便听到“砰”得一声关门上,江若尘转而看向自己的两只白白嫩嫩的“粽子”,江若尘不由得微微一笑,“真是个不经逗的家伙!”

    而刚钻进房间的大小姐也似听到了江若尘的话在关上门的一刻立即赤红了脸,“妖妇的妖气果然非同一般!”易烨卿双手捧着口,喘着粗气安抚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我该怎么办呢?”那人一边嘀咕着一边绕着圈子团团转,“江若尘啊江若尘你这个祸害!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黎诺!”一想到黎诺易烨卿就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马抓起头的电话拨了黎诺的手机,那端回答她的却总是移动小姐客道而又疏离的回应,不过今天咱易千金特别有耐心,一遍不通再拨一遍,周而复始,锲而不舍,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人大概是抵不过这人的“执著”终是接了电话。

    “你谁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易烨卿刚要开口喊黎诺,对面便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显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人,且听这声音此女还带着几番醉意,易大小姐只以为是自己拨错了号码,连声道了歉,可挂了电话一看通话记录可不就是黎诺的嘛!易烨卿心下疑惑立刻又拨了过去。

    “你有病没病?拨错了一回又一回!你以为电话不用钱啊!”……

    那女人气大,易千金也不是吃白开水长大顿时也提高了嗓门,“叫黎诺接电话,我找黎诺,不是找醉鬼!”

    “黎诺?黎诺是谁呀?哦……你找黎诺?她在洗澡!你等一下,黎——诺!黎——诺!快出来!……”

    “哪来的疯女人?”易烨卿远远地拿开听筒,掏了掏差点被震碎的耳朵,暗啐了一口!

    “小易吗?”

    “黎诺!”听到那温柔的声音,易大小姐即刻拿过听筒,“黎诺,你在家吗?你边那个女人是谁啊?……”

    “她?她是……小易你等等要不我待会给你打回去……”听起来黎诺这儿还忙,但出于好奇心易烨卿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竖着耳朵听这对面的动静,渐渐她便听出了些端倪,待黎诺再次接过电话已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易烨卿一直静静地听着,听到好笑处不得不捂着嘴偷笑。

    “小易,偷听是不道德!”黎诺伺候好了女人拿过手机,见电话仍未挂断便知道这丫头打得鬼主意!

    “呵呵,我可不是偷听,是你自己让我听得!”易大小姐耍起无赖来那可是人则无敌。

    “说吧,易大小姐这么晚扰我有何贵干?”原本还满是笑意的人霎时没了响声,易烨卿被她这一提醒,那张妖冶的脸复浮现在眼前,忍不住抖了下躯,“我……我”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有二氧化碳快放!”被黎诺这一吼,易烨卿反倒是冷静了许多,思怵了片刻才缓缓道,“如果一个人见到另一个人会脸红心跳,很想亲近他,是为什么呢?”

    “小易在我回答你之前请你告诉我那个你很想亲近的人究竟是谁啊?”虽然远隔千里,但黎诺已然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我说了那个人是我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别告诉我那个人是你的什么朋友,我信你我就是猪!还有你我劝你要是如果你对着韩国人脸红心跳的话还是省省吧,韩国男人十个有十一个是沙文猪,封建的很,而且听说那儿伙食不咋滴,泡菜就是他们的生命,猪基本就是一奢侈品,像你这样无不欢的大小姐要是嫁过去那不用两天就得抹脖子上吊!”

    “有你说得那么恐怖吗?韩国男人不行就不兴我找韩国女人?你别说这韩国妞那是要股有股,要,不过就是那脸太精致,精致的跟一个妈生得似的!”易烨卿虽说得是笑话,但也想探探这打小就跟自己好的穿一条裤子的姐妹对漂亮女人是个什么看法。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韩国就是一大盗版商,专门盗版美女,无论男人女人让她们这么一整那准能成美女!不过我劝你可别赶这个时髦,她们整出来的虽然好看但不仅摸,手感还不如水袋,那股俏是够俏的,但容易走样!”

    “哎,我说你这嘴巴可是越来越毒了,就快赶上毒舌!”说到毒舌易烨卿便想起适才那酣醉的女人,那不是易姮出了名的毒舌妖精佘颜丽又会是谁,“老实交代你这么晚了不在家呆着怎么跟那佘妖精在一起?你还把人家灌醉了你说你安了什么心?”

    “这话说来就话长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