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 久违的后妈

    易烨卿仰躺在病上翘着二郎腿,无神地望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眼前是一块块香喷喷、白嫩嫩的大猪蹄,可惜这些就像是浮在水面的泡沫,一戳即破。

    “我要,我要吃猪!我抗议!你们快给我吃!江若尘我恨你,你居然骗我到这种没有的鬼地方来,你会遭报应的!”易烨卿已经到韩国将近一个星期,这一个礼拜她见着的美女不少,但猪却是一块没见着,这老韩家也忒吝啬了,尽用一些辣白菜,泡菜,海带招待国际友人,这下可把咱们一向无不欢的易大小姐给馋坏了。

    就在易烨卿饿得眼冒金星之际,忽的门被打开,大小姐眼也不用抬便知道来人是谁,“赵秘书,你今天给我带什么了,不会又是辣年糕和泡菜吧,虽然这老韩家寒颤是寒颤了些,但也不至于找不到一块吧?你要是兜里没钱你就给江若尘打报告,告诉她我快被活活饿死了,让她给咱拨点经费,全当我问她借的成吗?”

    “不成!”

    不成二字一出,大小姐差点儿从上跳起来,虽然仅有两个字,但耳尖的易烨卿早已听出来人不是赵麻利,赵麻利的声音说好听点是低沉沙哑略带磁,说难听些就是破铜罗的公鸭嗓,而这声音不但悦耳还带着几分妖气,此人不是咱江总又是何人?!

    “江若尘,是你吗?”咋一见到这女人,易烨卿只以为自己是思成灾,出现了幻觉,随后揉揉眼睛看清了来人确是妖妇,赶紧一个上坐起来,一路小跪着爬到江若尘的面前恨不能抱着人家的大腿喊一声亲妈,不过咱大小姐还是要脸要皮的没丢人到姥姥家,她凑到江总跟前也只是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喊了一声,“,我要吃!”

    “谁不让你吃了?”江若尘也很是应景地像对待无家可归的小狗似的摸摸千金大小姐的脑袋道,“我帮你打她,小乖乖真可怜……”

    “呕,你少恶心!”易烨卿显然对江总的“殷勤”不领一巴掌拍开那修长细白的爪子哦,两脚一蹬复又躺回到了上,“江若尘你怎么来了?你过来了公司怎么办?”

    “我过来公司照常运营,易烨卿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互联网了吗?”江若尘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边,拍拍上那人的肩膀示意她翻过去,易大小姐不知她的用意,但为了自己那思夜想的,只得照办。咱江总见她配合也不含糊二话不说便撩起那轻薄的病号服就往里瞧。

    “死妖妇,你是不是耍流氓耍上瘾了?!”对于这女人的故技重施,易小姐自是不从,两人拉扯了一阵,最终还是江若尘先撒了手,“不错,恢复的不错,皮是皮的!这里的技术确实是好!”

    “怎么你也想来试试,唉我两一起抽个脂,隆个鼻什么的指不定人家医生还能给咱一个家庭装优惠版!我当初就劝赵秘跟我组个团一起拉两刀,可她硬是不乐意,说什么漂亮、美丽都是浮云,你说这能是浮云吗?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张皮吗?!她赵秘书若是换个包装还不早嫁出去了呀……”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看最该整的是你这张嘴!”江若尘瞪了眼这口无遮拦的人,“赵秘书怎么也算是你半个师傅,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尊师重道?”

    “我哪里不尊师重道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么,何必这么认真,真是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啰嗦!……”

    “你再说一遍!”尽管易大小姐只是低声嘀咕,但不料还是被耳尖的江总听得清楚,当下没了声响,江若尘瞧她弱弱的没出息的模样便站起。易烨卿好不容易找到救世主,如今又怎么能轻易让到嘴的飞了,遂紧张地抓着江若尘的胳膊道,“江若尘你要去哪里?我要……我要……”

    “吃么,我知道!大小姐你能不能别弄得跟没吃的孩子一样!”

    “你也没给我吃呀!”话一出口,两人脸上都不由得一红,但咱易大小姐天生的皮厚,为了一口她依旧死死地拽着“救命稻草”的袖子,“江若尘,泡菜一点都不好吃,我现在一闻到泡菜的味儿就直恶心,昨天晚上我还梦见泡菜追杀我呢?当年打不死的易烨卿,唐山大地震没震死我,911没炸死我,江若尘你就忍心看着我活生生被几块泡菜给噎死!天妒英才啊!人神共愤!……”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唱大戏了,照你这么说人家韩国人就不用活了?!”江若尘没好气地冲她翻了个白眼继续道,“况且唐山大地震那回儿有你吗?911那会儿子你大概还在这里称王称霸,还轮不到你去祸害美国人民吧?”被点穿了易烨卿也没反驳,仍拉着江若尘不让她走。江若尘看她不肯撒手只好叹口气道,“我去给你买烤总成了吧?”

    “烤要现烤得才好吃,不如江若尘你带我出去吧……”

    “你差不多就得了!”江若尘心一软本想当回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可这人却是愈发得寸进尺了,“再讨价还价我一块都不给你!”

    “江若尘……江江……若若……尘尘,别这样么,我一个星期没开荤了,你就让我跟你去么……”江若尘第一次被这么大个“孩子”缠着,险些没被麻地掉一层皮,最后实在磨不过这丫头,只好从了。

    江若尘之前也跟着老易去过了不少国家,韩国倒真是第一次来,这次还真被佘颜丽那女人说中了一半是为了谈生意,一半是为了这丫头,此刻正值易氏改朝换代之际,有不少势力都在虎视眈眈地瞧着易家的动静,虽然江若尘将所有外来的注意都吸引到了自己上,但难保有人会对着没心没肺的千金下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牢牢地看住。

    “易烨卿在,易姮在!”易翰谦在世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江若尘听在了耳朵里,刻进了心里!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