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老陈家的“媳妇”?

    “易小姐,我们院的棉被可不是您钟的猪蹄,那味儿可不好闻!”

    这不说还好,一说咱易大小姐便觉得鼻子边有股酸酸的味道,不知是心里原因还是怎么的,再嗅嗅那股适才那股味儿又不没了。易大小姐有些不高兴,感连个小医生都能笑话她,思及此愤愤地掀开被子,怒视着被子外的人。

    “别这么看着我们,你就算把眼睛瞪瞎了你还是一只不会咬人的小白兔”,秦夜凝揉了揉易烨卿的脑袋,得意地冲着病边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眨眨眼说道,“你看,我没说错吧,我们家小易是不是比以前更可了?”

    “嗯是可,不过我可不记小易什么时候成了咱们家的人?”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地拍开秦夜凝箍着易烨卿脖子的两爪子,“小心点,要是她背上的口子要是裂开了,你来缝针啊?”

    易烨卿来回瞧着眼前这两人,这对无论是形还是长相都有七八成像的男女,怎么瞧怎么觉得眼熟,心下不免犯嘀咕。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男人瘪瘪嘴委屈的神简直就是男版的秦夜凝,“真是让人伤心,易伯伯当年可是给咱们订过娃娃亲的,你还答应要做我媳妇儿的……”

    “陈夜凡你个不要脸的,小易明明答应要做我媳妇儿的,什么时候成你媳妇儿了!”

    “去去去,小孩讨什么媳妇!”

    “小孩?陈夜凡,你以为你比我大了多少,两分钟而已,就这两分钟你占了我二十多年的便宜!”

    “这就是命啊,妹你就认命吧!”

    听到此大伙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这两冤家是一家的,难怪易烨卿会觉得这男人眼熟,这人便是闻名已久的陈家第一宝,而之前秦夜凝所说的小道消息的来源就是她这穿白大褂的哥哥。

    但凡A市的大户豪门都知道陈家有两宝,陈大宝和陈小宝。大宝就是陈夜凡,小宝自然就是咱的秦小姐,他俩是一对双生子,前后脚落得地,相差不过两三分钟。这陈家一对活宝打从出世便成为贵族中的明星宝宝,谁让人家龙凤胎稀罕呢呢!一千个新生儿中也很难找出一对来!更重要的是这对宝贝一落地便长得水灵可,人见人,就连易翰谦在世时也时常感叹老陈好命,能生得这一双儿女……

    对于陈夜凡,易烨卿并不算熟稔,尽管陈家和易家关系不错,但这两家一向很低调,尤其是对于孩子的管教都走了一条封闭管理的路,遂易烨卿同陈家兄妹对于外界来说算是一个谜,无怪乎曾有人笑言能把正宫生得养得跟私生子一般的也只有这陈、易两家。

    易烨卿私下里也是甚少与陈家这两兄妹交往,这十几年前的匆匆一面也难为秦夜凝如今还记得,至于这陈大宝她真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所以娃娃亲一说,不是这对兄妹胡诌的,就是易烨卿她爹瞒着她私自将女儿给卖了,然不论是哪一种易烨卿都打算来个死不认账。

    “小易,你说你是要嫁给我哥哥这个花花,还是嫁给可美丽,温柔,善良,体贴,专的我呢?”

    “你拉倒吧!你要是温柔、美丽、善良,这世上就没有夜叉了!”

    “陈夜凡,你这混蛋,你竟敢骂我,我要跟你断绝兄妹关系!”

    见这两兄妹吵个不停,易烨卿只好向一旁站着的黎诺求救,奈何人家只睨了她一眼,淡淡地回道,“怎么现在才想起我,早干嘛去了?不是要当英雄吗?现在熊了?”

    “呵呵,诺诺在你面前我怎么敢称英雄啊,顶多就是只大狗熊,汪汪汪……”说着话咱易大小竟学起了狗叫,被她这一逗黎诺是彻底没了脾气,噗哧笑出了声,撮撮她的脑门笑她没正经……

    这厢其乐融融的合家欢景象,而那厢上了“二专车”的江若尘可没法乐起来,依然紧皱着眉头,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车子行了段路,江若尘才察觉车子并不是开向公司,忙对着边的佘大美人问道,“你这是要载我到哪里?”

    “回家,睡一觉,看你那对熊猫眼!”

    “你以为你那烟熏妆有比我好吗?”江若尘轻哧一声,“我是陪那丫头一晚上才这样的,你呢,怎么也弄得这么憔悴的模样,你跟乔伟吵架了?”

    “能吵起来倒是好了,我们之间根本吵不起来”,说到此佘颜丽明显顿了顿,看了眼车头的平安符而后才继续道,“你说我当初是不是真的错了?”

    “如今后悔还不迟,三年了,颜丽你确实该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你不能一辈子这样等下去……”

    “你要我为自己考虑一下,那你呢?真打算陪着大小姐过一辈吗?她迟早也会嫁人生子,到时候你怎么办呢?江若尘你今年才二十六,为了报恩,你真得要把自己的后半辈子的60多年都搭进去吗?”话到这里两人都不再吭声,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静寂许久的氛围。

    江若尘瞥了眼手机屏,眉头越发深皱,只聊了一半便愤愤地掐断了电话,佘颜丽还从未见她这般失态,即便是当初面对那些觊觎易家财产的豺狼猛虎她也能冷静对待,可见今的江若尘已气愤到了极点。

    “出什么事了?”佘颜丽等她脸色稍稍好转了些才敢问出声,“是易翰林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吗?”

    “你知道那个男人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内容是什么吗?我和易烨卿的命,三百万!我可以理解他要我死,可是易烨卿是他亲侄女,体里流着都是易家的血,他怎么可以这么丧心病狂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这也是当初易董所担心的……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既然他已经起了杀心,你就帮我找几个靠得住的人保护好易烨卿吧”,江若尘靠着椅背心满是疲惫。

    “那么你呢?不需要吗?”

    “我不怕他动只怕他不动,让他放马过来吧,我等着他!”江若尘闭上眼睛微微勾了勾唇角,以静制动,静待那人露出马脚……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