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不眠夜(起)

    过了五点黎诺照例收拾完包准备离开,只是今天她没有急着往家赶,平里无论多晚,家里两老都是等着宝贝女儿才开饭,可今天一早的战火硝烟还未褪去,黎诺不想就此轻易举白旗投降,遂约了易烨卿一起共进晚餐,这丫头从小就鬼主意多,指不定能给她出个好注意,对付家里的急着抱外孙的老头,老太。

    黎诺的如意算盘打得劈啪响,奈何咱易大小姐现在是有娘的孩子,且她还得时时刻刻照顾着她那后娘的饮食起居,虽说江若尘要开会,那也得将江总的肚子伺候舒坦了她才能得空偷溜出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黎诺眼看着易烨卿冲着自己的车一路小跑赶了过来。

    “这老佛爷太难伺候,让你久等了,一会儿你可千万别跟我抢单!”

    “不跟你抢,不跟你抢,本小姐我今天非吃到你哭为止!”尽管黎诺信誓旦旦地想要吃穷边这大小姐,但鉴于老佛爷的夺命追魂的杀伤力,她俩商量了下还是去了离易姮不远的美食街,找了家烤鱼的店解决温饱问题。

    “这地方也只有你肯跟我来,要是换成Vivian估计敲晕了她她都未必会来,这小妞可不是一点半点的洁癖!”易烨卿替黎诺抹干净了凳子,自己再坐下,虽说她没有秦二世那洁癖的毛病,但还是将桌上的碗筷擦得蹭亮,才安心交给人家。

    “小易子,你是越来越有奴才相了!以前哪回出去不是我在前面给您端茶送水,咱们易家大小姐现在居然知道体贴人了有长进啊!”面对黎诺的调侃易烨卿只是淡淡一笑,心里不觉凄然,正如人家所说她如今算是哪门子大小姐,她什么都不是,还有什么资格和权力去享受富贵的浮华,过去别人对她好多半是为了巴结她,而今除了像黎诺这样的朋友还有谁会记得她这个昔的大小姐,人冷暖,世态炎凉,自从她父亲去世之后还见得少吗?……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今天我请客你吃什么就点什么别给我省钱,否则我会跟你生气的!”

    “小易,你知道我这辈子没啥追求,最大的理想就是将来能过上吃一份扔一份的子,要不你提前满足我一下?”

    “你们这些女人还真是矫!”

    “搞得你自己不是女人似的!”

    “我是女孩!”

    “我还没吃,你少恶心我!”

    ……

    两人你来我往,好似又回到了儿时一般,就在这两丫头斗嘴之际,菜已上得七七八八,铺满了红椒的烤鱼飘着人的香味,一看就叫人垂涎三尺,难怪小小的店面加了座还是排起了长龙。

    根据易烨卿的指示黎诺果真是一点都不客气,上来就叫了一扎啤酒,易大小姐看她这豪气云天的模样还暗自嘀咕,以前的乖乖牌黎诺可是滴酒不沾的,怎么几年不见乖宝宝成了豪放女,易烨卿倒不在乎那点酒钱,但瞧这姐姐架势估计是存心买醉来着的,遂忍不住按着她捧着酒杯的手道,“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诺诺一会儿还得开车,我们不喝这个喝果汁要么喝酸怎么样?”

    “我不!我就喝这个!易烨卿你不小了还整天嚷嚷着喝,你瞧你那点出息!”黎诺满是不屑地拍开她的爪子,干脆也不往自己杯里倒了,对着大桶啤酒就吹了起来,“你待会要为咱们江总服务,我就不劝你喝了,你看着我喝,若是我喝醉了你也不用送我回家,就近给我送到酒店住一晚就成!”趁着没醉之前将喝醉后的事都安排好的人易烨卿活这么大还真是头一回见,算是开眼了,看这丫头借的神怕是她想拦都拦不住。这乖巧的人一旦犯起浑来就是九头牛都拉不住,更何况她易烨卿是个人,且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女人,思及此处易烨卿也就没打算再惹这姑不高兴,不就是一扎“猫尿”吗,上趟厕所就能把劲缓过来。于是便由得她,只偶尔给她夹个菜,旁敲侧击地问问这女人为了啥这般郁郁寡欢,随后便听黎诺开始讲起了她家两女人的斗争史,最后易烨卿不得不感叹无论是亲妈还是后妈,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

    “小易,你说是我这个做女儿的错了吗?你知道的我从小到大都听他们的安排,小的时候我要穿什么衣服都得听她的,大一点了,去什么学校上小学、中学、高中都是她们说了算,就连填志愿也是她们一手包办的,我有说过一个不字吗?现在我只想要一点自由,我想为我的人生做一回主,难道这样都不可以嘛?为什么他们非要我去见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甚至让他参与到我的生活里来。我讨厌恋,讨厌结婚,我只想一个人过过安静的子,小易你能理解我吗?”

    “能,你这是典型的青期叛逆症,我17、8岁的时候也跟你一样,不过诺诺你的潜伏期是不是长了些?”

    “一夜,你这个死女人,讨厌!你看不出来我很难受吗?居然还有心思嘲笑我,你混蛋!”面对黎诺恶狠狠地指控,易烨卿索从起初的偷偷乐到哈哈大乐,待自己乐够了才一本正经对着已然醉了三分的人道,“那个时候我总觉得天下人都欠我,尤其是我爸,怎么瞧他都觉得嗯这老头不顺眼,所以我当初去国外留学就是为了躲得他远远的。可是现在呢,我想瞧他一眼,也只能看那些没有温度的照片了,我再也没有机会跟他拌嘴了。活了这么大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出国留学,诺是当时我不这么坚持,哪怕现在我爸走了也不至于带走那么多遗憾吧!”

    黎诺看着适才还嬉皮笑脸的家伙顷刻间两眼便溢满了泪水,不觉间酒也醒了大半,忙拿出纸巾递到她手里,“小易,别伤心了都过去了,伯父如果还在世也不希望你一直为这件事难过……”

    “不难过,不难过,”易烨卿抹着眼泪潇洒地冲侧的黎诺挥挥手,表示自己无碍,“人都得走这条路,只是迟早的事!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爸,连他最后一面我也没赶上,黎诺也可别学我!不说这个了,其实吧你的事很简单,你就去见见那个博士,你要是中意呢,咱就跟他处处,要是没感觉呢就当是去蹭顿饭,回家老实跟伯母说你不喜欢,一个人的优点难找,缺点还不好找吗?反正你妈也没见过那博士,到时候还不都凭你这张嘴,说他是花他就是花,说他是屎他便是屎,我想伯母也不甘心让你成为一朵插在牛粪上的鲜花吧!”

    “你才插在牛粪上呢!”见易烨卿又恢复了常态,黎诺也笑出了声,细细想来确实自己太过小题大作了,正如易烨卿所说就算见个面吃顿饭又如何呢,到时候不愿结婚,他们还能把她绑到民政局嘛!

    想明白了这点黎诺拿起自己面前酒杯碰了碰易烨卿手里的杯,“来咱走一个,姐干杯,你随意!”

    “你这从哪学来的?还一的!”瞧着黎诺意气风发的小样,易烨卿有些疑惑这跟之前那个愁眉不展的人是同一个吗?

    “我还得也是在职场混了一两年的人若是俩这点都不会那我还不如去SHI!倒是你今后跟着江若尘可得小心点,那些客户不敢明目张胆地灌她,可她边的人就遭殃了!”

    两人正说着江若尘,易烨卿的手机便响了,是咱江总的专属铃声“女人是老虎”,易大小姐听到老佛爷召唤忙拿起手机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接了起来,一开始易烨卿声音很轻,那语气和神态就像是背着老婆跟人打骂俏的老公。黎诺见她那小心翼翼的熊样不摇头,转而看向一边。

    却不了未过多久易烨卿便行色匆匆地走到黎诺边捂着电话对她低语道,“江若尘恐怕出事了,我们现在马上回公司去!”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