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 冤家路窄

    “小易,你还记得曾经那个小妹妹吗?”

    易烨卿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女人,听着她的故事,那一刻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那个小妹妹?曾几何时记忆中似乎确实有这么一个模糊的影子,易烨卿低头啃着拇指指尖沉思了会儿,又抬起头对上那人期待的眸子,而后拉起秦夜凝的手转便向门前走去。

    易烨卿带着秦夜凝出了洗手间也不说话,一路小跑着拐进了转角处的安全出口,一时间寂静的楼道里只剩下喘息声,两人弯腰支着膝盖,瞧着对方喘不上气的狼狈模样,不约而同地笑了。

    “你……你真是Uncle陈的女儿?”待气息稍稍平静,易烨卿便直起子,托着下巴,来回在秦夜凝边踱步细细打量着她。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要说这Uncle陈为什么是Uncle陈er而非Uncle秦,那又是一个传奇的故事(此处省略780个字),长话短说,那便是陈家老二秦夜凝跟她妈姓,陈家还有一老大陈夜凡则是跟了他爹陈万金的姓。陈家在A市也算是名门望族,几乎可以与易家比肩,这陈万金是易翰谦长年的生意伙伴,两家各自持有对方公司的股票,遂陈万金也是易氏的名誉董事,大抵是因为陈万金姓陈,而秦夜凝姓秦所以才没让人往一处想。

    “敢你是来我们易姮当间谍的?”易烨卿说完一股坐在了台阶上,对着陈家二小姐拍了拍旁地儿,秦夜凝只看了一眼,虽说铺了大理石的地面不见一丝灰尘,但“秦二世”仍是嫌弃得皱了皱眉道,“不要,脏!”

    “看来传闻也不都是虚的,你还真有洁癖啊?”

    “我只是比一般人干净,哪像你啊,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哪里像个大小姐的样儿……”

    易烨卿掏掏耳朵,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耳熟,记得前几天那死女人也说过同样的话,一想到那女人,易烨卿原本灿烂的小脸立刻结起了一层冰霜,自从那晚不愉快的交谈之后,她俩就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即便是有,那也是扳着脸公事公办的那种,易烨卿连白自己是怎么得罪这毒妇都不知道就被打入冷宫了怎能叫她不郁闷!

    这厢两位久别重逢的大小姐道着各自的苦闷,那厢有人却是有苦无处诉!

    “黎经理?黎经理?”……

    “喂,回魂!”咱心思正在爪哇国遨游的黎经理冷不防得被凑在耳边的人一叫唤,险些吓得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再看那一脸坏笑的佘颜丽更觉气愤,这女人定是故意的!

    偏老板当前她还理由充分,“别这么看着我,江总叫了你三、四声你都不理她,人家只能用喊得来召唤你!”黎诺只得狠狠瞪这幸灾乐祸的女人一眼,转而歉然地对着江若尘勾勾唇角,“对不起,江总……”

    “黎经理若是体不适的话,今天就回家休息吧,接下来两天商场展台的事还要辛苦二位,黎经理现在可不能倒下啊!”还未待黎诺将抱歉的话说完,江总已把场面话说尽。

    “谢谢江总关心,我自己能调节好!”咱黎经理从大清早起便心不在焉,做事老走神,开车的时候险些亲上人家奥拓的股,午餐点了自己最不吃的青椒牛柳,眼下又在江若尘眼皮子底下走了神,综上所述今天的黎诺不正常!

    黎诺今天确实不正常,究其原因,问题关键还得从黎妈妈说起。黎家三代单传,到了黎诺这一代虽生得是个女娃但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加之黎诺听话乖巧,长辈们更是宝贝的紧。黎家算是典型的书香门第,黎爸爸是大学教授,黎妈妈是一所重点中学的英语老师,黎诺自小便是他俩的骄傲,上学时就年年拿第一,如今工作了又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是算得上金领一族。可令老两口纳闷的是自己这么优秀的闺女怎么就没个对象呢!

    现下剩男剩女越来越多,女人24岁左右那就是剩斗士,自信满满,那是你挑别人;一旦踏入26那就是毕剩客,你等着被人挑;过了28就只好沦为齐天大圣,唯有与孤独作伴……

    黎妈妈可就黎诺这么一根独苗,眼看着她一只脚已跨入了毕剩客的行列,哪还坐得住,今年节的时候也被七大姑八大姨的一怂恿,当即决定亲自出马把家里的老大难推销出去,其实黎妈妈的心愿很简单不求女儿嫁个有钱的,只求她嫁个对自己好的!这不,黎妈妈托了人给介绍了单位同事二表舅家的亲侄儿,听说是个鼎鼎老实的小伙子,还是留美回来的博士,想着让自个儿闺女去见一见,岂知一向听话的黎诺这回像是吃了枪药跟她拧巴上了说什么也不愿去见那博士,两母女为此一大早便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从小听话的孩子竟然头一次跟自己顶了嘴,黎妈妈伤心地掉下了眼泪;黎诺本人更是因此差点车毁人亡丢了小命……

    “黎经理今天很不在状态啊,怎么是跟男朋友闹别扭还是大姨妈造访了?”黎诺同佘颜丽出了江若尘的办公室,佘大美人便又像只小蜜蜂似的在她耳边呱噪,“佘经理,什么时候你的心像你的脸袋那么美那真是全人类之福!”

    “谢谢夸奖,虽然我知道我的脸美的人神共愤,但是黎经理也不需要把这个秘密公诸于众啊!”比口才咱舍美人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我看是佘经理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幸而黎诺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斗起嘴来自是当仁不让!

    “一般一般,以黎经理马首是瞻!”

    “承让承让,佘经理你更胜一筹!”……

    两女人,自出了门便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得不亦乐乎,其他人对这两美女的斗法似乎已是司空见惯遂并未引来旁人的围观,倒是初来咋到的易烨卿不明就理,见两人拌嘴,忍不住上前掺和一脚,“黎经理,佘经理两位这是干嘛呢?”

    “哦,我刚学了一首绕口令,就说给黎经理听听”,佘颜丽的浑话张口就来连眨眼都不带眨眼的,“倒是两位怎么这么好的雅兴,手牵着手,我要是没看错你俩是打逃生出口过来的?那里乌漆嘛黑的最适合……”佘美人暧昧的眼神在两人之前徘徊,这猥琐的神态就连站在侧的黎诺见了都不向前抽她两耳光。

    对上佘颜丽诡异的神易烨卿忙抽开被秦夜凝拽在手心里晃的手,为难地看了一眼“秦二世”,暗自嘀咕,美女无良!不料一边的秦夜凝全然不在意佘颜丽的调笑,犹自抱着易烨卿的靠着她的肩膀一副亲密状道,“是啊,我们就是从乌漆嘛黑的楼道里过来的,都是小易啦,人家不想去还非要拉着人家去,要……要……”说到此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秦夜凝顿了顿看着对面这两人伸长了脖颈诧异的表,这才悠悠的继续道,“要教人家什么逃生知识,真是坏死了啦!”听此在场的另外三人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心下感叹,易姮果然是人才辈出!

    趁着没人注意,心郁闷地黎诺将易大小姐拉倒角落约她共进晚餐,奈何易烨卿惧于江若尘的“威”并没有立马答应,毕竟人家江总花了钱买下她的自由,那要是按古时候的说法这是卖成奴了,但看着黎诺失望的样子她还是不忍拒绝,所幸之后得知江总要加班,这女人一加起班来那是月无光,天昏地暗,如此一来易烨卿也就欣然接受了黎诺的邀请。

    只是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也许冥冥之中上天早已有了安排,它拿着笔写下每个人的命运,而我们只是这故事里的一角,谁也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