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奸/情萌生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柿子更新了,而且还特别留言提醒大家看文的方法,没看到的可不能怪俺!

    **每到过年过节总会抽一抽,比大姨妈还准时,以下是柿子总结出来的几个抗抽抽的办法:

    (1)如果是一般的文,作者说更新了而你又看不到更新内容(像柿子昨天那种况),可以随意点入一章,将最后的地址改成章节数,只要**抽的不离谱,一般都能看到。

    (2)如是vip章节,选了自动订阅的童鞋,你们可以参照第一条,无特殊况也是可以看得。

    (3)如果没有自动订阅习惯的童鞋,那只能耐着子等**抽回了再看,因为一旦它抽一般都会把购买的页面也抽走。

    虽然**总是抽,但是只要找到对得方法,无论它怎么抽,咱都不怕。

    当然以上方法只是针对读者的,有时候**抽起来,会把作者后台整个抽走,那时候即便咱想更新也是无能为力,因此非常时期乃们也要体谅一下我们,昨天我就是每隔两三分钟刷一次才好不容易把文更上的,结果还是有这么多人没看到,杯具~

    PS:后妈上月榜了,俺会继续努力的,乃们也要给力哦!!!

    最后说一句节快乐~
  易烨卿怵在老板桌前两眼直勾勾地瞅着咱江总的动作,每当江若尘签完一份文件她便适时将另一份文件递到人手边,那狗腿样儿若是当年的李大总管还在世恐怕也只得甘拜下风,可杯具的是江若尘一直当她是透明的空气,自进门起大半个钟头,她连眼角都未抬一下。渐渐的易烨卿这根柱子有些站不住了,东摇西晃像棵风中舞动的麦穗。

    “姑娘家,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江若尘虽没抬眼,但这便宜闺女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的眼里,见她东倒西歪实在不像个小姐样儿,寻思着是该给这不像样的大小姐找个礼仪老师上两节课。

    “我倒是想站军姿,可也得我的脚乐意啊!”乖乖女实不是易烨卿的戏路,冷不防地小姐脾气又上来,“江总要没事,我先出去了,外面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我做呢!”

    “你站住,我让你走了吗?你脚怎么了?”看着易烨卿一瘸一拐地往门边挪,江若尘不免好奇也跟着从大班椅上站起,走到易大小姐边见她歪着脖子鼻孔朝天的模样就知小丫头八成又拧巴上了,索自己蹲下子去撩她的裤脚一探究竟,可指尖刚触到裤腿她便像受了惊的小兔退开去。

    易烨卿一瞧后妈大人竟在自个儿面前屈膝,这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看见了那还得了,前两天“下跪门”的潮才刚刚淡去,今儿又来这么一出,让老总给自己“下跪”,她还想不想在这儿混,当即说了实话,“我脚上长了个泡,有点疼,不严重……”

    “把鞋脱了,让我看看!”岂知江若尘一听不但没有起,还非要看她的臭脚丫子不可了,易烨卿自然也不是轻易就“从”了的人,见此连连摇头,“别,别,万一被人看见不太好……”

    “我让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是不是不想干了?!”被这如雷一吼,易烨卿也顾不得脚疼条件反似地蹬了脚上的鞋露出她那只雪白稍有瑕疵的玉足,点点鲜红的血迹沾在轻薄的丝袜上叫人不忍再看第二眼,“你傻啊,伤成这样刚才为什么不坐下?”

    “你没让我坐,我敢坐吗?”

    “大小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听话了?跟我进里屋!”江若尘说着话毫不客气地便拉着她往一旁的玻璃移门处走。

    “干嘛呀?我的鞋……”两人前后脚进了屋,易烨卿原以为只是一般的衣帽间,却不想别有洞天,房间虽不算大,没有传说中的水,但也称得上雅致。红木高脚镂空大典型的老易风格,就连头挂着的还是她的拙作,那是她出国前给他爸画得画像,信手涂鸦没想到她爸一直留着。

    “你爸最宝贝的两样东西,一样就是这副画,还有一样就是那头柜上的打火机”,见易烨卿呆呆地瞅着墙上那幅画没了先前的挣扎,江若尘适时地将其推至边坐下,自己转到墙角的矮柜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老易宝贝的两样东西恰巧都与易烨卿有关,画是他宝贝女儿特意为他画得,尽管怎么看画上的五官都有些走样,但他一直珍藏着。至于打火机听说是他闺女在国外打工给人刷盘子赚洋人的钱给他买,四五年下来里面的汽愣是一点没少,他平时都舍不得用,只有在遇着不顺心或是特别想女儿的时候拿出来把玩一下……

    待江若尘拿着药膏回到边看到就是易烨卿捧着古堡状的打火机默默垂泪的景象,“怎么这么大个人还哭鼻子了,真那么疼啊?”

    “去,我是因为沙子揉了眼,有些迷糊!”泪眼朦胧地瞧着江若尘调笑的德愈发觉得这妖妇讨厌。但人家可一点自觉也没有,煞有介事地看了眼玻璃窗,而后凑到她面前望着那双赤红地眼睛笑道,“窗都没开,沙子是怎么跑进你的眼睛里的呢?”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可恶!”赤//地被人看穿叫一向敖的孩子更觉难堪,若不是怀里抱着是他老爹心之物真想把这铁疙瘩朝这妖妇脑门上砸去。看看这死女人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怎么可以生得可恨!

    “小丫头胆还肥儿,别忘了我是你老板,敢说我讨厌,不想干了?!”咱后妈这会儿算是抓得易烨卿的软肋,在与易小姐斗智斗勇几大战役中她逐渐发现每每说到“不想干了”这三个字,她大小姐纵然是再有火气也会变成哑炮,屡试不爽,这次也不例外。

    “你看你撅着的嘴都能挂酱油了,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一样不喜欢你,但是呢我们不得不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命!生活不仅仅是享受,还要学会忍受!……”

    听着江若尘风轻云淡地跟自己说命,聊生活,缠在足上的丝袜被她剥落,沾着药膏的冰凉的手指触到自己伤处,疼痛地叫人忍不住想要尖叫,易烨卿忍受着体上的痛楚,而江若尘在为一个自己所不喜欢的人上药,为此她不得不用她那纤长的玉指触碰带着微微汗渍的脚掌。

    易烨卿忽然觉得这个曾经令她恨得牙痒的女人也并非是那般的讨厌,单纯的她这么想的也便这么说了,“江若尘,我发现你好像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的!”被易烨卿一夸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江若尘手下一重,顿时疼得易小姐哭爹喊娘。

    “易大小姐,你不用为了特意讨好我说违心的话,反正难听的话我在你二叔那儿也没少听……”

    “二叔可不是我叫来讨伐你的!他跟我可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是他,我是我,真得!”看着易烨卿手舞足蹈恨不能跟易翰林划清界限的样子,江若尘终是噗哧一声笑出了声,“易烨卿,你怎么突然转了?我记得有人昨天还在饭桌上还在‘夸’我妖魅有术,勾引了她爸,怎么这会子倒是把自己撇的干净!”

    “下班是下班,上班是上班,我才不会给你机会炒我鱿鱼呢……”虽然易烨卿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但还是被耳尖的江若尘听得去,她复杂得瞅着皱眉咬唇的易烨卿,知女莫若父,也许那个看似荒唐的方法真得能将她留在易姮。

    “好了,若是不想成跛子,这两天别再穿高跟鞋了!”江若尘一手收起药膏,一手从旁的柜子里拿出了条帕子将受伤的脚掌包裹住,这伤她不需问也知道是怎么来。定是前两她这丫头跟自己去工地时给走出来的,想她当年初跟老易的时候也没少受这种皮之苦,老董事长在世时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但凡有新的工程他一定会抽时间去监工,这个习惯到了她江若尘手里自然也就传承下来了,而侧这个人将来会怎么样就只能靠她自己了。毕竟她能做得只是影响,至于接不接受完全在于个人。

    “我也不想受罪,可公司守则37章第2条,在职文秘人员必须穿工作装,女士鞋跟不得低于3公分……”

    “看来你为了保住饭碗真是花了不少心思,我特批你可以一礼拜不穿带跟的鞋,有人为难你让她来找我,还有以后你要经常跟我下工地,进工厂,车上备一双球鞋比较好……”

    “江总,您吃错药了?今天对我这么好?”对着后妈的忽然良心发现,易烨卿的反应不是受宠若惊而是壮着胆子摸了摸她额间的温度。

    “你才有病呢!……”江若尘拍落了那只不规矩的手,“要是不对你好一点外人还真当我怎么虐待你了!”说完又从底拿出一双小兔子的毛毛拖鞋递到那伤残人士的脚边示意她穿上。

    易烨卿为难地看着脚下这双囧的有些可的拖鞋道,“这样还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你这样还的!”对于正装加居家拖鞋的搭配显然江若尘很是满意,遂一高兴便提议道,“我让赵秘书把你的文件拿进来,你就在我这儿办公,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直接问我!”

    今天的江若尘特别美丽,今天的江若尘特别英明,今天的江若尘特有女人味,欧耶!

    那“干脆今天就别让我写什么报告了吧!”咱们永远不知道见好就收的易大小姐又将心底的大实话道了出来。

    “你是脚缠又不是脑残!不准!”

    “后妈果然还是后妈!”易烨卿望着翩然离去的背影,将练埋在枕心里狠狠捶着下的大,嘴角却不觉勾起一丝弧度,嗯,这香香的真好闻,好像儿时记忆里妈妈的味道儿。

    而净手完的江总恰好瞅见易千金与自己榻缠绵的一幕,对此江若尘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出声阻止,走出卧房关了玻璃门任这孩子在屋里瞎闹,找来手机便给家里的掌勺挂了电话,这个点儿吴妈该是在菜场挑菜吧,突然有点想喝浓浓的猪脚汤……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