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 屈膝为哪般?(请假)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更新,请假一天,今天家里聚餐现在才回来,明天更,等我的姐妹散了吧……
  “好了起来吧,人都走了,你还演戏给谁看?”

    尽管江若尘喊了“平”,可易烨卿还是将戏做足了才慢慢站起,“路易威登不会辱没了你的意大利小牛皮吧?”一边说着一边将沾了污渍的手绢揉成一团扔进一旁的纸篓里,而后才不紧不慢地掸平膝间的褶皱。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江若尘工作时见不得人漫不经心的样子,言语间已然有了几分怒意。

    “来应聘总裁助理,江总不会当我是在逗你玩吧?我可是很认真的哦!”易烨卿嘴上说着认真,脸上却着实没有半分认真的神,俏笑着坐到了桌子的另一侧。

    “你为什么非要到易氏来给我打工看我脸色呢?”

    看着对面这人疑惑的表,易烨卿爬在办公桌上,一寸一寸地挪到江若尘的面前,两人眼睛盯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距离之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鼻息,易大小姐盯得直到两眼发酸才缓缓吐出两个字,“你猜?”

    “就你这种态度,还想我录用你?”

    “其实你知道的我为何而来?如果你不用我只能说明你心里有鬼!”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对视了片刻,就在易烨卿打算放下段说两句好话软化这铁石心肠的女人之时,不料江若尘先她一步开了口,“别说我不见人,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从现在开始手机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我上班你就上班,即便是我下班你依然要保持待命状态,说得好听些你是我助理,说难听了就是我的保姆,不要跟我要自由,我给你薪水就是要买你的自由,试用期三个月,这三个月内如果你达不到我的要求,不用我说什么,你自己走人!”

    “说完了?算你狠!”易烨卿对着一脸得意的江若尘龇牙咧嘴地伸出一巴掌,眼看两女人剑拔弩张的形势怕是就要哈雷彗星撞地球,这两人竟一同道“成交!”击掌为誓,算是将这笔买卖一锤子定了下来。

    “明天来上班,改改你大小姐的臭脾气,这里可没人识得你!”

    “嗯知道了”,易烨卿一改往的浮夸,乖巧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自嘀咕,“从明天起,面朝恶妇,寒冬腊月!”

    两人一番较量,各有胜负,算不得谁赢谁输,当易烨卿走出那扇华丽的大门不由得感到一阵疲惫,所以猝不及防被突然冒出来的人拉了个踉跄险些跌倒,“诺诺,你这是干嘛?”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黎诺拉进了安全出口,“诺诺,别拉拉扯扯给人看见不好……”

    “一夜你给我闭嘴!”还在抵死反抗的易烨卿被这一嗓子给吓得本能地缩了缩脖子,万万没想到平时温柔的小姑娘也会狮子吼,难怪和尚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当即停止了挣扎,任她像拎小鸡崽似的拽着自己往楼梯上走。

    “你给江若尘下跪了?”

    “什么?”站在四面通风的楼顶,俯瞰底下小的跟像蚂蚁似的汽车,易烨卿只觉得头晕目眩,想当江若尘说她是即便被拉倒天台上也不会轻生的主儿一点都没错,因为她易烨卿打小就畏高,平里她是能不坐飞机就绝不坐飞机,出国没办法她也是吃了安眠药之后才敢登得机,为此这五年她在国外愣是一次也没舍得回来。

    此刻站在六十层的高楼上,就连小腿肚子在打颤,嗓子眼儿更像是被人掐住了出得声哆嗦地厉害,“诺……诺诺……咱们有什么话到……到……楼下去说……说成吗?姐……姐我胆小……”

    “我不,我就要在这儿说!易烨卿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给那个女人跪下呢?她江若尘凭什么让你跪下,她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易烨卿你还是我认识的易烨卿吗?家产对你来说真的就这么重要吗?以前那个口口声声说不要当二世祖的易烨卿跑哪里去了?你的骄傲,你的自尊到哪里去了?……”

    “我没有……诺诺我没有给她下跪……”面对前这个为了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的人,易烨卿也顾不得心中的害怕,由得她将一记记的粉拳捶在自己上,“我用我的人格保证真没给她跪下,你听谁说我给她跪下的?我可以当面跟她对质!”

    “她们……她们都说……今天有个漂亮的女孩子为了应聘助理给江总跪下了……可不说的就是你吗?”

    “简直胡说八道,我只是帮她擦了下皮鞋怎么成下跪了?!我……”

    “擦鞋也不成!”易烨卿说到一半就被黎诺喷出的一股排山倒海的冷空气给止住了话头,“你怎么能给她擦鞋呢?你要是缺钱跟我说,我养你一辈子,用不着委屈自己……”

    还未待哭得稀里哗啦的人把话说完,就被易烨卿一把拥在了怀里,“诺诺别哭了,真不是你想得那样的,我接近她只是想知道我爸死因的真相,他死的太蹊跷了,不弄明白我始终不放心。家产什么的如果爸爸真不想交给我而她又有能力继承下去,我不会去强求的,相信我,我还是以前的易烨卿,现在不会变,以后也不会变……”易烨卿看着满是泪水的人也跟着难受,伸出手想要帮她擦干泪迹可掏遍了衣袋才忆起适才手帕已投入了妖妇纸篓的怀抱,只好用袖口轻轻擦拭眼泪,尽管亲人一个一个地相继离世,可有一个肯养自己一辈子的朋友她易烨卿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想来上帝对她还是不薄的……

    正在易烨卿感谢上帝之时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拉回了她的思绪,本是依在她怀里的黎诺听到动静也如惊弓之鸟忙退开去。易烨卿循声看去,只见对面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嘴,一双桃花眼泛着异样的光芒,正扑闪扑闪地瞧着她们。

    “怎么是你?”显然黎诺已认出了来人,那人却答非所问,“原来我们雷厉风行的黎经理哭起来也是这般小鸟依人啊!”

    “诺诺,这人是谁啊?”易烨卿两眼一眨不眨地瞧着前的女人,一手偷了空儿扯了扯黎诺的衣袖,在她耳边悄声问道。

    “呵,我也没有想到佘经理居然还有偷听人说话的癖好!”

    “误会,误会,我嫌办公室闷得慌,就想上来透透气,哪知道这么不巧就撞上你们……嗯!……”女人暧昧的视线在易、黎俩人上打转,撞上后面“/”二字呼之出。

    此时的黎诺已从先前的慌乱中缓过神来,眉梢一挑恢复了黎经理的气势,不顾那人的胡言乱语对着旁的易大小姐道,“佘经理,我们易氏的第一大美人,江总边的红人,易助理你俩将来少不了要在一起打交道的!”

    “第一大美人?呵呵,黎经理真是谬赞了!易助理?易烨卿?”佘颜丽一字一顿地咀嚼着易烨卿的名字,随后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的笑,“闻名不如见面!”

    美人真不愧是美人笑靥如花,媚眼如丝,只稍稍一抬眼角,易烨卿便感到10万伏的电压扑面而来,得亏她是个女人,若是个男人那还不得被她麻酥了!

    “别看了,人都走了,收起你的哈喇子吧!”瞧易烨卿眼巴巴没出息的样儿,黎诺便气不打一处来,“她真有这么漂亮吗?”

    “漂亮啊,你不是说她是易氏的第一美女吗?名不虚传啊!”易烨卿仍然目送着佘颜丽转的倩影浑然不觉边的人已成了黑面罗刹,“不过还是没有我和诺诺漂亮!”好在感到风阵阵易烨卿即时调转了话音。

    “切,鬼才信你呢!”黎诺虽说着不信,但心里还是甜得如同吃了蜜的。

    “诺诺,你说她是江若尘边的红人,她不会把咱们刚才说得话去跟妖妇说吧?”易烨卿担心地瞅了眼黎诺,若是被那妖妇听了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打击报复,毕竟那是盏耗油的灯!

    “怎么你现在就怕了你那个小后妈了?”黎诺瞅着她唯唯诺诺的模样更是嗤之以鼻,“易烨卿啊易烨卿你是中了那人的咒,还是中了她的蛊?”

    “小孩子家家别胡说,她还能拿我这个易家大小姐怎么样?我是担心你,万一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为难你怎么办?”

    “不会的,易氏还轮不到她姓江只手遮天,别忘了我这个经理可是你爸亲自任命的!”对上易烨卿疑惑的神,黎诺继续道,“当初老董事长在任命江若尘为总经理的时候也一并把我提了上去,总公司经理级别的任命都是要经过董事会批准的,当时我到易姮还不足一年,一半以上的董事以此为由反对,是易总力排众议力我上位,所以即使江若尘心怀叵测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向我发难,更何况她眼下忙着打压你二叔这一支,更没必要与我为敌……”

    “黎诺,你说江若尘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听了黎诺的话,易烨卿愈发觉得疑迷惑了,重重迷雾笼罩在眼前,真相就埋藏在疑云之后,她能看到却触碰不到,谁才是解开真相的钥匙?……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