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不见硝烟

    第二天易烨卿还睡得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候,江若尘便杀到了她的房间,谁让这个傲的死孩子说不见着她死也不回去呢?想她在高速路上都敢玩滑板的人能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若要是有个万一,恐怕她那死去的爹真要跳出来说一句“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江若尘瞄了眼双臂张开呈一大字状趴睡在上的人,不由得在鼻尖发出一声冷哼,上竟还放着个满是烟蒂的烟灰缸,怪不得一进屋就闻到一阵熏人的烟味儿,难怪此前酒店的经理报告这丫头住在这一礼拜最辉煌的事就是烧坏11件单……

    见易烨卿睡得跟头死猪似的毫无苏醒的迹象,江若尘毫不客气地将落地门前的窗帘全部拉开,再将玻璃门移开,一道道冷风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嗖嗖地往房间里钻。

    易烨卿睡梦中还在跟那可恶的老妖婆厮杀就被自己惊天动地的喷嚏声给震醒了,“靠,哪个王八蛋把冷气开这么大!”那声音明显带着起气粘粘糊糊的,不仔细听只当这人是在说梦话。也不能怪她,要知道还差一点点,她就能抽那死女人一个嘴巴子,就差那么一点,这从天堂跌倒地底的感觉怎么能不让她郁啐。转个,蜷缩成一团抱着旁的被子,小嘴咂巴了两声,希望还能继续刚才的美梦。

    不对!仍不是很清醒的易烨卿突然睁大眼睛从上跳坐起来,烟灰缸顺势倾倒在了地上,咕噜噜的发出一连串的闷响,“你怎么来了?”两眼死死盯着窗边抱臂而立的影,就像是见到怪物一般,暗道,“难怪突然觉得妖气冲天,原来是这妖妇来了!”

    “不是你要见我的吗?”江若尘勾着唇角慢慢地转过去,对上依然一脸朦胧的易烨卿,别说那孩子刚睡醒的样子还真是可,呆呆的愣愣的模样一点也不像之前认识的淘气的小鬼。

    “你等会儿……”醉烟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跟烟囱似的直冒火,头还疼得厉害,眯着眼瞧着上那被睡得皱巴巴的阿玛尼衬衫这不是谈判该有的状态,易烨卿哑着嗓子,抓了把本就凌乱不堪的头发摇摇晃晃走进盥洗室。

    这一等就是一个钟头,江若尘也是好耐心的,以她的年纪能坐到今时今的位置没些忍耐力是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易翰谦会看上她的一个重要原因。当易烨卿再次意气风发地坐在她面前的时候,江若尘只淡淡地说了句,“你找我来不会是为了看你刚睡醒的丑样吧?”

    “为什么非要我回去?”易烨卿习惯地从放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支烟,瞥了眼对面的人,又不耐烦地将烟和整只烟盒揉成一团扔在一边继续道,“我们俩都看不顺眼对方干嘛还要勉强呆在一个屋檐下?我把我的家让给你不是更合你意吗?”我的家三个字被她咬得极重,想来她本人对鸠占鹊巢这个词是深有体会。

    “不不不,你好像搞错了,我可没看你不顺眼,相反我还喜欢你的!”江若尘瞅了眼躺在地上褶皱的烟盒不知怎的微微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岂料这在易烨卿的眼里怎么看怎么都是不怀好意的/笑。

    “你是翰谦唯一的女儿,所谓一夫妻百恩,尽管他现在去了,我这个做妻子的还是有责任来照顾你的……”

    “你省省吧!姓江的别以为你嫁给我爸就能掌控我了,你想名正言顺的当我妈?做梦都不可能,就算你现在就到地底去陪我爸,墓碑上也不会有人给你正名,而唯一有资格能跟我爸同的人是我妈!我亲妈!”易烨卿握紧了拳头满脸愤恨的盯着眼前的人,她心底的恨在这一刻全面爆发了,是这个女人抢走了一向疼自己的父亲,是她夺走了母亲在父亲心里的地位,是她夺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如今她只是想找个远离这个女人地方躲起来,她竟然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那又怎样?哼……”江若尘瞧着对自己吼得满脸涨红的人只觉得幼稚的很,不由得讽刺道,“你看重的我一点也不在乎,什么易太太,什么同不同,我只在乎在我手里的易氏!”

    “总算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吧?可惜,用你的话说你在乎的东西正好也是我所不在乎的,易氏是好是坏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巴不得公司明天就倒,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是怎么哭的!”

    “你真的可以不在乎吗?那可是你父亲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听说公司早期还有你母亲的心血,你不在乎它就这么断送在我手里吗?”江若尘如鹰看猎物一般盯着眼前的任的孩子,见她眼神里开始流露出犹豫,轻扬起唇角,“易氏在我手里我起码可以保证不会让它换招牌,可是如果落到别人手里谁又能给你这么个保证呢?你是要让敌人觉得易氏内部是座坚不可摧的堡垒还是摇摇坠的危楼,完全取决于你我的态度!”

    当涂着紫色丹寇的食指指向自己鼻端时,易烨卿像是被人指到了痛楚一般躯微微一震,没错,她不可能像自己说得那么潇洒,她不能轻易放下父亲这几十年来的心血,易氏就像是父母的第二个孩子,她不可能将自己的同胞弃之不理……

    “想明白了?”易烨卿愤怒之色有了明显缓和江若尘又怎么可能错过,她继续道,“想明白了就跟我回去,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把属于你的东西夺回去,不是吗?”

    “我现在连董事会都进不了,更不用说是进入管理层了,你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小丫头,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不是靠别人施舍的!如果你连易氏都进入不了,还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对手?”江若尘拎起边的手袋,站起冲着若有所思的人说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再跟你耗时间了,今天如果你还不离开酒店的话真得会被赶出去的,是想当露宿街头的乞丐还是回去当你的易大小姐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狐狸精便款款离去,只留下低头叹息的易烨卿。

    “我也不要做一个名存实亡的大小姐!”

    自那番酒店谈话后,易烨卿真就是乖乖回了老宅,尽管与江若尘依然没有太多交流,但表面上两人的关系却是融洽了许多,不再针锋相对,至少在吴妈眼里是夫人有了夫人的样儿,小姐有了小姐的样儿。

    易烨卿变得安生了,江若尘却隐隐有些担忧,混世魔王突然成了乖乖女,哪个做妈的心里都得犯嘀咕不是?尤其是一大早,见平穿得吊儿郎当的人竟然穿起了西服,江若尘更像是见了鬼一样。

    虽然易烨卿没有穿裙,但是笔淡灰的西裤就像是为她量打造的一样,本来两条腿就修长的可恶,这下子愈发英了,说实话江若尘还没见过哪个女人将普通的装能穿出这个范儿来得,即便是她自己也甘拜下风,寻思着这副模样坐自己的位置也未尝不可吧……

    “不要崇拜姐,姐的美是天生的!”易烨卿张开五指在呆愣的人面前晃了晃,自顾潇洒的甩了甩飘逸的长发,而回过神来的江若尘愤愤地唾弃了句,这人就是不能说话,算自己刚才瞎了眼!随后一口吞下勺子里的白粥,舌头立刻被烫得发麻,弄得自己眼泪汪汪好不狼狈。

    “你……你今天穿成这样要去干嘛?”江若尘弱弱地问出声,掩去适才的尴尬。

    “你看不出来吗,我去面试!”

    “呵,难得你也有这样的觉悟,就不知道哪家公司会这么倒霉收你?”

    “谁不收我才是损失呢!”易烨卿白眼一番,两个鼻孔翻了天,满脸写着“你不识货!”

    “那祝你好运吧……”

    江若尘淡淡的声音还在耳边徘徊,易烨卿已经移步到了易氏总部的楼底,眯着眼一手遮着额头,仰头注视墙体上泛着金光的大字,悄声道了句,“我来了!”便昂首阔步走了进去。

    没错,易烨卿应聘的公司就是她老爹留下来的易姮集团,自她回到老宅后就在易氏的官网上投了简历,如今是来面试的,谁也不曾料到易家的大小姐会用这样的方式进入易氏,连她本人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面试是早上九点开始,然而等到九点半依然没有见着面试官,一同来应聘面试的开始有了抱怨,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易氏的谱太大,有人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人它提高到了人权的角度……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人直接拍了股就走人,若是在以前易烨卿也会跟那些心高的一样撂下句狠话,“老子不干了”,可是现在她不能……所以只能等。

    好在又过了一刻钟,面试官来了,易烨卿是第一个面试的人,说不紧张是假的,因为在乎所以紧张,这张PASS卡她势在必得!

    面试的人是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年轻的,易烨卿略微松了口气,不过靠门边的位置是空着,她知道应该还有个正主没有来,正在揣测门开了,背着光就进来了个金发美女,当然是染得咯,165左右的个头,精致的脸袋,一双明亮眼眸在对上易烨卿探寻的视线稍稍迟疑了下,而后扭着腰走到名牌钱落座。

    “好,我们开始吧……”首先发话的是在场的唯一一位男士。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