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水生火热

    “你有什么本事能让我爸不惜用所有家产绑着你的下半生?难道是因为你有一了得的上功夫?我倒是很想试试……”本是替江若尘握着酒杯的手早已顺着她的手臂而上轻轻地执起她的下巴,易烨卿慢慢地凑近她的唇,“如果你把我伺候的舒服了,我一开心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也送给你,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气息再次近,江若尘从短暂的无措中醒过神来,原本迷蒙的眸子逐渐明亮,一把推开环着自己的人,愤怒地瞪着前的人道,“你这个疯子!”而后转一路跌跌撞撞远远地逃离令她不堪的人。

    而罪魁祸首见着她那慌不择路的模样,嘴边竟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这个女人总算是在她手里翻了次跟头,告别了许久的胜利感油然而生,但未过多久这种喜悦变成了茫然……

    说易翰谦用所有家产绑住江若尘这一点也不为过,事实正是如此,江若尘得到这大笔遗产唯一的条件便是她这后半生不可以再嫁作他人,一旦她另嫁她将会被剥夺一切继承权,易烨卿对这一纸条文仍觉得哭笑不得,都不知道她爹是太她的这个小妻子,还是太恨她了……

    然自从易烨卿尝过了报复的快感,便再也收不住手了,此刻在她的脑袋里就是那个女人从自己手里夺走了父亲,如果不是她,她就不会跟易翰谦怄气,就不会毕了业也不愿回国,以至于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如今她将所有的仇恨一股脑儿地都算在了这个叫江若尘的女人头上,又怎么会让她好过呢?……

    翌,天还蒙蒙亮,江若尘醒来,此次她既不是因为自己的生物钟而自然醒,也不是被头上的备用闹钟闹醒,而是被震耳的音乐所吵醒。

    江若尘有个习惯不论多晚睡,她早晨7点必然会自觉醒来,那分秒掐地比中央台的早间新闻都要准时,醒来之后她便会照例做些晨练。然而她看了看此时窗外的天色,再透过侧那盏台灯发出的些许微弱的灯光,瞥了眼闹钟,生怕自己看错了似的再揉揉眼睛再盯着看了会,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才一个翻上起来,寻着声音走出了房间。

    其实并不需要寻找,在这老宅里除了一个人还有谁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个疯丫头不知道又在搞什么?”江若尘嘀咕着走到易烨卿的房前,吴妈早就站在那儿了,看神色也是被吓得不轻。

    “夫人,小姐她……”吴妈指指紧闭的房门,诺诺的样子,一看便是平时被这生惯养的大小姐压榨惯得。

    “易烨卿,你搞什么?”起先江若尘还较为平静地用手轻轻拍门,可一听里面除了那吵杂的音乐根本没人声回音,她那蓄势待发地冲天火气正式爆发了,一手捶门,一脚踢门,手脚齐用,一时之间好不精彩,奈何这门实在是太过坚硬,只敲得两手通红仍是纹丝未动,“死丫头!”

    “夫人,小姐把自己反锁在房里不会有事吧?”

    “她?把她拉到天台上她都不会有事,吴妈你还是少这个心!”说完江若尘一甩衣袖愤愤离开,只留下吴妈一人焦急地在门外等候。而此时贴着门听着屋外动静的易烨卿早已是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被易烨卿这一闹腾,江若尘也甭想再睡了,索起个大早去晨练,只是拖着疲惫不堪的子,连跑步都险些睡着了,在餐桌上那更是哈气连天,而罪魁祸首却是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还特别“好心”的在江若尘出门时提醒道,“没睡醒可千万别自己开车,疲劳驾驶很容易出车祸的,自己一命呜呼也就罢了,想来我爸在下面还是挂记你的,可是撞到花花草草那可就不好了……”

    江若尘被易烨卿那“贴心服务”差点是气歪了嘴,恨不得将脚上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脱了丢在这无耻,卑鄙,恶毒的女人脸上!做了一路的深呼吸江若尘才将将把体内的怒火压了下去,可原本那张精致典雅的脸还是不免罩着一层霾,一副山雨来的模样,上到部门主管下到扫地大婶见着都是唯恐避之不及,远远地躲开了这冰美人,可偏偏就有不怕死的要往枪口上撞。

    要问这位“壮士”是谁,那就是易氏分管销售的销售总监经理佘颜丽小姐,说到此女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人如其名那叫一个美啊,曾有人在内部传到韩国有个韩佳人,易氏有个佘颜丽,这口号绝不是空来风。

    言归正传,话说这佘颜丽拿着最新的销售计划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看门的秘书助理一个个沉着脑袋,埋首苦干,这些丫头平可没这么勤快,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南极臭氧层惨遭破坏,冰美人要发难啊!

    这佘颜丽也不含糊,二话不说搁下报告就想开溜,岂知被秘书部的“赵麻利”一手捉了回来,这“赵麻利”一开始不叫“赵麻利”,大伙儿都叫她“赵麻子”,这也不是她的本名,谁让她五短材,脸上还有零星的麻点呢,不过这人在易氏干得时间长了,人们渐渐开始发现她知的一面,虽然容貌是寒碜了些,但人家知识渊博,干事麻利,在不少决策中立过汗马功劳,遂在07年初易翰谦把自己的首席秘书也就是这“赵麻利”调拨给了当时还在做副总的江若尘,这主仆两人一路披荆斩棘可算是有了番建树……

    当然这其中的种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勾当暂且不说,先来说说这佘颜丽被“赵麻利”逮回来之后把那份人憎鬼厌的计划书又塞回到了她的手里,“要么你亲自交给江总,要么一会儿我提醒江总亲自问你要,你自个儿选一个吧!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江总今儿个脾气可不太好!”

    “什么事惹得她老人家不高兴了?赵姐你就露个底吗?”佘颜丽一脸狗腿地为怀抱双臂的“赵麻利”扇着小风,那德行像极了当年慈禧老太婆边的第一大红人,但人家“赵太后”可不吃她这一,仍旧是双手抱臂,漫不经心道,“女人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浮气躁,肝火旺盛的时候,佘经理也是女人,该不会不了解咱们做女人的难处吧?”

    了解,太了解了,她佘颜丽简直就是深受其害啊,那话怎么说来着,因为了解而可怕,尽管清楚这危害,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随即佘颜丽战战兢兢地敲响了江若尘的门。人虽然是进去了,但人江女王一开口,佘颜丽就觉得一股寒气直扑面门,她打定主意不管好坏成败,等正事说完她就撤,所以她一溜说下来堪比周杰伦唱歌。

    “倒豆子倒完了?”待佘颜丽说完,江若尘眉毛一挑,自成一派气势,吓得对面的丽人花容失色连连点头,随后又觉不妥立马摇头,哆嗦着子说道,“汇报完毕,请首长指示……”

    “你啊……”见她畏畏缩缩的样儿江若尘这才“噗哧”一声笑出了声,“永远没个正行!”

    见美人终是露出了笑颜佘颜丽这才壮着胆子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眼睛红红肿肿的,该不会还在伤心吧?大老板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看着他的江山,可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若不是易董对我有恩,我何必去受那二世祖的气!”

    “谁?易烨卿?你那便宜闺女?”

    “谁闺女?”江若尘一想到那张貌似无害的脸就来气,恨恨地一拍桌子,“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非被气死不可,你知道她有多可恶……”江若尘对着佘颜丽就是劈哩啪啦地好一顿抱怨,把这几天来的所受的委屈,折磨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这才觉着憋着的那股邪气顺畅了。

    “乖乖,照你这么说她给你抽二手烟,影响你的睡眠质量,这些都是危害你的健康,企图谋杀你,让你英年早逝;更不可思议的是你的继女居然趁着夜黑风高在你家的厨房调戏了你,甚至提出要跟你上?Oh my god 江若尘你遇到是个怎么样的极品啊!”

    “她也没像你说得那么坏,其实……”江若尘想起那一夜那个蜷缩在摇椅上,睡梦中哭着无助地喊着爸爸的孩子,悠悠地叹了口气,“她只是个被纵惯了的任的孩子罢了……”

    “江总自古啊后妈跟继女和婆媳关系都是人类不可调和的矛盾,你们两个如果整天住在一个屋檐下早晚会出事的!”若干年后每当江若尘忆起佘颜丽今最自己的告诫都觉得是那么的一针见血,两个女人在一起果然是会出事的……

    当然此刻她还有那般觉悟,她更多是担心怎样守住易翰谦的江山,“不说这个了,洗牌计划即将开始,颜丽最近几天你要帮我多看着点那人的动静!”

    “没有问题!”……

    两人正讨论着,手机却响了,江若尘看着陌生的号码,不皱眉,然待她接完了电话两条秀丽的柳眉更是拧到了一处。

    “你干什么去?”佘颜丽见江若尘匆匆起,不由得奇怪。

    “我收回我刚才说得话,这小祖宗一定是我的克星!又不知道捅了什么麻烦,这次竟然招惹了警察……”

重要声明:小说《后妈当道(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