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吵架

    林非再次醒来已经在上了,他的肩膀疼,有知觉了,看样子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林非又看了一眼自己左胳膊下的小孩,已经睡着了,脑袋乱糟糟的,窝在他腋下看不见脸,靠在他上却很,这么的天他还贴在自己上,林非动了下左手摸了下他的头,果然头上都冒出了汗。林非摸索着给他擦了吧,林庭筠动了下没醒,他哭累了,林非弯了下嘴角,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是听着他哭的,哭的那叫一个委屈。

    黎文坐在他窗前翻一本书,听着他醒的动静他笑了下:“老三,醒了?”林非看着他笑了下:“二哥,你怎么过来了。”黎文走了过来:“你受伤了,三爷让我过来看看你。”林非有些惊讶:“啊,那谢谢三爷了,二少爷没事吧。”黎文笑了下:“他当然没事。”林非也浅淡的笑了下,袁昭要是有事他也不用躺在这里了,早该死了。

    黎文看着他:“你的伤口我看了,已经处理好了。天气,注意不要发炎,我让文医生晚上过来,这几天好好养伤,等风头过去了就可以回帝都了。”林非点点头:“恩,我知道,麻烦你了。”黎文笑笑:“好好养伤。”林庭筠听着动静动了下,黎文目不斜视的看着林非笑笑:“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林非笑笑:“好。”

    黎文走了后,林庭筠爬起来:“林非!”林非躺着笑:“醒了。”林庭筠抹了一把脸又喊了他一声:“林非!”这是睡懵了吗?林非笑了下:“我在。”林庭筠使劲趴他上哇的一声:“林非!呜呜!”嚎啕大哭,林非手僵了一会慢慢摸摸他的背:“我没事。别哭。”林庭筠不理他,他吓着了,他要哭,啊……

    戴少宇靠在门口摇头:“哭丧呢你,不是已经醒了吗?”林庭筠摸起一个枕头打他,打完了继续哭,戴少宇看的哈哈大笑,这个小孩终于哭出来了,他来的时候这个小孩自己坐在地板上看着自己两个全是血的爪子呜呜的,嘴里咬着纱布憋的鼻子都红了。戴少宇顾不上安慰他,张七歪在沙发上昏睡,林非呢,林非倒是很好,已经躺在上。戴少宇看了看两个人的伤口,处理的不错。戴少宇把张七也放到了里屋的上,安置好了他出来看林庭筠,林庭筠还坐在地上,口里还咬着纱布,戴少宇拍了拍他:“行了,洗洗澡就好了。”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干的还是不错的。

    林庭筠也觉得自己很丢人,林非都已经好了他不应该哭的,可是他就是想哭,怎么都停不下来。林庭筠坐在上使劲擦眼泪,擦掉了还是往下掉,怎么都不行,最后他干脆甩开了手哭。跟大街上的泼妇没啥两样,戴少宇开始拿手机要拍照,林小王子高贵迷人的形象啊!

    林非躺着看他哭难受的,知道这一次吓着他了,林非艰难的撑着要起来,戴少宇把他扶起来,林非把他揽过来:“好了,不哭了,没事了,那些都过去了。”林庭筠靠着他又哭了好大一会,哭的林非上心上都浇透了。林非一遍遍的安慰他,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没事了,没事了……”安慰到最后林非也没话说了,好在林庭筠自己哭够了。

    戴少宇打趣他:“我熬的鸡汤都凉了。”林庭筠哭肿了眼睛:“你买的吧!”戴少宇嘿了声:“我去端过来,我煮了很多,张七已经喝了一大半了,你们再不醒他都要喝完了,特别好喝,等着啊。”戴少宇第一次伺候人啊,林庭筠接了过来,端着碗挖了挖里面的桂圆、栗子、枣,当看到还有当归时终于乐了:“来,林非多喝点,补血。”林非嘴角抽了下:“那家饭店煮的?”

    戴少宇笑:“就是前面那家……什么孕婴饭店,我特意嘱咐他们坐月子喝的。”林非艰难的咽了下去,戴少宇乐:“慢慢喝,我跟那里定了一个月,把他们那里的山鸡全都护下了,保证是自己家里养的。”

    林庭筠这次很赞同:“恩,林非你多喝点,喝足一个月才行。”林非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勺子嘴角动了好几下,林庭筠催他:“快点喝啊。不烫了,我吹过了。”林非瞟了眼倚着门框的戴少宇咳了声:“我自己来好了。”林庭筠看看他的胳膊:“你的胳膊受伤了,我喂你。”得,还是这个小孩大方,戴少宇耸肩:“我去看张七,你们慢慢喝。”林非看他出去,苍白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红晕。

    林非喝完了汤,力气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没伤着腿什么的,林非不愿意躺上,几个人坐到了客厅里。林庭筠看着林非能站能走,没有上午那样吓人了,于是就高兴了,恨不能在地毯上打个滚。林非靠在沙发上看他蹦跶也笑了,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林庭筠心刚好点,刚活跃了点,电话就响了,是杨老师的。林庭筠一看是他的立马把手机塞给了林非,林非咳了一声:“杨老师?”杨老师听起来声音都是很压抑的:“林庭筠哥哥?我想问问你,你们家林庭筠去哪了!!!电话不接,人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不参加比赛了是吗!我都跟你说了,他明天晚上就要比赛了啊!每次都是后的那个,难道明天想刷下去!!!”

    声音到后面就比较响了,怪不得林庭筠不敢接,林非看着在一边直摆手的小孩咳了声:“对不起,杨老师,他……”林庭筠指指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做肚子疼装,对着其他人直摆手,示意他们都不许说话,戴少宇嘴角抽了下:这个谎言很蹩脚。林非抿了下嘴角:“杨老师,他体不舒服,肚子疼……中暑?晕倒?”林庭筠为了加强力度又做了个转圈、翻白眼、伸舌头的动作,一连串,最后晃晃悠悠跟小熊猫一样倒地毯上,甚至蹬了蹬腿。

    张七坐在他沙发上看的直抽抽,捂着胳膊抽筋,这个小孩表演能力越来越强了,越来越搞笑了,林非弯了嘴角,差点笑场,杨老师的声音在那边把他吓了一跳:“什么!中暑,晕倒了!”林非尴尬的笑了声:“恩。”他听见杨老师在那边深呼吸的声音:“那他没事吧?严重吗?明天晚上能来参加比赛吗?”

    林非点头:“恩能,明天一定去,杨老师你放心。”杨老师很不放心:“用不用我去看看啊,在哪个医院啊,今天确实是太了,哎,这个小孩一定是冷饮吃多了!我不让他吃他还吃,一个接一个的吃!现在肚子疼了吧!真是的生病也不跟我说一声,害的我到处找他,你都不知道,今天广场那里出了事,据说死了很多人,哎那些人杀人不眨眼的,我就怕他万一,你说这都已经成名了,万一……呸呸……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让他跟其他选手一起住到华宇新苑这里啊,我们这里的条件绝对不差,最重要的是配合着宣传。”

    杨老师也是个好人,刀子嘴豆腐心。林非被他的快言快语刺的心疼,轻轻的恩了声:“好。”杨老师在那边松了口气:“既然他没事了就好,那你让他好好休息。明天要比赛。”林非再一次的感谢他:“麻烦杨老师了。明天晚上的比赛他一定会去的。”

    林非把电话还给林庭筠:“杨老师说明天晚上比赛,你今天搬到华宇新苑去住吧,你们住在一起有些活动宣传方便点。”林庭筠很干脆的摇头:“我不去。我要在里陪你,你受伤了。”林非看着他不感动是就假的,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埋在心里他压的难受:“你今天怎么不在那里唱歌,怎么跑出来了。”他问的有点底气不足,林庭筠从地毯上坐起来,回答的也有点底气不足:“我想吃冰激凌。”这是什么回答,林非想问的是为什么林庭筠会知道他在那里的,那看到他杀人了吗?一定是看到了吧。林非无意识的抓了抓沙发垫子,有些难堪,无法问出口。

    张七跟他解释:“三哥,我们今天是去给小弟加油的,依依她们也去了,说是小弟的演唱会怎么也要去的,所以我们都在那里,所以你们那里出了事,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三哥,我真的让戴少宇把程依依跟小弟他们带回去的,我以为小弟也回去了呢。”戴少宇哼了声:“他根本就没有跟我回去,我一转他就不见了。”

    林庭筠哼哼:“我今天去的很对!我要是不去你就被抓了!”

    林非看着他咬了咬牙:“我有没有教过你,危险的地方不要去。”

    林庭筠哼了声:“我现在很厉害了。”林非嘴角抽了下:“你厉害什么!”他真的后悔教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的他现在天不怕地不怕。这个小孩做事从不考虑后果,去救他,以为跟拍电影一样,跟古惑仔一样很帅呢,结果呢,一点血怕成那样。

    林非冷了脸:“我不用你救我!你去了只会拖累我。”

    面瘫脸不好,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人看着就生气!林庭筠跳起来踩着桌子骂他:“你……个王八蛋!我救了你!你还骂我!”林非一看他这个蛮横样想要揍他,林庭筠仰着脖子让他打:“你打!”张七连忙拦着:“那个,三哥,今天还真是多亏了小弟,你别生他的气,你们有话好好说。”张七拉着戴少宇回了房间,剩下两个人坐客厅里。林庭筠仰着头高高在上的从鼻子里哼了声,他还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在那里呢!他就先骂他了!

    看着林庭筠气呼呼的,林非有些心酸,他不是生气而是难受,他也不是想骂他而是害怕。他本来以为自己洗白了的,以为他现在顶多是帮人家看看大门,不再需要耍枪弄棍的。所以他想他养林庭筠两年没有问题的,一定会平平安安养大的。可是,今天的事才让他想起他还是个保镖,不由己。那条命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他的没了就没了,可是林庭筠呢!他甚至不敢想如果那个时候他们都跑不了该怎么办?被警察抓了怎么办!被卡诺的人误杀了怎么办!林非攥着枕头使劲握了下,肩膀连带着疼,疼得钻心。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是周末母亲节,所以请假,周一再更。祝大家节快乐。那个大家真的可以等养肥。等完结啊。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