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枪战

    6强之后他们的时间就多了些,天天这么唱也是受不了的,要给他们休息时间,给他们拉票的时间,华宇音乐有限公司给他们在最繁华的的地段搭建了舞台,给他们开了一个露天的音乐会。这是给他们与粉丝之间互动的机会,也是让他们打出名气的时候,谁的人气高接下来的比赛会好一些。

    林庭筠对于大白天在露天的场地上也没有多大兴趣,他依旧最喜欢的是在帝都,林非每次都是趴在栏杆上往下看,林庭筠就唱的格外放心。

    华庭磊也更愿意看他在帝都唱歌,也许是一开始就把他定义成了卖唱的,所以觉得帝都这个舞台更加适合他,舞台上的林庭筠是耀眼的,跟这个帝都一样的耀眼,他唱得歌是属于帝都这个环境的,都是一些老歌,老的粤语歌:《上海滩》《在深秋》《水中花》《倩女幽魂》《当已成往事》等这种特别深的歌,这种跟他在舞台上唱的那些一瞬间爆发的高亮歌完全不一样。

    华庭磊拜华庭瑾所赐,林庭筠的每一场比赛他都看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孩在舞台上那张面具戴的相当的完美,无论何时何地他总是笑着的,用词礼貌得体,每一次下台都是微微的一鞠躬,这与他当初遇见的那个小男孩不一样了,他像是脱胎换骨了。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对这个小孩升起了点好奇心,没有那一个人能够把两个舞台都控制的这么恰到好处,两种不同的风格演绎出一样的绝代风华。

    华庭磊看着灯光下林庭筠有些迷惑,他此刻唱的是《万水千山总是》,一银色的小西服站的很随意,后面是伴舞的女子,在他边如风如蝶,林庭筠的笑容美得像是钻石,灯光打过的时候,那一个低首不经意间让人动容。华庭磊不由的想到电视上看到的形容,林小王子,被称为360度无死角明星,又被称为钻石王子,意味: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过去,都像是精心打磨过,每一个剖面都是耀眼的。

    华庭磊看过太多的美人,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无论是整容的还是天然的,美人太多了。他见识过林庭筠的好看,可是最喜欢他这一刻,一低首间的妖娆。被他吸引住了,就会听到他的声音,柔和纯粹的嗓音,那样绕口的粤语词他唱的那样的流畅,转音的时候特别的醇厚,有一种红酒入喉的柔滑。华庭磊一时间举着杯子站住了。

    董少爷看他看到目不转睛笑了下:“华总喜欢?长的是不错。”华庭磊笑着摇了摇头:“唱得还不错。”董少笑得暧昧:“只是唱得好?”华庭磊看着他切了声:“幸亏你不喜欢男的。这个小孩是我的签约艺人。”董少哈哈笑:“你的艺人?哈哈那就更是近水楼台了。”华庭磊笑了笑没说话,他是个谨慎的人,他查过这个小孩的份,世不怎么好,私生子,唯一的母亲在狱中,父亲是谁却不得而知。

    林非把林庭筠的份很好的隐藏起来了,在华明翰出事的时候就把他跟华明翰有过的所有过去都抹掉了,华庭磊能够查到的也只能是这些,只是这些也足够让人意外。舞台上那些选手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或是感人的,或是悲惨的,或是感谢的,仿佛上这个舞台是为了诉说他们的故事一样。只有这个小孩从来不解释,也从来不说感的话,每一次面对镜头的时候笑的都很好看。说的最多的就是感谢CCTV,感谢华宇,每一次都是这些台词,标准的跟背答案一样,弄得华庭磊以为他是无话可说了。呵呵,原来他还真是无话可说,无法说感谢他母亲父亲的话,无法说希望电视前的爸爸妈妈喜欢,无法对着电视说一些让老师观众动容的话。华庭磊淡淡的笑了下,本来以为他是个生惯养的,可是背后的事实却让人意外。

    华庭磊把剩下的红酒全喝完了,看着这一刻舞台上的林庭筠有些希望,希望这个小孩能够一路唱下去,别让他失望,他喜欢他的执着与坚强,喜欢他伪装的完美与不经意间的奢华,喜欢他背后的凄惨与现实对比后的光彩,只有强烈的碰撞才会擦出耀眼的光芒。

    林庭筠已经进入了10强后就已经有经纪人了,经纪人主要是管理他们什么时候唱歌之类的。这个经纪人很强大,统管他们10个人还能有条不紊。林庭筠每天早上不到7点就接到他的电话,要跟他报备他一天中的活动内容。林庭筠听着那些活动特别的头疼,他根本就没有睡够,声音含糊的答应着,根本就没有行动力。 经纪人很郁闷,这个小孩太缺乏管教了,不听指挥,不跟他们住在一起,每次还得单独给他打电话。后期这些宣传活动都很重要,拍拍海报,上综艺节目之类的,这个小孩一点都不积极。经纪人在电话里使劲吼:“你赶紧给我起来!到新风广场上来!所有的人都到了就差你了!林庭筠你听到没有!”林庭筠头歪在一边睡的呼呼的,手机差一点要掉下来时被林非接住了。

    林非咳了声:“杨老师,我知道了,新风广场是吧。”经纪人也下意识的咳了声:“那个,他哥哥是吧,让他8点之前到新风广场,今天是周末,要举行一场演唱会,很重要的。”林非连忙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杨老师。”

    林非挂了电话后就把林庭筠从被窝里提出来:“快点,今天有演唱会。”林庭筠使劲抱着被子:“我不想起!”林非已经把T恤他头上了:“快点!谁让你昨天晚上睡那么晚!”林庭筠闭着眼睛往后仰:“我再睡一会。”林非气乐了:“快点!要迟到了!”

    林庭筠好不容易被他挖起来,出门的时候外面特别的,林非也皱了下眉:“今天天气比较,你们那演唱会不知道有没有遮个棚子。”林庭筠坐进车里切了声:“有个,就跟买电器的一样,就只顾着打他们的广告牌子了!省不出给我们遮阳的布来!”

    林非给他关上车门:“那你少唱几首,杨老师不在你就在车上休息会,不用那么卖力的。”嘿嘿,林妈妈果然对他最好。林庭筠笑笑:“恩,你来看我啊。”林非恩了声:“开车慢一点啊。”林庭筠悻悻的走了,林非最近都去陪别人了,陪那个什么袁少爷的。

    林非没有来得及去给他捧场,他本来想的是给袁昭当完保镖后再去找他的,却没想到被拖住了。这个地方,林非不动声色的攥了攥手,这家会所袁少爷最近常来,看样子被人摸清了底,然后堵在了这里。

    这个会所的对面就是林庭筠唱歌的地方,新风广场,那里人山人海的闹,可是他这里却是一触即发的紧张。林非看着桌上的牌局心里有些紧张,左手轻微的跳了下,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有那么些子不需要动枪了,他竟然看着枪紧张了,应该是这次他保护的人让他不放心,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没有反应能力的,林非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袁昭不能有事。袁昭边的人,林非看了一眼袁昭边的陈清,也不能有事。不过看陈清的样子倒是还行,至少普通人看到枪会害怕,他倒是还坐着,看样子早就知道袁昭的份。

    陈清坐着很僵硬,他是见识过手枪,可是俄罗斯转盘太不人道了,里面那一颗子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他的头上呢!这个卡诺绝对是个疯子。他把枪里放上一颗子弹洋洋自得的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枪声砰地一声,他自己做吓了一跳的样子,进而哈哈大笑:“哎呀,没有到我,下一个不知道有这么好的运气呢,这是6个弹孔,一个子弹,我们桌上正好是6个人,真是太好了。小美人,下一个就是你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运气啊。”

    他把枪递到陈清手里,甚至握着他的手把枪合上了:“加油!”陈清暗暗的磨了下牙,卡诺看着袁昭笑,袁昭的小人,哈哈,先拿他开刀。陈清握着枪有些发抖,他下意识的去看袁昭,

    而袁昭一张脸沉着,不知道什么意思。陈清心里冷了下去看他边的林非,他不知道林非有多厉害,可是他心里却下意识的想林非一定会救他的,因为林非一定不会让他死的。陈清闭上眼睛扣下扳机的时候林非拿着他的手腕把枪转了方向,嘭的一声,门穿了一个大洞,门外的一个人闷哼了声倒下了,陈清的脸刷的白了。

    卡诺冷的笑了下:“不符合规矩了。”林非笑了下:“卡诺先生也没有规定枪口一定要对着自己。”卡诺嘴角抽了下:“再来!”林非笑了下:“卡诺先生,我们中国不比你们,私自开枪是犯法的。”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