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喜欢

    被子蒙上了头,林庭筠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林非压着他的体绷硬,他没有办法只好软下来,可是软下来林非还是不放开他。林庭筠下意识的挣扎,腿蹬开了被子才发现两个人的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成这种姿势的,他的腿就这么被他压开了,林非顶着他难受,两个人穿着衣服在被窝里磨蹭的更是难受,林庭筠觉得,燥。他下意识的搂着他的脖子磨蹭,双腿盘起来勾上了他的腰,喘息声都乱了:“林非,我难受,我。”气吐在他的脸上滚烫,林非差一点趴在他上,这样一个姿势让林非暗骂了自己声,从他上起来,还没等出被窝的,林庭筠就缠了过来,使劲贴着他:“我难受,摸摸。”

    林非侧抱着他摸摸他的背,林庭筠扭动了一会还是难受:“我难受,不是这里,你摸这里。” 小孩子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羞耻,拉着他的手塞进短裤里:“摸摸这里。”

    林非摸着这个滚烫的小家伙嘴角抽了下,体一下子了起来。林庭筠看他不行动已经自己动了,大腿压在他腰上,搂着他的脖子,开始一点一点磨蹭,这个小火柱就在他手里一点一点变粗了。小孩声音也不知道控制,随着舒服一点一点变大。哼哼唧唧的鼻息全喷在他的脖子里,温润的嘴角一次次的磨蹭着他,他的无意识让人越发的难以隐忍。

    林非终于把他翻把他压下去了,林庭筠被他这一压舒服的哼了声:“林非~~~~嗯~~~~~~”声音绵长,体细细的轻颤,半睁着眼睛看他,似水如雾。两个人的衣服拉拉扯扯的早就开了,林非把他的T恤衫掀了起来,蒙住了脸,林庭筠下意识的抓他,林非把他的手腕一起举到了头顶,没有了衣服的阻碍,他低下头含住了那一粒豆粒大小的□。林庭筠体一下子拱了起来,闷哼声在衣服的遮盖下听不太清,林非沿着那一粒珠亲到了锁骨,林庭筠细细的哼哼:“林非~~~手……松开手……”

    他的手被他抓着很别扭,想使劲都使不上,只能本能的拱起了体磨蹭他。林非听着他的喊声把他的手腕放开了,林庭筠自己把T恤褪下去了,光着手臂要给他解衣服,林非本能的抬高了腰,空出点空间来让他好解衣服,林庭筠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反正他要把他的衣服脱了,穿着衣服太碍事了。

    他解衣服的这个时间,被窝里进了空气,林非渐渐的清醒了,他不是第一次见林庭筠的不穿衣服,可是今晚上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里燥无处缓解,看着自己硬起来的下半林非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声,从他上下来,把他手臂拿下来裹紧了被子里,林庭筠不解的看着他:“林非,我还是难受。”他太信任林非,从没有想过林非会欺负他。林非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看他要过来,林非把他使劲的抱在了怀里,隔着被子:“好了睡觉吧,睡着了就不难受了。”这是哄孩子,这一定是哄孩子,林庭筠郁闷的不得了,委委屈屈的喊他:“林非~~~”林非就一直这么抱着他,不帮他也不让他自己动手,林庭筠眼巴巴的看着他。

    林非僵硬的抱着他,想说声对不起,想一鼓气把他上了,想永远都这么抱着他,想……林非把他使劲抱住了,对不起。他知道今天是他做过了,他知道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可是他从没想要欺负他。虽然是夜夜抱在怀里,可是他真的控制的很好,每当他睡着了他就跟他分开睡了,他是真的想把他当成弟弟的,他还是个孩子,他不能够跟他做出混账之事!不能这么对他,先不说林庭筠喜欢的是女的,就算林庭筠不喜欢女的了,他也不能够喜欢自己,他不能让他喜欢上自己。

    两个人隔着一层被子抱着紧紧的,不知道如何宣泄,也不知道如何缓解,感像是在密封的罐子里,想要出来却被紧紧的关住了。

    林庭筠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在林非一遍遍哄孩子声里睡着了,睡的还好,反正是做了一个很……咳,做了个梦,梦里他把林非压住了?那个女的是林非?一定是林非,他记得林非的脸,只不过为什么是女的了呢,太荒唐了,不过好的,林非很好看,嘿嘿,林庭筠睡的呼呼的不想醒来。

    林非看他睡了慢慢的把他的被子松开,给他脱了裤子,只留了条小短裤,睡确实比较舒服。

    看他睡的四仰八叉的林非笑了笑,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想亲一下却停在了咫尺之上。

    早上醒来的时候林庭筠就发现悲剧了,他的短裤都湿了,而且还弄到了上。林庭筠坐在被窝里抱着被子开始想办法,洗短裤,洗单?还是把这些全部都扔了呢?反正不要让林非看见,太丢人了!

    林庭筠开始找林非,林非听见动静,从沙发上坐起来,竟然是穿着衣服的,林庭筠顾不上问他怎么睡沙发上去了,他现在正是最尴尬的时候,看见林非的脸就会想起他做的梦,于是脸一下子红透了。林非比他正常的多:“醒了就起吧。”林庭筠抱着被子不动。林非洗完脸回来他还坐着不动,林非渐渐走到他前:“怎么了?”林庭筠把被子紧了紧,低下了头:“林非,你能帮我拿条短裤吗?”

    林非看了他一眼,嗯,小脸红的厉害,原来是这样。林非帮他把短裤拿出来:“我去外面等你。”林庭筠断断续续的:“那……那……单呢?单我……也弄上了。”怪不得卷在被窝里不肯出来,林非无声的笑完了嘴,看他还低着头咳了声:“没事,都放进洗衣机里,我等会就洗了。”林庭筠抬起头来看他没笑话自己终于高兴了,拉开被子开始穿衣服。林非看着他前那块小玉转开了头。林庭筠也发现他脖子上多了一块玉,水滴大小,晶莹剔透。林庭筠拿着研究了一会:“林非这不是你的吗?”

    林非脸色有点可疑的红色,他不能告诉他是因为昨晚上他欺负了他,这是给他的礼物吧,这个礼物是他妈妈给他的,不知道算不算是定信物。林庭筠还拿着那个小玉研究,甚至咬了口:“是真玉吧。”你以为验黄金呢!林非咳了声转移了话题:“赶紧起,我们今天去报名。”

    “报什么名?”林非不太想夸他的,可是憋不住嘴角的笑容:“我昨天听你唱歌了,唱的,咳,还行。所以‘天籁之音’你去报名吧。”林庭筠被他转移了话题提着裤子跳下来:“那你去不去?”林非把拖鞋踢给他:“穿上鞋子。我不去,我又不会唱歌。”林庭筠要不乐意:“我一个人不愿意去。”林非踹了他一脚:“云深跟你一起!你赶紧去洗脸,出来吃饭,我在下面等你,快点!”

    林庭筠这几个月赖、磨叽的坏习惯都让林非用脚给踹没了,林庭筠洗脸刷牙吃早饭,15分钟搞定。最后站起来的时候抓着一包牛,坐上了林非的车,一手抓着,一手抱着他的腰:“好了。”林非等他一会:“喝完了再走,不差这一会了。”反正已经迟到的大了,片场不用去了,今天先去给他报名。哎,都怪他昨晚他睡得太迟了,近乎天亮才睡着。

    两个人到报名的地方发现还是很多人的,林非问了问现在就已经报了上千人了,也是离正式比赛不远了。林非抓紧时间给他报上了名,都已经来了那就报吧。反正他暑假也没有什么事。

    两个人报完名后难得没有天黑,林非带着他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帝都不想回去,宿舍也不想回去,两个人难得这么空闲的在一起啊。

    林庭筠已经被他培训出来,不敢去花钱太多的地方玩,打车还要看距离,如果远的话坐一次公交车再说,昨晚上他从片场到帝都,哇花了好多钱。林庭筠万分愧疚拉着林飞的手在街上打转转:“我就吃个冰激凌吧。”林非笑笑:“走吧,今天去衣服,过几天你去比赛。”林庭筠不解:“我有衣服啊,我们还是去吃冰淇淋吧。”

    就知道吃!林非拖着他去买衣服,林庭筠说的也对,他很多衣服,他宿舍里衣柜他全都占满了,帝都的衣柜他也占了一大半去,里面甚至很多没有拆开牌子的。一看都是他妈妈给他买的。林非拉着他叹了口气,下一周去看他妈妈,要给他母亲买些换洗的衣物。林庭筠看他买张源的衣服时撇了撇嘴,林非管的太多了,是不是有钱了?可以吃冰淇淋了?林非瞪了他一眼:“你张叔叔好的。”有几个男人能为自己的人顶罪啊,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太多了。

    林庭筠低着头:“我知道了,我这次一定去看他。”林非恩了声:“好,你试试这件衣服好不好?”林庭筠拿着衣服去试试。林非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林庭筠翻着价格看了下,有点小贵。林庭筠想放下:“我有很多衣服了。”

    林非上下的打量了一番,米黄色T恤,浅色的小西服,休闲裤,小皮鞋。看起来还是可以的,这个小孩倒是个衣架子,店里随便摆着的衣服他穿着都比模特好看。在店员不遗余力的夸奖下,林非很痛快的给他付了钱。

    两个人卖衣服的效率太高了,全都在一个商场搞定了。两个人看了看时间还是太早。两个人太烧包了,从没有这么闲过竟然不知道干什么了。林庭筠一路上的都在看哪里有卖冰淇淋的,没办法两个人坐进了哈根达斯店,林庭筠很熟悉的点了5个,坐在一边开始挖,林非翻出他的报名资料又看了看:“还有一个月初赛,先是海选,一周后剩下100个人,啧啧,看刚才报名人数好像是有1000多啊,竞争有点惨烈啊。”一副很不相信他的模样,林庭筠挖了一勺子放他口里:“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下去的!我一定会是冠军!”林非吸了口气,这么凉的东西这个小孩怎么会喜欢吃的。

    林庭筠看他龇牙咧嘴又挖了一勺子放他口里:“好不好吃?”林非好不容易咽下去,把他旁边的另外三个拿过来:“今天只能吃这些,不能吃多了!牙都要掉了!”林庭筠笑笑:“好!那个留着晚上回去吃。”

    林非算了算时间:“你的《穿越大唐史》快拍完了吧。”林庭筠想了想:“好像是快了。”林非也知道从他口里得不到有价值的东西,直接从他包里翻出了剧本,林庭筠往他边坐了坐:“我昨天演到这里了。”林非嗯了声:“你的戏份不是很多,能在考试前结束吗?我们还有10天要期末考试了。”

    林庭筠瞪着他:“你的呢,要结束了吗!不用再去片场了吧。”林非看了他一眼,实在太小心眼了,林庭筠又往他边靠靠:“还要拍几天!”嘴上都吃上了,林非给他擦去了:“不多了,下周就能拍完。”林庭筠终于高兴了抱着他胳膊哼了声:“好,我们回学校去考试!”这还差不多,终于不用见那个陈清了!

    于晴晴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俩人,看外表很熟悉的,两个人都有着出众的长相,一般不会认错,可是这俩人太亲昵了,两个大男人靠在一起很奇怪,而且他们两个还是靠窗坐的,旁若无人的亲昵更能吸引眼光。

    于晴晴就看了这俩人一小会就被林非发现了,于晴晴有一些尴尬,另外两个人也有些尴尬,他们几个人院系不同,一个在新校区,一个在老校区,很长时间没有碰一起了。于晴晴先打了招呼:“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林非笑了下:“给他报名,你也是来报名的吧。”

    于晴晴点头:“恩。” 于晴晴这半年都没有见过两个人,此刻在这里相遇,心里有一些亲近。这两个人都曾经对她很好过的,她也曾辜负过这两个人,所以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本能的软,一直看着他们两个笑:“你们也去真好,我们可以一起。”林庭筠也很高兴:“林非不去,我跟你一起去。”他倒是对以前的事没有一点芥蒂,于晴晴他曾经真的喜欢过,对于喜欢过的人总是格外宽容的。

    有了于晴晴在,三个人又说了一会话,走的时候林庭筠已经跟她有说有笑的了,两个人确定了一起参赛队时间,等到要回学校的时候才发现没法走,林非的车坐不开三个人。林非笑笑:“你们两个去坐公交车。我等一会就追上了。”林庭筠没有多想,跟于晴晴上了公交车。

    林非看着远去的车无声的叹了口气,是他做的不对,林庭筠还是个小孩,他昨晚的那些表现不过是因为他本能的反应而已,他还是喜欢女孩子多一些。林非又把自己骂了一遍,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厉害,真是混账!都想到那里去了呢!林庭筠这样他应该高兴,林庭筠喜欢女生是正常的,他应该高兴。

    此刻的林非只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冒出来的那一点芽掩盖上了,而林夫人的话却让这一段即将萌发的感埋入了土中。

    作者有话要说:五一放假了。。。恩,看况更新啊。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