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继续演戏

    林庭筠学东西很快,刘导教了他几天发现他的模仿能力不错。让他怎么演就怎么演,这一点对于初学者不错。刘导挥了下剧本,开拍!

    “崔小姐长得真是倾国倾城,让少爷我倾心已久。”

    京城出了名的蛮横跋扈大少爷郑恒之拿着一把精致的檀香纸扇挑着人家小姐的下巴笑,声音竟然难得妩媚,妩媚的跟他那张脸一样。一双桃花眼勾到了极致,两边薄薄的嘴唇意犹未尽的勾着,因为是微微俯,靠着人家美貌小姐的耳边,所以这个外形好看的嘴巴硬是邪行了,流里流气,嘴里吐出的气似微风若有若无的吹在崔小姐的耳边,崔小姐下意识的往后躲:“混蛋,流氓!放开我!”果然是穿越的,流氓这词也用上了,林庭筠哼了哼。

    崔小姐的丫鬟如烟也在后面大喊:“混蛋,放开我家小姐!王八蛋!你有本事冲着我来啊!你放开我家小姐!”郑少爷只是把檀香扇啪的收了回来,后面就听见丫鬟的惨叫:“啊!”郑少爷嘴角含着一丝笑:“好一个忠心耿耿的丫鬟,本少爷也成全了她,赏给你们了!给我拖下去!别妨碍我跟崔小姐约会。”

    郑少爷的抓牙们痞里痞气的笑:“谢谢少爷,谢谢少爷!走!小娘子!爷让你快活快活!” 郑少爷长的好看所以调戏人也好看,可是他的这些爪牙们就不好看了,凶神恶煞,满脸□,忠心耿耿的丫鬟也怕了,眼泪汪汪的:“小姐!!!!”

    崔小姐看着自己丫鬟就要被拖走终于忍不住的喊:“郑少爷!我崔若兰从未得罪过你,还望你大人有大量,放开如烟,放了她!”

    郑少爷听着她的求饶声有好心了,檀香扇在手里点了点,笑的眼睛都弯了:“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与小姐一见倾心,二见如故,三见成婚,小姐过几便是我郑恒之的娘子,所以娘子你怎么说的这么见外!”这是什么破剧!女主一开始许配给了他,后来竟然换了脑子然后就要嫁给别人了!林庭筠愤愤不平!靠,那个女人就那么不喜欢他吗,竟然一听要嫁给自己就昏过去了,然后就换了个脑残的来!

    崔小姐怒目含泪:“那请郑少爷先放了如烟!”好,这次换来的女主有胆色,不愧是现代人穿越的!

    人家小姐满目含泪,怒气增颜,脸颊被他气出一抹绯红,再加上妆容精致,怎么看怎么美丽,压着了的桃花逆境迸发的美丽,可惜看在郑少爷眼里那是趣大增,本少爷就喜欢这种!拒还迎的那种,哈哈!于是郑少爷眼波流转,一肚子坏水!薄唇似笑非笑,没化任何的妆所以嘴唇如桃瓣,肌肤如雪压,再配上这一双桃花眼竟让这满园的假桃花黯然失色。假的就是假的,哪有真的好看!哼!假桃花比不过郑少爷没关系,可惜的是女主角这一刻也被比的黯然失色。不,不应该怪人家长的不好,应该是浓重的妆容掩盖了人家的本质,人家原本也很清纯的。林庭筠想想电脑上p过的照片笑的龌龊的。刘导说了,演戏就是要想点跟节有关的。

    辛世月是华语影视最近力捧的新人,她唱歌出来的,声音甜美,长相清纯,被誉为新生代的玉女掌门人。形象是满符合这部穿越剧的女主角的,演技吗,刘导抿着嘴没说话,这一场戏里她一个主角竟然被林庭筠给带入了,被林庭筠这个流里流气的表给吓着了,有点花容失色。不过也算是符合这场戏吧,刘导没有喊停,甚至是多看了几眼林庭筠。

    林庭筠非常会抢镜,即便是大部分镜头给了辛时月,他依然很夺目,演技很好。他像是不知道他有多好看一样,把自己往坏蛋上演,他给他的大片自然是关于怎么成为坏蛋的,那自然是歪鼻子斜眼的,形象自然都不好看,而林庭筠竟然学的十足,一点都不顾及自的形象。刘导看着他这个登徒子的笑容也叹了口气,他是不是把他教的太好了点?他给他的那些作品他模仿的太神似了。刘导此刻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小孩有演戏的潜质。

    这一集的场景很美,剧本本意很好,是崔小姐偷着跑出来玩,结果遇上太师的儿子郑少爷,郑少爷原本就色的很,听崔若兰好看,用权势着人家跟他订婚,人家小姐一听要嫁给他自然吓晕了,于是就有了狗血的穿越剧

    这一集就是他见自己未过门的娘子好看愈调戏,欺负人家姑娘时,被落魄皇子李君瑞相救,两个主角于桃花树下相遇。第一次相遇怎么也要浪漫点,虽然现在这个鬼天气,桃花连个花苞都没出来,不过这并不影响剧的进度,没真的,他们用假的,这年头什么还有真的?假桃花比真的要好看,别看现在假的要命,可是等上了电视,再加上后期制作,漫天撒个花什么的,那就美的不得了。到时候人美花美,这部戏就行了。

    导演看着人比桃花美的林少爷叹了口气,他想过林庭筠这幅相貌,会压了主角的风采,华少爷原本想让他出演重要的男二号的,让他压下去了,他演个登徒子已经够抢戏的了,再演男二号,那你这个主角放哪里?

    刘导也是有办法的,电视上的形象跟目前是不一样的,现在底下浓妆艳抹脸跟刷墙一样,到了电视上就是吹破可谈,所以依照这个结论,林少爷连妆容都没有化,就是轻装上阵了,为了削弱他的气场,把衣服给他弄金光闪闪的,俗气点,这等会衬托李君瑞的贵气。刘导看了一眼那头的华少爷,华少爷今天很老实,他哥哥来了,刘导抿了下嘴,果然看不下去了,来管教他弟弟了。

    这头的华庭瑾推他哥哥手臂:“哥,你看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林庭筠演技好,人长得也好,我真的是喜欢他。”华庭磊看着林庭筠眯了下眼睛,这个人不是那天拦他车的那个吗?这是什么时候跟他弟弟弄到一起的?

    华庭磊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华庭瑾正托着下巴看的不眨眼,恨不能上去替那个女的!

    因为台上正演到好处!崔小姐一只手腕被登徒子抓住了,再也忍不住的叱:“放开我!你个混蛋!你们这里还有没有王法!光天化之下……小心我报警了……”华庭磊的嘴角抽了下,什么破剧本!还时下最红的小说!

    这响华庭瑾看的目不转睛,助理小张推了一下他:“华少等会你就上场了,要去准备准备。”华庭瑾恋恋不舍的去后面。剩下华庭磊一个人坐着,小张只好往前凑了凑,华庭磊淡淡的问:“这个艺人叫什么名字,是我们的签约艺人吗?”

    小张咳了声:“不是……他……他是华少请来的。”华庭磊看了她一眼:“小谨跟他一起多久了?”小张张了张嘴:“华总,他们俩没在一起。”她真的保证俩人连小手都没有拉过,俩人纯粹是玩。况且人家哥哥看到严实呢! 华庭磊笑笑,还没有在一起,那怎么样才能算在一起!送他兰博基尼算不算!每天求着他让他给他个角色,要他签下他算不算!跟他说他喜欢他要跟他在一起算不算!好,喜欢就喜欢吧,一个男的而已,小孩子过家家玩玩也就罢了,他竟然还想跟他公开!他竟然还拉着他来看看他!

    小张看着华庭磊的表下意识的退了步,华庭磊开始看林庭筠,他要想想怎么才能把这个人从他弟弟边调开。

    “哈,放开你?本少爷好不容易偶遇小姐,怎么会放小姐走!”流里流气的声音没了,换上了狠的表,郑少爷直起了腰,檀香扇沿着小姐的下巴一点点的往领口划。华庭磊的眼光也随着扇子往下划。

    唐朝的衣服那是很开放的,崔小姐在服装造型师的打扮下穿的更是开放,一抹嫣红的肚兜,淡碧色的纱裙,典型的刘导式服装,红配绿,外面就罩了一件白色轻纱,肚兜上绣的是白色牡丹,似开未开,含苞待放,怎么看都让人有摧残的**。

    眼看就要滑进衣领了,小姐的抽泣声随着扇子的移动而轻颤,怎么看怎么若人怜。郑少爷的眼睛看的黑黑的,黑如墨,深似潭,寒如冰,崔小姐再也忍不住的喊出来:“郑恒之!你放开我,我是堂堂相国府的千金,你敢放肆!”

    郑少爷更加得意洋洋:“国相爷?哈哈。他现在是我的泰山了,你过不几天就是我娘子啊。你别忘了你跟我已有婚约,皇上赐婚的!”

    崔小姐把手使劲把扇子打掉了:“郑恒之!你仗势欺人!皇上赐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迫当今圣上赐婚!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郑少爷终于被她惹怒了,表不善了!掐着崔小姐的手臂冷笑:“你不嫁也得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是个有婚约的的人了!你不在闺中带着跑出来干什么!”

    穿越过来的女主被他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又羞又怒,偏又找不到理由,气的浑发抖!郑少爷握着美人的柔荑放肆了,往怀中一拉,□着就要往人家脸上亲!这个动作戴少宇拿他示范过很多次,动作很熟悉,崔小姐登时凄惨的喊出来:“啊!王八蛋!放开我!救命啊!”

    林庭筠被她这一叫吓的一个机灵,嘴唇擦着她的脸过去了,本来是借助错位的,可是这下倒是亲上了,林庭筠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辛时月是新选出来的玉女掌门人,那是亲不得的,小姑娘直接反手一个巴掌呼在了林庭筠脸上,林庭筠没来得及闪开。剧本设计不是这样的!!!林庭筠觉得脸很疼,可是刘导没有喊听,于是戏继续。林庭筠被这一巴掌打愣了,接下来也就被那个男主角李君瑞的仆从一脚踹地上了!林庭筠照例是在地上骂了几声,然后被他的小跟班架着出去了。戏剧化的转折,这就像是专门埋汰他一样,华庭磊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小孩也有意思的,他敢保证后面这个小孩是本色出演,坐在地上不敢置信怒气满脸,骂人的话没有一句是重复的,那一个巴掌打的不错,刘导的脸都让他骂绿了。

    林庭筠捂着脸下了场,他不是华宇公司的签约艺人,比群众演员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剧组里都没有关注他,他也连个助手都没有,林庭筠边走边解衣服,古装看着繁琐,其实很好解,腰带,外罩、中意、内衣,他解的飞快,华庭磊看着他有些好笑,他难道要脱光?林庭筠让他失望了,他古装里面穿的是他自己的衣服,走到门口了,戏服也脱得差不多了,把衣服愤愤的扔给剧务就往外跑,小剧务在后面喊他他都不听了!他要去隔壁去找林非。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