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演戏生涯

    林庭筠从没有见过林非的职业,今天是第一次太帅了,白衣飘飘简直就是他梦想中想成为的人,西门吹雪。他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就是西门吹雪。一柄剑出神入化,没有人能看得到,因为曾经看到过的人都已入土,太帅了!!!!

    林庭筠今晚上太缠人,林非不得不使劲压着他不让他乱动,体被压着动不了可是嘴能动:“林非,我觉得你可以演西门吹雪。”林非没说话,柯云深替他说:“你还别说,这个角色确实适合你演。有洁癖,杀人前要沐浴三天,焚香三天。”宿舍的几个人都乐了。林非笑笑不在意:“我的演技不好。”林庭筠嘴快:“西门吹雪不用演技,从头到尾一个表,就是你这样的。”这个小孩太打击人了!林非抓着他手腕:“睡觉吧。”西门吹雪是主角,哪一个剧组都不会用一个毫无名气的新人出演,金导说的那些话他心里跟明镜一样,就是说说好听而已。所以他从来没有去想过,能不求人的他林非不想求,能不欠人家的就不要欠。

    林庭筠却是个小孩,他认定了的东西总想让人承认:“林非,你比今天的那个白痴好很多。”林非闭着眼睛默默无语,他难道比华庭瑾聪明点?林庭筠也习惯了林非不回话自己絮絮叨叨:“我觉得你以后要穿白色的衣服,你老是穿黑色的不好看。我们去淘宝上买吧,便宜。”恩,有进步,会逛淘宝了。柯云深默默的咳了声,这是怎么□出来的,太贤惠了有没有。

    林非被他聒噪的要睡着了。林庭筠来的这一个月他们宿舍的人都被他聒噪的不行了,人人塞着耳机睡觉,林非也很想塞上,声音都疲倦了:“乖了啊,早点睡觉,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你去不去?”林庭筠想了好大一会:“去。”虽然那里也不太好,可是林非在那里,他现在护住的人就一个林非,不能让别人抢走了。

    林庭筠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林非挖起来了,他们拍的古装戏在影视城,离学校很远。两个人骑摩托车要1个半小时,要早走。两个人下了宿舍楼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林庭筠趴在他背上昏昏睡,林非嘱咐他:“抱好了,别掉下去。”林庭筠使劲抱抱他的腰,今天风大,他把脸闷在林非的背后吹不到,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林非时不时的提醒他:“快到了,别睡着了,你说你周末在宿舍睡觉不好吗,非要跟着我。”

    林非越来越唠叨,林庭筠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怎么了,他第一次觉得林非辛苦。林非每天早上只给他吃小笼包,每天中午只给他吃两荤一素,晚上两素一荤,宵夜只有一包牛一个面包……林非很穷,可是林非是对他最好的一个,别的人只会笑话他,一个包子都没有给他买过。林非让他睡在他的上,别的人都没有收留他的,连于晴晴都跟他分手了。在张震南欺负他的时候是林非求了他,林非骨折了一个胳膊还救了他。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只有林非对他好。他以前是是非不分,可是在历经种种磨难后知道谁好谁坏了。林庭筠越想越难受,鼻子酸的难受,使劲的搂了搂林非的腰,林非被他勒的难受:“松开点,这样我没法开车。”林庭筠固执的抱着他:“不要!”鼻音很浓,林非戴着头盔也没听见,只好又喊了一遍:“很快就到了。”

    两人来到片场一大会了,主创人员才到了。华庭瑾照样是众人环绕,林庭筠看了他一眼就没兴趣了,低着头继续吃他的小蒸饺,这个小蒸饺还是不错的,林庭筠小细爪子一手一个往嘴里填的快,纯馅的,就着小咸菜还是很好吃的。

    华庭瑾看着他左手小包子右手小榨菜吃的不亦乐乎,下意识的咽了口水:“小张,我也想吃蒸饺。”林庭筠看他坐下飞快的把自己的蒸饺拉倒脸前,笑话,这是林非买的!华庭瑾缩回了手咳了声:“你来了啊。”林庭筠斜飞着一双桃花眼看他:“嗯。”华庭瑾咽了咽口水,太没出息了,助理小张飞快的跑去给他买小蒸饺。在华庭瑾再次流口水前给他买了回来:“华少,吃吧。”华少?林庭筠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他是华家的人?

    华庭瑾比他大方多了,把小蒸饺往他眼前推推:“你也一起吃吧。”华庭瑾目测了一圈,他那个很厉害的哥哥不在。林庭筠没吃他的倒是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华庭瑾很高兴,终于愿意问他的名字了:“我的名字是华瑾。”好吧,他哥哥说艺名要低调点。林庭筠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几声,滑稽滑稽,还真是符合你,很滑稽。林庭筠悠悠的看着他:“很符合你的人。”华庭瑾很高兴:“你也这么认为。那,那你叫什么?”

    林庭筠翻了个白眼,这个人也老实的:“我叫林庭筠。”华庭瑾很高兴:“我昨天说的让你跟我一起演戏你还记得吗?”林庭筠看了他一眼不跟昨天一样拒绝了:“什么戏?你给我多少钱?”“你同意了,钱不是问题,刘导,刘导,他同意了!拿剧本来!”华庭瑾今年才20岁,比林庭筠大不了多少,他第一次踏进娱乐圈,以前都是住在美国的,作风比较爽快,喜欢一个人也比较直接,一见钟本来就是简单的。看上一个人他的刻薄也能看成是矜持,他用手抓蒸饺也看成可。总之林庭筠把他七魂六魄都勾走了。

    刘导把剧本使劲拍在他头上:“擦擦口水!”华庭瑾也听他的话去擦口水,他对面的林庭筠一下子笑了,眼睛如月,唇如花。华庭瑾也傻笑,刘导心里郁闷的很,又瞪了一眼正在喝牛的小孩,小孩斜着一双桃花眼勾他!在正常人眼里,正常男人眼里,林庭筠这种长相是遭所有男人唾弃的,只有不正常男人才会被勾的魂都没了!

    华庭瑾终于翻剧本:“刘导,我觉得我小师弟这个角色给他吧。活泼可,很适合他。”刘导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微笑的林庭筠,这个家伙今天会笑了?昨天还骂他了!刘导哼了声:“小师弟人选我们已经有了!”

    华庭瑾继续翻:“要不这个嵩山小师弟?”刘导继续冷笑:“这个也有了。”林庭筠的笑脸维持不下去了!感他根本就不愿意用自己!看到林庭筠冷了脸,华庭瑾连忙笑:“刘导,我们这个剧本这么多人物,你一定要给他找个角色!你昨晚说过只要他今天来,你就会给他个角色的!”刘导看了一眼林庭筠笑了下:“当然,我说过的话都算数。适合林少的还真有个角色。”

    华庭瑾高兴了:“哪个角色?”刘导笑笑:“你今天有一场戏,金盛酒楼救一卖唱女子的戏。”华庭瑾不解的点头:“他要当卖唱女子?”刘导跟林庭筠一起翻了个白眼,刘导看着林庭筠:“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少爷在金盛酒楼调戏卖唱女子,众人因他权大势大不敢相助,你”刘导指指华庭瑾:“你在二楼之上跟友人喝酒,听闻女子求救声,从二楼飞而下,救了这个女子。”

    华庭瑾张张口:“从二楼飞而下?”刘导点点头,华庭瑾哭无泪,他当时看电视里的大侠帅气无比,所以他要拍武侠剧,结果他这才拍了一个月就受不了了,太累了,他第一次要亲自吊威亚,结果就躺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再也不想拍了!刘导听着他的话恨不得拍死他!这都什么时候再换人!更何况要是他换了人,华庭磊也会换了他!

    刘导使劲哼了声:“这个地方林非替你,你只管后面的救人就行了。”华庭瑾终于想起林庭筠:“那,那小筠呢?”林庭筠暗自磨了磨牙,竟然让他演这样的登徒子!刘导看着磨牙的林庭筠笑笑:“他自然一脚被你踹地上,晕了!”看着林庭筠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着他,刘导莫名的觉得心里舒服了!让你瞪我!刘导好整以暇的说:“这个剧本演员我们都已经定好了,这个角色还是我想了一个晚上才加上的。本来没有这出戏的,这要是你发挥的好,我可以再给你加几个镜头!你演不演?”

    林庭筠才不管他加几个镜头呢,他只关心钱:“那你给我多少钱!”刘导嘴角又抽了下!能进他的剧组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多少人倒贴着进来想出出名,这个混蛋竟然只是为了钱!刘导恶狠狠的:“一个镜头给你200块钱!如果演的好200!演的不好全都剪掉了的话,一分钱都没有!”林庭筠听着价钱又磨了磨牙,才给他200块钱!当他是卖唱的啊!

    刘导就等着他自己知难而退所以抱着胳膊看他:“演还是不演?”

    林庭筠看了看外面,林非正在外面跟武术指导练习,一招一式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林庭筠回过头来:“演!”刘导被他这一大声惊着了:“喊这么大声干什么!那给你剧本好好看看。觉得可以了过来跟我说!”

    刘导出去了,林庭筠拿着剧本坐下来,华庭瑾很不好意思:“那个,那个以后我再帮你找个更好的剧本。”林庭筠没理他,开始看剧本,让他演什么都无所谓,他只是想挣钱。华庭瑾看他这么认真也捧起他自己的剧本开始看。刘导回头看他们俩暗自点了点头:这样也好,能看进剧本去就好,演不出感觉那是因为没有看懂剧本,看一遍你不懂看两遍,两遍还不懂你看上一千遍,保证里面人物所有的感你就懂了!这个世上没有捷径,你的后台可以给你提供机会,可是实力是靠自己打拼的。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