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同居

    林非的舍友林非提前打好招呼了,所以林庭筠开门的时候众人都在等他,林庭筠很高兴站在门口没敢进,这比他们宿舍好,跟林非说的那样,很干净,整整齐齐的,两张上下铺,另外一边是电脑桌衣柜。桌上也收拾的很干净,一人一台笔记本,书本立的整整齐齐。林庭筠站在门口看他们,他们三个的表有点僵硬了,林庭筠有一点迟疑,不太敢进来。

    林非提着他的行李把他推进来:“好了,先进来,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林庭筠。”林庭筠咳了声:“你们好。”宿舍的三个人没动也没有出声,林庭筠就卡住了,这是不欢迎他?宿舍的这三人只有柯云深见过林庭筠,另外俩人因为院系不同只听过林庭筠的大名没见过本人,这次见着本人就愣住了。跟想象中那个人品不好的家伙挂不上钩,他们还以为是那个女生进错门了呢。好吧,都怪林非把他打扮的跟小孩一样,白色的羽绒服,白色的帽子,白色的围巾,林少爷又长得好,一双桃花眼滴溜溜的转,这张脸太具欺骗

    柯云深先回过神来的:“欢迎,欢迎。欢迎住我们宿舍。”林庭筠嗯了声,没有惊讶,柯云深一看就知道他不记得他了,也是俩人本就没见过几次。陶晓萌跟李鑫这时也回过神来:“欢迎……欢迎……”世界观再次毁灭了,这竟然是个男的,而且还是林庭筠。

    林非把他推进去把他的行李都收拾出来:“好了,既然都认识了,以后再好好聊,现在你先去洗刷。等会没电了你看不见。”他们宿舍的都是夜猫子,也适应了宿舍11点熄灯。这个大少爷估计就不行了。

    林少爷果然去洗澡了,没一会就跑出来了,披着林非的浴巾哆哆嗦嗦的往上爬,林非刚铺好看着他踩得满地的水郁闷:“脚!擦脚了没有!头发也没擦!擦干了再上!”宿舍的三个人抬起头来看,林非的声音几天不见拔高了,众人看看惹事的林庭筠,林庭筠就赤着脚站在地板上,就披了件浴巾,确实什么都没擦,地板上都是水,被林非这一说委委屈屈的站着:“里面很冷。”

    确实很冷,柯云深看着他光溜溜的两条腿艰难的移开了眼睛,拜托,能好好穿衣服吗?果然林非磨了磨牙:“冷怎么不穿衣服,我不是给你拿着睡衣了吗?”林庭筠又说了句:“不是要睡觉了吗?”好吧,林非无语了,抖开被子:“上来!”千万别再给他感冒了,他真的没钱了,他现在欠人家400万呢。他这几个月因为胳膊没好也没有去打工,前些子挣得那几千块钱花干净了,真的只剩200块钱了。林庭筠看他让开了立马跳上去了,拿着浴巾擦了擦脚,浑上下光溜溜的,上的伤口痊愈了,一点痕迹都没了,林非给他披上被子,他们屋里还有个喜欢男人的,得尊重人家。柯云深默默的转开了头,他没有看见,他什么没有看见……

    柯云深咳了声去看游戏,游戏里的人打到火朝天,他自己的体也是火朝天,他喜欢男人啊,确切的说他喜欢男孩子,宿舍的这几个因为都是五大三粗的没有啥想象力,柯云深也就没啥要求了,可是这个林庭筠,唉,以后要注意影响啊!柯云深狠狠的敲了敲键盘,决定最后一个去洗澡,洗冷水澡。

    林非这一个星期被他折腾的脱了好几层皮,给他收拾浴室的时候也快速的洗了洗,想早点睡。他真的是睁不开眼了,从来没有过的事,他以前都是睡不着的。林庭筠看他出来,往里躺了躺给他让了个位子,林非也没客气的躺上去了:“再往里走走。”林庭筠听话的往里移了下:“靠着墙了,动不了了。”宿舍的都是单人,再怎么挤也是两个大男人啊,柯云深觉得管不住自己眼睛了,好在学校替他做了好事,熄灯了。

    林庭筠睡不着,宿舍的其他人都上了他还是睡不着,这躺着不舒服,比不过他家里可是连医院的都比不过,比医院的还窄,医院里能躺下俩人现在躺不下了,又硬又窄!林非就要睡着了,好不容易有点睡意,他在旁边折腾来折腾去:“怎么了?”林庭筠推推他:“太挤了。我要侧着睡,你先起来。”林非抓着他:“别闹了,我真的很累了。”林庭筠委委屈屈的躺着:“我就翻个吗?”林非妥协的声音,林庭筠翻过来把被子扯开了爬他被窝里,林非抓着他手:“又怎么了?”林庭筠很清醒的声音:“我觉得两个被窝才这么挤,在医院的时候我们一被子不挤的。”

    柯云深默默的躺着看板,这俩人这是要逆天了吗?林非什么时候喜欢男人的?他不是有过女朋友吗,哈这么一想又觉得特别搞笑,林庭筠抢了他的女朋友,他竟然把敌接来了,这是赔了媳妇又折兵还是林庭筠抢了他的媳妇把自己赔给他了?柯云深不想这么八卦的,无奈他们两张靠着,林庭筠还在折腾,林非忍无可忍的声音:“快睡觉,明天早上跟我去上课!你都快一个月不上课了,这学期不想毕业了?”

    林庭筠躺他被窝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老实了,林非的被窝暖和,林庭筠将腿搭他上,林非倒吸一口气:“拿下去。”不穿衣服的人太可耻了,脚丫子冰凉凉的!林庭筠小声的说:“我冷。”林非咬着牙:“我不是给你被子了吗,我都把我的一半又给你搭上了还冷?”林庭筠伸出手楼他脖子,林非攥着他手腕:“别动,再乱动我真的让你睡地下了啊。”林庭筠声音在被窝里很委屈:“你在医院里还让我抱来?”出了医院林非就对他不好了。林非气乐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在医院里的时候他病得昏昏沉沉,高烧不退,冷的发抖,看见乎的东西就缠上去,他不抱他怎么办?可是这都好了啊,多大的人了啊!他真的超级讨厌撒的小孩,他喜欢于晴晴很大一部分就是于晴晴独立稳重,从来不跟他撒

    林非不理他还抓着他手腕不让他动,林庭筠使劲把被子踢开了:“你对我不好。”噗!好吧,柯云深承认自己实在忍不住,没憋住笑出声来很不礼貌,可是谁让他听了一路呢,这越听越诡异,感林非还是底下那个?

    林非这一会也被林庭筠折磨醒了,听他还没睡只好问他:“吵醒你了?抱歉啊。”

    柯云深咳了声:“没有,我还没有睡着。不,我是睡着了又醒了。”靠,怎么说都不对。林非没有往歪处想,林庭筠正在别扭着呢,现在背对着他,把被子都蹬了,林非借着外面的光看了看,这家伙背上一条长长的疤,林非有些奇怪给他拽过被子来盖上:“好好盖着,别再感冒了。”林庭筠从鼻子里哼了声,林非无奈了把他搂了搂:“好了,睡觉吧。”这一会小孩上冰凉凉的了,他们宿舍的暖气停了,乍暖还寒的季节,容易感冒。林庭筠被他搂着,别扭了一会就翻过来了,这次搂林非的脖子,林非没敢拒绝,林庭筠才委屈的解释:“我真的是冷,你们宿舍到处都冷,连洗澡水都是冷的。”

    柯云深也不知道自己的耳朵今天这么的灵,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咳了声:“你用冷水洗的澡?”怪不得水器里还有那么多水,他洗的时候都还有,感这个小孩用冷水洗的。林非也没忍住问他:“你没有调一下吗?”林庭筠眨眨眼:“怎么调?”好吧。林非无语了,这个小孩从来没有自己放过洗澡水,他们宿舍又是配的普通的水洒,不能自动调水,算是委屈他了。林非伸出手拍拍他的后背,怪不得这半天都没有暖和过来。

    林庭筠后背的伤疤跟他周的皮肤很不相称,如同锦缎上撕了个口子,让人忍不住一次次的想去抚平,林非的手就一次次的替他摩挲,林庭筠被他摸得很舒服渐渐的睡着了。林非又跟柯云深说了会话,也睡着了,他这几天确实被他累透了,比以前在帝都还累,这个小家伙还好意思说医院里不挤,不挤那是因为他半个体空悬着!

    早上的时候柯云深起来上厕所又看了一眼这逆天的俩人,林庭筠只露了个脑袋,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林非的下巴脸就抵在林庭筠脸上。两个人在被窝里的姿势就更不用看了,麻花一样。柯云深摸摸鼻子小心的瞒过俩人去厕所。

    他走了一会林非就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睁开了,睁开了眼睛看了看目前的状况也觉得太不像话!林庭筠这个混蛋大半个体压在他上,腿骑在自己腰上,就穿了条短裤,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短裤在人家股上。怪不得摸着很舒服,抓着这两个墩墩的股是很舒服!林非暗骂了自己声,小心翼翼的把手撤出来了,林庭筠睡得跟小猪一样,没反应,林非接着把他移到一边,还是没醒。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