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同居

    林非以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够好的了,林少爷都已经大二了至少有自立的能力了吧,谁知道还是让人住进了医院。林非看着躺病的人,心疼医药费。这个小孩硬是把自己整成肺炎。林非一想到这个小孩做的那些事就觉得心里堵了一股子无名火。

    他明明已经那么的嘱咐他了,连钱都给他了,一个月1000块钱的生活费,是他林非生活费的三倍!他以为他能够自立的,一个学生白天上课,晚上回宿舍睡觉,三顿饭吃食堂,不用他动手,不用他做饭的,多么简单的事!可是这个小孩还是有本事将自己整进了医院里!

    林非一想到他靠在墙上昏昏睡高烧到39度的样子就气得牙疼,他有宿舍不住,偏偏愿意睡大街!!!

    林非本来不想理他的,他也没有时间去管他,可是三天了没有见他上过课,问他的同桌,小柯支支吾吾的摇摇头:“没有住过宿舍。”没有住过宿舍那他去哪里住了!林非打电话打不通,去找于晴晴,于晴晴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林非没办法只好去找他,他也害怕那小孩又落到张震南手里,可是去了张震南那里,张震南嗤笑了:“你自己的人看不住找我干什么!”张震南倒也是个狠角色,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屑于撒谎。

    林非想不出他能去哪里,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他的家,他原先的家。果不然,小孩在自己家门口蜷着睡着了。南湖别墅还没有住进人去,家门口无人打扫,铺了一层厚厚的树叶,林庭筠就靠着院门坐着。

    林非那一瞬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鼻子一下子酸了。3月底的北方,天气很不正常,明明前些子暖和的可以穿短袖,今天就飘着雪花了,北风夹着小雪粒嗖嗖的,那小孩还知道找件外披披,可是他那外都是薄的,连点风都挡不住。林非蹲下来把他衣服拿开,小孩脸都红了,林非试了试脸果然是高烧,林非把他抱起来的时候小孩醒了,迷迷糊糊的喊了他一声:“林非……”林非嗯了声:“是我。”林庭筠伸出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我冷。”林非想骂他可是一句话也没骂出来。

    林庭筠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花光了林非的钱,林非看着那账单咬咬牙决定让他出院,再住下去他们俩就得住走廊了。林庭筠一点都不想出院,虽然他也一点都不喜欢住院,可是这里好歹比外面好啊,最重要的是林非还在。

    林非给他端着小米粥跟他商量:“我们今天出院。”林庭筠一只手拿着勺子往嘴里挖,慢腾腾的:“我还没有好,我还打着点滴呢。”林非看看他那小细爪子气得磨牙,不是前几天哭着闹着不肯打点滴吗,怎么现在留恋了,舍不得了?林庭筠眼皮抬抬偷看他,林非这几天脾气越来越差,脸越来越黑,黑的跟锅底一样。

    林庭筠贝齿小牙使劲咬着勺子:“要不你晚上回宿舍住,我自己在这里。”林非再次磨了磨牙,这个小孩真的是气死人了,他白天上课,晚上还得回来陪!最重要的是不是这个原因好不好,他没有钱给他付住院费了!

    这个医院也太坑人了,一个星期啊,就花了他2000块钱!一个感冒竟然能花2000块钱!林非牙疼所以咬出来的话掉冰渣子:“今天就走,这瓶点滴打完了就走。”林庭筠猛的咳起来,林非熟视无睹,这两天他已经装了无数次了,他已经很不相信他。林庭筠咳了会发现他一点都不紧张就自己停了,林非已经站起来收拾东西了:“快点吃,点滴快打完了。”

    林庭筠把点滴关的慢一点,林非瞟了眼:“关慢了也没用,我已经结账了,单子在这里。”林庭筠终于闹了:“我不想走,我就喜欢在医院里住着!”来查房的医生听着这句话很乐,没有见过愿意住在医院里的,还是这种三个人住的普通病房。

    医生替他拔下点滴:“你的体已经好了,不用再住医院了,跟你哥哥出院吧。”林庭筠咬着勺子瞪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嗯,这几天住院倒是养出几分血色来了,脸蛋红润,一点威胁力都没有,所以医生继续无视:“你喜欢我们医院我很高兴,不过,我得留给更多需要这张的病人。”看林庭筠还瞪他,医生摸摸他的头:“好了,可以走了。你要是实在舍不得,欢迎你下次再来。” 林庭筠使劲咳了声:“我再也不来了。”医生笑笑:“不来是最好的。”

    医生走了,林非把他的衣服给他穿上,林少爷不想穿羽绒服,抗议无效,林非不仅给他穿的多,还戴上帽子围上围巾,林庭筠站在病上比他高,附楼他脖子:“穿这么得多,在车上会的,了也容易感冒。”声音憨,林非牙酸,利索的给他提上裤子,把他手撕下来:“你放心,我的车不会的。”

    林庭筠看着那辆摩托车时终于撇了撇嘴,这还真的不起来,他以为至少会坐出租车的,他是个病人,刚出院的感冒病人,北风一吹还会感冒的,林非把仅有的头盔给他戴上:“我问过医生了,你可以吹风,你又不坐月子,气什么!”林庭筠郁闷的趴他背上,双手环他腰上:“好了,走吧。”林非看了看抱着自己腰的小细爪子,又把自己的手脱下来给他上,他是个男的,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两个人磨合了一个星期终于出院了。

    进宿舍楼的时候林庭筠拉着他的袖子开始碎碎念:“我不想住宿舍,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林非坚决的拖着他:“快点,都10点了,要熄灯了!”

    林庭筠挣不开被他拖着走了一大段一句话也没说,快进宿舍了林非深吸了口气回头看他:“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住宿舍?宿舍的条件总比我去给你租个房子的好,我现就上就200块钱了,能租个什么样的房子,你说?”

    林庭筠还是拉着他的手不说话,眨巴着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层层的星光。林非狠了狠心:“你先跟我住几天,等我有钱了给你租个好不好。你放心,我的宿舍虽然比不过你家里至少比200元的房子好。”虽然他可以安排他去其他的地方住,比如帝都,可是那是人去的地方吗?

    林非还想说点什么就看见林庭筠眼睛一下子亮了,自己说了什么?林庭筠使劲抓着他的手:“你是说我跟你一起住?我去住你们宿舍?”林非没好气:“当然啊,你不住我们宿舍想住哪?女生宿舍?”

    林庭筠立马笑了:“走。快点,我去看看你们宿舍。你们宿舍是多少号?”林非看着跑到欢快的小孩叹了口气,原来是不想回他自己的宿舍。唉,林非想着林庭筠的宿舍说不出话来,他生病的几天他去给他拿行李才发现他为什么跑了,为什么宁愿睡在他家门口也不愿意回去,他的宿舍已经没有他的地方了,那张空着的因为他经常不住早已堆满了杂物。这么多天都没有给他收拾出来,一看就是不欢迎他。也许还说了些什么话打击到他了,让他一个人跑了。

    林非咬了咬牙不去想了,人都这样,人走茶凉。更何况林少爷那张嘴曾经得罪了不少人,现在人家不待见他也是应该的。以后住在他的宿舍里还不知道给他惹出什么祸来。他们宿舍的那几个人也不像是可以无限包容这个大少爷的。

    林庭筠不知道他内心的挣扎他只是觉得自己很高兴,不用回他的宿舍住,跟林非住一块这让他觉得高兴。这么短短的几天他已经认了林非,从他昏睡在门口被他抱起来,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时,就认了他。跟小鸡认了老母鸡一样的认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