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变天

    林非冷冷的喊住了人:“放开他。”张震南回了头:“林三?”林非往前走了步:“张震南,把他放开。”张震南眯了下眼睛:“林三?哈,你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跟你井水不犯海水,这是我的事!”林非看着眼巴巴的林庭筠又说了遍:“请放开他,这是我朋友,还希望张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求人的话说的一点都不好听,张震南把林庭筠从地上提起来:“我也再跟你说一遍,这个人是我的,你不要多管闲事!”

    林非又往前走了几步:“他跟你有什么恩怨?”虽然是晚上,可是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林庭筠全上下没有块好衣服。张震南的底细他很清楚,投靠袁三爷的时候他查过他的资料。半年前出狱,跟十三一起出的狱,出来后就跟在十三手下,是袁三爷赌场里的人,因为暴虐出手狠辣排行26。论起来应该喊他声三哥的。不过他说的也对,他们井水不犯海水,赌场与帝都都是袁三爷的产业,可是两者却是没有往来。

    张震南看着狗拿耗子的林非也笑了声:“他跟我的恩怨说起来大了,不过我现在想知道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如果是你的人呢,那你就替他了解好了,林三一定清楚从来没有人在我这里空手白狼! ”

    林庭筠听着他的话又看了一眼林非,那个眼神让林非心里难受,林非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出了脚,他一向是个行动派:“好,既然非要了解,我替他。”张震南把林庭筠扔到了一边:“好,让我领教一下林三的能力!”袁三爷的亲信,他也是很不服气的。

    剩下的时间林庭筠站在墙边等着林非,他不敢靠近也不敢走远,更不敢去那头拿他的衣服。他不知道林非打不打得过他,他也不知道林非是什么份,为什么会在里,张震南说的那些话他也没听明白。他此刻也只是关注林非能不能打得赢他。在他看来林非不怎么厉害,胳膊好像不用,只会用腿,而张震南的拳击很厉害。林非有数次被他打得倒退。林庭筠战战兢兢的站在墙角,好不容易等到林非一脚把张震南打地上。

    林非的这一脚没有留,他也不敢留了,这个张震南出手太狠了,挨上一拳半天反应不过来,张震南爬了好几次才爬起来,看着林非冷测测的:“排行第三也不见得多厉害!林三就是这样的手还是胳膊废了!”林非扶了下自己的胳膊:“愿赌服输。”张震南冷的笑了声回头找林庭筠,林庭筠赤着脚瞒过他一大圈跑到了林非后,张震南看他那个样子笑了声:“好吧,既然是你林三的人,今天我就放过他,记着以后别落在我手里。”

    张震南终于走了,林庭筠顺着墙根蹲下来。林非回头看他,小孩光溜溜的蹲着,林非有些艰难的把风衣脱下来给他披上,林庭筠抬头看看他:“谢谢你救我。”这句话也让林非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咳了声:“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庭筠拢了拢风衣声音很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林非叹了口气去给他捡衣服,林庭筠以为他要走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裤脚:“你要去哪?!”林非拍拍他:“我去给你拿过衣服来,这样容易感冒。”

    林庭筠知道,可是不肯松开他,仿佛一松开他就跑了,林非没办法蹲下来扶他:“怎么样,能走吗?”林庭筠点点头站起来,脚疼,可是他忍着一步一步的走,这条巷子原来这么深,原来他刚才跑出来这么远,怪不得他脚这么疼。林非看他一瘸一拐的不确定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来晚了,他已经被张震南欺负了?林非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愧疚占了多数,这样想着他蹲了下来:“上来我背你。”林庭筠听话的往他背上爬,林非的右臂骨折还没有好,只能用左胳膊揽他,林庭筠怕掉下去只好使劲抱着他的脖子。

    林庭筠的裤子是张震南脱的,没坏还可以穿,林庭筠自己穿上了,又捡了件能穿的上衣穿上了,林非再次把他背起来:“我把你送回家。”林庭筠趴他背上嗯了声,这条小巷很长,林非一只胳膊不太方便把他往上拖了好几次才走完。

    林庭筠趴在他背上闭着眼睛,不想看这里,不知道走了多久林非才拦着了出租车。林庭筠不愿意一个人回家,使劲拽着他的袖子,林非只好又跟他一起坐了上去。

    回到家时,王妈妈一个人等他。这一次林少爷的妈妈不在家,不是忙而是在看守所里。所以家里凄凉的可以,王妈妈看着林少爷这幅样子当时就哭了:“少爷,小筠啊……”林庭筠见了亲人一下子委屈了双手环着她的脖子声音嗡嗡的:“王妈妈……”王妈妈上下的摸了他一边:“哪里疼?谁打的你?告诉王妈妈,王妈妈去打他……”林庭筠闷哼了声:“嗯。”王妈妈抱着他坐沙发上又拍了好几下,此后的一大段时间里林少爷就抱着王妈妈的脖子呜呜的委屈。

    林非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这俩人,后退了步,好吧,林少爷今天晚上是受了刺激,寻求点安慰也好。看着在王妈妈怀里撒的林少爷,林非咳了声:“人没事了就好,我先回去了。”。

    林庭筠终于抬起头来指着他:“王妈妈,这是林非。是他送我回来的,是他帮我的。我没有事。”王妈妈这才顾得上林非:“谢谢你求我家少爷。我在这里给你鞠躬了,谢谢你。”这样的大礼林非受不起,忙把她扶住了:“不用,真的不用,伯母,你先给他洗洗澡,换换衣服。”擦上点药,后面这句话林非看着林少爷没说出来,林庭筠的嘴都被咬伤了,刚在路上没顾得上看,到了家里才发现咬的很厉害,已经肿了起来 ,那上就更不用说了。

    王妈妈又一次手忙脚乱:“对对对,我这就去放洗澡水。”看她匆忙的上了楼,林非才看他:“你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林庭筠拉着他袖子:“你在这里住一晚好不好。”林非低头看他,林庭筠眼巴巴的看着他,脸都花了,只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如冰水里浸着的黑玉棋子。林非心里软了下:“好吧。”林庭筠一下子笑了,笑到一半捂着了嘴,林非拉住了他的手:“别碰,先上药。”林庭筠咬了咬牙:“我先去洗澡。”

    林庭筠没敢让王妈妈帮着洗,他上的伤口不敢让她看。林庭筠看着自己上的伤口委屈的撇了撇嘴,现在才觉得疼,碰到哪里哪里疼,看着更让人恶心,林庭筠恨得磨牙,拿着刷子使劲刷了一遍。他的脚上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道血口子。踩在地上一走一个血印,林庭筠不敢看,一瘸一拐的出来了,林非抓着他脚有点着急:“怎么不早说?这里疼不疼。”林庭筠呲牙咧嘴,他哪里知道会这么深,那个时候也顾不上了。

    林非又捏了几个地方,林少爷只是呲牙咧嘴,松开手后就不怎么疼了,林非松了口气,幸好没有断了筋骨。林非给他包好脚后林少爷看不流血了敢看了,坐上以高难度的姿势抱着自己脚看,股看样子没事,林非把他摆正:“好了,没什么大事,这几天别走动了,一个星期就好了。”林庭筠点点头:“林非,谢谢你。”小孩子原来也会说谢谢的,现在脸上干净了嘴巴就越发的难看,林非拿着棉签给他沾沾嘴:“别动,嘴上也抹上点药。好的快。”

    林少爷一听嘴巴终于觉得恶心了,终于后知后觉的难堪了。被一个男的强上实在是太耻辱了。林非给他上好药把药箱子合上了:“以后别去那些地方。”林少爷难得老老实实的嗯了声。低着头脸红不红白不白的。林非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只好看他的房间,林少爷的卧室特别的大,看格局以前是放了很多东西的,只是这几天能卖的都卖了,所以看着格外的空,是人去楼空的凄凉,林非心里也不是滋味,站着这个房间里觉得压抑。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原因,林少爷落到这个境地里像是连锁反应,袁三爷想让华明翰倒台,华明翰倒台引发林家破产,林家破产林少爷落难,一环扣一环,他是这环链上动手脚的那个。

    林非深吸了口气回头问他:“你跟张震南有什么过节吗?他不是那么好惹的。”林庭筠低着头想了一会终于老老实实的承认:“我高中的时候抢了他的女朋友。”林非看着他无语,这是个什么毛病?林非又问:“还有吗?”抢了他的女朋友也不至于□林少爷啊,这是什么道理。

    林庭筠头低的更低:“那个时候他打我,他说我妈妈把他送进了监狱里。在监狱待了1年多。”这个就大条了,林少爷抢了人家女朋友还把人家送进监狱,怪不得张震南这么的报复他,林非看着他无语,林少爷这个被人糟蹋的模样他也不好说出打击他的话,林庭筠看他不说话着急的解释:“他打我打的很疼。你看看,我上都是他打的……”林庭筠拉开睡衣想让他看他背后的伤,林非看着前满的牙印连忙止住了:“行了,我知道了,好好穿好衣服,别冻着。”林少爷一片白花花的肌肤惨不忍睹,让林非连看的勇气都没有。

    林庭筠也觉得自己上不好看,拉了被子盖了盖:“我也不知道他去坐牢了。我妈没有跟我说。我……”他想说点抱歉的话,可是说不出来,是知道自己不对,知道把他送进监狱毁了他的前程不对,可是张震南对他的伤害太大 ,他短暂的忘记了又被他生生的出来,这种痛苦林庭筠一点都不想想,看着林庭筠又往上拉了拉被子,缩成一团的模样,林非再次的叹了口气:“好了,别想了。以后见了他离他远点。”看到林少爷还是害怕,林非又解释了下:“帝都那一条街以后别去,在学校里好好呆着。下了课不要到处乱跑。张震南也不敢来学校闹事的。”林庭筠拉拉他的手:“你为什么在哪里?”

    林非想了想:“我在那边上班。”林庭筠手指头被张震南踩伤了,此刻小心翼翼的勾着他的指头问:“上什么班?”林非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能撤出手来,就在两人尴尬的时候王妈给他们两个端来了饭菜。林非连忙站起来帮他端菜,他有些感谢她,林少爷再问下去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林庭筠脚伤了两个人就在卧室里吃的饭,王妈妈是感谢林非,即便是家里况很不好还是尽量的多做了点招待林非,林非看着这些饭菜再次的道谢,王妈妈叹口气:“今天招待的太匆忙了,家里出了点事,所以请多包涵。” 林非更觉得难以下咽了,林庭筠看他左手拿筷子终于后知后觉:“林非你的右手怎么了?”

    林非笑了下:“前些子骨折了。”林庭筠啊了声:“为什么骨折?怎么骨折的?你用这个勺子吧。”林少爷把自己口里的勺子递给林非,林非纠结的看着他递过来的勺子,这个小孩倒是不见外,王妈妈拍了他下:“我再去拿,你先吃着。今天太谢谢林少爷了。”王妈妈喊林庭筠喊习惯了,把他的同学也喊成少爷,林非不太习惯笑了下:“王妈妈叫我林非就行。”王妈妈嗯了声去拿勺子。

    王妈妈走了林少爷还在问,林非简简单单的堵上他的嘴:“拍戏伤的,再过一个月就好了。对了,这几天没有看见你去上课,开学一个星期了。”林少爷刚才还高兴的,听着这句话沉默了:“我过几天再去。”林非默默的看着他,好几天没见他,倒是明显的懂事了,没有那么多的话了。林非低声问了句:“需要我帮忙吗?”

    林庭筠看着他摇了摇头,他需要钱,可是林非都在打工呢,怎么能有钱帮他?林非也没有再说话,王妈妈给他拿来勺子,他也就跟林少爷一起吃了顿饭,林少爷看样子被他打击了,一直都没有说话,沉默的吃完了自己的饭,又让林非去休息。林非也不知道如何劝慰他们,就去了隔壁客房。

    他走了后林庭筠才跟王妈妈说了几句话:“王妈妈,我今天就借了一万块钱。刘姨给我的。”王妈妈啊了声:“你又去借钱了?”林庭筠嗯了声:“王妈妈,我想了想这一万块钱不够,”王妈妈摸摸他的头:“好孩子,难为你了。都是王妈妈没用,没有地方借钱。”林庭筠艰难的笑了笑:“王妈妈,不怪你,我都没有地方借,都没有人借给我,我今天去找华庭磊,他都不见我……我进不去华家的门,王妈妈,我想我妈妈了。”王妈妈把他揽怀里拍了拍:“好孩子,我知道了,别哭,别哭,夫人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林庭筠心里更加的悲凉,他这一整天体会到了什么叫凄凉,什么叫人冷暖。

    林庭筠靠在王妈妈怀里一大会才起来:“王妈妈,我想好了,我要把这个房子卖了。”王妈妈点点头:“好,王妈妈跟你一起找个小点的地方住着。”林庭筠看着她摇了摇头:“王妈妈,我家里如今落魄了,你就不要再跟着我受苦了。”林少爷爬到头去把那一万块钱拿了出来:“王妈妈,这一万块钱你拿着吧。你回家吧,我想着你还是有家的。上一次叔叔来接你回家养老我不让你走,这次我让你走了,你跟着我会受苦的。”

    王妈妈拍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呢,我看了你这些年了,王妈妈是那样的人吗!”林庭筠要哭不哭的:“王妈妈……我不知道我们明天能去哪里?”他到底还是小孩,林非站了一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不应该来,不应该遇见他,不应该管这么多闲事,真的是自找麻烦。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