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林家的琐事

    两个人感渐渐的升温了,跟那些恋的中的人一样,一起看电影,一起听音乐会,接她上下课,好的像是做梦一样,林庭筠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没有过的灿烂过,这种欢乐一直持续到他妈妈回来。

    林妈妈出差了一个多月,到家时林少爷股都坐不住了,看到他妈妈的车子过来了林少爷赶紧跑出去迎接,这是老佛爷回来了。果不然是老佛爷的气场,司机给她开的车门助理给她领着大包小包的,林妈妈就踩着10厘米高的高跟鞋下了车,林庭筠看着她的高跟鞋撇了撇嘴:“妈,你回来了。”

    林妈妈摘了墨镜就更加的好看了,气质出众,年过40依旧美丽动人,妆容精致,那一双杏眼没有的墨镜的遮挡更是勾人心魄,眼波一转的时候很有气势,比林少爷虚有的外表有气势,也比10年前照片上的人凌厉了很多,这10年商场的历练让她从一个小明星到女强人,气质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林少爷的同学看到本人都不会认出来,这根照片千差万别。

    这是个女强人,女强人就容易养出草包儿子,因为太强势了,没有上飞机前就给他儿子打电话,让他儿子在家里恭候她大驾。林少爷不敢反对而且还想她只好在家里等她。

    林妈妈几步就到他儿子边了,十厘米的高跟鞋比穿着拖鞋的林少爷高,林少爷撇撇嘴:“妈,你不累啊。”看他儿子撅着嘴挑了下他儿子的下巴:“儿子,想我没。”嫣红的唇印印他儿子脸上,林庭筠嫌恶心连摸了好几把:“妈!”林妈妈又上下看了他一番:“恩,没瘦,又胖了点。王妈,你把他养胖了,谢谢王妈。”

    王妈妈给她拿过鞋子换上笑道:“夫人多回来住几天就更好了。”果然林夫人叹了口气:“我只能住一个星期。下个星期公司就更忙了。”这次林庭筠倒是没有反对,挽着她的手臂往屋里走:“妈,你是不是忙着拍广告啊。”

    林妈妈点了下他的头:“你怎么知道的啊?儿子你功课不忙啊?还是想妈妈了啊?”林庭筠想了想:“都有吧。”林妈妈哈哈大笑,又亲了他儿子一口。林庭筠脸上一边一个口红印彻底的没了脾气,助理张源看着母子二人默默的笑。林妈妈点了下他儿子的脑袋:“叫张叔叔好。”林庭筠不太愿的喊了声:“张叔叔好。”张叔叔笑着上前也摸了下他的头,林庭筠往他妈边一躲,张源习惯了这个小孩也不在意笑笑:“林总,那我先回去了。”林妈妈想了想还是点了头:“好的。”林庭筠迫不及待的拉着她进屋。

    林妈妈换好衣服下楼,林庭筠就眼巴巴的看着她,这个模样一看就是有求于她,林妈妈乐了:“怎么了小筠,妈妈给你带点礼物不满意?”

    林庭筠有求于她于是就很狗腿了,跑上去挽着她的手臂亲亲的把她扶沙发上:“妈妈,你坐。你买的礼物我很高兴。”林妈妈乐了:“我给你买的什么礼物?”礼物盒还整整齐齐的摆着呢,没拆开就看到了,这是生了双火眼金睛吗?林妈妈看着酷似自己的儿子心里很高兴,是个大帅哥,将来一定颠倒众生,迷倒一片女孩子,嗯,眼下这么巴结自己一定是有事啊,不知道又找了哪个女朋友。

    林庭筠被她拆穿了也就厚着脸皮笑:“妈妈~~~~~”拖着长腔撒桥,林妈妈很受用,这一个多月就想听他儿子这一声撒。等他儿子终于不耐烦了林妈妈才问道:“说吧,这次又怎么了?闯什么祸了?王妈告诉我你又跟人打架了?”林庭筠撇撇嘴:“我没事。王成旭那个混蛋打不过我!”

    林妈妈手指头细细的摸了下他儿子的头,头上果然一点伤疤都没了,林妈妈沉了声音:“幸亏你没事,你要是有什么事妈妈可怎么办?”林庭筠看着他妈妈沉下来的脸老实了:“妈妈,我下次不打架了。”林妈妈叹了口气:“恩,小筠听话,只要你好好地,妈妈就放心了。妈妈也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就好了。”林庭筠撇撇嘴不太乐意这个小筠小筠的名字,太幼稚了,偏偏他妈妈喊了这么些年了不肯改,于是他就只好继续听着,林妈妈看着他不耐烦的模样无可奈何。她真的不求他儿子多厉害,她也不求他帮他的忙,也不求他学习好,只是希望他平平安安就好,别再想那一年那样吓她就好了。

    林庭筠看她沉默了于是也不太好意思开口,直接开口是不行的,林庭筠眼睛转来转去的找了个突破口:“妈,我有女朋友了。”这句话林妈妈从幼儿园听到大学那是听了很多次了所以只是抬了抬眼皮:“叫什么名字啊?”林庭筠看她不关注加重了语气:“叫于晴晴,很漂亮!”林妈妈终于给了点关注:“哪天领来妈妈看看。”林庭筠高兴了:“好的,我这就打电话。”林妈妈吃醋了:“儿子,妈妈刚回家,不让妈妈歇歇啊。”

    林庭筠只好放下了电话:“妈。”林妈妈叹口气:“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林庭筠坐好了:“妈,你不是说我们公司要拍广告吗?”林妈妈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林庭筠硬着头皮开口:“让晴晴拍好不好?我跟你保证她真的很漂亮。”

    林妈妈看着她儿子笑:“儿子啊,于晴晴跟你说的想拍我的广告?”林庭筠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是我跟她说的。她不是那种虚荣的女孩子。”林妈妈吃了块芒果没说话,林庭筠急急忙忙的解释:“妈,你相信我说的,要不我打电话让她来你看看,这个广告真的非她莫属。”

    林妈妈吃完了一块又吃了一块,林庭筠已经坐不住了,看他要生气林妈妈终于叹了口气:“小筠啊,你也知道拍广告目的是为了什么吧。妈妈这一趟出差就是为了在B市打开市场,我们的化妆品这些年只在专柜买,生意不是特别的好,所以妈妈拍广告是为了宣传,不是为了培养明星,你明白吗?”这一次不只是生意不好,而是很不好。她去外地不仅仅是去签合同,更是躲避法院的传票。逃税这个词林妈妈知道,可是她更相信她能够有一还的清的。那一天不远了,等这次的化妆品上柜出售就好了,等资金周转开她立马就把钱补上,真的补上。林妈妈想着摸了把他儿子的头:“小筠听话。”

    林庭筠明白,可是,他都答应了于晴晴啊,他这次不能反悔,他真的喜欢她的。林庭筠重新抱着他妈妈胳膊:“妈妈,我真的喜欢她。”林妈妈最拗不过他的儿子,被他这么推搡了一会泄了气:“这样吧,你晚上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明天来我们家做客。我看看她。”

    林庭筠立马高兴了,抱着他妈脖子亲了一口:“谢谢妈!”再怎么说也是个大人了,林妈妈被他这一亲碰到了头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有了媳妇忘了娘!”林庭筠往楼上跑:“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林妈妈在后面喊:“晚上再打也不迟……跑慢点……这孩子……”

    于晴晴听完了电话脸上也有明显的喜悦,看到林非不知道怎么说,林非是她偶遇的,看他掉着胳膊她也心疼,在帝都的时候林非救过她,照顾她这么多年,是她为了前程对不起他,她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只是她真的想要成名,帝都那么艰苦的环境她都去了,为的不过是成名,帝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她很清楚,那里是声色场,她的乐队在那里唱歌一是锻炼唱功,二是知道那里是导演、星探出没的场所,她是功利心切,离开林非不是不他,而是她需要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在帝都唱歌2年都没有人问过她,所谓的星探根本无意于她,她就清楚成名之路太难,林庭筠闯进她的生活无意像是给她递了橄榄枝。她也纠结,纠结了半年忍不住答应了他,无关。她的人是林非,不是林庭筠那样的小孩。她从始至终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于晴晴的表纠结,让林非觉到了尴尬,于晴晴打电话并没有刻意的避开林非,林非自然听到了是林庭筠的话。林非看着她的表没有让她为难笑了下:“晴晴,我先走了,我去上课了。”

    于晴晴伸出去的手又顿住了:“林非,你的胳膊,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林非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恩,我没事,祝你早成功。”于晴晴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她就要去拍广告了,倩玉化妆品的代言是很有分量的,这一个广告之后,她将跻于娱乐圈,是与他的距离拉开了,从此之后他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她成名了也是真的不能够跟林非有关系了,林非的份,帝都的份都是一个明星所不能说的。

    林非看懂了她的表,事到如今,是再也没有牵扯了。她有她的新生活,他无权干涉。林非走的坚决,不拖泥带水,背影修长,于晴晴站着看着他走远,眼里有些模糊。她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是心里还是难受的。

    林庭筠因为兴奋晚上睡不着,想着明天晴晴来他家,那是很激动,坐不住了,也不玩游戏了,披着被子跑到他妈妈的卧室。林妈妈看他披着被子无奈了给他让了个位置,林少爷立马爬上去了。林妈妈给他掖了掖被子:“怎么没穿睡衣啊?别冻着。”这小孩还是习惯脱的光溜溜的,

    林庭筠拉着他妈妈胳膊:“睡觉谁穿衣服啊。”林妈妈笑话他:“这么大人了还跟妈妈睡,你不嫌丢人啊。”林庭筠往她边挤挤:“妈,你什么时候走?”林妈妈想了想:“在家住一个星期吧。我们跟乾州化妆品厂签订了合同,合作生产的化妆品生产出来了,我要去那边督促。妈妈忙过这段时间就回来陪你。恩,正好那时候放寒假了,妈妈回来陪你过年。”

    林庭筠想了想:“好吧。”林妈妈有些心酸,拍着他儿子睡觉,他儿子细细条条的,怎么长都长不胖,林妈妈拍着有些心酸。林庭筠被她拍的痒痒:“后面痒痒。”林妈妈给他摩挲后背,背后有一条伤疤,很长,从蝴蝶骨到尾椎,长长的一条,长了快两年了还是会痒,林妈妈摸着这条疤痕手直抖,心里疼的受不了,他的儿子今年才17岁啊 ,那一年不过才15岁,那些混账怎么能这么狠心。林庭筠不知道他妈妈难受,他的伤不疼了,他也看不到这条疤痕,所以他也忘记了,偶尔痒痒抓一下就好了。

    林庭筠往他妈边挤挤,伸手搂她脖子:“妈,睡觉吧。”林妈妈拍拍他:“好,睡吧。”这个小孩很没有安全感,小的时候睡觉捏着她的耳垂睡,这么大了还是动不动跑过来睡,林妈妈拍着他细细的叹了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