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林非的包袱

    林非下一场戏是现代戏,就一个片段,两个楼之间的跨越。黑帮老大临死前的溃逃。生死一线间的镜头。正在建设的大楼,层层木头架子上,林非的手让人挑不出毛病,勾着一根绳索层层攀附,速度快过后面零碎的枪声。这出戏太累人,精神与体力双重考验,拍完后饶是林非也出了一汗。这个剧组的导演也同样痛快的把钱点给了他,领了钱这一天也过去了,林非拿着这一天的酬劳倒是很高兴,血汗钱也有血汗钱的好处,至少是自己挣来的。

    林非看了看时间还能回趟宿舍的,刚走到一半就接到了袁三爷的电话,林非只好又折了回去。

    去的是袁三爷的家。袁三爷留他吃晚饭,林非就陪着他吃了顿饭,袁三爷的家他经常来却还是不太习惯,三爷住的是老京城的房子,民国时期的,这种跟布景一样的地方就会让人很不自在。当然袁三爷的家也没有几个会舒服的当成自己家的。至少林非坐着都是蹦着背,远不如站着舒服。

    袁三爷今年已经60多岁了,白发往后梳的整整齐齐的,站起来坐到了轮椅上。林非也站起来推他往旁边的花厅走,两个人说了会话,袁三爷的话倒是家常话:“三儿,昨晚上的事我听老七说了,你做的对,董成浩这个人与我们没有多大交,既然没交也就犯不着得罪他。”

    林非点头说是。

    袁三爷看着他笑笑:“你还是心软。”林非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了于是也没有隐瞒,单是低下了头:“请三爷教训。”

    袁三爷笑着摇摇头:“没有出什么大事也就算了。”林非等着袁三爷继续说却没想他转了话题:“你上学还好吗?”林非顿了下点头:“还好。谢三爷关心。”袁三爷抚了抚轮椅,老管家连忙把拐杖递给他,袁三爷扶着拐杖站了起来,林非在他边下意识的扶了把。

    袁三爷看着他:“你真的决定离开我吗?”林非松了手声音很低:“还请三爷成全。”袁三爷手无意识的摁了下拐杖:“我没有不让你去读书。我知道你想要念书。这么些年你是我看大的,你的子我也了解,跟其他人一点都不一样,格孤僻,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吹笛子。这些我都知道。” 林非比袁三爷几乎高了一个头,他稍微低了低头:“这些年谢谢三爷照顾。”

    袁三爷叹了口气:“这两年,你要读书,我就把帝都给了你,周末才去看一眼,别的时间我不限制你,你依旧去读书,可是不能离开袁家。”

    林非头低的更低:“请三爷成全。”还是这句话,袁三爷扶着拐杖渐渐的转过背对着林非:“林非,这些年我待你不薄。”林非嗯了声:“谢谢三爷这些年的照顾。林非感激不尽。”

    袁三爷吸了口气:“林非,这些年你也为我袁家做了很多,帝都可以说是你一手撑起来的,你不要了?”

    林非声音淡淡的:“林非受三爷照顾已经感激不尽,况且帝都是三爷的,我不能要。”袁三爷笑了声:“你啊果然是个孤僻子,帝都你不要,那这些年你挣的钱我都给你存着,你也不要了?”林非笑笑:“恩,这些钱也是三爷教导有方,林非无以为报,就当是我孝敬三爷的。”

    袁三爷听到这里是彻底的怒了,林非低着头看不见,可是袁三爷边的管家却很清楚,这个时候就有点为林非着急。

    袁家岂是你想走就走的,更何况林非不同于其他人,这些年跟着三爷历经了太多的事,怎么能够轻易的离开。

    林非比管家还清楚,所以他低声说了句:“三爷,林非去意已决,还请三爷成全。”

    随着他这句话的是林非把自己的右臂摔在了大理石的桌上,沉重的闷哼声,袁三爷回了头,林非右臂已经骨折,管家无声的叹了口气,林非这是自毁右手,果然,林非用完好的左手拿出了上的匕首,要挑断手筋。

    他的速度没有因为疼痛而稍缓,依旧干脆利落的往下划,挑断了一指,袁三爷终于出了声:“行了,罢了,罢了……你跟了我7年,从15岁就跟着我,到今天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林非没有想过袁爷这么轻松地放过他,有一点疑惑,他有想过自己今天两手皆废的况,所以他前些子把所有的替戏都加拍完了。

    林非怔愣的时刻,袁三爷也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管家帮林非把手臂包好后,袁三爷才叹出口气:“你的子以后得改改。”林非点头:“是。谢谢三爷手下留。”

    袁三爷像是无奈:“你排行第三,我也是舍不得的,这双手我也舍不得。”

    林非无话可说,排行第三代表的不是荣耀而是那些残酷的训练。袁三爷顿了很久,林非也站着等他最后的发话。袁三爷站了一会像是累了又坐回了他的轮椅上,林非下意识的看了下他的腿,他的腿被子弹打伤过站不太久。

    袁三爷坐好了后又握着那两个已经磨得光滑的核桃。诺大的客厅里只剩核桃相碰的声音,袁三爷想了良久方开口:“老三,你最后替我办件事。办好了就离开。”林非点头:“三爷,请说。”

    袁三爷点了点头:“昨晚你也见到华宏的两个儿子了,你觉得哪一个好点。”林非想了想说:“我觉得二公子要好点。”袁三爷笑笑:“这个华庭磊确实比其他的继承人要好点,华明震不成气候,没想到他的儿子倒是有点能耐。”林非没有说话,袁三爷继续说:“既然华明震有诚意,那么我们就帮他们一把。这些年华明翰有能耐了,越发的要脸不给脸!”林非还是没说话,袁三爷跟华宇集团的关系很复杂,娱乐圈向来与黑帮是分不开的,华宇的创始人华宏与袁三爷的关系更是复杂,其中的利益纠葛林非就不是很清楚了。他这些年刻意的避开了袁三爷的核心事业。他只是借钱还钱而已,如今还完了自然想的是走。只是,林非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袁三爷没有那么容易放他走。

    果然袁三爷说了:“华庭磊刚从国外回来,要渗透华明翰的势力还需要些时间,我们这段时间会比较忙,你留下再帮帮我。等华庭磊接手了华宇集团你再走。”林非心里权衡了下,要让华明翰放权很容易,他这些年就算做得再好也会有些把柄漏在外面,更何况他是娱乐圈的人,一点绯闻就可以让他不得安生,华家老爷子迫于三爷的压力也会让他下台,所以林非点了点头:“华明翰下台容易。”

    袁三爷笑笑:“我要的是他永远下台,永不翻。”林非怔住了:“三爷是想让他死?可是他也是华宏的儿子。”华宏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死的,毕竟是他儿子,手心手背都是。林非这一刻终于想到了林庭筠,林庭筠几乎天天口里挂着他的父亲,如果他的父亲死了,那么这个小孩再也没有父亲了。

    袁三爷看着愣住了的林非笑了:“死?我怎么会让你去做这种事,我既然已经决定放你走,自然不会让你惹上官司。再说华明翰今年也快50了,去牢里坐上那么十几年出来也什么都不了。”最重要的是,他还需要这个人牵制华庭磊,所以不能死。

    林非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三爷。”

    袁三爷挥了挥手:“恩,你如今是个学生了,一些事就不方便出面了,我让老二跟你一起。你给他打打下手就可以了。”林非点头退出去了,袁三爷的话他明白,知道是他不相信自己,想要华明翰倒台有很多人可以用,并不是非他不可,让自己插手不过是想留点自己的把柄在手里。林非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手臂生疼,他真的宁愿自毁双手也不愿意做这些事。

    王管家送他,林非走的很慢,袁家的花园亭台楼阁曲折蜿蜒,仿佛怎么都走不到头,两边的花草树木修剪的郁郁葱葱,白天看着好看,在夜里却让人觉得压抑。

    管家送他到了第二重月亮门前站住了:“老三,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林非点头:“多谢王管家。”王管家言又止:“三爷吩咐的事,你明白吧。好好保重。”林非点头走的头也不回,干脆利落。离开袁家是他这些年梦想的,如今希望就在眼前他怎么会失手,怎么会轻易放弃。

    王管家看着林非的背影出了袁家后往回走,袁三爷正在修建一盆兰花,这盆君子兰是袁三爷最喜欢的一盆,在温暖的屋里长势良好,袁三爷就修剪的很痛快,很快就剪成了秃头。王管家站在他后笑笑:“老爷,我再让人换一盆来?”

    袁三爷摇了摇头:“不必了。反正都已经活不长了,没了就没了。”王管家有些不解:“老爷?你真的放三儿走?”

    袁三爷良久叹了口气:“不放他走,难道让他跟我一辈子啊。这个孩子你也看到了,不适合这里。”王管家叹口气:“老爷,我给你放音乐听吧。”袁三爷闭上眼睛又开始转悠那两颗核桃。王管家放的是唱片,不是流行音乐,10几年前的老歌了。声音倒是很好听,难得的是这么老的唱片声音还是很清丽,听着声音都能觉着这个唱歌的女子很美。

    袁三爷听了一会说到:“三儿倒是遗传了他的妈妈,也幸好是长的像他的母亲。”不像我。王管家附和着他笑笑:“老爷说到是,三儿的笛子就吹的很好。”袁三爷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留他这些年委屈他了,让他走吧,罢了罢了……”最后几句叹息倒像是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