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林非的包袱

    凌晨6点路上行人很少,林非的速度就明显快了些,到达片场的时候剧组的人还没有到齐。金导倒是已经到了,正拿着喇叭到处喊人。看到林非来很高兴,拿着大喇叭喊:“林非这边!”

    林非停车,摘头盔,动作一气呵成,金导看着这张年轻而锐利的面孔心里感叹,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个好苗子,只是太可惜了。唉,金导叹气的时候。林非已经走了过来:“金导。这么早啊。”语气很平和,已经完全看不到昨晚那个手段残酷的人了。

    金导也下意识的将昨天的事抹掉,不是他冷血,而是这个圈里就是这么的残酷,那个时候他根本一句话都说不上,就算他有心也无力。董少是董老爷子唯一的儿子,亚东银行的太子爷,连华庭磊都要拉拢的人,他自然没有能力说什么。没有能力心里的压力还是很大的,谁也不愿意看着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转眼间就毁了容,所以林非出手相救让他心里松了口气。大概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被打的华三少都不明白谁动的手脚,如果不是跟林非合作了这两年,他也不知道,林非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的。想到这里,金导有叹了口气,可惜了。

    林非看着金导再次叹气抿了下嘴:“金导,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金导知道他这句话真的只是问问他睡没睡好,没别的意思就挥了挥手:“先去换衣服吧,等他们来了就开始拍摄。”

    林非点点头拿了本剧本去换衣服,这个剧组跟昨天那个不太一样,这次拍的是古装武侠剧,需要换衣服,弄头发之类的,林非在化妆师帮他弄头发时,看了一遍剧本。

    剧本又有改动,这一部作品改编自张清水的《无名侠客》,是讲一个孤儿被人收养,历经各种磨难终于成为一代大侠的故事。

    林非喜欢这部小说的,张清水有金庸的风范,喜欢从小人物写起,是励志的小说。

    各种磨难自然也包括什么被人误解,掉落悬崖之类的。林非要拍的自然是这一段危险的,被人围攻,历经九死一生到了悬崖边上,然后掉下去。掉下去的过程金导要拍,不是简单的掉下去就没影子了,而是一路滚下去的。这其中的危险系数就很大了。接拍这部戏的男主角是韩青,一线明星,自然不会冒这个险,这个时候就需要他林非了。

    林非换好了衣服后又细细的看了一遍剧本,金导给他的剧本很详细,甚至每一个动作下一步要踏的地点都给他设计好了,林非感叹这个导演也不错。

    等人员都到齐了后,正式开始拍戏了,第一场戏是被误解,逐出师门,这一场打斗戏有围攻的戏份。也就是有很多人参与,包括女二号秦小莹,也就是男主的小师妹。所以这种多人的戏份林非严格的按照武术老师的要求执行了,不能失手伤着别人,他的主要戏份是被师傅一掌打飞从空中掉下来,砸破屋顶,这个戏份因为布景难搭,所以只能一次成功,林非演过很多次,很熟悉了,这次也一样,空中拔高,淬不及防的落地,砸落茅草屋顶,一气呵成。

    打斗戏最后一幕是背后被人刺一剑重重的跪倒在地。到这里他其实已经拍完了,林非还是按照剧本的要求缓缓的回头了,被最喜欢的小师妹背后捅一剑,脸上怎么也应该有表的,困惑不解,伤心绝望,怎么也应该有表的,可是镜头里的林非一点表都没有,俊如刀刻的脸一点表都没有,就像是冰雕一样。金导看着这张脸再次的叹息,又是这样,明明动作拍的那么绝望,为什么就是表现不出来,可惜了,可惜了,不比任何人逊色,甚至比韩青更符合这个角色,手好,重重义,偏偏面无表。作为一个演员最重要的不是长相,而是演技,长的再好演技不好那是花瓶。当然这个花瓶是金导打的比喻,这个花瓶以后是要属于林少爷的,放在林非上不合适,林非的演技就是他的能力,他的手。只是越是这样,金导越是可惜。

    林非拍完了这一处戏,也没有换衣服,等韩青拍完他还得穿着这衣服去拍滚落悬崖的戏份。林非往金导边坐着,跟他一起看韩青拍戏。韩青的演技很好,比他要好,回头的瞬间手指握着透过的剑嘴角都是抖的,嘴角的鲜血,口透出的血顺着手指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脸上的表演绎的更是恰到好处:不敢置信,悲伤凝重透过他的演绎一层一层的感染了在场的每个人,林非看着金导拉近的画面面无表的坐着,他的手微微有点抖,看着拉近的画面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不会使用表,是从他父母死于车祸,从上涌出的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开始,还是从他不得不跟着袁爷,替他做事,一次一次违背良心,手上一点一点开始沾满了鲜血……

    林非强制的让自己停止了回想,那些事都过去了,他已经决定离开帝都了。陈清已经不再需要他的钱,他的腿已经好了,他不再欠他的,从此之后哪怕是卖盒饭做替演员挣一分钱的子都好。

    金导用手肘捣他:“林非,你真的看着没有感觉吗?我不是跟你说要多多模仿,演技就是多看几遍多模仿几遍的事,”林非看着金导叹口气:“金导,我知道你的好意,我可能不是那块材料。”

    金导还想叹气,林非笑了:“金导,我觉得导演好的,所以我这不是考了导演系吗,以后跟你学做导演。”

    金导恨铁不成钢:“导演,导演都是我这种没有长相的才去做,年纪轻轻的谁不想去做明星啊!”

    林非笑笑不语,金导看着他这张脸无可奈何,林非也不是不努力,他当了快两年的替了,拍的作品数之不清,全都是替主角当替。可是从来没有露过一次脸,演员表上也不会出现替演员的名字。金导打心里喜欢这个年轻人,跟他合作了这些年是真的希望能够捧红他,金导再一次的劝他:“导演这个职业也是多面的,演员会的你要回,演员不会的你也要回,这个你老师跟你说过了吧。”

    林非点头:“齐教授讲过了。”

    金导拍拍大腿:“这不就是了,做一个好导演首先要做一个好演员,好制片,好编剧,好摄影师,这些全都熟悉了再做一个导演。等年龄资质都有了,导演自然也就学好了。”

    林非看着他再一次的点头:“谢谢金导。”金导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我真的很希望跟你合作,很希望请你当男主角。”林非笑着谢他,真的是感激他。

    下一场戏是悬崖,地点选的很美,美才能对比出主人公掉落悬崖的悲。

    这出戏才是林非自己的戏,从悬崖掉下去,陡峭的山坡他扒着石头以极速往下掉,没有任何的武术指导,没有任何的金手指,除了一根看不见的线系在他的腰间,这样的戏份是远镜头,一个模糊的影子。

    林非却喜欢这样的戏份,万丈深渊阻挡不住他想求生的信念,尖石利刃磨穿了手掌磨不穿他想要活的信念,林非扒着石头一点一点的往下掉,镜头拉近,给了他的手一个特写,那双手坚硬如铁,扒着石头如钢筋。如果有心人看到这一双手一定会觉得熟悉,这一双手真的是太熟悉了,枪战里,这双纤长的手拆卸枪支最快。功夫片里这双手劈过砖,断过铁。这双手有太多太对的镜头,比起从没有在镜头里出现过的脸强多了。

    林非拍完了这一场,金导的戏他基本上就算是拍完了。金导留他吃饭,林非也没有推辞能省钱就省钱,跟着他们一起吃了个盒饭,金导笑话他:“这盒饭比起你买的怎么样?”林非也不在意:“质量差了价格倒是涨了。”金导哈哈大笑。时间过得真快,两年前林非是这里送盒饭的,他的剧组缺一个打手,正好看他形象不错找他当个群众演员,没想到这一合作倒是两年多了。

    林非吃了盒饭要走了,他要赶往下一个剧组,金导看他忙也就没有拦他,把钱当面给了他,这两场戏3000块钱,不多可是也不少,对替演员来说已经不少了,像林非这样的替演员比普通的多点,人家付出的是苦力,甚至有生命危险所以这血汗钱也多点,林非也不客气的拿着了。看着他骑车而去的背影金导早一次的叹气:“可惜了个好苗子。”

    陈编剧跟他坐在一块,拔了根草哼了声:“人各有命。再说你当娱乐圈那么好啊。出名了有什么好的?你还记得前几年那个女星吗,刚成名却出了车祸一命呜呼,天妒英才。”

    金导看了他一眼:“你还记得呢。她都去世多少年了。”陈编剧纵纵肩:“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的。”金导没有说话,陈编剧想起什么一样笑了下:“算起来,如果她还活着也跟我们一样大了吧。那个时候是我们一起做的,我写的第一个剧本,你导演的第一部戏。她第一次当女主角。我们第一次红了。我还记得当时站在颁奖台上没出息的哭了,”陈编剧自己笑了笑:“我怎么也不能忘记因为她的去世而红的那部作品,人都没了红了有什么用呢?”金导听着他的话没有接话,第一次谁都会记得,以后的他们导演过无数的剧本,却怎么也忘记不了她。这是一种遗憾,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陈编剧拍了拍大腿:“好了,那些都过去了,不说了,我们接着拍。”明星如流星,逝去一颗会有千万颗顶上来,这就是事实,娱乐圈离开谁都能活。

重要声明:小说《你能再花瓶点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