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收服

    要知道,改变一个阵法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白一他们之前已经改变过一次的阵法。

    白一等人之所以可以成功的把这个阵法改变成功,完全是因为他们对于这个阵法的了解程度。

    如果不是从小就跟着前家主一起,并且还在一旁看着这个大阵形成,还真是非常难以改变。

    就从这一点都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对于阵法的理解一定非常的精通。

    不然一般人是不能够这么简单的把这大阵直接再次的改变。

    不,应该也不能说是改变这阵法。

    现在应该说是,把这大阵直接恢复了正常状态。

    就是之前它应有的作用。

    这样其实某些方面来说,难度要更加的大。

    因为它原本的形态已经被改变一次了,在想恢复之前的状态,需要很强的实力和控制力。

    所以靳然判断这两人不只是在阵法上非常的精通,可以看出,两人在实力上肯定也是非同一般的地方。

    时间用的非常短,大概半小时的时间,两人就把这大阵完全的恢复了以前的正常状态。

    “好了,阵法已经回复了正常,咱们现在也该走了吧?这下上面的人应该满意了。”那尖细声音的人说道。

    旁边声音低沉男人把工具收了起来,地上原来那些被改变的阵法周围的各种白色粉末现在全部都消失不见,而且还变得非常干净。

    可见这两人手脚有多块了。

    “嗯,可以了,我们走吧。”他们来这里本来就是来恢复阵法的,既然目的已经达成,就可以离开。

    他们两人什么份,对于见这些人完全没有兴趣。

    两人说着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这里回到京都去。

    可是这两人要是这么一走,那么靳然的目的就完全没有地方实施了。

    她之所以跟着这两人完全就是想找到点什么线索,可是谁知道这两人居然什么都不说。

    并且还速度这么快,完事就打算直接离开。

    靳然当然不能任两人就这样离开。

    这阵法在恢复的瞬间周围的声音都小了很多,可以看出来是吸引丧尸的功能没有了。

    所以周围也忽然安静了。

    所以感官会变得更加的敏感起来。

    在靳然动作起来的瞬间,那两人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既然目的没有达成,这两人也不能就这样离开。

    靳然只好把这两人直接留下问出来京都那边的事,她是不会就这样放他们离去的。

    就算直接杀了他们,也不会打草惊蛇的,京都那边不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因为这周家根本没人知道这两人现在已经来过了。

    他们直接消息,顶多被认做,已经回去了,而京都那边可能会觉得两人是还在这边休息一下。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留下他们问出来一些事

    而靳然打算的是,把其中一人杀了,然后对另外一人直接使用那小把戏控制住就好。

    她打算把嗓音尖细的人留在自己边,因为这个人不管是对于阵法的使用还有其实力都要比另外一个人厉害很多。

    但这人明显还不是她的对手。

    在她动作的瞬间,那两人就是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尖细声音的男人瞬间就把武器拿了出来,那是一个爪子,他把那爪子直接带在了手腕上。

    看意思是要用来充当武器的。

    而另一个人就普通了很多,直接拿出一把枪械。

    靳然对于枪械不是很了解,没有杨天在大概也没人会向她解释这究竟是什么枪械。

    “有点不对劲。”第一个发现的果然是那个声音尖细的男人,他本来就比旁边那男人实力要高很多。

    如今阵法恢复正常,周围又安静了许多。

    在加上靳然并没有打算特意去隐瞒这两人,自然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这是一种气场上的变化,一般实力强一些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一些。

    这男人便是那其中一个。

    他霎那间就觉得周的气场就冷了下来,而且还掺着一种类似于杀气的东西出现。

    旁边的男人被他这么一说,也开始保持着警戒观察周围的况。

    靳然可没有打算正面战斗,她不喜欢正面制敌。

    这会让她没有了先机。

    所以靳然一般都是偷袭为主。

    光明正大不是她的风格。

    靳然手中拿着那把长刀,近战的时候这是最适合的武器了。

    锋利,并且速度非常的快。

    在靳然的刀袭来的时候,那尖细男人已经瞬间感觉到了,一个翻但那是胳膊还是被靳然狠狠地刮了一刀。

    他轻哼一下,声音在瞬间就回复了正常,不在是那种尖细声音,很低沉并且生冷。

    旁边的人也顾不上变声了,忽然冲过去低声说道:“怎么样,没事吧。”这人一说话,靳然惊讶的看过去,居然是个女人。

    看来这是易容过的。

    材也发生了变化,这钟家还真是人才倍出啊。

    一个女人居然能够易容成这个模样,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别。

    而且无论是声音上,还是高,全部都没有一点破绽。

    看起来如果不是这男人发生什么意外,她也不会忽然露出破绽的。

    这女人声音很柔低哑。

    躺在地上的男人一把推开她,“小心。”因为这个时候靳然已经朝这个女人冲了过去。

    这次绝对不能善了,再说,她跟那个人绝对不会存在什么善了的结果。

    靳然都不用想都知道,自己前世那样子绝对跟这个人有极大的关系。

    所以,现在她根本不在乎在多杀一个。

    而一个女人,靳然自然不妨在眼中,她还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喜欢倒在地上那男人。

    这两人什么关系,靳然并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制敌的手段。

    这女人一个分心就被靳然攻击到。

    她是没有被靳然一刀砍到,但却被靳然一脚踹翻在地。

    而那倒地的男人只是看过去一眼,并没有什么绪上的变化,甚至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映,只是沉默的捂着自己的伤口,然后把药拿出来慢条斯理的上药。

    那女人看过去的时候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受伤的痕迹。

    她再次看向靳然的时候已经满眼的愤恨。

    声音也不再伪装直接低声喊道:“你到底是谁?究竟想做什么?”靳然冷哼一句,这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直接就冲了过去。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果断,她拿起枪械作势就要击。

    “你到底要什么?”已经看出来对方比自己强很多,所以她也没打算和靳然正面战斗,现在只是想弄清楚靳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不是个傻瓜,知道对方比自己实力高这么多,还去硬拼。

    显然对方是有什么目的,不然不会这么莫名其妙的忽然攻击他们两人。

    而且可以想到的是,对方绝对不是忽然冒出来的,难道是一直在跟踪自己两人?

    想到这里她浑发了一个冷颤。

    这是实力有多强,才可以做到这样的?

    靳然忽然手下一停,站住,她看了看那女人,看起来不是个冲动的人,“我要问的事,你们肯定不会说,所以我有别的方法。”

    她的声音依然温柔沙哑,又带着一些低沉,好听又危险。

    那女人被说的一愣,“什么意思?”

    “我要知道你们的主子,或者说是老板?”靳然挑眉看着那个女人的反映。

    她想的不错,对方确实在一瞬间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本来以为是什么高手劫财或者说是利用他们干些什么,最严重的就是问一些阵法的问题。

    谁知道这女人一张嘴居然是要知道他们幕后的老板是谁!

    这简直是太难为人了,如果她要是说出来的话,绝对会死在这里的。

    就说那个男人就不会饶了自己。

    坐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心地到底是有多狠,她是最清楚不过的,平时什么都不想管,但是有些事,他却比任何人都要有责任心。

    尤其是对于上面的人。

    她已经喜欢这个人几个月了,可是这男人似乎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样。

    她一在怀疑,这人到底有没有人类的感?

    就在这女人的眼神一直看向那男人的时候,靳然心中已经有了普。

    这女人根本不是主导者。

    虽然前面这男人说一切都听她的。

    但恐怕也只是对于一个女人的尊重而已。

    真正的主导者,一直都是这个男人。

    眼下,这男人把伤口处理好,站起来之后,他把头上的鸭舌帽给摘下来。

    之前打斗的时候已经被血给溅到了,明显这是一个干净的男人。

    这个时候靳然才看清楚了对方的五官。

    这是一个外貌很出色的男人。

    菱角分明,并且他好像类似于混血儿,有一种欧美男人的味道。

    材高大,很有气势。

    她看了看这男人,随后转过头来看向那女人。

    只见后者忽然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一下就没了声音。

    那男人缓慢的走了过来,看了看女人,“你想要什么?”这一次靳然听清楚了这男人的声音。

    低沉沙哑,很好听,但非常的冷硬。

    靳然看过去“我想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她不想把要求在提第二遍。

    可对方似乎并不满意靳然的回答。

    气氛也瞬间有点压抑了起来。

    “你的要求我们不能满足你,所以,现在是谈崩了。”男人忽然笑着说道,然后不在意的说着这个事实。

    现在的况,确实算是已经谈崩了,靳然也知道,这两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说出来的。

    就算是她武力胜过这两人,可他们也不见得就会这样简单的松口。

    所以靳然再次把长刀拿起来。

    那女人已经站到了男人的旁边。

    两人打算一起上,一对一这种光明正大的打架方式在末世里不适用于任何人。

    大家都是卑鄙的人,何必来装什么正直?

    那男人把另一只手上也上了一个爪

    前面探出来的爪子在月光下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

    三个人就这样战到了一起。

    他们的实力都很强悍。

    而靳然其实最厉害的就算是近战。

    但是自从升级到了异能者之后,近战渐渐的已经不能算是她最擅长的。

    靳然的近战现在已经不如远战这么强劲。

    而且近战的话,异能根本没办法用到。

    那男人的手段非常厉害,女人就差了点意思了。

    靳然根本没把那女人放在眼里。

    她到是被这男人的手段给震惊了一下。

    以为利刃算是个战斗天才,可是发现这个男人的手法似乎也并不比利刃差上多少。

    如果这两人要是碰到一起,还真是很难分高下。

    他的爪子绝对不是普通的武器,而这男人的异能还是比较少见的精神系异能里面的辅助异能。

    这种异能靳然在跟他战斗期间已经大概猜出来是什么了。

    应该是一种利用精神力来增强攻击力的辅助异能,这种异能非常的少见,到后期的时候不但可以支持自己还可以给别人加持。

    但如果这种异能,到了一个本根本没有任何武力的人手中,那根本就是一点用都没有。

    可不巧的是,这男人本就非常的强悍,在加上这种异能的加持。

    现在可以说,他虽然实力上不如靳然,可是被加持之后,已经跟靳然不相上下了。

    而近战,则是现在靳然其实不怎么擅长的一种战斗方式。

    那女人还时不时的来捣乱,现在的局面已经是不好说了。

    表面起来是靳然领先一点,但实际上,是不分上下的。

    “这位小姐,说出你的目的,我不喜欢打架。”男人说着,然后直接冲了过来,双手的白银色白爪已经狠狠的攻击了过来。

    而后面迎接靳然的就是那女人的枪械攻击。

    子弹不要命的往她这边击过来。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两人的眼睛一花,然后不约而同震惊的看着面前已经消失不见的人影。

    而就在那女人愣神的时候,靳然已经从她后突然出现,一把用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面。

    这一刻的突兀,让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们两人似乎还没有见到过这样子的况。

    有点摸不着头脑,那女人都被制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古怪的说道:“这是什么况?瞬间移动吗?”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也太神奇了,他们俩可没有见过还有这样的异能?

    这让男人直接跌破了眼镜,他都顾不上形象了,直接指着靳然说,“我说这位小姐,你这是什么异能?真的是瞬间移动吗?”

    靳然冷哼一下,似乎是在嘲笑两人。

    不过,要知道在现在的这个时候,还没有出现任何有关于空间的精神系异能者。

    这种异能本来就是非常少见。

    而此时让两人惊异的是,靳然居然使的这么熟练,显然这绝对就是她的异能了。

    这个女人居然也是精神系异能者?

    如果这种异能能够无限使用,那可真是糟糕透顶了,根本抓不住人啊。

    只要一要伤到她,这女人一个瞬间移动霎那就逃跑了。

    这让两人干着急看着,可是也没有丝毫办法。

    而人家现在那刀子都已经架在己方队友脖子上了,而他们居然还没有任何的办法。

    靳然的意思是明显就是在危险对方。

    这女人看清楚状况就看向那男人,眼神楚楚可怜,全都开始发抖,哭着哽咽道:“你……”

    这个字里面含有千言万语,可对面那男人丝毫没有反应,只是看了看这边,然后随口说,“随你吧,这女人就算死了,我也不能告诉你任何事的。”他耸耸肩。

    这男人的表现太过无所谓了,靳然手中的刀一动,一行血液就顺着刀留了下来。

    这刀出窍必须见血,那女人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这刀子给她一种恐怖的寒意。

    对面的男人一脸无所谓,靳然这次算是看出来,这男人不是装的无所谓,是真的无所谓。

    她轻轻的在女人耳边说道:“你告诉我,我放了你,并且我有办法让他听你的,如何?”靳然说的极富有惑力,听的那个女人楞了一下,她是真的非常那个男人。

    这个提议显然是惑到她了,“你要怎么做?”她动了一下脖子问道。

    心中虽然好奇,但不能迅速答应对方,因为她也不知道靳然说的是真是假。

    靳然笑了笑,有**就是好事。

    先别说那男的根本就打不过自己,主要是靳然觉得那男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说出来。

    还不如直接惑这个女人告诉自己答案。

    收服那男人很简单,只要把对方的毫无反抗之力,她就可以使用那个方法直接收服他,在对方精神衰弱的况下,根本不能做任何的反映。

    她完全可以用血液侵入对方的识海,然后一下拿下这个男人。

    看这女人的表,靳然就知道自己成功的惑了她,低头在她的耳边开口说道:“很简单,我知道一个办法,我用精神力可以直接让他听你的。”她说谎了。

    靳然可从来没有答应过这个女人什么。

    如果靳然让对方听这女人的话,那很容易,只要收服对方这也只是一句话的事罢了。

    再一次成功的惑了这个女人。

    后者已经有点魔症了,她想了想,忽然快速的说道:“你想要知道什么?”她的语气很焦急。

    她害怕那个男人看出来两个人的交流。

    就算是在黑夜的遮盖下,她也害怕那个男人的本领。

    “还是那个问题,你们背后的老板是谁?”靳然配合的加快语速问道。

    女人低声说道:“我们的老板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在钟家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你要知道钟家本部的人数一共有多少,我们的老板上面还有很多人,在家族里,都管他叫老四,而他的上面还有几个人,他只是个类似于跑腿的人物,但是相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个大人物了。”

    靳然忽然这么容易的得到了消息,她总觉得有点意外的惊喜。

    现在的心没有丝毫的高兴,也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只是知道了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而已。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态忽然就这样。

    非常的复杂。

    有对于对方的恨意,但更多的是无奈。

    不过,靳然不是个墨迹的人,她这一世除了保护父母和自己的队友,剩下的一件事便是复仇。

    她不知道自己的仇人究竟是不是那个老四。

    但是,名字份都已经重合了,剩下的就是去京都调查这一切。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放开这个女人。

    现在的靳然已经没有了杀她的**,这只是一个可悲的女人罢了。

    对面那男人似乎有点想不通,随后他冷冷一笑,“你说出来了是吧?”

    这男人的目光明显让女人受伤了,她哽咽的说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对方什么都没说。

    直接拿出武器面对靳然,“既然这样,如果我们不杀了她,我们两个就都要死。”

    靳然冷笑,她忽然把背后的长弓拿了出来。

    这把可以加持异能的长弓,还没有对人用过。

    她瞬间抬弓,然后用精神力启动长弓上面的加持能力。

    上的精神力已经开始快速集中起来了。

    没一会的时间,异能已经准备好了。

    两种异能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靳然不打算直接杀了这个男人。

    这男人的实力很高,她起了收服的心思。

    还剩下最后一个宝贵的名额,这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后没有进步空间的人。

    而且她虽然骗了那个女人,但某些程度来说,靳然是个守信用的人,既然之前答应过那个女人了,她现在也没有打算失信于她。

    那男人一脸正色的看着靳然的这把长弓,看到这无形之箭前面的黑色圆球。

    已经知道这一次遇到了个不简单的人。

    不敢在怠慢,再一次动用精神力加强了自己本的攻击力,靳然没有猜错,这个男人的异能就是加强自的攻击力。

    但是现在他的能力还不能给别人增加,所以这异能只能用在他自己的上了。

    就算是这样,也为他加强了很多的能力。

    这种说是增强攻击力,说白了就加强自体素质,提高各种能力。

    所以才让他的攻击力在一定时间内会变得非常强悍。

    但这种异能自然也是有限制的。

    他每一次用精神力来使用这个异能,在一定的时间内,都不能在使用第二次。

    所以,他每天使用的频率并不高。

    但是这一次为了靳然,已经是他第二次使用了。

    靳然的异能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而对面那个男人也在这个时候冲了过来。

    她这异能自然是不能近战的,直接开弓变了过去。

    速度快的基本上就看不到影子了,那男人瞬间就一个转,但肩膀还是被一下到。

    远程和近战本来就是互相克制的。

    只要近战的不要靠近远程,靳然就没有任何的危险,更何况她的近战也没有差到哪里去。

    所以对方被靳然这一击直接打的倒在了地上。

    他苦笑的躺在地上,似乎遇到这个女人开始就没有占过上风。

    靳然后的女人已经吓得没敢说话了,看到男人倒在了地上瞬间就跑了过去,也顾不上什么,直接大喊,“阿峰!你没事吧?”

    阿峰一下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你乱喊什么?”要知道他们的名字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这女人名字叫古语,他们俩到钟家其实有很长时间了,一直都在训练中生活到了现在。

    后来的末世,让两人脱颖而出。

    阵法学的好,而且异能也不错,这阿峰直接被钟家内部的人看上了。

    而古语则是阵法在其他女人中算是非常精通了。

    他们俩被当作一堆搭档来训练的。

    执行各种任务。

    在末世中,也会有各种任务需要执行。

    就比如这一次。

    这一次也算是他们的一个任务,来这里把钟家的事给解决就可以回去了。

    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把他们两个给拦在这里了。

    现在他还被这个女人给打成了重伤。

    阿峰也没有想到,这异能居然这么强悍。

    他似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利害的女人。

    不得不说,他现在有点佩服对方了。

    在末世里,强悍这样的女人,似乎也不多吧?

    看来这女人在等级上强过自己,在其他方面也是要比自己强了很多。

    “阿峰,你没事吧?”用过这增强异能之前,阿峰的精神力应该已经没有多少了。

    他现在已经开始昏昏睡了。

    靳然走了过来,她刚才放的异能,已经是她几乎是用了全力。

    被打成这样也算是正常。

    如果靳然那异能要是用尽权利,恐怕现在这个男人就不是伤的这么简单了。

    也就是肩膀被打穿。

    异能者大概恢复个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主要是这个男人的精神力已经差不多耗尽了。

    靳然直接割破手指,一地血飘到了男人的嘴边,“张嘴。”靳然低声说道。

    而这时候在阿峰边的古语激动的已经有点发抖。

    只要,只要阿峰把这滴血给吸下去,那么,以后阿峰就会听她的了。

    似乎是,幸福来的有点太快了,古语有点接受不了,开始逐渐的兴奋了起来。

    阿峰奇怪的看了一眼不对劲的古语,然后说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可没打算吸下这滴血。

    怎么看起来都有些不正常。

    他这人最不喜欢麻烦了。

    “这是你失败的代价。”她不能迫这男人吸收下去,这会影响她之后的突破对方的识海。

    自愿的吸收进去,是最好的办法。

    她相信,人都不想死,包括这个男人,现在的况可以说是靳然在骗对方。

    靳然拿着一把刀着阿峰。

    后者平衡了一下,只好把这一滴给吸收了进去。

    在吸收的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精神里面好像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

    是一滴红色的血液!

    霎那间,阿峰的脸色就开始变得苍白,他抬头看向靳然,希望后者给他一个解释,这鬼东西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他就知道对方的目的不单纯,可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方法。

    这个时候阿峰已经感觉到这东西的不一般了。

    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好像被束缚了一样,而他只要一想到靳然不好的地方就开始隐隐作痛。

    靳然这时候也开始利用精神力来控制着对方的识海。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侵蚀下去。

    而一旁的古语看着阿峰的表不怎么好看,也开始紧张了起来,这女人不会再骗自己吧?

    怎么阿峰的脸色这么难看啊?

    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担心了起来,这就是女人,在这种时候第一个担心的依然还是对方,她丝毫没有想到刚才的阿峰是怎么对待她的。

    全心全意的在担心起阿峰来。

    可是这个男人,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她。

    在古语最危险的时候,他丝毫没有想过动手救人。

    靳然用了短短的几分钟就已经把血液深深的植入了对方的识海里面,这时候就算阿峰知道怎么回事,也无力回天了。

    阿峰在被这血液彻底植入的时候,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道道了。

    可惜,已经晚了,他现在已经兴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了。

    脸上的表也变得很恭敬。

    “主人。”靳然满意的点点头。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而一旁的古语已经脸色煞白,她眉头紧皱在一起看着靳然,“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似乎跟刚才说的不一样吧?

    为什么现在阿峰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就是对方说的,阿峰会听自己的后果?

    靳然挑眉,“他的格并没有变化,只是现在他是我的手下,我答应你的也自然会做到,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在对你不闻不问,你可以跟着我,其实,这样对你来说也算好事,不是吗?”

    她直接把古语心中所想给戳破。

    弄的后者有点尴尬的看着阿峰,可阿峰似乎是真的发生了变化,朝着古语点点头。

    份上的改变,让他已经忘记了前老板的事

    不是说,他忘记了之前的事,只是忘记了之前的份。

    看意思大家都考试。所以关注我的人不多——我要不要也偷个懒少更点字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