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救援

    夜晚似乎马上就要降临,天色越来越沉着。

    靳然之所以让徐司令去调查钟家的事,一来是徐司令确实有些本事,二来是徐司令这个人也是比较可以信任的。

    而且现在两人在一条绳子上面,想来这徐司令也不会做什么对两方都不利的事

    徐司令现在完全被靳然那一大段话给弄蒙圈了。

    她要钟家分支完全听她的?

    这说的容易,可是真正要做起来那可是相当有难度的一件事

    就算这件事有他的帮助可还是有难度。

    而且那蒋锦的事,本来他以为只要调查出来原因直接把分支夺回来也就没有他什么事儿了。

    可谁知道,现在靳然这小丫头又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这可让他该如何是好?

    同意?

    如果同意,这在后期没准就要跟钟家主家的内部人员杠上了。

    那可是连基地总部都不乐意搭理的存在啊。

    如果不同意,现在自己和靳然貌似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她如果出了什么事恐怕自己这基地后面也要面对很大的危机。

    虽然靳然这小丫头的实力很强悍,但是一个人是没办法和钟家总部对比的。

    他微微叹气,随后开口说道,表有些颓败,“唉,这事有难度,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我跑也跑不了了啊,算了,算了,我年纪都这么大了,少活几年也无所谓,就帮你继续调查,现在你要去周家救白一他们?”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

    那周家虽然小,但好歹算是个家族,里面异能者应该不算少数,“有危险,到时候你要多带点人去才好。”

    靳然却摇摇头,“人越多越是难,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打架。”她说的不错,一个人去虽然比较危险,但起码不会打草惊蛇。

    如果一群人去到容易暴漏。

    靳然自己去的话,没准很容易就把人给救出来了。

    徐司令暗道:难道我年纪大了脑子都退化了?

    这么简单的事,居然没有反应过来,还真是不如一个小姑娘了。

    “行,调查的事就交给我了,其他还有事你在来找我就好,我尽力。”徐司令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他生怕到时候出了什么变故可就不好了。

    虽然徐司令答应的有点勉强了,但是靳然也没有在多说。

    她不想在对方,要知道的太紧也不好。

    靳然自然有办法让对方全心全意的帮助自己。

    这个可由不得徐司令的想法了,调查的越深越是难以自拔。

    到那个时候对方想要完全脱离,离开这个水里,可就难了。

    两人基本已经达成协议,靳然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直接就离开徐司令这里。

    她现在要着手开始救白一等人了。

    把白一六个人救出来,就要轮到钟家的事了。

    她首先要在救白一的时候,看一看周家那个小家族的大概实力。

    靳然有把握,只要没有三级以上的强者,她都可以一拼。

    她现在完全可以跟一个三级的人比拼,可是胜算几乎没有。

    顶多可以达到一个平手的水平吧。

    所以靳然还不能太过放心。

    周家这个小家族虽然人不多,但胜在他们很团结。

    在末之后这优点就更加突出了,而这一次的占领钟家在广海市的分支给他们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要知道谁都对钟家那阵法非常感兴趣。

    所以周家的家主就带领着一部分人守在本家。

    而另外的一部分就都去了钟家那边。

    而上一次靳然看到的就是周家的人。

    所以那些人才不认识靳然,直接把她和杨天挡在门外,不过,如果那些人知道靳然的存在。

    恐怕会立即找人下杀手也说不准。

    不过他们碰到靳然是好事还是坏事就不一定了。

    以靳然现在的实力,一般小喽啰来了,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这几天的时间,他们已经把钟家大概的整治了一番。

    之前不满意的钟家原来普通人成员,现在也都服从了他们。

    正是风得意的时候。

    这警惕自然就差了一些。

    尤其是周家主家这边的警惕就更加差了。

    不过,大多数的精锐还都是在这里把守。

    因为他们的家主还在这里。

    最近又抓了几个钟家原来很重要的人物,所以任务更加重了,一群人都来来回回的在这点地方看守。

    这天大概是下午四点多,还是很炎,一群人来来去去的在这个院子把守着。

    这周家说来也奇怪,他们虽然野心不小,可是在事事上似乎是有意的模仿着钟家。

    就连着庭院装修,都是按照钟家那里建造的。

    比如这九曲十八弯的过道,还有一些假山草地。

    跟靳然去过的钟家后院特别的相似。

    他们这有意无意的模仿,到是让靳然进来的时候倍加简单了。

    本来以为闯进来有难度,谁知道这里的构造和钟家非常类似。

    她都没怎么费功夫就找到这后院的地方了。

    按照徐司令后来的调查,这白一等人就是被关在这个地方的。

    就是不知道具体是哪里,需要一间间的屋子找了。

    她这次是孤来的,没有带任何人。

    本来利刃打算跟过来,可是被靳然拦住了,这个事来是最好的。

    在加上另外一个人没准就要闹出乱子来。

    所以靳然果断自己过来了。

    这个时间还有点早,本来靳然想的是这个时间进来在加上找到白一等人被关的地方,怎么也要晚上了。

    谁知道这里居然跟钟家几乎是一样的。

    靳然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不停的说话声音。

    她在想该如何突破?

    现在这天还很亮,要等天黑大概要六点多,可她不想等了。

    既然已经来了就直接进去在想办法。

    所以靳然直接就翻上了周家的墙壁上。

    周家和钟家几乎装潢都是一样的,所以外面的设施也是仿古代,幸亏这里跟钟家唯一不同的就是。

    周家不会阵法,所以无法隐藏这里的踪影。

    不然靳然恐怕还得带着狐狸红衣过来才好。

    “唉,这鬼天气,我发现自从末以来这天气都是一样的,你们说这以后还有没有四季了?”其中一个巡逻的人说道。

    一边说一边挖着鼻孔,动作无比的粗鲁。

    这么一看,果然这小家族和钟家是不能相比的,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整体的素质。

    大家族就是大家族。

    旁边一个拿着长刀的人一拍他的手,“家主说过什么了?我们现在可不是一般人了,这些动作什么都给老子注意点,净让人看笑话了,四季?我现在就盼望咱们这种小虾米平安无事活着就好了,点,忍着点吧你。”他一脸不屑的看来一眼那个挖鼻子的男人。

    一个小兵而已还在这里抱怨,他们都还没说什么了,轮得到这个小子抱怨吗?

    那人被骂的脸色有点尴尬,还有点泛红,赶紧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再次让周围的人都鄙视了他一把。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怎么说都跟废话是一个效果。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在聊天,丝毫没有注意到假山墙壁后面已经跳下来的人影靳然。

    她的伸手一向敏捷快速,而且不留一丝的痕迹。

    所以这才没有被这群强化者发现。

    而且就凭这等级的差距,这群人也没有任何可能发现她的存在。

    只要靳然有心隐藏,这群人是绝对不可能感觉到其他气息的存在的。

    就这样她成功的就到了这后援的地方。

    正好看到这群巡逻的小兵子。

    一群人正坐在地上休息喝水。

    他们的动作非常小心,似乎是害怕水流到地上,基本上都是放在上的。

    可以看出其中周家过的也并不是多么好。

    从这种小兵子可以看出,他们的水资源恐怕也不多了。

    靳然就躲在这墙壁的下面,正好前面有一颗小树把她的影给遮掩住了。

    这是一颗假的小树,在末世后许多植物都已经枯萎了,除非是参天大树一般小树也根本无法存活。

    这种塑料的树虽然不大,但正好能遮掩住靳然的体。

    这让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庭院已经被一个外人给入侵了。

    恐怕这次事的后果他们是不能承担的,八成要把周家给处置了。

    不过这跟靳然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没有关注那群人的动作,直接顺着这一排假树就朝里面的方向跑了进去。

    动作毫无拖泥带水,一气呵成。

    那群人丝毫没有感觉,还在那里说说笑笑休息。

    他们也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还以为是自然风还在这里正高兴,可靳然已经从他们的侧面跑了进去。

    周家的面积很大。

    虽然没有钟家这么硕大。

    但跟普通家族比起来已经算不小了。

    就靳然发现的这个庭院起码就有个一二百平的样子。

    就别提里面还有各种房间。

    想要找到那关白一等人的地方那还真是非常的有难度,对靳然来说也是个有挑战的事

    她没有江蕊那强悍的五感。

    可是江蕊除了五感强悍,体素质简直就太差了,如果她稍微强一些没准靳然这次唯一想带来的人就是江蕊了。

    可惜,就算她有这个想法,也不会把年纪很大的母亲带过来冒险的。

    靳然跑进了回廊之后侧面就有不少的房间,她不做他想,关白一等人的地方绝对不是这里。

    只能是一些比如很隐秘的地方。

    可她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路过一间房间,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靳然赶紧停下来仔细听。

    只听里面是三个男人的对话,靳然虽然不如江蕊那种异能提升五感,但异能者本来就听力要比之前好很多。

    而且等级差异的作用下,里面的人到是很难发现外面偷听的靳然。

    本来她不想耽误在这里。

    可是现在实在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所以靳然只好破罐子破摔,没准就能在这里听到关闭白一等人的地点。

    “大哥,我们现在算是熬出头来了,钟家我们也占领了,您说接下来怎么做?我们必定跟随您!”一个声音比较粗狂的人大声笑着说道。

    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高兴。

    而其他两个人这个时候也都笑了起来。

    “二弟说的不错,不过,这一次是大家的努力啊,还有那一位的帮忙,不然我看也很难成事的,对了,那几个人怎么样了?”另外一个男人说道。

    靳然一听到这里,知道可能是在说白一他们了。

    所以赶紧仔细听着。

    只听道,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应该是第三个人了,这个人声音很尖锐难听,让靳然狠狠地皱了皱眉头。

    怎么声音这么奇怪?

    “你们放心,那几个人被关的很隐秘,待会我会去拷问一下他们的阵法秘密,我早就听说这几个人对于阵法非常精通,这一次终于给了我这个机会。”其他两个人也是大笑起来。

    后面的话就没什么营养了,靳然也没什么兴趣听。

    她要知道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随后靳然一个翻就跳到了房顶上面,她倒挂在上面的一根房梁上。

    这是最好的方法。

    这里都是封闭的,可能是末后才封闭的,上面不是天空而是一层黑色的房顶。

    所以靳然只能把体倒挂在一根木头上面等着那人出来。

    既然刚才那个人说就要去看白一他们,所以靳然自然还不能走开,她就是打的这个注意,要跟在那个人的后面,这样就省的她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个大院子里面到处乱转,也找不到白一他们究竟被关在哪里。

    大概又过了个十多分钟,里面的话这才停了下来。

    靳然已经倒挂在这里有一段时间。

    但她似乎是一点事也没有,这除了跟体素质有关,还有就是强悍的精神力了。

    只要控制着精神力来缓和大脑的充血症状,她要没有任何负面状态发生。

    ‘吱纽’一声门响,紧接着传来的说话声音就大了起来。

    明显是有人出来了。

    靳然听着那个声音很尖锐的人说道:“行了,两个大哥,不用管小妹我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拷问。”原来,这竟是一个女人。

    看来她是带了变声器,所以声音变得这么难听尖锐。

    只听这女的怪异的笑了笑,然后跟两个人告别,之后的门又被里面的两个人给关上。

    这女人已经朝前面走了过去。

    靳然这时候才看清楚了那女人的背影,看着后的影子,这应该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

    她的观察力一向很强,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年纪不会超过三十岁。

    大概也就是个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吧。

    看着那个女人已经从这一边回廊拐弯,靳然才赶紧从上面跳了下来。

    只见靳然紧紧地跟在那女人的后面。

    只要对方一有停顿,靳然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然后瞬间消**影。

    这才没有引起对方的任何怀疑。

    跟了几个回廊了,那个女人还没有停下来。

    这个时候,她忽然看向后,然后轻声说道:“出来吧,我早就发现你了。”靳然冷笑着看着对方。

    这种老伎俩多亏这个女人还要用出来,不过,如果现在跟她后的不是靳然而是换一个人。

    没准就这么简单的被炸出来了。

    现在靳然躲避的地方是在房梁上面,而这女人紧紧盯着的地方是在她后,自然是并没有发现靳然的影。

    她只是在主动测试而已,其实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靳然要是没有重生,或许还真的被吓的出来,可她是重生一世的,活了两辈子自然不是这女人可以比拟的。

    要算年纪,她可以比这女人还要大了。

    在经历这么恐怖的几年末世,还有什么可以简单动摇她的心

    只见那女人又喊了几声,声声尖锐而且还叫的很真实,“我早就发现你了,不要藏了!”

    随后站在原地等了许久,但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这才松了口气靳然看到这个女人从上拿出来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那东西靳然看的不是很真切,只见那女人拿着那东西,走到一个假山的地方然后对着一块石头洞眼插了进去。

    靳然眼睛一眯,是机关,她就知道藏匿白一等人的地方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可以找到的。

    如果随便关在一个房间内,肯定很容易就被发现了。

    她估计这女人的实力不会太强。

    那女人把东西插进去之后,假山忽然就轰隆隆的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靳然才发现,原来这假山竟然好似从中间的地方裂了开来。

    那个女人把钥匙拿出来又放回了口袋里,这才慢慢的顺着中间的那通向下面的楼梯走了下去,靳然发现在她慢慢进去之后,这中间的裂缝又开始缓慢的闭合。

    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看女人的影已经完全进去,靳然飞速的冲了过来,在这假山关闭的最后一刻直接冲了进去。

    她的速度非常快,已经几乎看不到影。

    在靳然冲进来的一瞬间,这假山也已经紧紧地闭合了。

    如果她在慢一点,恐怕还会被这假山直接给碾成碎末也说不定。

    在进来的霎那,靳然发现这里面都是用火把点燃的一个一个的照明工具。

    全部都是火把。

    一直延伸到地洞的下面。

    这楼梯的道路都是黑漆漆一片,要不是有火把照片恐怕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候,那女人已经完全不见了影。

    只剩下靳然一个人独自在这入口处。

    她看了看,这楼梯大概很深,恐怕那女人也还没有下到底。

    大概观察了一下,没有什么危险,靳然就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这楼梯设计的非常陡,如果有恐高症的人恐怕还没办法走下去。

    靳然一直走了十分钟,才终于看到这重点处。

    这还是下楼,如果是上楼,还不知道要耽误多长时间。

    多亏靳然现在体素质自然是和末世前不一样了,不然普通人十分钟是绝对下不来的。

    要知道下楼如果下这么多层楼梯,也是要累死人的。

    到底部的时候这里就显得明显了许多,而靳然这个时候也终于再次发现了那女人的影。

    她实力肯定是比对方强的。

    靳然之所以不在刚才直接把这女人给击杀,就是为了让对方给她带路。

    她害怕下面有什么机关。

    所以暂时还要留那女人一条命才好。

    这下面的火把开始密集了起来,所以相对来说已经明亮很多,靳然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的影。

    而且异能者本来就有夜视的能力。

    但在这种非常黑的况下,他们的夜视能力也不会太强。

    所以除非是江蕊那种五感异能的人,其他异能者的夜视能力也是相对来说。

    还要多亏靳然的精神力强悍,不然起码这对她的视力就更有影响了。

    只见那女人朝里面走了进去。

    这下面一个一个的屋子,都是单独的房间。

    靳然也不知道这里面都是放什么东西的。

    那女人直接就朝着最里面的房间走了进去,靳然就直接下去跟在对方后。

    这么长时间不被对方发现也是个本事。

    如果换一个人没准早就被发现了。

    那女人走到最里面的房间之后,从上又拿出另外一个的一把钥匙,靳然这个时候看清楚对方手里的钥匙。

    就是很普通的房间钥匙而已。

    她看了看周围,然后觉得自己想太多了,随后把钥匙插入钥匙孔内就要开门。

    在她开门的一瞬间,靳然终于行动了。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留这女人也没有意义了,带路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所以她可以去死了。

    知道如果她被对方发现,这女人呢也必定不会留手。

    所以靳然一出手就是杀招。

    为的就是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才会省去她其他的麻烦,快速击杀对方。

    这女人到不愧是个精明的人,在靳然冲过来的一瞬间就把武器拿了出来。

    是一条鞭子,靳然冷笑一声,然后迅速把腰间的长刀给抽了出来。

    直接跟对方硬碰硬。

    就算对方现在已经是反映了过来,但是也为时已晚了。

    因为她的武器本就不是靳然那把长刀的对手。

    而且现在还是被偷袭的一方。

    这对她来说更是必输的结局。

    只见靳然伸手非常敏捷的就把对方长鞭直接给拦截了下来,当然她用的是手中的长刀。

    这把长刀可不是普通的武器,在拦截一瞬间,对方的长鞭就被靳然的长刀直接给斩成了两半。

    那女人似乎是愣住了,没想到自己的武器居然这么简单的就被靳然给拦截下来。

    而且武器给被直接搅碎。

    这简直有点让她觉得难以置信。

    她脸上的表一边,然后再次用她那尖锐的声音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靳然听后轻声笑了出来,她淡然的开口,“没听说过自己都快死了,还问人家的目的。”

    她语气轻蔑,让那女人脸色一边,就算这里火光比较暗,但是两人离得这么近,靳然还是看到对方的脸色不好看,似乎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你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吧,我看看能不能满足你。”就算到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是这么从容不迫,这一点倒是让靳然有点另眼相看了。

    一个女人做到这样也不容易,她看了看对方衣领上面的变音器直接拿下来放到地上踩碎,听着对方恢复了女人柔美的声音,靳然淡淡开口,“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人。”

    那女人现在的声音变得极为好听,是另一种的感觉,非常的有女人味,而且这女人的外貌非常不错。

    她听到靳然的问题,妩媚一笑,然后说道:“原来,你是这个目的啊,难不成里面的男人是你的哥哥?”她说话无不有挑衅的以为,而且这个女人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

    如果靳然是个男人,没准现在还真得被迷惑从而投降。

    只见靳然冷冷一笑,然后开口,“我不是男人,你这伎俩不用浪费在我的上,不要说废话。”

    那女人现在才发现靳然的外貌比自己还要强得多,而且还油盐不进,“唉,你既然已经来了难道还不知道吗?自然是钟家的人喽,反正我现在是栽在你这个小女人的手上了,你看着办吧~”

    如果不是现在这敌对的关系,靳然没准还会很欣赏这个女人也说不定。

    可是立场不对。

    她不能放过这个女人。

    这不关乎同心,如果这女人比她的实力强,没准现在即将被杀的就是靳然了。

    在这个末世,人吃人的现在,同心是死人才会有的。

    因为同心泛滥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靳然自然不是那其中的一员。

    并且,她也没有打算去当那其中的一个。

    所以她直接抬起长刀搭在对方的脖子上,眯着眼睛说道:“你们三个刚才再说的那一位是谁?”

    她除了想要救白一,现在还想知道,他们刚才说的那个‘那一位’究竟是谁。

    可惜,这女人似乎没有打算说的意思。

    她就这么看着靳然,过了一会就呵呵笑了起来,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脖子上面的长刀。

    靳然狠狠地近了一点,只见一行血就顺着长刀流了下来。

    那女人轻蹙眉头,然后再次笑呵呵的看着靳然,“我说小姑娘,你就不要问了这个问题我绝对不能回答你的,人我都可以让你救走,但是这件事,我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不要做梦了哦~”

    她说话的语气总是这么漾。

    靳然皱着眉头,看着对方的眼睛,看意思她是真的不打算说了。

    那女人再次开口,“反正,我看我也活不成,就算我说了也是活不成的,所以,你觉得还有悬念吗?”

    靳然淡淡开口,“我可以考虑饶了你,只要你先说出来。”

    可是对方似乎根本不信的样子,脸上就差刻着几个大字【你随意】了。

    这样嘴硬,靳然也没有办法,她只好直接干掉对方,然后在自己调查。

    长刀一用力,那女人的表还停留在刚才的笑容上,但是人已经断了气。

    她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而那把钥匙还插在钥匙孔上面,靳然弯腰从她上把刚才开启假山机关的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中。

    就一拧门钥匙,‘咔嚓’一声,门被靳然打开。

    这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刚才的一切里面完全没有听到的可能

    就算是异能者,也没有听到。

    靳然开门的时候里面的白一等人还以为又要再一次的拷问了,刚想骂几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他们六个人都被锁在了架子上面。

    而肩膀的地方都被打穿了琵琶骨。

    这是很残酷的一种刑法,一般都是在古代用在犯人上的。

    没想到白一等人被这样对待。

    靳然刚看到的时候还楞了一下。

    她知道白一几个人一旦被抓起来自然是要被拷问的。

    可也没想到这周家的人到是心狠手辣的主。

    不过想来,有这样野心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了。

    白一六人看到靳然来了,都怔住了。

    只有白一温柔的笑了笑,就算上在狼狈,并且嘴角上还带着血,这个男人还是这么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他看着靳然的脸,然后温和的说道:“靳小姐怎么找到这里的?”靳然伸手指了指外面的那个女人尸体。

    “跟着她来的。”

    白一惊讶的看着那女人尸体,然后了然的笑道:“不愧是靳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唉,跟你比起来,我们这些男人到是不如了。”

    靳然走进去看了看这屋内。

    况很不好,他们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了,而靳然上没多少疗伤的药。

    看他们表面没什么,可是估计除了白一其他人已经有点精神恍惚的意思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挑在这个时候来拷问的原因了。

    他们只要精神力扛不住,被随意一问,几乎什么都可以问出来了。

    屋子内都是刑具。

    看来这段时间,他们几个人没少被刑罚。

    “你们怎么被抓起来的?”靳然淡淡的问道。

    ------题外话------

    我要躺尸了,这次是真的不行了。又困浑疼。评论没力气回复了。明天吧。本来想少更点。但是强迫症犯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