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监狱线索

    这两人偷偷摸摸的扛着一个巨大的麻袋走在深夜的研究所里面,这研究所是属于私人的研究所,根本就是国家不许的存在。

    里面研究的一些东西,自然也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就连里面的人,大家所有的称呼全部都是以编号代称,没有人知道对方的名字,所以,那个少年编号为30567。

    这说明,研究所里面一共有几万人。

    起码有几万人,这个少年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他还是自小就被带到这个研究所内部来了,研究所在末世前就已经存在了,每年都会从各个城市带来不少小孩子,给他们进行系统的培训。

    然后就会安排到各个的岗位上。

    但是有一个群体,接受的是特殊的培训。

    五号就是那群体的其中之一。

    这些孩子被带进来的时候,只是普通的小孩而已。

    具体为他们做了什么培训,其他没有参与的人都不会知道。

    所以这研究所可以说,每天都在进行不为人知的研究。

    这个怪物,是在末世后的新项目,具体目的不知道,这两人也只是跑腿的而已。

    根本没有权限加入到这个项目之中。

    这次的漏洞对他们来讲可以说是毙命的,只要这件事被上级发现,那绝对不是普通惩罚可以带过的。

    只是,他们都以为,自己可以瞒天过海了,谁知道,这里所有人的所作所为,没有研究所不知道的。

    30567和那个男人,扛着麻袋在走进实验室的瞬间,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研究所势力大到什么地步,在京都内部自然是有人,他们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京都内部的人给遮掩了下来,可这两个人还以为事已经过去了。

    在他们进入实验室打算把麻袋放下的瞬间,这里的大灯忽然就亮了起来。

    里面是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

    他们全部都带上了变声器,声音听不出真假。

    “就是这两个人,把他们抓起来。”其中一人嘴里发着奇怪的电流音,然后旁边的一群人就过来把男人上的麻袋扔到地上。

    30567号和那男人两人一起被扣押在了地上起不来

    男人吓得一冷汗,他心中知道研究所的手段,但是嘴里还是疑问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把实验品放回来而已啊!”

    那冷漠的电子音再次开口,“我们不许一丝一毫的纰漏,这次的事不可侥恕。”

    “把他们带进实验室,最近*越来越少。”似乎是感叹的说了一句,其他人把这两个人拉了起来。

    30567号吓得张嘴大叫,“不要这样!我完全是听他的吩咐而已啊!要抓就抓他一个人好了,不要抓我啊!而且这件事五号也知道啊!对对,五号也知道的。”

    知道他的意思,似乎是想把五号也牵连进来?

    那人又开口,“我们已经完全调查清楚,”

    30567号和男人似乎还想解释一些什么,可是那些人没有在给两人开口的机会了,有人过来就把他们的嘴给堵上了。

    “带到8号实验室。”

    八号实验室是这个研究所里所有人都惧怕的地方。

    所以当这个说道八号实验室。

    30567和那个男人就觉得眼前一黑,互相看了看对方,都觉得这次真的要没命了。

    那可是个和地狱一样的地方啊!

    随后一群人拉着这两人就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门前。

    这里在外面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普通的手术室一样,但是谁知道里面又是何等的恐怖?

    两人被吓得就差点尿裤子了。

    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从里面打开门走出来。

    外面抓着两人的一群人朝着出来的人点点头,“就是他们了,交给你们了。”那人点头,就朝后面打了个手势,把这两人直接给抓进进来,30567号和男人一直死死地抓着外面的大门。

    打死也不想进去。

    可是他们两个人,哪里抵得过一群人?

    瞬间就被拉了进去。

    “好了,今天的实验可以开始了。”这个实验室只有研究这个项目的人才可以进。

    两人进来之后看着上面的CT片子和各种工具,就觉得蒙了。

    在看到这一群防护服的人,知道,这次真的是完了。

    他们以后恐怕就会变成和那怪物一样的东西了。

    这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两人绝望的看着这一切,他们想自杀,可是对方连自杀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直接用注药剂把他们两人给麻痹了。

    现在就是话都不会说了。

    男人大着舌头开口求的说道:“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不要这样!”他们浑都被麻痹了,此时就连说话都是说不清楚的。

    他大着舌头口齿不清,对方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直接朝后面的人招呼,“把他小心的放到手术,今天的工作可以开始了。”他们已经等*等了很久。

    已经半夜了,这才刚刚白*送过来,如果在不迅速开始这些技术人员也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敢懈怠。

    一群人赶紧把男人架起来放到手术

    而那男人已经浑无力,这个时候只能任由这些人折腾,他害怕的眼泪流了出来,在这里已经工作这么多年,哪里会不知道这研究所的恐怖?

    就是因为越是了解,现在才觉得更加的害怕啊!

    他吓得下体都湿了,那些防护服的医生都皱眉,“清理干净,怎么这么胆小,放心吧,你很快就会变得非常厉害。”那医生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一种让男人非常害怕的狂

    他绝望的双腿努力的蹬着,可是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绝望了——

    这种时候该怎么办?

    他只是个普通的跑腿人员,实力就是强化者,完全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啊。

    研究所里的技术人员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大多数都是异能者啊!

    他就算是没有被麻痹,恐怕连一个照面都过不了,就直接被撂倒了。

    30567号看到自己的老大被人这样对待瞬间也吓得说不出来话,他现在已经不想求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听任何解释的。

    只见那男人躺在手术上面浑瑟瑟发抖,看着眼前这些医生仿佛是看到了一群魔鬼一样。

    “把他捆起来,然后开始吧。”男人听后更加害怕,这群人把这个男人当做了待宰的羔羊一般,直接用绳子捆绑在手术上面。

    随后他们开始准备工具,有没有比这种即将面对这样的实验,然后自己还清醒着?

    有什么事比这样的经验还要恐怖?

    这群魔鬼!

    只见这群医生手中拿着各种医用道具,靠的越来越近,30567号已经受不了这种煎熬的折磨。

    每当想起来,下一个就是自己,这种心里折磨的他恨不得死去才好,可是他浑现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台上这样恐怖的一幕。

    靳然在经过三天的时间,异能终于恢复了正常,她现在完全可以正常使用异能,而且新的异能也已经研究成功。

    之后的几天就是靳然努力升级的时候,她带着一群人白天出去打猎晶核,然后顺便升级。

    大概一周的时间,靳然已经提升到了二级三阶。

    可能看出来感觉升了才不过三阶,可是这已经相对来说非常迅速了。

    到了二级之后等级就非常难以升级。

    靳然这等级如果说出来,恐怕还要震惊到不少人。

    可是想到那天那个少年,靳然觉得自己还是实力很不够,居然出现了三级的强者!

    这代表什么?

    这足以说明,在暗地里不知道这样的强者要有多少个,而那个少年绝对不简单。

    看来那怪物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很重要,所以才会找那样一个强者来把那怪物给带走。

    不过靳然怎么想不明白,既然是这样的一个组织,怎么出现那样的纰漏?

    而且徐司令在那次事之后的几天就把后续的况告诉靳然了,原来,上级居然决定掩盖这次的事

    以靳然对京都那些人的了解,这种事绝对会闹大然后在仔细调查,什么也不能威胁到国家的利益。

    可这次算什么?

    靳然也仔细想了一下,肯定是这次的事牵扯京都基地内部某个大人物,所以对方不惜用手段也要把这件事给洗白。

    这种事就连徐司令恐怕都接触不到,想要调查可就难了。

    她的异能现在已经完全熟悉融合,这弓和空间的异能联系到一起果然是非常厉害。

    两种异能融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无形之箭中带着空间的能力。

    而且,靳然尝试把空间能力缩小。

    这样使用起来的时候完全不必像之前一样搞的她精神力瞬间枯竭,而且还生生不息的吸收着她的精神力。

    现在完全没有必要持续消耗精神力。

    这就好比是从原来持续消耗精神力,现在就只需要一下消耗一定量的精神力才促成一个异能的形成。

    这样相对来说已经非常好了,比之以前靳然一用空间异能就会瞬间枯竭需要空间稀释井水来维持,到现在她只需要一下消耗多少精神力就可以使用这个异能,并且还把两种异能给融合成了一个异能来用。

    可以说靳然现在已经完全摸到了三级的门槛了。

    现在差的只是等级了,只要到了二级的瓶颈,靳然直接吸收陨石碎片就理所当然的可以升到三级。

    说道碎片,靳然发现,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吸收碎片的数量逐步的在增大,从一开始的吸收一枚,到现在一次要吸收几枚,恐怕等她到进化三级的时候要一次吸收56枚才能满足她升级的需求。

    靳然这次得到的碎片大概还剩下七十枚左右。

    虽然现在来看已经是足够了,但是长期下去必然会逐渐的减少,最后完全不够用,看来去京都的时间要提前了。

    这一切都捋清楚之后,她就来到厅中,众人都在吃饭,“我今天需要去钟家一趟了。”这一段时间靳然都没有在和钟家联系。

    对方也没有新的消息传过来,为了表示三方合作的诚意,靳然打算今天要去钟家一趟。

    杨天把食物放在桌上,“你自己去?”他觉得如果自己和靳然一起去那岂不是更好?而且对于钟家杨天还是存了几分好奇的。

    红衣跳到靳然的怀里,表示一定要跟着。

    靳然环视了厅中的众人,这些人现在的实力也已经有了很多的变化。

    她的父亲靳风此时已经是一级六阶了,这一段时间内队里面只有有人受伤都不许自我回复,全部都要靳风去治疗。

    江蕊也从一级初阶进化到了一级三阶,她的五感变的更加的敏感,大概百米之间所有的话她大概都能听的清楚。

    齐超一级七阶了,已经可以简单的在墙壁上使用一些毒网的陷阱。

    老三的一级五阶了,他虽然进化的最晚,但是凭着过人的毅力现在也是实力斐然了,而且他的音波异能也是非常的厉害。

    呱呱是个懒货,但是它懒归懒,现在也已经二级三阶,所以其他人也不敢小瞧了这只鸟。

    红衣是五级,具体等级靳然看不出来,一般等级比本人高上一级也就看不出对方的等级了。

    杨天现在已经一级八阶,他每天异能用的最勤快,也是所有人里面等级升的最快的。

    最让人惊讶的无非就是利刃了,他现在已经到了二级的瓶颈,剩下的就是进化异能,只要他的异能研究出来,利刃会在瞬间就升上三级的。

    “那杨天跟我一起去吧,爸妈我不在的时候小心点。”靳然临走的时候叮嘱道。

    江蕊走过来把一个背包给靳然,“把这个带着,里面是一些饮用水和食物,你一出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果饿了呢?”这个背包带着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担心。

    靳然点头,把背包背好,有杨天跟着就够了,那可是移动水库。

    她可不担心自己被渴到。

    只是一个母亲的关,靳然无法拒绝,就算在重的东西对靳然来说也不算什么,“好了,妈我很快就会回来。”靳风搂着自己的妻子无奈的说道:“行了,别看了,人都走了。”

    江蕊擦了擦泪水,“唉,最近事太多了,我肯定担心啊,就这么一个孩子啊!”

    这一下弄的厅中的人都郁闷了起来。

    靳风看气氛不对,赶紧笑道:“我们来玩牌,轻松一下。”其他人赶紧就接着楼梯点头。

    而靳然和杨天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钟家的附近。

    杨天第一次跟着靳然来钟家,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到这里有什么房子,所以诧异的问道:“靳然,钟家就在这里?”

    后者点点头,她伸手指指地上的一个方位,“这算是一种阵法,混扰视听用的,一般人没被钟家人带着来过自然是找不到这里,而那个地方就是阵法的其中一角。”

    杨天则是抬头顺着靳然的手指看过去,却感觉跟周围一样啊,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他有点疑问的看向靳然,打算让对方直接给他解释。

    靳然则是没有跟他说话,直接用动作给他解惑了。

    只见她走向一个平地的地方,伸手把地上的一个疑似石头子的东西挪开,本来应该是一片空地的地方。

    却神奇的出了一个宅院!

    这是一个很古老典雅的宅院。

    杨天震惊的确实这样的神奇事是如何做到的。

    靳然这时候才开口,“这就是阵法,所以我才和钟家合作,前几天他们来人也给我们基地弄了一个,但和这个不同。”

    杨天这时候才明白了整件事,这就是阵法,如此神奇的事杨天还是第一见到,他觉得这次和靳然一起过来,真是个正确的决定。

    这阵法被动了,里面的人自然很快就知道了,马上就有人把门打开了。

    但这个却不认识靳然,他皱眉然后开口,“你们是?知不知道我们钟家是什么地方,随意闯入可没有什么好结果!识相的赶紧离开。”

    杨天这时候笑了笑,“麻烦你去通报一下,说是靳然来了。”对方还是没有立刻进去通报,只是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我跟你们说了,你们还不明白吗!”靳然这时候也察觉到事的不对劲了,她皱着眉头,“蒋锦呢?”她直接就报出蒋锦的大名。

    可对方仿佛跟没听到一样,继续大叫,“都让你们赶紧滚了,怎么还不滚?”杨天和靳然互相看了一眼。

    然后杨天开口,“不好意思,麻烦这位兄弟了,我们这就走。”那壮硕的男人冷哼一句然后把靳然手中的阵法基石拿走,又摆回了原来的地方,整座宅院瞬间消失无踪。

    红衣这时候调笑的开口,“看来这里出了什么事,怪不得最近都没有人来麻烦然然~”他语气很调皮,狐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可是从眼睛里也能看出他的高兴了。

    杨天看了看已经这一片空地,“靳然,这里出了什么事?”后者摇头,“看来是出事了,怪不得这段时间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原来是有变故,恐怕蒋锦他们不在这里。”

    家世越大,越容易惹到各种麻烦。

    靳然把一路上杀丧尸得到的晶核给放到背包里,然后淡淡的说,“那我们只能先回去了,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办法。”

    杨天叹气,本想见识这钟家的风采,可谁知道居然发生这种事,“可是这样的话,钟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啊?现在他们是不是没有办法跟我们联络?”

    “肯定的啊呀~他们要是能联系然然,早就来麻烦然然了,还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吗?”红衣翻了个白眼说道。

    杨天无语的看了一眼红衣,他什么都没有,跟一只狐狸计较他还不至于。

    这时候红衣的小鼻子忽然一动,“诶,那边有熟悉的味道!”它抬起小爪子指着另一边的地方。

    靳然这时候有点后悔没把她母亲江蕊带来,凭着江蕊的本事必定能发现很多蛛丝马迹。

    靠近钟家的附近几乎上是一只丧尸也没有,看来他们真的是把防御做到了最大限度。

    这附近百米居然都没有发现任何一只丧尸的踪影。

    就算是杨天,这下也见识到了这阵法厉害之处,这么一大片的距离中没有一只丧尸横行,这得是多么厉害才能做到?

    怪不得钟家看起来到是很安全。

    几人在狐狸红衣的指挥下来到另一边的空地处,狐狸在闻了闻,“就在这附近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可是到了这里味道又淡了很多,你们寻着附近找找吧。”

    杨天和靳然就开始分头寻找。

    红衣也跳下来跟着一起找。

    杨天那边忽然叫道:“靳然,你过来一下。”靳然抱着红衣走了过去,只见杨天手中拿着一个衣角,他拿给靳然,而红衣忽然开口,“就是这个味道,好像是小十八上的,所以我才觉得熟悉。”

    靳然拿着衣角给红衣,“你在闻闻,然后带我们找。”红衣委屈的看着靳然,“然然~人家不是狗!”

    “好了,不要撒,快点。”靳然摸了摸红衣的脑袋低声说。

    红衣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工作。

    它伸着小爪子一指,“在那边!就是前面快点过去。”红衣激动的说道,然后小爪子抓着靳然口的衣服。

    靳然顺着狐狸爪指的地方带着杨天一起走了过去。

    两人到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是靳然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一抬脚发现是一股红色的印记,她赶紧蹲下去用手捏了一点,然后凑近一闻,才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看来十八出事了。”于于理这事靳然必定不能完全不闻不问。

    既然已经是合作的关系,钟家出事了,靳然自然要管。

    现在也少有人能够威胁到靳然的。

    而且刚才他们去钟家的时候,里面出来的人那态度也很暧昧,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然然,这个血迹是十八的味道,我们在往前面走走。”狐狸红衣闻了一下然后果断说道。

    靳然点头,“我们走。”她转头对杨天说道。

    然后两人一兽,继续向前走打算在找些线索。

    在向前走了几十米,红衣摇了摇小脑袋,然后懊恼的说道:“就是到这里,然后没了!”红衣气的呼出几口气,然后继续说,“然然,在往前走肯定会有线索的!我就不信了。”

    他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人类,所以在自己生闷气玩。

    靳然摇摇头,不过她也没有拒绝,现在似乎除了红衣这个办法,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所以一行人又在继续向前走。

    直到靳然和杨天都快走到马路上,红衣才惊喜的呼道:“就是那里!”它抬起爪子指了指一个建筑物。

    可是一个白色墙壁围起来的地方。

    靳然眉头一皱,“监狱?”一旁的杨天也是满脸无奈,怎么就到监狱了?

    “他们怎么会在那里啊?”红衣冷哼道:“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他的追踪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悍。

    所以红衣说是在监狱,那绝对是在那里。

    “那里就是有十八的气味,我们过去看看!”红衣不依不饶的说道,然后抬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靳然。

    他着急证明自己的能力。

    靳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巨大铁门,然后点头,杨天也无奈的跟上,既然靳然都同意了,他还能说什么拒绝的话?

    自然是跟上了。

    两人一兽来到这巨大的铁门外面,红衣拿黑溜溜的眼睛看向杨天,“快把门打开呀~”

    杨天眉头一蹙,这说的简单,可这门如果没人开,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就可以打开的。

    他无比郁闷,这狐狸真是知道为难人。

    红衣看着杨天的样子,然后嘲笑了一句,“就知道你不行!”说的后者恨不得现在就掐死这只狐狸!

    狐狸红衣哈哈一笑,果然最好玩的就是调戏人类了。

    他上绿光一闪,然后就变成了人的样子,还是一红衣,端得气质决定。

    杨天虽然已经见过红衣人形的样子,可再次见到还是觉得这狐狸外貌来说,真不愧是狐狸精,果真是不同一般人啊。

    红衣看着靳然,然后一脸的期待。

    靳然淡淡点点头,“去把门打开。”红衣妖孽的笑了笑,然后转走到大门的前面。

    抬手就是一道火光,他用的火自然是和那些异能者的火系异能不同的。

    三昧真火一处,这大铁门瞬间就被烧出了一个洞。

    巨大的洞,火焰的燃烧,这完全是被融化了。

    杨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火,恐怕自己的水是完全灭不了这火的。

    红衣把门烧出来一个大洞,然后就收手,这完全足够他们两人进去了,红衣一转就变回了狐狸的外貌,然后就回到了靳然的怀中,打算搭个顺风车。

    看到靳然已经进去了,所以杨天自然也跟在了她的后面,两个人就进了这所监狱。

    这里已经距离钟家很远,刚进去就听到一片一片的嘶吼声,差点把杨天吓得一哆嗦。

    随着他们的进入,那里面的丧尸越加的兴奋起来。

    而与此同时,徐司令此时也是满心的烦恼。

    由于那怪物被五号带走,原定由上面发来的设备,现在也暂时用不上了,而且研究所里这一次的事死了几十人。

    这件事算是闹大了,死了这么多技术人员,不只是这个基地的损失,这也是国家的损失。

    要知道在末世,这样的研究所技术人员也是紧缺的。

    谁能牺牲自己变强的机会,成天在一个暗无天的研究所里面研究?

    虽然是国家给的待遇很好。

    但是他们也不想一直见不到太阳啊。

    所以这一次的事件,徐司令不能有任何隐瞒,全部都向京都的总部上报了。

    而反回来的结果到是让他惊讶了一下,京都总部的意思是,还会在派来一些研究人员,这次的事居然直接没有提。

    徐司令翻来覆去的在想总部这样做的用意。

    这是什么意思?

    秋后问斩,还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他把这件事跟靳然也说了。

    后者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就离开。

    徐司令沉吟一番,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京都居然这么容易就把此事揭了过去,说明是不想闹大。

    这可是很大条的事,京都应该要调查才对啊,为什么要替敌方隐瞒?

    这可有的想了,内里的事徐司令不敢多想,他现在首要是把自己基地内的事解决好。

    基地中再一次损失惨重,异能者到是没事,强化者死了几十人而已,研究所的事国家会在调遣过来一批心的技术人员。

    这一次跑了不少的普通人类。

    虽然没有任何能力,但是他们也是基地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最近基地中有不少强化者都是新进化的。

    现在的强化者越来越多,而异能者也变得不在这么珍贵。

    尤其是物理系异能者。

    但是,精神系异能者还是这么稀少。

    徐司令没有想到一只二级的怪物居然造成这么大的连锁反应。

    这就说明提升等级不能在等了,一个二级的怪物就这样,如果他们在不迅速升级,后面遇到三级的呢?

    比如昨天见到的那个少年,可是最起码有三级的实力啊。

    那怪物就这么简单的被带走了,他们毫无反击之力的看着对方离开。

    想到这里,徐司令把那张名片拿了出来,在手中不停地端详,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这都末世了,那古董店还存在吗?

    真的像靳然说的,对方是个杀手?

    他摇摇头又把东西放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现在虽然有不少的普通人都逐渐的回来了一些。

    可基地已经不如原来这么鼎盛了。

    看来他需要在一次进行寻找幸存者救援的行动。

    最大量的把广海市的幸存者都集中到他的基地里来。

    这才是现在必须要立刻去做的事,至于其他的还是由总部来愁吧,那跟他这个小角色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题外话------

    嗷嗷嗷~端午节求留言!我都休息不了==所以必须留言给我!不许霸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