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基地布阵

    这六个人在钟家现在广海市的分支里面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了,现在分家虽然只剩下了几十个人。

    但这些人普遍都是之前一些有真本事的人,一般心浮气躁而且对分家有意见的人,大部分离去。

    而还有一部分就是他们现在要寻找的人,都是对分家很有感但是又对前家主的所作所为很寒心,所以才离开。

    只是一般这些人也都是有本事的,所以要找到他们还是有一定难度。

    这六人平时感好,而且自小就进了钟家。

    六个人自小结拜成了兄弟。

    钟家家族古老,里面有很多规矩还是效仿的古代那些拜把子等等。

    这六人则是也结拜了。

    全部姓白,从一至六,就是他们的名字。

    而对靳然不满的就是白三,他为人就这样,其他兄弟也明白,所以对靳然没别的不满意。

    而且白一还觉得这女人到很果断,合他胃口。

    “靳小姐,我们的材料都在背包中,但我们分家现在剩下的东西也不多,所以恐怕不会是什么厉害的阵法,也只能简单的防御,如果遇到实力强悍的对手,恐怕会很轻易就被破坏,但是阻拦一般的普通丧尸还是完全没问题的。”白一笑着解释道。

    这个白一看上去很好说话,长的很阳光俊朗,其他人就长的比较普通了,靳然点头,她心里想着还要去再去一次书房看一看。

    靳然对于钟家的阵法很感兴趣。

    可是想到现在钟家已经稳定下来,恐怕书房那种地方也肯定有人看着,自己要进去就有些困难了。

    以现在的合作关系,她要是想进人家书房还是不可能。

    不过,她相信只要好处给到一定地步,对方自然就会给她放行。

    靳然知道对于阵法红衣这只上古狐狸自然是很精通,可是这几千年的时间过去,阵法早就从复杂变为现在的大多数都是简易的。

    而她要的就是这简易的阵法。

    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

    这么复杂根本毫无用处,而且耗费时间长,靳然上哪这么多材料去布置?

    所以对她来说,最好的不过的就是,简单好用。

    当然,如果坚持时间长就更好不过了。

    “时间能坚持多久?”一群人走在基地中靳然好奇的开口问。

    此时几人已经从公寓中出来,陪同的只有靳然,红衣满脸不屑想跟着,但是被靳然留在了家里。

    现代的阵法已经和上古时期不同,现在的阵法主要靠的是五行。

    很简易,没那么复杂。

    这也是为什么,钟家的人擅长但说不上精通。

    因为上古时期的阵法才是最博大精深的,可惜一本都没有留下来,这六人倒是很乐意和那个红衣在一起探讨。

    可惜这次来是来帮忙的。

    他们心里惦念着,回头再过来专门找那红衣研究一下上古的阵法,只可惜红衣一向不喜欢人类的修士,过去不喜欢修士,现在则是讨厌修道的。

    所以怎么可能好好教他们?

    顶多就是一阵的不屑再加上鄙视。

    他一向最讨厌人类,除了对靳然感微妙,其他人类真的是一点也没办法让红衣有任何的好感。

    红衣看上去活了几千年。

    其实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空间内疗伤。

    在头脑上,也就是个刚成年不久的狐狸而已。

    九尾狐成年需要五百年,化形则需要三百年。

    当时的红衣才不过化形后一百年,也就是说头脑相对比人类就是十多岁的少年时期。

    他那个时候刚从山里出来,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多厉害,所以抢了那石板。

    那可是个好东西。

    是一群修仙者从上古修士陵墓中拿出来的,本来那一帮人就争红了眼睛。

    然而却被一只狐狸给抢夺了去。

    自然是群起而攻之。

    当时红衣的实力很是厉害。

    可是敌不过一群修仙者的围攻,它就跑到了一处古迹,最后受伤,血液沾染到了那石板上。

    在临死的时候被吸了进去。

    这一睡就是几千年。

    他现在这样的格说白就是一个比较任,外表妖孽的青年而已。

    被人类围攻过的红衣,至今都讨厌人类。

    只不过醒后认识了靳然,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红衣觉得靳然和别的人类不一样。

    逐渐的才衍生出其他的感

    但是红衣自己一点也没有发觉到。

    靳然更是在没有报仇以前,对其他感没有心思投入。

    现在更是发现了一些线索了,靳然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这一切,和基地合作,跟钟家合作,这可都是为了后报仇。

    没有一个基地在后方支持她,靳然怎么可能单打独斗的去面对一个这么大的家族?

    那线索已经指明,老四和钟家肯定是有关系,还是京都的主家。

    就是不知道他背后的主人是谁?

    现在看起来,肯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吧。

    对于钟家,她现在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这分支不过是钟家的弃子。

    恐怕就连蒋锦都不知道这钟家的底细。

    这时候,白一出口打断了靳然是思绪,“看,这里就是一个方位了,我们待会就把第一个角旗放入这个位置,然后在周围布置一些陷阱,剩下的就是保护好这里,不能让其他人碰到,否则位置一旦发生变动,那么阵法的效果会立即发生变化。”

    白一指着一处角落说道。

    这如果是普通人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犄角旮旯而已。

    可是懂得五行八卦的人,就可以看出,这一个极佳的方位。

    白一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角旗,这一面很小的棋子,大概有十六开的白纸大小,如果距离远一些,还真不会注意到。

    可是如果从这里经过就会发现这里有一面角旗。

    多手的没准就要坏事。

    靳然皱眉看着这旗子,“如果被拔下来有什么后果?”

    白三冷哼一句,他不喜欢这个女人,到现在也没什么好感,“拔下来的后果就是,这阵法的效果就变了,从防御阵法变成自杀阵法,明白了吗?”

    这种阵法本来就是自动运行的。

    如果没人动还好,但是一旦动了任何一处,就会变成反方向运转,本来是防御外面的敌人。

    这下变成瓮中之鳖了,直接空门大开,而且其中会疯狂的吸收灵气,吸引各种危机。

    而丧尸也会被那种人的能量给吸引过来。

    所以说,这就是从防御阵法,变成了自杀阵法。

    靳然听到对方的解释,对这种阵法就更加感兴趣了。

    似乎看出来靳然的兴趣,白一笑着说道:“靳小姐贵人事多,这阵法要精深恐怕要几十年,我们也只是初懂皮毛而已,您可以问问那红衣?上古妖兽自然要懂得多一些。”

    红衣虽然精通,但也只是精通一部分而已,但是现代社会无论是方位,还是其他东西都已经变化了很多。

    只怕是那狐狸也不能帮她什么。

    不过,靳然也没想把阵法当作一个主要学习的技能,也只是感兴趣而已,“我只是感兴趣,但恐怕没这么多时间钻研。”

    虽然有点可惜,但靳然知道自己重点的是什么。

    她的异能才是需要升级的地方。

    而这阵法,她可以研究一下,或许对提升异能有帮助?

    如果想要升到三级,不只是体方面,还有异能的提升。

    现在靳然的弓箭,可以向不同的方向,只是控制还有点偏。

    而且,这样的异能,不能多次使用,再一次使用就会导致头部剧痛。

    这是严重精神力集中的后果。

    所以靳然打算研究一下其他东西,比如这高深的阵法。

    从其中找点灵感来提升自己的异能强度。

    只见,白一子蹲下,把手中的那面小旗子小心的插入土中,然后四周又洒了一些类似于白色药粉一样的东西。

    靳然走过去弯下子看了看,“这是什么?”说罢就想低头仔细看一下。

    白一伸手拉住靳然然后站直子,“不要靠太近,这东西对人体有害,吸入体内更是不好,这是一种保护阵法的慢毒药。”白一说的很淡然,俊朗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笑意。

    只是别人听后恐怕都会心中冒起一阵阵的寒意吧。

    这样的男人,温柔则温柔,只是内心实则非常冷漠。

    靳然无所谓的站起来,拍拍上粘到的泥土,“现在要在哪里在插入旗子?”

    白二是个跳脱的格,他笑着从包里拿出第二面旗子,这是一面黑色的角旗,看过去就感觉上面透着一股子凉气,白二手上是带着一种特殊的隔离手拿的这面角旗。

    因为这角旗煞气太重,不是一般人可以徒手拿在手中的,白二虽然能力也很强,但是现在也不能轻易的徒手拿在手中。

    “这面角旗是杀旗,专门摆在煞气最重的地方,除了可以防御还可以做到一些攻击作用,其实就是一些迷惑敌人的障眼法啦,如果在上古有真正的角旗存在,那这可就是真正的杀招了,而这个阵法也不是现在这个效果了,恐怕进来一个死一个!”说道这里他表现的更加兴奋。

    白二激动的小脸都红了起来,白一笑着看白二然后抬手拍拍白二的脑袋,“好了,别闹了,我们赶紧找那煞气最重的地方吧。”

    “什么地方煞气会最重?”靳然淡淡开口。

    她现在就好比一个好学的学生,遇到什么不懂的就会赶紧开口问。

    而反则,白一外表温和,靳然问什么他也乐意告诉后者。

    两人的气氛到是看起来非常的融合。

    而,这让白三更加不满了,这女人是看上了自己的大哥吗?他心中不屑的想道,白一可不是表面这么温柔的人。

    他绝对是个狠角色,不但实力厉害,而且心里冷漠腹黑,一般被他惦记上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女人要是真看上白一,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自家的老大他可以最了解的,别看这人外貌俊朗没事就笑,看似很温柔,实则最腹黑的就是他。

    “这煞气,最重的地方自然是基地中杀戮最多的地方了,你看,就是那里了。”白一笑了笑,把黑色的小旗子拿在手里,这小旗子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在手中的。

    可是,白一却就这么徒手拿在了手中,他似乎一点也没有顾虑到那角旗中的煞气,如果没有一些本事的人把这角旗拿在手中。

    绝对会在瞬间就被这角旗的煞气干扰,最严重的就是在瞬间眼睛会变通红然后浑杀气,见人就杀。

    可他却没什么反应一样,直接拿在手中,只见白一抬手指着距离这里是一个相反的地方。

    靳然抬眼看去,居然是那交易会大厅的旁边。

    想到这几天就那里死的人最多,她也明白过来。

    “那个地方,是现在煞气最大的地方,我们过去吧,把这第二面角旗插好。”

    白一语气温柔,他在笑着看你的时候,会让正常的女人脸红。

    可靳然仿佛没有看到一样直直的朝那个地方走去。

    白二惊奇的看着靳然,“老大,第一次有人无视你诶~真是好奇怪。”

    白三一把拍到白二的头上,“行了,别废话,赶紧走吧,我可不想在这里待太久,这个阵法很容易弄,完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说罢,六人赶紧跟着靳然的脚步往交易会所大厅那里走了过去。

    靳然自然是对这里有没有煞气一点感觉也没有。

    白一指着地上一处还略微带着血迹的地方说,“就是这里吧,这里的血腥味最大也是煞气最重的地方,我看起码死了上百人,其他地方都很零散了。”

    白二听后赶紧从背包里拿出一些东西。

    瓶瓶罐罐的都十个。

    靳然奇怪的看过去,随后抬头看白一,希望对方解释一下。

    白一笑看靳然,然后才开口做解释,“这些都是协助角旗更好的吸收周围的煞气,因为角旗上的煞气比较重,没有这些东西的辅助会很大可能影响从这里经过的任何人。”

    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这么一面小小的角旗,居然有这么大的效果?

    靳然有点难以置信。

    看来,阵法这种东西果然很精深。

    她点点头,示意白一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只见,白一把白二从背包拿出来那些瓶瓶罐罐都拿了过来,依次的放好。

    这些药粉,必须要按照顺序一样一样的才好,不然就会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白一把一瓶一瓶的药粉,缓慢的倒在了角旗的周围一圈。

    一层叠着一层的倒。

    直到十瓶全部倒完,角旗的周围一圈,已经有了一圈很厚的药粉包围。

    而这角旗刚刚插入,周围的人就觉得上一冷。

    好在他们的实力都比较好,但就算是这样,其他人也觉得自己心中有一股没有地方发泄的杀气。

    靳然此时也有这种想法。

    在角旗插入的一瞬间,她就觉得心中的杀气没有地方发泄一样。

    靳然感受到心中逐渐的被一股不知道来自哪里的煞气所控制,而且眼睛逐渐变的血腥。

    好像周围的人都是敌人。

    她知道这是角旗引发的副作用。

    所以靳然瞬间就用精神力控制这股煞气,不让它控制住自己的心神。

    如果这点事都不能应付,那靳然也就不是靳然了。

    她只用了几十秒的时间,就把这煞气完全的控制住了。

    看着她逐渐清明的眼睛,白一惊讶的看着靳然。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利害,相反在看看自己的兄弟们已经被这煞气影响的眼睛通红。

    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任何感觉。

    直到这药粉发生了作用。

    其他五人才缓慢的恢复过来。

    可是那煞气却让他们精神萎靡了起来,脸色都很苍白,“老大,这煞气果然厉害。”如果是单独的角旗,还没有这么厉害。

    可这就厉害在,角旗和这里的煞气合二为一。

    要不然他们五人不至于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直接被这煞气控制。

    可是白一却摇摇头,他指了指靳然,“靳小姐紧靠着精神力,就把这煞气给控制住了,这说明你们修炼的还不到家,我们修道的人本就该淡然,你们还不行。”

    其他人都看向好似毫无变化的靳然,然后赫然低头。

    白一说的不错,这是他们修炼不到家的关系,哪里关煞气什么事

    人家一个女人都能用精神力完全的抵抗住了煞气,而他们几个还是修心的修道者,居然连这样都做不到?

    最后还是靠着药效发作了,他们才缓慢的恢复了清明。

    想到这里就觉得更加脸红了。

    白三这时候看靳然已经觉得这女人没这么讨厌了,末世里这么厉害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次终于是从心中佩服起了对方。

    感受到气氛的不同,靳然也并没有说什么。

    这几人越是对她满意,对于后的合作就越是有力。

    “好了,这边的角旗已经插好,剩下的两面大概今天就可以全部弄好。”白一把药瓶全部装入白二的背包中笑着对靳然说道。

    后者点头,然后开口问道:“下一个地方在哪?”白一收拾好东西又把刚才那白粉洒了一些在这角旗的周围保护角旗的安全。

    “剩下的两个地方,分别在这基地的其他两角,靳小姐还要看吗?”他有点不明白,这种找位置弄阵法的事,一般人都会觉得很烦闷吧?

    怎么靳然看的这么津津有味的?

    其实白一这就有所不知了,靳然只是在这阵法找到升级自己异能的灵感。

    而且她也是个比较好学的人,跟着看对方如何摆阵也学到了很多。

    还有一点就是,靳然对他们每次都拿出来的药粉很有兴趣。

    她觉得就算不能学习阵法,弄到一些这种药粉也可以。

    “那些药粉,都是毒药吗?”靳然看了一眼已经被收起来的背包问道。

    白二抓紧背包,他总感觉那女人似有若无的眼神,总是瞟着他这里看,尤其是他怀里的背包。

    这些药粉可都是宝贝,轻易觉得不可以给别人。

    这都是老大好不容易制作出来的,现在材料这么少,这些药粉可不是简单就可以制作出来的。

    他那防备的眼神让白一笑了起来,“好了,白二不用如此,这些药粉的作用就是保护角旗,其实平时的话,用做毒药也是可以的,说起来都是有毒的东西,吸入一些都是有害的,跟角旗混合在一起才会真正有用处,不过靳小姐如果感兴趣的话,下一次我在收集到材料可以另外做一些给你。”

    听到白一温柔的语气,靳然诧异了一下。

    其他人则是见鬼了,老大这是怎么了?

    “不过……”听到这里他们才淡定下来,而靳然也淡淡的笑了,有**才是好的,不然她可不敢收别人的好处啊。

    “有什么需求你就说。”

    “我们需要大量的晶核,所以就用一定量的晶核来换取吧,数量不能太少,靳小姐应该也知道,我这东西做起来可不是这么容易的。”白一笑着说道,其实这已经是最简单的交易方式了。

    晶核对于靳然来说应该不难得到。

    只是看晶核的数量了。

    靳然果断同意,“好,就这么办,下次你多做出来一些,我会给你相对等量的晶核来换取。”然后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我会再给你们单独一些食物的。”

    本来还不高兴的其他人,这时候才算是淡定下来。

    食物这听起来还算不错。

    比什么晶核要重要多了。

    老大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尤其的心软,这绝对不是他平时的风格,估计心里不知道酝酿什么算计了,其他人心**同想到。

    “好,就按照靳小姐说的来吧,那我们尽快去下一个地方吧。”时间可不算早了,已经到了下午,现在是最炎的时间。

    几个人都已经累了,靳然看他们也不想在耽误时间就开口道:“好,我们继续。”

    接下来就好办了,没有前面两次这么麻烦。

    他们一行人找到了两处地方依照前面两次行事方法,就把角旗插入土中,然后在用那药粉洒在周围。

    这两次进行的很快。

    前面速度慢完全是因为,白一要时不时的为靳然讲解,不然恐怕早就弄完了。

    “好了,终于好了!咱们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白二的浑早就湿透了。

    末世的水这么珍贵,这段时间都快臭了,又而且还没有水洗澡,上怎么可能干净的了?

    他们又不想靳然这边,还有杨天这种水系异能者。

    虽然水系异能不算是很稀有,但是人家也不乐意跟着你一个没有什么前途的落没分支啊。

    虽然钟家说出去很让人惧怕和敬佩。

    可前提是人家得知道钟家,一般普通人还真不知道。

    而且他们这一脉还落到现在这个样子。

    早就没有之前的风光了。

    白一看向靳然,他们来这里完全是来帮助靳然的,现在事已经完成了,不知道靳然还需要什么。

    “这阵法是具体有什么作用,基地需要如何配合?”靳然看阵法已经完成,现在要问的就是最关键的东西了。

    前面一直在观察阵法如何制作。

    而现在制作成功了,剩下的就是这阵法的具体效用。

    白一一拍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都忘记告诉你了,这阵法的作用就在意隐秘气息,基地中会有很多异能者吧?这个阵法会隐秘异能者,而且会让普通丧尸感受不到这里有人的气息,不会来攻击,一级丧尸也会有一定的干扰作用,但是等级在高一些就——而且阵法的时间效用是一个月左右,时间在长了,我们还得过来在加持一次。”

    他大概想了想,仔细的跟靳然解释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么。

    这阵法的时间效用只有一个月左右?

    她不知道这是钟家故意这样做的,还是真实就是这个样子。

    这说不定是钟家不放心她和基地的诚意,所以才让这几个人把效用缩短,为了到时候在用食物交换?

    因为靳然给他们的食物,大概时间也就够他们食用一个月左右。

    所以这导致靳然不自觉的就想到了这里。

    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靳然在想什么。

    他们还以为靳然在想刚才白一的话其中的意思呢。

    这几个大男人哪里会想到,靳然的心思这么复杂?

    怎么看,靳然在成熟,外表来看也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罢了。

    “而配合么——”白一想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就是要小心一点了,不要碰触这里的角旗,首先是基地内部人的安全问题,其次就是,这角旗也不能动,很危险,周围的药粉也有一定的危险,所以这样说,你就明白了吧?”白一笑着看靳然。

    靳然点头表示她已经明白了。

    “那么,一个月后你们还会过来。”她没有把话说明白,对方自然懂得。

    一个月后他们不过来,阵法不能运转,但是他们钟家的食物也会逐渐开始断粮。

    看来蒋锦本人是不会过来了,这几人回去自然会把食物带走。

    白一眯着眼笑点头,“没错,一个月后我还会再来。”他笑的很温柔。

    但靳然却对这个男人一点好感也没有。

    她不喜欢男人太险。

    这让她想起来前世的老四,和那个背叛她的男友。

    不知道现在她那温柔的表妹,和那男人怎么样了?

    再过一段时间,再过一段时间,靳然就要去京都了,那个时候,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她会报仇,前世背叛过她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三叔一家也是一样!

    白一看靳然的表有点不对,“靳小姐?”他走进后,低声叫到。

    靳然被这一声打断思绪,皱眉看着距离很近的男人,后退几步,“那么,今天就谢谢你们了,下个月再见。”

    白一不在意靳然冷淡的子,他笑着接道:“好,我们下个月再见。”白一收拾好东西,回头说道;“我们走了,钟家那里还等着我们回去。”

    其他人也没有逗留的意思,跟着白一一起,一行六人,直接离开了基地。

    靳然看着他们的背影没有任何表

    她没有心思留这几个人回到公寓,这白一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和蒋锦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一样有野心。

    靳然不喜欢这样的人。

    太过于危险。

    她也有野心,所以这样人不适合做朋友。

    想着这些转离开。

    ……

    “靳然啊,那阵法什么的已经弄好了?”徐司令直接一个电话打到靳然的公寓里面问道。

    他可是等了一天了,到现在靳然这小丫头也没有给他这边来一个消息,究竟是怎么样了?

    徐司令这里可是等的焦急,人家靳然回去都吃了晚饭了,也没想起来给对方打个电话报告一下。

    亏了他一早就知道靳然这小丫头绝对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汇报,就等着晚上给这打过来了。

    “已经好了,告诉手下人,小心一点,别靠近角旗。”她无所谓的在电话里说道。

    徐司令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为什么?”然后靳然就把下午白一告诉她的后果给徐司令重复了一边。

    “靠!这么严重,亏了我问一句,你怎么这么无所谓!”他无语了,这小丫头怎么就这么平静的说出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他还以为不是什么大事了。

    如果是这样,他可要好好部署一下了,最后让人在那一块盯着点,别让普通人靠近。

    那可不是简单的啊。

    连这小丫头被那煞气瞬间控制。

    虽然有那什么药粉的控制,可也不能保证普通人一点危险没有啊?

    要知道,这基地中普通人可是很多的啊。

    “还有别的事吗?”靳然听徐司令吼完,淡淡的开口。

    徐司令下意识的说,“没别的事了。”然后就听到电话‘嘟嘟……’的挂机声音。

    他无语的看着手中已经被挂掉的电话。

    这小丫头还是这么冷淡啊,好歹现在也熟悉了很多,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可能强者都有点小个?徐司令无奈的想到。

    ------题外话------

    躺尸。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