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而且刚才那两个人在说京都的老四——

    靳然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收缩……她可不认为事只是巧合,前世靳然没有接触过这个钟家,但现在她就在这里。

    而且还听到那两个人提到什么老四。

    并且那人在寻找发布末世消息的人。

    恐怕他们找那人的目的就是当初发布消息的人可能和遗迹有什么联系。

    没准那个人也去过那个遗迹?

    靳然现在脑子里非常乱,她想到很多,想到前世自己被囚的那三年,想到自己父母的死。

    也想到体内的那石板和其中的空间。

    可是这些在闹钟旋转了很久,也没有任何的答案。

    这些都需要靳然自己去寻找,去查探。

    小十八在一旁看到靳然的脸色不好,不知道是怎么了,等到两个师兄都厉害,他才拉着靳然出来,“呼,终于走了,要是被发现可就糟了,我的师兄们平时脾气都很好,但如果是发现我们听到他们说话,可就不好了,对了,你们现在离开?”

    “你要接掌这里?”靳然忽然眯眼问道。

    小十八不知道靳然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回道:“师傅让我接管分家,我自然是要遵循他老人家的遗愿,只是——”他说道这里停了下来,想到师兄们强横的实力,他觉得师兄们还好说,主要是分家其他人。

    靳然看了看犹豫的小十八,她自然是知道这小孩子必定是控制不了这个分家,就算现在还只剩下几十个人,但在广海市他们这个圈子里,必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想要完全掌握这里难上加难。

    “我帮你吧。”靳然淡淡道。

    红衣奇怪的看了看靳然,“然然?”这种事是比较麻烦的,然然为什么要这么做?

    靳然自然是有她的打算,她想的很清楚,既然她报仇的对象跟这钟家是一家的,并且这分家跟那男人似乎也不和。

    可能是表面上还比较过得去,可是背地里呢?

    她冷笑,只要心里不和就好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提出要帮助这小十八整治分家的目的,这可不是为了帮别人,她靳然还没有这么好心。

    这是为了报仇而已。

    她利用小十八来进入钟家,小十八也算是间接利用靳然帮助他整治这里。

    所以这是互利的事

    小十八低头似乎在考虑,他知道靳然这个人实力很强,而且还有这么一只厉害的妖狐,自己在这里形单影只的,而且想要完成师傅的遗愿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师傅希望他可以壮大这里。

    可他有可能吗?

    或许,这个女人可以帮助自己。

    他的年纪还小,阅历本来就很少,而且自小就在这里生活,子更是不擅长尔虞我诈的生活。

    似乎是想了很久,靳然没有失去耐心,她在等。

    她知道,对方绝对不会拒绝这么有惑力的条件。

    果然,在小十八想了很久之后,才一脸严肃的抬头,“我同意你的帮助,但是你有什么目的?”

    他虽然子单纯,但不表他是个白痴,他打死也不觉得靳然这个女人是个善良的人,看他自己艰难然后来无私帮助自己。

    靳然笑了笑,“不会威胁到你这个分支,我有我的目的,不会告诉你。”

    “好吧,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他有点好奇的看着靳然,现在小十八是完全没有主意了,希望这个女人能够给自己想点办法出来。

    今天他感觉自己一下就长大了很多。

    师傅去世了,愁人要帮助自己,他现在居然要靠着杀师傅的人帮助!

    唉,小十八摇摇脑袋,这就是命啊!

    他一向觉得都是命中注点的。

    一切随缘吧——

    修道者一向随心,小十八亦是如此。

    “接下来,等你师傅的事解决,大概明天你的师兄们就要来找你商讨这分支管理的问题,你就可以宣布你师傅的遗愿,并且明天大概全部人都会回来。”她沉吟了一下说道。

    小十八低着头看不出表,他声音闷闷的,“你觉得我能胜任吗?我事事都不如其他师兄,师傅还把这分支交给了我,而且我不是钟家的人,其他师兄都是姓钟的,所以自然会很多人都不服我,我觉得我不行。”

    “不行也得行!明天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会出场,你这里距离我休息的基地很近,有事可以去找我,我不能长期在这里不会取,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靳然果断说道,不行也得行,她不需要一个傀儡,靳然不想控制一个完全没有主见的人。

    她需要的是一个有头脑,有主见的合作者。

    小十八虽然现在还很单纯,但就是这样如同白纸一样的人,靳然会更加有信心可以变成自己期望的合作者。

    “我会努力的,你说的不错,我既然答应了师傅就要做到,对了,你在基地中还有其他同伴?”他看着靳然,如果没有同伴,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回去?十八现在希望靳然给他出主意,可是对方似乎有急事。

    红衣点头,“你还算聪明,然然的父母和队友都在那里,肯定不能长期在这里帮你,所以小呆子~你要自己长点出息啊!不要让然然这么担心~”

    既然,然然要帮助这小鬼,红衣自然是没意见了。

    靳然没跟他说起过她的仇,因为她是重生的,这要怎么跟别人说?

    就算是她和狐狸这样的联系,也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小十八憨笑着摸了摸头,“对啊,我忘记了,你们也有同伴啊,好吧,你们不在我会努力的,我要怎么联系到你们?”

    “这里距离基地不算远,有事你可以去基地找我,也可以派别人找我。”靳然把联系方式告诉他。

    “好的,我记下来,那现在我们干什么?”小十八好奇的问道。

    红衣好笑的说,“自然是回去啦!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忙,明天会在过来的,你就按照然然说的做吧。”

    十八点点头,然后说,“我带你们出去吧。”

    随后十八就带着靳然要离开这里。

    途径大院看到院子在说话的十八的几个师兄。

    那戴眼镜的大师兄也在,他温和的先是朝靳然笑了笑,然后问道:“这是,要离开?”

    靳然说,“是啊,想去找一下亲人,如果——”她低头没有再说下去。

    对方笑了笑,然后脸上很温柔,语气也很温柔,“好,小心点,如果……那么早点回来。”他也没有说出靳然如果找不到父母可以在回来这里。

    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残忍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靳然离开的真相。

    靳然抬头感激的笑了笑,“那么,我们再见。”

    其他人都点头,十八的大师兄也没听出靳然语气中的猫腻,他笑着点头,“十八,照顾好靳小姐。”

    “我知道了,大师兄。”他心里却想着,这女人太会骗人了,他以后可不敢招惹对方。

    “我们走吧。”靳然笑着点头然后随着十八走了出去。

    “老大,就这么让那女人走了?”老三开口。

    其他人也觉得就这么让对方走了不好,那女人不知道什么份,小十八本来就单纯,对方来了这么快就走,怎么想也觉得不像是幸存者吧?

    哪有幸存者来了,这么快就离开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收留,还不得死活的留下?

    不过,对方说是找亲人才离开的,这个理由也确实无懈可击,他们也没法拦着人家,而且那女人也没说就不回来了,那意思找不到父母还要回来的。

    老大推了推眼镜,“就算有什么猫腻又如何?”其他人一愣,是啊,老大是什么人?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老三不甘心的说道:“大哥!为什么要辅佐那小十八,他年纪这么小,怎么管理分支,而且我们为什么都听他的?”

    他就是不服气,一个十五岁的小毛孩子,为什么他们这些异能者要听一个小孩的?而且那小十八怎么说也连异能者都不是,如果实力强悍,他也忍了,可对方什么都不行啊!

    “既然是师傅的意思——傀儡也不错,你们不用担心。”老大乐呵呵的说道,面上一派何其,可是这其中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这样的小十八当傀儡最适合不过了,主家不会多说的,其他众兄弟会觉得他的为人可以信服,如果他直接越位管理这分支,到会落下口实,这样最好不过了。

    其他人也笑了出来,还是老大聪明啊!

    靳然跟着十八出来之后,他指了指门口的小型阵法方位,“你再来的时候只要移开一个石子就能找到,不过之后不要忘记放回去哦,不然我们这里就要暴露了,不过,没关系,我会出来接你。”

    红衣不屑一笑,“这么一个破阵法还要这么麻烦?行了,不用你这小呆子管了,有我在这阵法还破不了么?”他可是上古九尾妖狐,这么破阵法都不能说破解,明眼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了!我知道你厉害,你们一路小心点,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丧尸多的时候。”靳然看了看天色,大概在上午十点多,确实正是丧尸多的时间。

    他们几人到钟家分支的时候大概是早上,那个时候丧尸很稀少。

    这个点,确实是有点小麻烦。

    红衣笑了笑,张嘴说道:“有我在还怕什么丧尸?”小十八嘟囔两句就转回去了,最后还不忘回头嘱咐一句,“明天一定要来啊!”

    靳然没有多说转带着红衣就离开了。

    小十八看着靳然的背影消失了,才转进去。

    “然然~你为什么要帮那小呆子啊?”红衣好奇的问道。

    靳然拍拍他的脑袋,“不要问了,以后就知道了。”她要赶紧回去了,杨天应该已经交换好了晶核,她需要立即回去帮助其他人进化异能者,而且这进化缺了靳然的稀释井水还真不行。

    从这里回到基地走着大概要半小时,他们俩刚走出钟家附近就看到一片一片的丧尸在游

    就算是郊区,在这个时间,丧尸也是不少。

    可惜一只变异丧尸也没有碰到。

    靳然一路上用长刀砍死不少丧尸,衣服上再次占满了鲜血。

    “然然,这里丧尸太多了。”红衣一边抱怨一边吐火球。

    红衣白色的狐狸毛上面不少血滴,他是一只非常干净的狐狸,特别讨厌自己毛发上面有其他颜色。

    靳然看了他一眼,“走吧。”

    说完就踏步走开,红衣郁闷的跳到靳然的肩膀上,不能化人的感觉真不好!现在每天只能半小时,这感觉好郁闷啊——

    蹭蹭靳然的脸颊,“然然,然然~”一路上红衣没事就喊靳然的名字,也没什么具体事

    靳然淡定的无视他,俩人就这样在红衣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回到了基地来。

    士兵看到靳然,敬礼,“请到这边来登记。”一般异能者出去,或者回归都要登记,而普通人就不用了。

    基地还没这么多时间顾得上那些没有能力的普通人。

    强化者也不用这么频繁的登记。

    靳然把自己名字签上去,士兵朝基地里面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靳然抱着狐狸走了进去,“然然,他们肯定等的急死了~”红衣笑着说道。

    杨天他们也是刚吃了饭,靳然不在他们也没心思去打猎。

    利刃出去几个小时也没有回来,大概要下午了。

    “天哥,不要担心了然姐很快就会回来了吧?”吴奇说道,他说完喝了口水,“还好天哥你是水系异能者,不然我们飞的渴死了。”

    大天的没有水的子,简直就是度如年啊!

    靳风给呱呱喂了口水,然后又拿了几枚晶核给它,“你们还不如呱呱,它都是二级了。”

    杨天一晒,“是啊,呱呱是很厉害。”夸的那只鸟激动的扑腾了一下翅膀,然后落了下来,忽然抬起爪子指了指门外。

    袁林似有所感的站起来,“我感觉主人好像要到门外了。”

    这么近的距离,袁林还是能够感受到靳然的方向的。

    他赶紧站起来,把门打开,正好看到靳然和红衣从电梯里出来,“主人!”

    袁林激动的喊道。

    靳然抬头回他,“进去再说。”袁林迎着靳然回了屋子,大家看到靳然平安回来了,都是心里松口气。

    江蕊过来抱住靳然,“然然,可是担心死妈妈了。”靳然回抱江蕊一下,然后放开她,“晶核交换到手了?”

    杨天点点头,把手里的两枚晶核拿了出来,“还差一枚要明天才可以换到。”靳然点头。

    “明天我还要出去一趟,晚上去渡劫有点意外,杨天,你知道钟家吗?”靳然知道杨天是有背景的人,在京都有个厉害的爷爷在那。

    她觉得杨天应该知道点什么才对。

    果然,杨天点点头表示他确实知道,“我知道的不多,但是钟家是个非常庞大的家族体系,里面的人都姓钟,但是各个家族之间其实并不和谐,这个家族很古老了,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几十万人,不过末世之后的具体况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也好久没回家了。”他知道的不多,也不能帮的上靳然太多忙了。

    后者点头,然后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这一夜的奔波她都没有喝过水,那钟家现在也是缺少各种资源,怎么可能给她这么一个外人什么茶水招待?

    杨天在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一拍手,“对了,他们家祖先是修仙的,而且似乎还厉害,所以一直到现在也还在寻求修仙的办法,我小时候听爷爷说过,钟家的人自小就练武,比较厉害,不过想来,这末世以后更加厉害了,靳然,你问钟家干什么?一般普通人可是不会知道这家族的事。”

    难道靳然这一晚上出去遇到钟家的人了?

    如果没事还好,如果真的惹到他们,那还真是有点麻烦,就算是他爷爷也拿这个家族一点辙都没有。

    “没什么,昨天遇到了,去了在广海市的钟家分支中,明天我依然是去那里。”杨天被靳然的话打的有点措手不及。

    他摇摇头,“你说什么?分支?”他想了一下,然后揉了揉额头,“末世了,难道所有分家不应该回到主家集合吗?”

    怎么这里还有分支?

    他不由得奇怪起来,这实在有点令他好奇了。

    “这里的分支好像很不受重视,现在也只剩下了几十个人,所以——”靳然话没有说完,杨天已经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被主家抛弃的分支,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不会京都了,那么靳然你的意思是?”杨天问道,就算是这样,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他不明白靳然为什么对这个钟家这么好奇。

    “打算一下,然姐,你们在说的什么,我觉得我听不明白诶~”吴奇睁大眼睛看过来,他肯定不明白啊!这完全不在他理解范围之中。

    杨天笑了笑,“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靳然昨天遇到钟家的人了,而钟家我已经解释过了,在深处的况,我也不知道了。”

    靳然继续说,“昨晚遇到分家的家主,被我杀了。”此话一出震惊全场,杨天吓了一跳。

    然后狐狸忽然张嘴说人话,又把他们吓了一跳,后来红衣大笑着把昨天的事解释了一番。

    众人才算是明白了。

    老三感叹一句,“不愧是然姐,太牛X了,家主啊!就这么死了!”他一脸的崇拜啊。

    吴奇大喊,“然姐~我是你的脑残粉,话说,那老家伙也该死,居然差点害你们出事!”

    其他人也觉得那家主确实是该死,这阵法听着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而且居然让天劫更加的强力。

    光这么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弄不好,昨天那天劫就足以把靳然和狐狸两个全部劈死了。

    “所以,然姐,你这是要打入内部?为了给咱们行方便?”齐超问道。

    靳然点头,也不多做解释,当然也有这方便的顾虑,有了这分支的支持他们到了京都自然是更加有把握一些。

    怎么说,现在建造基地也为时过早一些,一共十个人够干什么的?

    靳然可不认为他们这十个人就可以弄出来一个基地。

    首先弄好了,幸存者去的也不会多,他们在京都没有任何基础。

    所以这一次硕士为了以后去京都打基础,可以说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好了,然然你先吃点东西吧,刚才送来的饭菜还没冷,我们午饭提前叫了。”江蕊关心的说道。

    然然也太忙了,整天到处跑,肯定还没吃饭呢吧?

    看着母亲一脸担心,靳然点点头,“好吧,对了,利刃呢?”她进来之后好像就没有看到利刃。

    “他出去打猎了吧。”杨天回答。

    靳然也不再多说,对于利刃她到是不担心,以利刃的实力来说,应该遇不到什么他对付不了的况。

    “对了,今天下去交换晶核的时候看到基地出了一个告示,有点奇怪。”杨天忽然开口。

    “什么告示?”靳然边吃边问。

    都是剩下的菜,还有一些余温,靳然现在也没什么可计较的,这末世只要能吃饱就不错了。

    “基地不许基地中所有的人去中原市。”他双手交叉说道,“这实在有点奇怪,我们从中原市来的时候,虽然后来遇到了一次丧尸潮涌,但是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告示?”

    靳然放下手里的筷子皱眉,“不许去,强制命令?而且只是不许基地中人过去?”

    那如果不是基地里的看来就不会管了,这可以说是一种保护措施吧,中原市发生什么事了?靳然有些若有所思,想到当初离开的时候那次暴动,这样一联系起来,恐怕不这么简单了。

    为什么会忽然就出告示不许基地中的所有人去中原市?这个决定是这几天出现的,肯定是有和他们一波逃出来的人来到基地里。

    而且把这件事告诉那老徐了,所以才临时做出这样的决定,想到那老徐也不是什么武断的人,所以一定是派人去调查了。

    应该是——都死在了那里吧,靳然这么想着。

    “是啊,强制命令,尤其是异能者,进来还好,如果要出去的话,这几天还要登记去哪里什么的,好多事,没事的话几乎就不怎么让出去了,我听说基地还在边缘的地方派人去守着了。”

    靳然抬头惊讶看过去,“把守了?什么时候的事?”老三在一旁接道:“昨天,前天还没有了,我听别人说的,昨天基地派人过去守在那里,有什么事必须立即上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真的有点问题了,“那咱们也注意点吧。”杨天说道,“而且,我觉得这次的事确实不太简单,既然基地已经派人严格把守,最近这几天大家多多注意一下具体况。”

    “应该跟暴动有很大的关系,待会你们都吸收一下晶核,免得出了事我们实力不够。”靳然淡淡的说,然后继续吃饭。

    吴奇摆摆手,“好啦~我们还是不要管了,反正上面有基地扛着呢!”他说的倒是简单,别人都笑着没有搭理他。

    ……

    他们在这边讨论着这一次的事,而那边的老徐都忙的焦头烂额了。

    这个消息是那次跟林涵一起训练的时候偶然提起来的。

    林涵只是说他来到这里是因为中原市出了事,他的基地被完全捣毁了。

    老徐还奇怪的问了几句。

    之后就说到那次暴动的事

    后来老徐就叫了三个异能者去中原市调查一下,这一去可到好,一个也没回来,都死在那里了。

    他后来就不敢再叫人调查了。

    这还怎么调查?

    几个异能者去了都死在那了,强化者去不就是找死吗?

    所以他干脆就发了告示,谁也不许去中原市。

    没有任何原因,因为老徐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那里出现了什么强大的怪物?

    他忙的焦头烂额的,开了几次会议也讨论不出来个什么,只好在把林涵叫了过来。

    “进来。”应该是林涵来了,老徐赶紧让他进来。

    “司令,您叫我?”林涵轻松的回到,这一段时间已经让两人关系变得不错了。

    老徐也不像是开始一样只是想着利用对方,这林涵还是个不错的人。

    “唉,你再给我说说那中原市的况,我派去调查的三个异能者全死了。”想到这里老徐心里就是心痛啊!

    这可是三个精神系的异能者啊!

    就这么全部折在了中原市了。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也是有原因的,两个城市挨的这么近,如果中原市那里真出了大问题,那么广海市也有危险啊!

    自己这基地是广海市唯一的一个国家基地,他可不想出什么事

    “三个异能者都死了?”林涵惊讶的看着司令,怎么会这样,他之前也成功逃出来了,“现在中原市变成什么样了?怎么会这样?”

    “唉,我怎么可能知道,派出去的三个人都死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我现在就是怕威胁到咱们这里,两个城市离的太近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烟,这可是他的宝贝啊,可是现在心里真的太烦了,“你要不要?”

    林涵干笑着摇头,他可是知道这东西现在有都宝贝,恐怕司令是舍不得给他的,这也就是客气客气,林涵又不是傻子,所以直接就拒绝了。

    老徐也没跟他在客气,点了根烟小心的吸了一口,心才舒服一些,“你给我讲讲你来之前见到的。”

    林涵坐正严肃的说道:“丧尸全部都集中了起来,攻击所有的幸存者,他们好像有意识一样的攻击,所以——我一直不敢相信是有人背叛人类去控制丧尸,但是这样的有纪律的事,丧尸根本没任何思想了啊!”

    “唉,事有些难办,看来我还得派人去,可是,我一想到派过去的异能者,如果在回不来,这不光是对基地的重大损失,其他的异能者也会对我失望,对这个基地失望,以为我拿他们当炮灰用。”老徐叹气,一个领导者也不是这么好当的,想想就头疼。

    林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事不是他该参与的,只能坐在这里听司令继续说。

    “林涵,你说,谁去合适?”林涵被问的尴尬,“这……”说谁也不好啊,这不就是让人家去送死吗?

    老徐吸口烟,他忽然想到了靳然,如果让她去呢?那个小姑娘这么厉害,应该不会有事吧?

    但是他随后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靳然那个小姑娘很聪明,不会做这种只有危险没有好处的事

    林涵看着司令一脸为难的样子,忽然一咬牙说道:“司令,干脆让我去吧,我对那里最熟悉,而且——”他的话被老徐打断,“不行,你实力不行去了绝对是送死。”

    他其实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他想让最为熟悉那里的林涵回去一趟,老徐心中有点内疚的想着。

    林涵站起来说,“司令,没有别的更加合适的人选了,就让我去吧。”老徐叹气,“那好吧,我在找几个人跟你一起,都是异能者,你们也有个照应,其他几个人都是我很信任的人,希望你们能够平安回来——”

    林涵郑重的点头,司令对他这么信任,他一定要平安的带着消息回来给他!

    老徐看着林涵那样子,自己思考,是不是做错了?

    他一直都是在利用林涵,就算现在觉得这个人不错,可以交往,可也是在利用的前提上,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忠心现在让老徐有点动容了,他决定只要对方活着回来,一定要重用他。

    只是,他能活着回来吗?

    叹息着看着林涵开门离开准备明的出发。

    老徐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但是野心也大啊!

    他不想这一辈子就这么被基地中那些老不死的控制,打定主意心里又坚定了起来。

    老徐目光深邃的看着外面的基地的全貌,手里的烟掉了都没有发觉到。

    ------题外话------

    求留言~好少QAQ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