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钟家分支

    靳然挑眉,这小子还有点骨气啊?她看了看十八那神色,忽然问,“分家?”

    红衣在一旁笑的妩媚,子好像黏在靳然的上一样,他可是好不容易化人的,而且还剩下二十分钟,不抓紧时间待会可就没机会了。

    十八把师傅的遗体放在地上,“我不能说,师傅被你杀掉,虽然这件事使我们的错,所以我不会找你报仇,但是我也不能跟你回去。”

    靳然闻言抱,“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红衣在一旁动了动狐狸耳朵,“然然~我们跟他回那个什么分家看看?”

    他现在抓紧一切时间跟靳然单独相处,绝对不能把这机会让给利刃那个男人,红衣古灵精怪的在一旁想着。

    十八摇头,“不行,分家这件事我不能说,师傅遗愿我也要遵从,你们走吧。”

    这小徒弟是个死脑筋,在跟他师傅相处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此时更是认准了就是不听话。

    靳然也有点拿他没辙,“我不想跟你废话。”她脸色冷了下来,这什么分家的事必须要知道。

    她感觉这老道不是普通人家族的人,有猫腻。

    而且他动手脚都到她上了,自然不能这么简单的就放过。

    十八看靳然的脸色小声说,“太凶了。”

    红衣听后哈哈大笑,他指着十八,“你还真是有意思。”

    靳然脸色有点不好,她眯着眼睛,“你们手脚动到我的上,还不让我问原因,有这样的好事?”

    十八听后晃悠了一下脑袋,觉得也有道理,“可是——”“好了,带我们去。”靳然打断他后面要说的话。

    小徒弟委屈的点点头,他觉得就算自己不同意,他们也会想办法跟着自己,算了,还是带着他们吧,带在边总比跟在后偷偷摸摸的强。

    他可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我们分家就在这里不远,你们跟我来吧。”十八一把背起老道的尸,头也不回的说道。

    靳然和红衣跟在他后头。

    “分家是?”靳然问。

    十八边走边说,“分家只是这么说,家族姓氏是钟,分家也只是一个分支而已,也算是钟家的,只是广海市这里的分支很不受重视,唉,师傅也只是想要光耀门楣而已,只是用错了方法,之所以不告诉你们,其实也没什么用啊,师傅这样做只是想从妖狐上拿到修仙的功法而已,只可惜,他错了,错在白做梦!”

    说道这里他哽咽了一下,然后继续说,“现在根本就不能修仙了,如果真的有一线希望的话,主家怎么可能一个修炼成功的都没有?那一道瓶颈牢不可破,现在一点灵气都没有了——”

    “灵气?”靳然问道。

    “是啊,想必你边那妖狐也知道。”十八指了指靳然边的红衣。

    后者点点头,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很多仙术都不能用,现在的灵气少的可怜,你们的异能到不用灵气就能使用,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靳然听到红衣的说法也就信了,“你继续说。”

    三个人一边走一边说。

    此时,对方话中的意思靳然已经明白了。

    原来,现在已经不能修仙了,那所谓的灵气已经非常的稀少,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就不得而知了。

    这老道就是为了得到可以修炼成功的功法,所以才动了这种手脚,希望可以光耀门楣。

    可惜他失败了,而且被那不知名阵法弄的反噬,最后又被靳然击杀掉。

    这所谓的分家,也只是那京都钟家的一个分支,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迄今已经千年的历史了。

    靳然还真不知道居然还有一个这样庞大的家族。

    可能是前世的自己也是没什么实力,接触不到那样的层面上,可这一世她却已经接触到了。

    这样庞大的家族当然有很多的分支,而这一支就是在广海市的一支分家。

    这家族也是很大,有几万人,但是听这小徒弟说的况,现在也只剩下几十个人了。

    其中有十八个人都是这老道的入门弟子,而这小徒弟就是最小的一个弟子都叫他小十八,而且也是最忠心憨厚的一个。

    所以老道临死前把这个家族交给了小徒弟。

    但是靳然觉得,这十八虽然很善良忠厚,但是分家落到他的手里只怕会更加的没落了。

    一个没有心计手段的人,如何要担任一个家族的重担?

    而且他才十五岁。

    这么小的年纪,还是个孩子,别说几万人,就连那几十人都管不住吧?

    那写师兄们,会服从他吗?

    靳然摇摇头,她这次跟着去的目的除了看看这钟家的背景,就是对那老道的书籍有些感兴趣。

    “这么说来,你们这一支就剩下几十个人喽?”红衣打趣的问道。

    小十八黯然的点点头,“是啊,就还剩下几十个人,而且每天都驻扎在那里的只有我们师兄弟十八个,其余人都是白天出门,晚上才会回来,具体去向我们也不清楚,都不会互相过问。”

    “那跟陌生人有什么区别啊?”

    “你们待会不要说话,我会告诉师兄们,师傅是反噬而死,说到底,还是自作孽啊!唉!”他重重的感叹,师傅这辈子都做好事,临了临了还疯魔了一次,师傅应该也不希望被人家知道,他死去的真相吧?

    小十八一向不说谎,这一次也要说谎了,为了师傅的清誉他只好说一次谎话。

    红衣眨眨眼,“怕别人知道你师傅是因为做坏事才死的?”十八恼羞成怒的看过去,这只妖狐真是讨厌!

    “你不要乱说!我师傅是个好人,只是最后的最后,他实在是太过执念所以才——师傅一辈子做好事,到现在高龄七十岁了,这是唯一一件做错的事,我不想被别人误会他是个坏人!”有的人一辈子不做好事,临了做一次好事,会被说是重新做人,有的人,一辈子做好事,就这么一件,可以毁了他的清誉。

    小十八不想师傅过世之后还被人骂。

    红衣喜欢逗这个小十八,所以没事就挑衅他。

    “你这小呆子!真是有意思,不好!”红衣上开始不停地绿光闪耀,他立马抱住靳然挂在她的上,“然然!我要变回去了。”

    靳然看了他一眼,内心觉得他还是变回去的好,只见绿光一闪,红衣就变成了白色的狐狸,他郁闷的看了看靳然,“啊~半小时居然这么快?”

    他窝进靳然的怀里一脸委屈。

    小十八好奇的看了看他,“原来不能长时间维持啊。”语气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红衣呲牙,“小呆子不要乱说,等我长出第六条尾巴,就可以全天维持!”

    小十八明显不想搭理红衣了,他背着老道尸带着靳然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你们跟我进去不要多说话,这个时间应该人不会很多,我需要把师傅的事交代一下。”

    “你师父那阵法到底是什么?”靳然忽然问道。

    小十八摇摇头,“那阵法材料相当难找,师傅准备好些天,至于这如何摆阵,我也不懂了,我实在是连入门都算不上啊,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要把这分家给我管理。”

    他一脸颓然,眼睛红红的背着老道的尸体走了进去,靳然知道这小徒弟虽然表面不说,心里还是有点埋怨他们的,肯定是相当的复杂。

    先不说靳然内不内疚,就说这红衣绝对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对他来说不就是杀了个人吗?

    他在上古时期,杀了不知道多少修仙者了,数都数不清出了,只是这么一个反噬的都快要死的老道而已。

    这里是一个类似于古代建筑的宅院,这算是文化遗留了。

    硕大的院子,外面是红色的漆门。

    两旁还有白狮子。

    上面一个匾额,两个金色大字钟家。

    看起来非常的有气势。

    小十八把大门推开,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硕大的院子,院子内有几颗老树盘根错节,中间一个石头座子,围绕着四个石墩。

    看起来很典雅,不远处还有假山。

    这地方之前为什么没有听说过?

    小十八笑着看着靳然疑问的表,“这也算是一种阵法吧,如果我不带着你们过来,普通人是无法发现的。”

    靳然若有所思,这种阵法看起来有点意思,如果自己可以学到一些的话,那不是锦上添花?

    红衣满眼不屑,这还叫阵法?在他那个时期,这连最低级的阵法都算不上,也就算是个障眼法算了,就算这小十八不带着他们来,红衣自然也办法进来。

    对于他来说,这种阵法破解起来太简单了。

    “你们跟我来吧。”十八带头走了进去,院子虽然大,可是却一个人也没有。

    他把老道的尸体放在地上,然后大声喊道:“师兄们!快点出来,出大事了。”小十八一脸悲戚,然后边哭边喊。

    红衣睁大狐狸眼,他貌似第一次认识这小呆子,这家伙居然还是个腹黑!骗起人来这么顺流。

    靳然抱着狐狸站在一旁等着。

    只见十八刚喊完,里面跑出来几个男人。

    看年纪多大的都有,他们出来看了看小十八,然后就看到小十八前的老道尸体。

    都大吃一惊,其中一人惊呼道,他声音很粗狂,“十八,师傅这是——”

    十八点点头,“师傅这几天带着我去弄阵法,可是被反噬了——”靳然的那无形之箭是直接穿透了老道的脑袋,但是没有实体,所以这半天已经看不到任何伤口了。

    这就是她的优势了。

    那箭只要过了一定时间,连一点破绽也找不到,这群人是怎么也不会发现,老道真正的死因。

    所以靳然毫不在乎的基站在一旁。

    小十八指了指靳然,“这个姐姐是附近的幸存者,所以——我看着她一个人就带回来了,师傅已经去世了!”说罢他又哭了起来。

    这次到不是演戏了,是真的哭了起来,心中特别复杂,说恨靳然,这件事又是师傅的错,说是不恨,怎么可能?

    唉!

    这个女人对他又没有恶意,所以小十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师傅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次开口的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老道早年收的大徒弟了,年纪已经三十多岁,很是斯文,带着眼镜看了看地上的尸皱眉问道。

    小十八说了一遍他和师傅弄阵法的事

    被不知道的人给攻击导致反噬。

    这算是一半实话一半杜撰。

    任是他们怎么才,也想不到真正的杀人凶手就在这里。

    而且最忠心的小师弟居然还没有说实话。

    小十八是很少说谎的。

    所以这话到是其他人都信了去。

    “唉,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奇怪。”他们这些人虽然没有十八这么得师傅的欢心,可起码也是从小在这里生活的,都有感

    但随着老道年纪越大,对他们的关心就越少,后来更是除了小师弟谁都不搭理,所以感也就慢慢的淡了。

    剩下的只是对这里的责任,所以才没有纷纷离去。

    现在看着老道的尸体,除了有点难过,剩下的居然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大师兄微微叹气,“好了,我们把师傅的尸抬进去,然后处理一下后事,还是简单一点火化吧,不然变丧尸就不好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靳然看着这场景觉得这些人也就这样子了,人不过如此,恐怕真正为老道难过的只有这个小十八了。

    “这位小姐——”那大师兄这时候回到看着靳然美丽的面孔问道。

    “靳然。”他点头,“靳小姐,先稍微休息一下。”

    这里早就不是当初那辉煌的模样了,多个人住进来也没什么。

    “小十八,你带着他们去休息吧。”粗矿的男人说道。

    十八擦了擦眼泪点头,“你们跟我来。”

    说完就带着靳然往回廊走去。

    “唉,师兄们果然相信了。”十八嘟囔了一句。

    靳然开口,“带我去你师父的书房。”小十八睁大眼睛,“原来你跟我来是为了师傅的古籍!”

    他一脸懊恼的看着靳然,“你真是好算计,师傅的书房平时都不许别人进入的,我不能带你们去!”

    那些东西平时都是师傅的宝贝,他绝对不能让那些古籍落到别人的手上。

    靳然眼睛一眯,“你以为我没有办法?”她威胁的说道,这小徒弟老实些还好,如果不听话,她完全可以自己想办法,然后在毁掉。

    小十八一脸挫败,“好吧,你们跟我来。”他觉得师傅惹了这两个人就是个错误,这一人一妖,简直太险了!

    一次一次的威胁他,唉,都是作孽啊!算了,这都是师傅欠了他们的,希望赶紧还清把这两个大神请走!

    不过,还有一句话他忘了,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

    “唉,然然这一去也太久了吧”这都已经上午了,还不回来。

    江蕊有点焦急的看着防盗门,总希望待会然然就回来了。

    靳风揉着眉头,“行了,你别转悠了,我眼晕。”

    杨天和齐超他们两个已经拿着水去换取晶核了,而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还要等着靳然的消息。

    现在没有手机真是太不方便联络了,他们也不知道靳然去了哪里,因为靳然就留了一句话,而且还是说要走几天。

    利刃上午就出去了,应该是去打猎了。

    现在每天还有定时上缴几十枚晶核,他们手里到富裕不少,但利刃还是出去了。

    多半也是因为担心靳然。

    吴奇郁闷的趴在地上,“然姐还不回来,我还打算把我异能展示一下给然姐看看呢!”

    他进化完之后就给其他人展示过了,吴奇的异能非常奇特,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了。

    靳风笑了,“你可以在展示一次给我们看看。”

    刚子哈哈大笑,“你那异能绝对独一无二了。”吴奇干笑两声,他的异能是类似于闪光弹一样,实用的时候就给周围都造成非常刺眼的亮光,第一次展示的时候差点被闪瞎他们的眼睛。

    吴奇可不敢再来一次了。

    上一次被杨天给打了一顿。

    这异能实在是无差别攻击。

    这要是逃跑的时候给敌人来这么一下,还真是管大用了。

    可惜,他们也只是说说,八成是不想看第二次。

    而且夜晚的时候,来这一下,起码周围的场景会看的很清晰,所以他们现在都管吴奇叫闪光弹了。

    “你这异能可真够独一无二了,不过,我们不想在看第二次了,还是等然姐回来让她瞅瞅吧,太蛋疼了。”老三无语的说,昨天他离吴奇最近,大半夜的差点把眼睛给亮瞎了。

    谁知道这小子弄出这么一异能来,不过用的好的话,逃跑还真是管用,无论是偷袭还是什么的,确实好用。

    这异能虽然攻击力暂时看着不高,可后期还不知道能发展成什么样子,等然姐回来可以商量一下这小子后期的进化。

    正说笑着,外面就有了敲门声,江蕊第一个站起来冲了过去,一开门,原来是杨天和齐超。

    她瞬间郁闷了,“你们啊!”

    那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是我们,已经交换好了。”他们俩走进来把门关好,看着其他人郁闷的样子杨天说道:“怎么了,我们俩至于这么不受欢迎吗?”

    老三一摆手,“什么啊,都以为是然姐回来了。”杨天好笑的走过来坐在沙发上开口,“她既然说了要走几天,自然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你们也不用着急了,慢慢等吧。”

    吴奇郁闷的看过去,“天哥你到是不着急,可我们很着急啊!我想老三和刚子都要急死了!”

    可不是吗,好不容易等着要进化了,可靳然这一走就几天,而且连点消息都没有,还真是让他们着急啊!

    “行了,你们也别多想了,她肯定是遇到事了,狐狸渡劫也没这么快吧?我看这两天也就回来了。”

    其他人知道杨天说的是,也不在纠结。

    ……

    靳然随着小十八走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回廊,然后来到书房门口,小十八一脸郁闷的看着书房大门指了指,“就是这里,你们只能观看,不要带走里面的书籍。”

    红衣满脸不屑,能有什么好东西吗?

    小十八把门打开,“快点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师兄们知道可就不好了,最多半小时!”

    靳然皱眉,“半小时?”半小时能干什么?大概连一本书都看不完就要过半小时了,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他满脸憋屈,“怎么了?这还嫌少了?这就不错了,师傅在的话,别说是半小时了,平时进去五分钟都是大事!”他看着靳然的表就有点郁闷,师傅欠的债不还清楚,恐怕到了底下也过不舒坦。

    小十八叹气,“现在趁着师兄们不知道,你们就赶紧进去,师兄们实力很高,大师兄要比师傅厉害,恐怕已经是二级了,所以我才怕被发现,剩下的十几个师兄全是异能者,你说呢?”

    靳然惊讶的看过来,十多个异能者?而且那个带眼镜的男人居然是二级异能者?

    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存在呢。

    小十八脸上也有点得意了起来,“是啊,他们全都是异能者,而且全部都是精神系异能者,唉,可惜就我实力最差,师傅为什么要把分家交给我呢?师兄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师兄们实力都非常强硬,但是平时对他还是很好的,虽然师傅平时对自己最为亲厚,可其他师兄们也没欺负过他。

    靳然沉吟一会然后点头,“好,半小时你敲门喊我。”小十八赶紧点头,“你们快点吧,师兄们很快也就回来了。”

    小十八之所以不把师傅是被眼前这个女人所杀告诉师兄,一来是为了老道的清誉,二来就是,这事他分析着,确实是自己这些人错误,师兄们在外面很强硬,所以肯定是要给师傅报仇。

    如果真的和狐狸跟这个女人打起来,那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后果,所以他本就是个本善良的人,

    冤冤相报何时了,修道者还是要放下那些仇恨才能更好的提升实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后老道把这分家家主的位置给了小十八,他也算是个难得的好坯子,所以老道最后还是想着把这个家主的位置给了小徒弟。

    至于其他的徒弟,老道希望他们可以辅佐小徒弟来管理分家。

    可惜他这个想法最后就给抛开了,变成了走旁门左道。

    一直到死,才算是清醒过来。

    靳然和红衣开门进去之后,这个书房到时看起来很舒服。

    类似于电视剧中古代书房一样,装修的非常古典雅致。

    书桌上还有一张字。

    靳然过去大概看了一眼,发现老道的书法非常不错,自然一体。

    周围的就是五六个书架,上面各种典籍,有现代的,有古代的。

    靳然随手开始翻阅,大部分都是一些讲阵法的古籍,靳然也让红衣帮忙,虽然后者满脸不屑,但还是听话的翻阅。

    一人一狐狸,看半天也没看到什么有用的古籍。

    半小时能有多久?

    一会就过去了。

    小十八在外面着急的拍门,靳然到最后才发现了一本讲阵法的古籍,她可没有过目不忘的功能。

    “狐狸,你把这本书记住。”

    红衣翻了个白眼,“然然,这东西没什么用~”靳然眯眼,“我让你记你就记。”

    狐狸委屈的眨眨眼,然后用天赋把这书一字不差的给记在脑子里。

    “好了,我们走。”靳然抱起狐狸就开门,小十八看到两人已经出来,可算是放松下来,“师兄们刚才在找我,他们已经把师傅的后事准备好了,我要去观礼,你们也来吧。”

    靳然本来不想去,可是想着自己现在是客人的份,如果得到好处直接走人也不好,太得罪人。

    想到这里靳然点点头,“好。”

    小十八赶紧把门给关上,然后拿出钥匙锁好,“真是着急,这半小时过的,我们赶紧走吧。”

    说完就带着靳然后面的后花园,到了一片草地上。

    靳然没想到这里居然还别有洞天,看起来这宅院还真是面积不小。

    狐狸好奇的睁大眼睛。

    上面是个台子,他们把那老道的尸体放在上面,然后开始念念有词,十八在他们旁解释了一下,“这是我们的风俗,不必在意。”

    十八赶紧跑了过去,跟着十多个师兄一起念了起来。

    加上靳然和狐狸也就二十个人。

    看来剩下的人白天果真都不在这里。

    现在没有任何电话可以联系,所以他们也找不到其他人。

    随着一阵阵的咒语一样的话,才算是礼毕,然后就开始点火,这到是简单,小十八等人跟着行礼。

    最后就是让靳然这个客人过去鞠躬,红衣再次翻白眼,找愁人鞠躬这真是大姑娘上桥,他也第一次见到。

    靳然过去三鞠躬,这就算是完事了。

    那带眼镜的男人把东西收拾好,脸上也没有太难过的表,“好了,麻烦靳小姐了,只是简单的弄一下后事,这末世怎么也不比从前了。”

    他也不打算跟一个外人解释他们这钟家的事

    “小十八,你带着客人到处转转吧。”十八红着眼睛点头,刚才在祭拜的时候他又哭了。

    靳然到是有点奇怪其他人的态度,好歹这养育他们的师傅,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小十八边走边哽咽,“我们修道者感本来就淡薄,这种事常见,没什么可伤心的,修道本来就是逆天的事,现在虽然已经不可能修仙了,但我们还是跟上古时期的修仙者是一样的。”

    狐狸眨眨眼开口,“他说的不错,那些人不是不伤心,而且已经没什么感了,很单薄,这小呆子是修炼的不到家,所以才这样。”

    “那还修这道干什么?人都没了感,修来干什么?”靳然冷笑。

    红衣哈哈一笑,“然然说的不错,我最是瞧不起那些修仙者了,说什么逆天而行要随心而来,可是感都没了,还随什么心?”

    一旁的小十八擦擦眼泪,“我不懂你们说的,师傅死了我很难过,师兄们其实也还是伤心的,只是常年修道已经忘了那种感觉。”

    他顿了一下,“你们要参观吗?”十八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心带着他们参观这宅院,这里现在这么冷清,就连平时打扫宅院的老人都走光了。

    末世来了,死的死,走的走,这里的师兄们又不会做那种事,植物也都死了。

    有什么可参观的?

    越看越是难受。

    靳然摇头,“我们打算离开了。”他抬头,“这就离开?”这两个人是知道真相的人,除了有点恨他们,剩下的就是觉得只有这两个人才知道他的心

    就在靳然和红衣打算厉害的时候。

    对面的院子里出现了吵闹声。

    那两个声音靳然听着有点耳熟,而十八拉着靳然躲了起来,因为那两人已经要过来了,“藏好,那是三师兄和大师兄,他们不喜欢别人听到他们说话,现在被看到会被误会的。”

    看来十八是真的很害怕这个男人,靳然想到。

    他们两个一只狐狸躲在了院子里的加上后面。

    “老大!师傅没了,这分家自然是你来掌管!”这声音很低,但靳然还是听到了。

    那老大自然就是那个带戴眼镜的男人,只听他说道:“师傅临死前恐怕是把这家里交给了小十八了,我们辅佐就好,而且——京都那头。”

    那三师兄打断了大师兄的话说道:“哼,那又怎么样?京都那头早就放弃我们了,而且……那边势也很复杂吧?我听说他们一直在找那个发布末世消息的人,可是电脑都不能用了,怎么查?他们找那个干什么?”

    老大想了一会,“我们不要管那个了,京都的老四不是好东西,他要找那人肯定是听上头的,咱们先辅佐小十八管理好这里。”

    三师兄还打算说什么,被老大拦住了,两人就离开了这里。

    靳然心中除了震惊就是震惊,京都有人在找那个发布消息的人?

    前世靳然被抓起来前,好一段时间都有人说,京都上面有人在找那个发布末消息的人。

    可靳然觉得那事跟自己没关系,可就在她无意间发现古迹的时候,得到那个石板就被抓走了。

    而且刚才那两个人在说京都的老四——

    靳然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收缩……

    ------题外话------

    打滚求调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