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渡劫!危机!

    靳然抬手把杨天拦住,时间过了不少了现在没有丝毫动静,进化长的有的人还能进化一天之久。

    两个小时真的不算什么,现在靳然怕的是吴奇能不能坚持,“我进去看看。”她打算自己先进去看看,如果有什么事,也好想办法。

    靳然把门打开随手关上,就看到吴奇在地上躺着,上冒着光芒。

    一阵阵的,而且一会这里亮一下,一会又换了地方,吴奇则是满头是汗,脸色比较苍白。

    一看就是精神力耗竭的样子。

    靳然呼出一口气,还好自己进来了。

    她把空间中的瓶子拿出来,这是稀释过的井水。

    直接倒出来一些在杯子里。

    她打算吴奇只要没精神力,就给他喂一口,不然恐怕这一次还真会失败。

    吴奇现在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注意力都在自己的上,还真是注意不到这什么水的作用。

    靳然直接拿着杯子过去给他灌了一口。

    她不敢给吴奇喝太多,也就是抿了一口,对于吴奇已经足够了,只见这水刚喝下去,吴奇就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前的靳然,苍白着想说句话。

    但是上又开始难受起来。

    这时候吴奇的精神力又恢复了,所以他赶紧就控制自己精神力克制住那到处乱跑的能量。

    靳然看到他已经可以克制住那能量,所以就放心的在一旁坐好。

    吴奇不知道自己精神力是怎么恢复的,但是这一次貌似不只是恢复了还有一小截的攀升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暂时无暇顾其他的,就自己上这能量还在不停翻腾了。

    他一边控制晶核能量,一边引导那能量被自己吸收。

    时间飞快。

    在吴奇与变异晶核互相搏斗的时候。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

    吴奇在睁开眼睛的时候,靳然还坐在那里,“然姐,我成功了。”虽然知道这次成功八成是然姐进来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帮助了他。

    可这也算是不负众望,还好是成功了。

    进化成功之后,吴奇的精神力再一次的耗竭,所以说完这一句就睡了过去。

    靳然没多说什么,把他扔到上就开门走出来。

    刚子和老三最是关注这一次进化,两人同声问道:“怎么样了?”

    靳然点头,“还算运气好,进化成功了。”看来下一次他们进化的时候,靳然都得在几人精神力耗竭的时候给他们一口井水。

    这样就可以保证进化时候的成功率,靳然这也是才发现,在进化的时候精神力如果耗竭完全可以在他们没有意识的时候喂一口井水。

    而且他们也不会发现这其中具体的猫腻。

    靳然到不觉得自己这些队友会背叛自己。

    就现在来杨天他们还是很忠心。

    “唉,成功了,太好了,这样我们也放心了。”老三小声说道,那他们进化的时候也更加有一些把握了。

    如果吴奇失败了,那对他们俩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他怎么样了?”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大家关心的都是这个问题,怎么就靳然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这种感觉颇有种,其实他们是在医院吧?“没事,睡过去了。”靳然淡淡道。

    其他人都放心了,江蕊笑着招呼道:“好了,天都要黑了,咱们赶紧准备下吃饭。”

    利刃把手中一直在擦拭的匕首放入怀中,然后喝了口水,“我回去一趟。”他随手拿了点吃的,就开门离开,靳然想,他大概是回去吸收那晶核去了。

    在这里等着也是因为心里放不下吴奇。

    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可是吴奇好歹开始就跟着他,所以这时候自然也是有些担心的。

    江蕊和靳风去厨房把吃的准备了一下,气氛已经没有刚才这么紧张了,除了先离开的利刃,一群人坐在一起吃东西。

    “等你们吸收好晶核我要出去几天。”其他人都抬头看过来,手里的吃的放到桌子上。

    杨天看了看其他人言又止的样子,他笑着开口,“能问一下吗?”靳然点头,她指了指怀里的狐狸,“它要进化。”

    点到即止,杨天也知道了,“跟上次那雷一样?”

    “这次恐怕要比上次厉害,所以我打算带着它离开几天。”靳然说道。

    江蕊和靳风是一点也没明白,所以杨天给他们说了说上次天劫的那次。

    其他人都惊讶的看着靳然怀中的狐狸。

    杨天也不是傻子,靳然不用说他也知道上次的事绝对跟靳然脱不了关系,而且这次又要狐狸单独离开,所以自然猜得出来那必然就是狐狸惹出来的事

    亏了大家都没事,那雷也太过厉害,所以靳然离开他是绝对赞成的。

    否则只怕这基地都要没了。

    如果这雷能够随时引出来,在有危险的时候,那可管大用了。

    当然,这是杨天的臆想了。

    “那要是这么说,那雷还真是无敌了。”刚子感叹了一下,上次他也看到了,真是被吓得不轻,而且靳然还被劈到,当时真觉得靳然真的死定了,可谁知道,她居然又没事了。

    靳风从不知道自己女儿还经历过这样的事,他看了看靳然现在还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这可是被雷劈到!

    两个老人都是吓得不轻。

    他们年纪也都不小了,可不想这么早就没了女儿。

    之后大家吃过东西之后,就各自都回去休息了,这一天经历的事太多,下午吴奇又进化,弄的一群人紧张兮兮,这下时间不早了,赶紧都回去睡觉养足精神。

    也都是打算着养足了精神,希望明天的进化能够成功进行。

    而靳然抱着狐狸休息的时候则是趁机进了空间里,最近这段时间井水消耗的比较严重她需要进去补给一下。

    进入空间之后,发现这里没有多少的变化,看来下一次的进化起码要到二级了。

    不过这田地中的果子应该是已经成熟了。

    靳然首先来到那口井的旁边,把上的稀释过的矿泉水瓶拿了出来。

    她又在里面兑了一些水,然后把井水小心的滴了一些进去。

    只见那瓶子之中就开始冒出清香的气味。

    她一闻之下就知道量大了,这次失败了。

    为了不浪费,把那瓶子里的水全部又倒回了井里,然后又弄了一瓶子矿泉水出来,小心的在里面兑井水。

    在弄了两次之后终于成功了,随后靳然又兑了几瓶才把瓶子都起来。

    最近精神力消耗很大,她做好足够的准备除了为了刚子和老子还有自己母亲的进化,就是为了狐狸渡劫的事

    这次渡劫必然和前面不同,如果不准备好恐怕会很难度过。

    尤其是精神力的耗竭,这井水可真是帮了大忙。

    就在靳然打算去把熟了的果子都收起来的时候,她感觉到外面的狐狸焦急的喊她。

    靳然皱眉从空间中出来,就看到外面闪电雷鸣。

    她眯着眼睛,“怎么回事?”

    小狐狸眨着眼睛摇摇头,这好像是它的雷劫,可为什么提前了?

    他们俩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靳然知道狐狸不会这么匆忙的就开始渡劫,而且它还没吸收那碎片吧?

    狐狸也有点郁闷,它没吸收碎片啊?怎么会这样?

    靳然抱着狐狸就要出去,“赶紧把碎片吸收了,我们立马离开这里。”她说的很匆忙,狐狸也不敢小觑了,赶紧拿出碎片张嘴就吞了进去,只见它上黑色光芒一闪一闪的已经在快速的吸收碎片中的能量了。

    靳然抱着它开门之后就敲了敲父母的卧室。

    江蕊和靳风已经睡的死死的。

    靳风把门打开看着自己女人脸色不怎么好,“怎么回事?诶,外面要下雨?”

    自从末以来就这么的天气,下雨这种好事他们不知道盼望了多久了,所以靳风的语气完全就是开心。

    “不是,有点问题,明天让杨天和其他人去交易晶核,我带着狐狸要出去几天。”靳然飞速的说完然后也不管靳风的回话,风一样的就带着狐狸开门跑了出去。

    靳风刚要说话,但是看靳然那样子恐怕是出大事了,他看了看外面电闪雷鸣的样子,不开始担心起来。

    里面的江蕊也迷迷糊糊的起了,“怎么回事?”她疑问的看着靳风。

    后者叹气,“刚才然然跟我交代了几句话就匆忙的离开了,说是离开几天,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江蕊大惊失色,“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不是说小狐狸渡劫什么的会离开几天,怎么现在忽然就走了?”

    靳风没有说话,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本来还在电闪雷鸣的天空忽然就平静了下来,他好奇的走到窗子前面仔细观察了一下,就看到楼下一个影子跑出了基地中。

    那是然然?

    为了然然一离开,这里的闪电就消失了?

    究竟是发生了是什么事居然走的这么急?

    靳风走到电话旁边,给杨天他们那屋打电话,“喂?杨天吗?”

    “是我,伯父怎么了?”

    “然然刚才匆忙的就跑了出去,留下一句话,让你们明天自己去交易晶核。”杨天被说的一怔,“出什么事了?”靳然走跑的这么匆忙,连亲自交代的时间走没有了吗?

    靳风叹口气,“她走的太匆忙了,说完这一句就跑了出去,我也没拦住,先休息吧,明天见面咱们在商量。”

    杨天在那头点点头,“好的,晚安伯父。”

    两边交代完,就都休息去了。

    而靳然这边确实是有些大麻烦了。

    一人一兽,离开基地之后发现果然雷电就消失了,而他们的头上却顶着一片乌云。

    靳然低声说道:“看来有点麻烦了,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渡劫吧。”

    狐狸点点头,然后忽然用意识跟靳然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

    它表示这件事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吸收碎片它的实力应该还差点才能渡劫,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狐狸表示自己是冤枉的。

    靳然摸了摸它的脑袋,“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赶紧找地方渡劫吧。”亏了她刚才就进入空间把井水稀释过一部分了,不然这一次还真是太突然了,一点准备也没有,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他们顺着基地外面就跑,也没时间去开车了,这里本来就郊区地带,只要找到一个破费的工厂就好。

    一直跑的气喘吁吁才看到不远处有歌废弃的工厂。

    看起来已经破败有一段时间了。

    靳然指了指,“我们去那里。”

    狐狸上黑光不停的闪耀,大概完全吸收还得有一段时间,如果不等它完全吸收恐怕这天劫还真是不好渡过。

    而头顶的乌云到还算老实,可能是因为狐狸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渡劫,所以只是跟着还没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来。

    只是靳然还是觉得很奇怪,狐狸明明没有到渡劫的时候,为什么这天劫还会下来呢?

    他们俩在这很迷茫。

    ……

    “师傅,我们这样做不好吧?”一个穿黑色T恤下面着牛仔裤的少年问道,他年纪看起来也就十几岁,还在变声期,声音不怎么好听。

    而在他前面施法的就是他的师傅。

    “你这小子懂什么?我们家也就是分家而已,这次被我算出来居然有妖物即将渡劫,这狐狸上绝对有什么修真功法,从估至今多少年,什么绝世功法都没了,我这也是为了咱们这分家好,你看京都的主家有不少厉害的存在,咱们也就算个小喽啰。”

    那小徒弟一脸憨厚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可是,师傅您不是说过现在早就没有修真者了吗?”

    那老者摸了摸胡子说道:“你懂什么?那是因为没有功法啊!只要咱们趁着这妖物渡劫受伤,我等去夺个渔翁之利,绝对有天大的好处啊!只要我们手里有了功法还愁不能修真?”

    那小徒弟没有答话,心里却想,连主家都没有修真的办法,难道师傅就可以了?

    师傅还能比主家的家主还要厉害吗?

    这都什么时代了,难道还有修仙的不成?他是不信的,平时跟着师傅练功除了能强健体,到也没什么其他的好处。

    他看,就算有什么功法也是没戏,师傅就是在做梦了。

    这小徒弟想到到是透彻一些,现在确实是不能修仙了,那只是上古时候留下的传说而已。

    就算是大家族的祖先真的有修真者,可长久以来也都消失在历史的河流之中了。

    而且就算有功法又有什么用?

    现在可是科技的时代,没有任何灵气,晶核其中含有的也只是一种特殊的能量,绝对不是修仙需要的灵气。

    所以就算是有功法,他们这样的普通人也是完全无法修炼成功的。

    狐狸是上古妖物,所以自然会一些功法,但因为这里灵气不够,它的实力也是大大的降低了。

    现在也就和四级的丧尸差不多。

    很多仙术它是不能运用的。

    就别提这些做梦想要修仙的普通人了。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小徒弟也不敢再多说了,就坐在一旁为师傅护法。

    这种作法,听师傅说是有一定危险的,他是逆天提前为那妖物招来的天劫为了知道对方的位置在哪里,以方便他定位图得后来的好处。

    但,如果失败了,是要反噬的。

    这样的后果,他还不敢承担。

    不过如今末世之后,他也吸收了晶核,现在是个异能者,本来就是修道者的他要比一般人更加的有优势。

    所以这一次作法,他到是颇有信心。

    所以这一次,才造成了小狐狸天劫提前到达了,两人没有任何的准备,只好赶鸭子上架了。

    靳然和狐狸来到那工厂里,找了个后面的场地方,看着头顶越来越黑的乌云,靳然皱眉。

    “总感觉事不是这么简单。”她低低的说。

    狐狸还在努力的吸收碎片,这碎片中的能力可不是简单几下就可以吸收完毕的,平时如果吸收还得一天了,但是谁让现在是紧急时刻呢?

    它只好拼命的吸收。

    随着它本的力量越来越强悍,这天劫的雷云也越来越黑了。

    而且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来回的飘。

    靳然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谁脑袋上要是顶把枪都不会很舒服的。

    尤其是这把枪还特别的厉害,你跑到哪它就跟到哪。

    这就很让人郁闷了。

    狐狸这一次真是拼尽全力在吸收晶核,靳然看着周边。

    亏了这里是郊区,丧尸也比较少一些,如果是市区里面,这样的地方还真是相当的难找。

    这边在吸收晶核。

    那变修道者也在拼命的作法,这种方法还是他偶然在古籍中得到的,危险系数也是非常大。

    算是一种上古时期很简单的阵法了。

    这种阵法放在上古时期就是个非常容易做成的阵,但是在现代,那可就相当不容易了,这老道光是找材料就找了好些天,末世以来到处就是为了找这材料。

    上次狐狸渡劫的时候他到是不知道,只不过偶然间听主家传来的消息,说有长老看到有妖物渡劫。

    所以最近他算到这妖物要第二次渡劫了,赶紧就开始收集这些材料才作法。

    他现在很有信心,那妖物不可能知道是他在作法。

    这样提前招来天劫,会打的那妖物一个措手不及,没准就魂飞魄散了?

    不会,他肯定绝对不会死的这么快,现在的雷劫已经差了很多,能量也不如上古时期的厉害。

    所以那妖物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死,他就要在对方伤的很重的时候出现,然后夺得那妖物上的功法!

    他就是打的这种注意,所以拼的有反噬的可能,也要成功!

    分家已经越来越没有地位了,他为分家的主人,一定要带动自己的后代们回到主家去。

    他们家族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家,末世之后,家主召回了大部分分家的人,就剩下一些比较弱势的分家没有召唤,某种成功上来说就是放弃了。

    他不甘心!

    他分家之中也有有天赋的后辈,为什么就要落得这样的结果呢?

    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就算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得到可以修真的功法为他们分家出一口气。

    时间慢慢流失,在天已经蒙蒙亮的时候,狐狸终于把能量全部吸收完毕,而雷云已经酝酿着闪电,噼啪的作响,不难想到只要狐狸一动,那雷云必定会劈下来。

    ……

    “天哥!这么早就把我们叫起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吴奇抱着枕头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

    其他人坐在沙发上就等他了。

    利刃坐在一旁抱着匕首。

    “靳然,昨晚匆忙的离开了,离开几天,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我听伯父说走的很焦急,什么都来不及交代。”杨天坐在凳子严肃的说道。

    利刃抬起头来,“狐狸渡劫。”他说的肯定,想到昨晚那诡异的天气,现在联系起来和靳然那女人逃不开关系。

    杨天点点头,他双手交叉说道:“没错,我想利刃说的是对的,靳然是去陪狐狸渡劫了,而且走的这么匆忙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而且,她说,要我们今天自己去交易晶核,我现在就是要考虑,我们交易完了是等靳然回来在进化还是——”

    吴奇打断他说,“等然姐回来,我昨天进化的时候在最关键时刻感觉自己要失败了,但是然姐来了,不知道给我喝了什么东西,我就觉得精神力恢复了。”

    利刃听后眼睛瞟了一下吴奇,后者一个哆嗦,“当然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有然姐成功的希望会大一些。”

    其他人听完也都沉思。

    “好,我们就等然姐回来。”老三说,他是完全盲目的相信靳然,既然吴奇这么说了,如果不等靳然回来,失败了怎么办?

    这么珍贵的晶核,老三觉得自己是遇不到第二枚了。

    而且靳然恐怕会对他们完全失望吧?

    “那就这样吧,待会吃完,我们去交换那晶核,就我跟齐超两人去吧,你们都在家里等着不用全部人都去了,然后就等靳然回来,这样是最好的了,不然我们进化也不放心,恐怕这次是真的出什么事了。”杨天果断决定。

    其他人也没意见。

    “呱!”呱呱飞了过来嘴里叼着饼干,它扇着翅膀指了指外面朝南的方向。

    其他人眼睛一亮!

    对啊,呱呱和袁林是和靳然有联系的。

    别人又赶紧回到看着袁林。

    后者摇摇头表示无奈,“不要看我,我感受不到,因为我实力没有呱呱强,它完全是靠本能感受的。”

    这一点袁林表示他也很无奈,呱呱完全是靠着动物的本能感受自己主人在什么地方,袁林可感受不到。

    吴奇一脸鄙视的看过来,“亏得你还叫然姐主人,还不如一只鸟!”

    其他人亦然。

    他无语,“喂,我是人好吧,我没有那种动物的天啊!”

    吴奇回他,“人怎么了?是最高级动物啊?”

    袁林看了他一眼,已经不打算回什么话,赶紧转移话题,“我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杨天吸口气然后吐出来说道:“是啊,上一次天劫我们可是见识过的,什么忙也帮不上,没准还要连累靳然。”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们去靳然那里看看伯父伯母,肯定比我们还要担心。”老三说。

    ……

    靳然瞅着天上的雷云,现在太阳都出来了,其他地方看起来都是晴朗的,就他们这里上空一片漆黑。

    整个工厂全部被罩在里面。

    “待会小心点。”靳然叮嘱狐狸,这种事靳然完全帮不上忙,但是又不能离开狐狸太远。

    狐狸点点头,然后瞅着雷云子一下变的巨大。

    比之上次这次又大了一些,长度就有差不多二十多米了,巨大的躯把靳然对比的跟蚂蚁的大小也差不多了。

    那雷云感受到狐狸的力量波动,瞬间就电闪雷鸣。

    乌黑的雷云之间依稀可以看到那深红色的闪电在酝酿着。

    另一边的老道嘿嘿一笑,“开始了!”他赶紧闭上双眼把前面阵法谭仔细的看好,免得被外物破坏掉,“给我护法!”他低吼一句,后面的小徒弟听着命令赶紧做好。

    两人合力支持着这个阵法的运行。

    巨大的狐狸躯,它表严肃的看着雷云,这次不一般,深红色比正常天劫要厉害许多,它回头担忧的看了看靳然,后者不在意的摇头,然后忽然抬手甩出来一个瓶子。

    “精神力没了喝一口,以你的精神力每次要喝一大口。”这可是稀释过的,人类喝抿一口,而这狐狸可就不同了。

    每次不喝一大口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狐狸点点头,抬爪接住瓶子放在嘴里卡在牙中,准备随时喝。

    渡劫是不能跑的,越是跑劈下来的天劫越是厉害千万倍,所以狐狸凛然的和天上的乌云对撞。

    巨大的躯腾空而起,靳然估计着距离不敢离狐狸太远,免得消弱对方的实力。

    天劫忽然就劈了下来!深红色的雷劫看着有一种诡异的美感,可却危险万份,一个不小心可就是神魂俱灭!

    狐狸不敢小看这天劫。

    这一次绝对不简单!

    只见那深红色天劫劈了下来,狐狸也没打算躲,这一次的天劫要是都不能扛过去,那么后面的天劫可是会越来越厉害的,恐怕它和靳然要一起死在这里了。

    这一道红色的天劫被狐狸巨大的躯直接硬抗了下来,它甚至没有用任何的仙术或者其他的方法。

    上竟然一点的伤痕也没有,靳然惊讶的看了看它,这狐狸现在这么厉害了?

    它到没有因为这一次轻松渡过而轻松下来,表现的到是更加的严肃了,它回头朝靳然看了一眼。

    在意识中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

    靳然一挑眉,有人做手脚?

    她自然是相信这狐狸的意思,他们俩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开始或许还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

    可这狐狸活了多久了?

    它一接触到天劫自然是感觉到不同的地方了,所以赶紧给靳然说了这个事

    后者也是有点惊讶。

    狐狸要渡劫除了她可就是队友知道了,但是靳然可不认识她的队友们有这种本事。

    所以这个事绝对是有另外的人在动手脚。

    会是谁呢?

    靳然也想不出来,但是她敢肯定这个人肯定会出现的。

    所以也就不做多想。

    大声说道:“你小心点。”

    狐狸点点头,然后再次转过头去严肃的看着天劫。

    第一道天劫结束之后,这第二道却迟迟未来。

    但越是平静,越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险到来。

    靳然都把呼吸放小,仔细的看着狐狸,一遇到危险就赶紧提醒它喝稀释井水。

    老道这里则是出了点问题,这天劫现在却忽然正常了,他有点搞不清楚,啊妖物在短时间内就已经提升到了正常渡劫的实力了吗?

    这太奇怪了!

    他摸了摸胡子,第二道天劫还没有下来,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了,所以他只能换一种方法来加深天劫的力量,那妖物的能力越强,他把握越小,所以一定要天劫厉害一些才可以完全对付那妖物。

    不然等他过去的时候那妖物还有余力反击这可了得?

    已经想好的老道,赶紧招呼徒弟过来,“你先支持这阵法,为师去找找书籍。”那小徒弟一脸的为难,师傅要他来啊?

    这不是为难他么?他只是一个小徒弟而已,怎么支持一个这么厉害的阵法啊?

    “师傅——”

    老道一摆手,“不要说了,你赶紧去集中精神力,把我平时教你的都用上,就好像我刚才一样,这个事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吗?所以我不能找别人帮忙,这事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为师失望啊!”

    老道说完也不等小徒弟反驳赶紧就跑进屋里找古籍去了,他记得上次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种方法来着?

    就是有点不记得了。

    小徒弟一脸为难的看了看那阵法,赶紧盘腿往地上一坐,师傅既然已经交给他了,他一定要做好,不能让师傅失望才好。

    可是这阵法这么消耗精神力,他自己也支持不住啊?

    他现在可连异能者还不是了!

    ------题外话------

    求收,求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