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靳然父母

    其实之前靳然也没有想到这变异晶核的作用,因为靳然前世也没有吸收过生化怪物的晶核能量。

    她也是看到那只黑猫忽然想到,这变异晶核本来就与普通晶核不同,而人类在进化后又能无所顾忌的融合吸收。

    那么这变异晶核是不是也可以和普通晶核融合在一起?

    生化怪物的变异晶核本来就包括生化怪物的一些能力,没准融合到一起会发什么神奇的效果也说不定。

    靳然这次也是打算着尝试的想法,让齐超拿走晶核等他进化后吸收试试。

    就算没有什么效果,在进化后的他也可以完全不用顾及的融合这枚晶核的能量。

    一级之后的变异晶核越来越稀少,不像之前的原始丧尸原始怪物的变异体一样常见。

    越到后期这样的晶核越是珍贵,好在这是一级的。

    不然到后期靳然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碰见这种好事。

    要知道变异怪兽和变异丧尸是一样的越到后期越是难以变异,就好比人类进化出异能,也不是人人都能成功的。

    好多普通人吸收晶核还能失败,所以进化也是有失败的。

    这还是要看个人的运气和体质。

    “然姐,东西放好了,我们走吧。”老三和袁林把发电机和各种电线都放到了后备箱里面,然后上车关门。

    齐超把车子发动,“拐弯就到了,那小区离这里进的。”袁林说道。

    齐超点点头,摸着方向盘,车子如同发出的箭速度怒吼着开了出去。

    ……

    景园小区原来都是一副壮观而且装修的特别华丽,这次一来,袁林却震惊了一下,这样破败的景象哪里还有之前看到过的那样子。

    整个就是一个破庙啊!

    外面全是爬山虎把整个楼都包围住了,什么爬山虎长的也太快了,这该死的气候都是什么鬼天气。

    外面一个人也看不到,三三两两还能看到不少的丧尸在那周围晃似乎在找寻食物。

    “我们不要开进去。”靳然指了指前面,“这里面我估计丧尸不少,徒步比较方便一些。”

    齐超点点头,朝着靳然指的方向开过去,那里是一个楼的后背地方,有角落比较凉快,齐超把车子慢慢的停在这里。

    “然姐,这广海市怎么这么。”吴奇吐着舌头说道,车里的水都喝完了已经,再这样下去非得喝死。

    好比一群人在沙漠一样,缺水怎么可能能活下来?

    靳然摇头,“以前可不是这样,这里又不是非洲,四季很正常,自从末之后恐怕才变成这样。”

    齐超下车,其他几个人下车之后就把车内的粮食全部都搬了出来。

    呼!全体擦擦汗,这搬着东西就感觉更加

    该死的天气!

    小狐狸一直躲在靳然的怀里,因为靳然无论怎么出汗上总是香喷喷的,它喜欢这种香味,天气又这么,狐狸却觉得异常的舒服……

    它本来就属属火的,这样的天气自然是它最喜欢的,狐狸最怕的是冬天,在营地那一天里,它都不敢离开靳然的怀中。

    闻了闻靳然上的香气,小狐狸眯着眼睛使劲蹭蹭她的口,满足的吐着舌头。

    这是不能化人唯一的好处了——

    恐怕化人之后靳然不会让自己这么挂着了。

    袁林和刚子搬东西,现在剩下的粮食也不算多,水是一点也不剩,这么的天气早就被喝光了。

    靳然空间里那井水也不能给普通人喝,那明显和矿泉水可不一样,不过她空间到是还有不少一般的饮用水,找个机会就说自己外出去找水,然后在弄回去,免得引起怀疑。

    一行八人把车子存放好,然后往靳然家里的楼走去。

    靳然再次把弓放到手里,这里的丧尸着实不少,虽然不会给众人引起什么麻烦,但是天气炎实在是不适宜过度的消耗体力。

    就算是异能者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

    大概这样的速度断断续续的又杀了不少的丧尸,收集了差不多上百枚的晶核几人终于到达了靳然家里的楼道口。

    看着熟悉的电子门靳然呼出一口气。

    “到了。”靳然的心有些紧张,她害怕上去看不到那熟悉的影子,听不到双亲亲密的喊她。

    不能在看到父亲严肃的面孔。

    “你在害怕。”利刃淡淡的说道。

    靳然眨眨眼睛把酸涩忍了进去,这辈子唯一的牵挂啊!

    如果父母出事,靳然真不知道自己重生除了报仇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利刃走过去看着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他自小就在训练中渡过,送他去的人就是他那所谓的父母。

    对于利刃来说,亲是个奢侈的东西,他没有感受到过,而且大概以后也不会有这感觉,但是自从遇到靳然之后,他觉得这个女人很奇妙,给他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从来没有任何感观念的利刃,此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看着靳然紧张又带着一些激动的纠结模样,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想了想,这似乎是第一次?

    靳然感受到对方语气中关心的感,回头朝着利刃笑笑,“我只是,有些激动了……”

    “额,然姐你爸爸妈妈肯定没事,咱们赶紧上去吧?”吴奇摸了摸脑袋,这里面的人实在都是背景复杂,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啊!

    郁闷的低下头。

    靳然点头,推了推电子门,发现是关着的,靳然也没想过还用这个电话通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电都没了,如何对话?

    她直接用手中的弓对这门锁的地方攻击过去。

    “咔!”的一声,那处被靳然的弓打的粉碎,大门咔咔的几声就自己打开了,看这里的况丧尸应该没有弄开这道门,危险的只怕是在这楼道里面。

    这一楼层不知道当时会有多少人变异。

    前世的靳然父母没有变异,所以这一世关于这一点靳然倒不是很担心,她担心的父母被丧尸攻击导致的死亡,或者被感染!

    七个人跟在靳然的后面,电梯早就不能用了,靳然家里住在七楼。

    所以这一趟几个人只能是爬楼梯!

    好歹在楼道里比较凉没有太阳,要不是这样非得把这些人给郁闷死!

    “妈的,你说国家盖什么高层?”刚子无语的搬着东西跟在后面,他现在累的跟死狗一样了。

    主要还是刚才在外头给的。

    吴奇哈哈一笑,他在后面推着刚子的后背惦记让他走的舒服一点,开口说道:“这得亏了是七楼,这要是27楼,我估计咱们就该集体累死了,主要是没水啊!我又渴了。”

    他咂了咂嘴巴。

    靳然现在每走一个台阶心里都是当当直跳,生怕自己父母出什么事

    这楼道也不是平静。

    前面几层楼几人杀了不少丧尸了,她能不担心吗?

    父母就算杀了丧尸恐怕也不知道吸收晶核吧?而且就算吸收了晶核,如果失败呢……

    初次吸收晶核又是这么痛苦,她父母年纪这么大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失败了……

    靳然似乎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父母吸收晶核失败然后满是血的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的场景。

    她现在满脑袋都是汗了。

    这时候一只手探过来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利刃的手很大,而且手掌很粗糙都是硬硬的茧子。

    而靳然的小手很细腻柔滑,利刃抓住这只手的时候就觉得心里一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冒了出来。

    人的感就是这么奇妙,往往都是由兴趣引起,而后来的一点点的关心一点点的注意,都在无形中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利刃又是个感缺失的人,感淡薄,但是只要一点点的兴趣他就会比一般人更加的纯粹。

    这种单纯的关心,纯碎的状态,是现在的人少有的。

    靳然同他比虽然好不少,但她满心的仇恨,除了父母的状态,似乎在心中不能再一次装下任何人。

    她感觉到手中的力量,忽然觉得安心不少。

    “谢谢。”靳然低声说道,声音动听温柔,略带沙哑这时候也显得特别的脆弱。

    她需要,需要关,而且非常需要别人的信任,靳然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重生之后更是。

    现在多了杨天这些同伴,靳然觉得自己有了一份责任,心中不在只是仇恨,而现在对利刃这一举动,她心中又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感觉。

    仿佛羽毛轻轻划过她的心脏,颤了颤但是又平缓过来。

    一划而过的感觉,两人都没有当回事。

    后面的几个人看着前面的一堆影,吴奇心中怪叫:我草!不愧是我大哥,终于下手了,下手拉!

    杨天表木了,他似乎已经淡定了。

    而刚子则是一脸纠结……他不知道自己该作出什么的反应,该说恭喜,还是该说,靳然你终于也表现出你其实是个女人了!

    袁林和老三到还好,他们俩根本不是很了解靳然这个人,可以说打一开始就觉得利刃和靳然只见飘着——

    靳然怀中的狐狸愤恨的看着那牵着的双手,它决定从此和这个男人就是仇敌!

    小看人家没有手!狐狸郁闷的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决定化人的瞬间一定要狠狠地占到靳然的便宜。

    当走到七楼的时候,靳然已经一手汗了,她放开利刃的手,然后看着中间那个单元,有些害怕。

    最后狠下心才走过去。

    敲门声响起,似乎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脏,他们都不希望靳然被击垮,所以此时多么希望有人开门。

    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靳然有些紧张的等着,半天也没有声响传出来。

    她第一次感觉到前世临死前的绝望。

    忽然——

    “谁?!”里面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明显透着疲惫,有些敌意的问道。

    靳然瞬间就觉得激动了,她笑笑然后把眼泪忍了回去,靠近门前小声应道:“爸?”

    里面的动静忽然就静了起来,大概过了一分钟,才又传出来声响,“然然?”熟悉的女声,略带疲倦但是还是很温柔。

    靳然瞬间眼泪流了出来,旁边的利刃默默的没有说话,后面的人都安静了,似乎是被这种况刺激到了。

    都想起了自己的事

    他们了解的靳然从来没有这样过,从来没有这么脆弱过,大家心里都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吴奇,眼泪汪汪的,“然姐似乎从来没有这样过。”他有些哽咽的低声说。

    刚子点点头,靳然在他们的眼中从来都是,强大、自信,而且做事非常的果断,杀起人来也从不手软。

    可是自打来到这里,上楼开始,靳然就有些不一样,特别的脆弱,让他们觉得,其实靳然也是个脆弱的女人,她需要安慰,需要同伴的鼓励。

    所以众人都不说话了,默默的站在她的后,从心里安慰着靳然。

    “妈?是我,我回来了。”靳然哽咽着声音说道。

    里面瞬间就传来一阵门响,然后就看到大门打开,靳然也再一次的见到了父母。

    这一见面好像是几十年没有见过了。

    从上一世父母从自己的眼前硬生生离开,直到现在说起来不过十几天,可仿佛过了是过了很久很久……

    她眼泪不停地掉,里面靳然的母亲一头黑发此时也参了一些白头发,脸上平常精致的妆容也不见了,此时只剩下有些疲倦的面色。

    父亲在母亲的后站着,他们家说是条件不错,小区也是富人区,可是这里面住高层的人其实也就是比外面的白领要好上一点而已。

    真正的有钱人住的都是后面的别墅。

    靳然母亲激动的把靳然抱在怀里,“然然,我们可担心死你了!你怎么才回来?”

    靳然有些内疚的哭了一会然后擦擦眼泪,沙哑着声音说道:“咱们进去说吧,这里也不安全,外面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现在还没有具体知道这里的况,所以靳然暂且也没告诉父母这些人的份。

    而且自己的实力靳然也不打算告诉父母太多,不是不相信,而是她不相信别人,如果父母被别人话,那么后果会非常严重。

    所以靳然空间的事,暂时只能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告诉父母。

    这个秘密除非迫不得已不然她不会告诉任何人,起码不会主动告诉任何人。

    靳然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个石板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而且她好奇的是,上一世拿到的石板,这一世到那个古迹里面还会有吗?

    如果有线索呢,如果被其他人发现这个石板,那么她该怎么办。

    那个时候如何她的实力高还好说,如果她不如对方厉害呢?

    所以暂时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首要的就是提升实力,那个古迹靳然当初也只是在外围看了看,偶然间发现的这个石板,至于为什么这么个宝贝居然在外围尽然也不是很清楚原因。

    而里面她没敢进去,那个时候的靳然实力虽然不是很高,但是也比现在厉害多了,她那个时候能够感受到里面的危险。

    绝对不是它此时能够进入的!

    所以靳然在等,等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一定的境界,到那个时候她一定要把那个古迹给调查清楚,看看自己体内的石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究竟有没有危险。

    这个狐狸应该也知道一些,可是它现在还不能说话,一人一兽也只能简单的交流,更加深入的却没有办法。

    靳然有种预感,这只狐狸也不见得知道那遗迹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谁,没准这石板只是偶然掉落在那里?跟那遗迹没有任何关系?

    摇摇头不能再想,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靳然的母亲很的把靳然的那些朋友全部都给迎了进去。

    靳然的父亲一句话没说,只是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到,其实他的眼眶是红的。

    只是在忍。

    有哪个父母看到自己女儿在这种况活着回来找他们能不激动的?他们这一段时间除了害怕,也是痛苦,害怕靳然发生什么事

    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自小就很宠,如果靳然要是出事了,两个人也不想独活了。

    现在看到靳然平安的回来,真的比什么都要强!

    一行人都进了屋里靳然把门都关好,在把移开的家具全部给挡住,这才放松了一些,然后看着明显憔悴了不少的父母又有些哽咽了。

    “爸妈,你们这段时间怎么样?”靳然语气担忧的问问。

    靳然的妈妈叫江蕊,靳然的爸爸叫靳风,两人都是知识子弟平时也很温和,靳风虽然为人严肃了点,但是人很好。

    周围的邻居都对他们一家人不错。

    江蕊叹口气,坐下然后说道:“亏了然然打电话给我们,开始你爸还说你惹祸了在那乱说什么的,可后来你不停地嘱咐我们也就半当真的去准备了不少吃的和饮用水,没想到才过一天,就发生这种事。”

    江蕊想到看到的那些丧尸现在还觉得有些惊恐,她抚了抚心脏的地方,“我差点被吓出来心脏病。”靳然天生长的美,自然是遗传了爸妈的优点,江蕊虽然年纪大了,但也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韵,自然是美不胜收的。

    靳风人长大很温和,看起来很斯文,戴着眼镜,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但是看着江蕊的时候眼神却很温柔。

    “我和你妈确实是被吓到了,然后就赶紧关上门窗,谁知道旁边的邻居就好像发疯了一样疯狂的敲门,我们俩没敢开门,亏了准备不少的吃的,省着点到也挨到了现在。”靳风看着靳然说道。

    江蕊平复了一下心,继续接着说,“后来你二叔来了,你爸爸的哥哥,我们也不好不开门,把门打开之后,一开始还好的,后来忽然就发疯了!可把我们吓到了,开始疯狂的咬人,你爸爸最后下了狠心把你二叔给……最后我们才算是安全,后来不管是谁来敲门我们也不敢开门了,一直到今天你回来。”

    靳然楞了一下,二叔?

    前世背叛她的亲戚里也有二叔,可这一世怎么被感染了?

    看来这一世不能完全当真了,跟前世不同,二叔都感染了而且其他的亲戚这一世也没有过来找她父母,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的亲戚都去京都了……之前还来过电话说是那边有熟人,还让我们俩也跟着一起去,可我们担心你啊!就给回绝了,之后就一直在家里等你的消息,然然你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看看你这小胳膊的,哪里斗得过那些怪物!”江蕊说着拉着靳然的手摸着,又仔细的看靳然的脸。

    随后惊奇的说,“诶?然然你怎么忽然变白了?”靳然看到父母也没什么冷硬的态度了,笑了笑有些尴尬,“总是不出门,变白了。”靳然的母亲皱着眉头,“以前肤色也健康的。”

    靳然的小麦色皮肤打小就是,她妈妈到是白皙此时看着闺女变白了到也没多想,恐怕是末世里吓得此时还没回过神来,不然闺女忽然就白了怎么可能不怀疑?!

    其他人则是被靳然母亲那一句,柔弱、小胳膊、女孩子等等名词给雷翻了,他们麻木的看了看靳然的胳膊,然后看了看她后背着的长弓,全体人觉得雷到了。

    有点不能接受,只有利刃坐在那里面瘫着脸,什么表都没有。

    “我们这一路也是比较惊险。”靳然简短的描述一下。

    靳风忽然抬头,他推了推眼镜,“然然,你吸收过晶核没?”靳然惊讶的看向自己的父亲,“您?”

    靳风点点头,“我在偶然的况下发现这东西可以吸收,虽然初始痛苦可之后觉得体强了许多,所以后来每天都有吸收一些,感觉快要到瓶颈了。”

    靳然点头,“那您先不要吸收了,免得进化错误。”

    她又把如何进化等等应该注意的问题全部给靳风说了一遍,讲解的非常仔细,跟着的杨天等人也再次的听了一遍。

    感觉不愧是人家亲爹亲妈说的就是仔细……

    “然然,广海市到是有个部队,咱们去那吧?”靳然想了想然后点头,也是,这里明显不能久留,时间长了食物也不够消耗,而军队就不同了,他们有国家帮助肯定定期会有食物送来。

    而且人也多,有不同的人每天出去找寻食物和打猎晶核,肯定比自己一家单独生存的好,而且靳然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还好说,可如今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在这里实在也不合适。

    “家里还有多少食物?”靳然扫了一眼屋里摆设,除了有些凌乱其他到是变动不是很大,但是没看到食物在哪。

    “已经没什么了,如果你在不来,恐怕我们只能离开这里去军队了,我跟你妈总不能饿死吧。”靳然点点头,这样来说也不错,如果自家再不来爸妈总不能饿死。

    想到这里更加内疚了,她随后从地上的背包里掏出两根火腿肠,“爸妈你们先垫点。”

    江蕊高兴的接过来,拨开就是,看那样子也是饿的不行了,说是不多了,恐怕已经饿了两天了吧?

    靳然又开始哽咽了,父母恐怕是不到最后一步也不会离开这里,杨天赶紧从背包里拿出一些食物出来。

    他们也不是不想赶快过来,可这一路说远不远,说近可也着实不近,路上又不好走。

    耽误这些天靳然也不想,还好她还是赶过来了。

    “本来我们准备的食物也多的,可是这些天也消耗的不少,而且天气又,水都快喝完了,对了你们渴不渴?”江蕊抬头问道。

    家里还有一些水,然然这一路过来,恐怕的不轻。

    “我们还好,对了,我拿了发电机过来。”靳然让刚子把发电机弄出来。

    靳风一摆手,“我们要赶紧离开,这个发电机到时候给部队里,到时候在交一些食物上去,应该会过的舒服一些。”

    靳然点头,父亲说的确实有道理,她本到不怕,但是父母就不好说了。

    这个时候恐怕不对里已经有了不少个异能者了,精神系前期又看不出很大的优势来,人家自己人当然更加容易信任,他们这种幸存者如果没点贡献恐怕还这是很难得到重视。

    “你们的食物还有多少?”靳风问道。

    靳然抬手指了指地上的背包等等,“其实也不多了,但我觉得咱们贡献发电机就可以了,而且老三会安装,部队基地里绝对很缺各种类型的人才,吃的我们就带一个背包过去,今天大家就把东西都吃完,到了那里每天大概会发一些食物。”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就算我们不吃完到了那里大概也要上缴,就跟中原市的营地一样,只不过军队恐怕要更加的严格,我们到那里把自己的能力要上报,自己看着如何上报,想要隐藏实力的暂时也不要在其他人眼中实用。”

    杨天也点点头,“靳然说的不错,我们确实应该想清楚这些,免得到那头再出现什么变故,而且这次一定要注意,军队可不同于那些黑社会的营地,规矩会很多,而且事也多,什么都要你等级来分,而现在只怕就要看实力了,咱们队里有三个异能者,我觉得应该会得到一些优待。”

    靳风开口,“三个异能者?”他现在自然是知道异能者的珍惜。

    杨天笑了点点头,“靳然、利刃、还有袁林。”而且……“靳然是我们的队长。”

    靳风楞了一下,他似乎从来没到自己的女儿实力这么厉害,“这些人都是你带的?”

    靳然点头,“他们都愿意跟我着我,我自然也不会对不起他们,爸以后我会护着你跟妈。”

    江蕊感动的哽咽起来,她拉着靳然的手,“女儿懂事了,而且现在这么厉害,他爸这次你该放心了。”

    靳风叹气,然后也是点点头,“是啊!女儿都这么大了,咱们也不用担心了,到了部队我跟你妈干脆就留在那里好了。”女儿到了而且这么利害,恐怕也不能长时间跟在自己的边了。

    靳然可没想过让父母留在部队中,虽然短暂看起来那里确实安全,可是现在的丧尸越来越厉害,父母实在是危险,而且留在那里?只要等自己离开了父母在那如果受到委屈谁去管?

    她摇摇头,“你们还是跟着我,我打算以后建立一个小范围的基地,我们队伍也会慢慢的变大,这样也是给大家一个安的地方。”

    “在哪里建造啊?”吴奇睁大眼睛有些兴奋的问道,这可比什么打架要引起他的注意了,一群人这么到处的漂泊也不是个办法,而且然姐显然不是听别人命令的类型,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最好的。

    靳然沉吟一下,后期来说最安全的不过就是京都那里了,虽然复杂,大基地也有很多,但是也不会跟小基地过不去,那里天气变化不算太大,而且地势也好,“我们去京都那里。”

    靳风皱眉,“有没有麻烦?”

    她想了想摇头,“那边环境好。”其他的靳然不能解释清楚,这都是她前世的经历。

    靳然前世就是在京都的一个部队基地中过活,而且那里的丧尸非常多,但都聚集在郊区那种地方。

    各大基地把丧尸全部都赶到了郊区去,好多打猎的人都会出那里狩猎怪兽夺晶核,那里也很规矩。

    因为基地多之间都会有一些牵绊,不敢轻易的动手。

    这也是靳然最看重的地方。

    她也熟悉,怎么说前世生活了几年也不是容易的对京都已经非常的熟稔。

    靳风看女儿这么笃定,也不再反对,“我和你妈跟你走。”

    靳然笑着点头。

    “然姐~咱们什么时候去这里的基地?而且什么时候去京都?”吴奇问道。

    “实力不够……等你们都进化了,而且我们都到一定地步再说吧,京都那头有些复杂。”

    虽然那头适合长期发展,但是他们现在实力还有协查,恐怕到京都那里会遇到麻烦,还是要等实力够了再说……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靳然清楚的记得,那个四哥实在京都混的,恐怕现在已经在京都了吧?

    他后面的背景恐怕也是那里的,靳然非去不可!

    仇恨比天,这一世她要那些人付出命的代价!

    此时靳然的父母必然不知道靳然真实的目的,除了那里长期驻扎,主要的就是她所有的仇恨全都是由那里开始!

    ------题外话------

    唉。今天看到北京那里的事。那个小姑娘91年的。唉。妈的这世道!真气愤。亲们以后出门都小心点,晚上早点回家。现在的世道变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末世最强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