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子里的时候黑子用雷达并没有测出有人的反映,原来以为对方是躲在暗处,会趁着自己和黄濑走出屋子的那一瞬间袭击,但是当他抱着万分警惕的心态小心着四周的动向时,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躲在任何隐秘的地方,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房屋前种植园的篱笆的外沿。

    拜爆炸所赐,绿间的种植园毁于一旦,盛开得分外美艳的花朵和嫩叶全数变成了焦黑的泥土,站在篱笆外的男人看着自己的杰作,低着头咧着嘴,被刘海的影覆盖的脸上是恶意满满的笑容。

    黑子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几乎要凝滞了呼吸,连平时平静的声音都因为干涩而颤抖:“小真……”

    “诶?是小黑子认识的人吗?”仅管黑子对来人用了那么亲切的称呼,黄濑还是不敢放松警惕。对方的个子并不高,体格也并不算强壮,肤色就像吸血鬼一样苍白得可怕。从他的上感觉不到任何气息,说不清是“强”还是“弱”。病恹恹的模样好像体的骨骼会随时垮掉,但是黄濑却无缘无故地觉得,即使是用光了手上所有的bim自己也毫无胜算。

    来到这座岛上已经一个多月,黄濑从来没有在战斗中失过手,但是到现在为止,却出现了两个让黄濑不想与之起冲突的人。一个是黑子哲也,一个就是眼前的黑发男人。黑子的强大是黄濑亲眼所见,但是这个被黑子称为“小真”的男人,没有出手就让黄濑从生物本能上察觉到与他之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并不能单纯地用“强”或者“弱”来形容,啊,对了,用种族间的差距来描述或许更恰当。

    “小真,是你吧。”黑子提高了声音,“花宫真。”

    黄濑可以从黑子的声音里听出他故作的平静。

    站在篱笆外的黑发男人却没有回应黑子,只是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一双被狂气所占据的眼睛。

    “啊咧?小黑子,他的手背上没有晶体……难怪用雷达也探测不到。不会是组织的人吧……”黄濑捏着bim的手心里渗出了汗。

    被“组织”送到岛上来的人全都被植入了晶体,花宫真的左手手背上光滑得完全没有痕迹,不得不让人推测他是“组织”的人。

    “花……宫真?”面色苍白的黑发男人歪了歪头,被狂气占据的眼里有些许疑惑。

    “嗯……你的名字……”

    “小真……小哲……波泽……”花宫真眼神空洞地望着天空,似乎在努力地回忆,口中吐出的词汇也是断断续续得毫无逻辑可言。

    “嗯,是的。”黑子缓缓地移动着步子向花宫真靠近,“我们是在波泽一起长大的。”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黄濑凉太觉得在黑子与花宫的对手戏里自己只是出来打个酱油的。

    “那个……小黑子?”于是现在是什么况?要战斗还是要叙旧?黄濑好纠结。既然小黑子认识,那应该不会是“组织”的人吧……但是为什么手上没有晶体?

    “小哲说……要和小真……一起逃走……”花宫真颤抖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

    “是的,我们要一起逃走……”

    “你是个骗子!”花宫真仰起头桀桀地怪笑起来,笑得肩膀也大幅度地抖动,“但是我完全不恨你哦,因为你马上就要死掉啦~”

    “小黑子!别过去!”察觉到花宫真的气场蓦地变得可怕,即使被震慑得完全迈不出步子,黄濑克服恐惧,想要上前拉住黑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黑子和花宫的速度快到让他用眼无法跟上,两道像闪电一样疾走的影在黄濑出声制止的同时已经纠缠在了一起。两人无视岛上用bim战斗的规则,直接搏成一团,这种况下,黄濑就算使用bim进行支援不仅完全起不到作用,还会造成黑子受伤。

    话说……这真的是人类之间的战斗吗?……

    出手的速度快到只能看清蓝色和黑子的影子,给对方的每一击都像是有着千钧之力,落空时砸到地面都会在坚硬的地面上打出下陷的空洞,出击和格挡间带起的风势都能造成规模不小的飞沙走石。

    别说插手了,就连站在他们周围几米的范围内都会被波及吧……黄濑只能站在原地,像是观赏膜拜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战斗,脚下挪不动半步。

    黄濑知道黑子很强,但是现在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他能够理解的范围。如果真要形容,大概是一人足以抵挡一支军队。

    眼前的战斗只有两个人,却像是两支军队横扫而过。

    不是人类,是怪物……黄濑联想起自己被灰崎的队伍围追的那个晚上,灰崎在黑子面前突然发狂逃走的景,似乎有些理解了当时灰崎的失态。

    强大至此的黑子哲也和花宫真,如果这两人要抢夺晶体通关游戏,谁都无法逃脱被宰杀的命运。

    当黑子轻易地说出灭掉了“洛山”这种话时,黄濑还稍微有些不信,但是从现在的景来看,如果“洛山”所谓的强大是对于自己这种“人类”来说的话,黑子一个人灭掉十个“洛山”都不是值得怀疑的事。

    明明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为黑子搭档的火神大我还会受到原因不明的致命伤?等等……首先应该怀疑的是黑子哲也和花宫真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犯规的力量才对吧!黄濑的脚下移动不了半步,思维却很活跃。

    和花宫真缠斗在一起的黑子有着像怪物一样的可怕力量,但是黄濑却一点也不害怕。那样温柔地说着“成为同伴吧”的小黑子,有些高傲地抬起下巴说“不如让我来保护你吧黄濑君”的小黑子,一点也不可怕,反而……好让人心疼……

    黄濑这样想的时候,黑子在与花宫的打斗中已有败落的趋势。

    “快逃走啊!黄濑君!”在波泽事件中,黑子就知道自己并不是花宫的对手,看况现在也撑不了多久。

    才不会逃走啊!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到小黑子!

    黄濑从囊袋里取出了最后一颗追踪式bim。追踪式的bim虽然在所有bim的种类中威力是最低的,但是能精确定位的稀有功能在关键时刻能救命。如果不是危急时刻,黄濑并不想把早川留下的最后一颗追踪式bim用掉,但是如果能帮到黑子,黄濑乐意至极。

    “小黑子!我用追踪式bim定位花宫真了!看准机会就躲开!”黄濑冲着黑子大喊,同时也做好了在黑子闪开后追加bim的战斗准备。

    花宫和黑子的速度快到只能看到残影,黄濑费了很大的劲才通过准星定位了花宫。

    “别做多余的事啊!”黑子听到追踪式bim飞近声音,从与花宫的缠斗中分出神来,握住了即将在花宫上爆炸的bim。

    被非锁定对象触摸到,追踪式bim“卡嗒”一声关闭了开关。

    与此同时,黑子也因为这一分神,被花宫真死死地抓到了手臂,随后被狠狠扔了出去。

    啊……就像那天晚上被自己扔出去的巨蜥一样……黑子的体飞出去的时候还淡定地想着无关紧要的事——如果有命活下来的话,再也不虐待动物了……

    后背撞到了树干,因为力量太大,连两人合抱都围不过来的树也轰然倒地。

    啊……真是的……体里的内脏大概都坏掉了吧……就算要自行恢复也要很长一段时间呢……

    “小黑子!小黑子!”黄濑也顾不上自己会被怎样处置,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黑子边。

    猛烈的撞击造成了黑子体内大出血,嘴角不断有血溢出,脊椎好像也受了重创,完全无法直起后背。

    黄濑抱起黑子,涌出的眼泪完全止不住。

    “是我不好!是我太没用!”黄濑现在只顾着抱着黑子哭。在遇到黑子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能保护任何人,但是现在他深深地痛恨着无力的自己。

    “真是的……都说了让黄濑君带着大家……快跑了啊……”剧痛之下,黑子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仅管知道自己一定笑得很难看,“黄濑君……不害怕我吗……”仅管已经暗暗发誓即使是被认作是怪物也要保护好同伴,但被黄濑看到了自己可怕的一面,黑子还是有些心虚。

    “害怕什么的……我最喜欢小黑子了啊!”黄濑把黑子的脑袋紧紧地摁到前。

    “快跑啦……黄濑君……这样下去会死的哦……”

    “就算是死我也要跟小黑子死在一起!”

    表癫狂的花宫真在一步步走近,黄濑却只是抱着黑子不肯撒手。就算是悲痛至极的况下,黄濑也在思索着对策。

    在跑到黑子边的时候,他故意装作摔了几跤,在沿路的泥土里埋下了遥控式的bim,只要花宫走近了自己的埋伏圈,他藏在黑子后的手就可以按下遥控器。

    眼看着花宫已经走进了bim的包围圈,黄濑正要按下,却被黑子握住了手。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