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半,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户里透进来,抚在X市商会会长韩萧的脸上。

    冬下午的阳光温暖又温和,抚在脸上很有催眠的意味。韩萧的半边脸浸在平行的光线里,有些微微的发烫。

    韩萧眯起眼微笑。很久……没有这样闲适的下午了啊。

    采访结束,对面的小记者在他面前收好录音笔,脊梁得笔直,脸上也绷得紧紧的,满脸的紧张之色。

    韩萧“卟哧”一声笑了出来。

    刚进报社实习的小记者一拍桌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满脸通红。

    韩萧笑得更开心了:“韩凛,采访都已经结束了。而且,我是你哥,你紧张什么?”

    对面的小记者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仿佛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紧张绪似乎没有由来,脸上因为紧张而隐现的潮红色也渐渐退去。

    “我说,哥!”韩凛冲着韩萧放肆地一瞪,“你的态度到底有多恶劣!”

    “啊?”韩萧不解。

    “报社的前辈们一听说要给你个专访,集体借故外出。要不然,那么大的专访怎么轮得到我这个刚入报社实习的小记者来做?”

    “很恶劣吗?”韩萧冲着韩凛绽放出一个极其温和的笑容。

    “啊哈……还好……还好啦……”韩凛摆着手打着哈哈。直觉加经验告诉他,每当韩萧露出这种极其温和的笑容时,脑袋里一定是没少打坏主意,从小就是这样……

    然而这一次却没有。韩萧只是从办公桌里掏出一个礼品盒来。

    “韩凛啊,今天是小泠的生,你不会忘了吧。”不是疑问语气,而是肯定语气。

    “唉呀,真的忘了!”韩凛挠了挠头道,“我最近都要忙死了,哪还记得那个惹祸的小子?!”韩凛的语气极不善。

    韩萧了然道:“韩凛,你是哥哥,怎么总跟小泠吵架?”

    “我哪里有空跟他吵架!”韩凛一耿脖子,不服道,“这孩子才二十岁。不好好学习,整天只知道跷课,跟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我骂他是为了他好!”

    韩凛涨红了脸跟韩萧争辩,但看着韩萧仍是温和笑着的脸,底气也渐渐不足了。

    “韩凛啊,别总管着小泠了,随他自己去。”韩萧起,把礼物递给韩凛,“还有你啊,为什么总是想着要做记者?工作忙赚钱又少。难道哥还养不起你们吗?”

    “哥……”韩凛眼圈有些泛红,“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太辛苦了。”

    “辛苦?”韩萧一直噙着笑,直到背过去的时候,上翘的嘴角才疲惫地放下。

    “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

    “韩凛,好了。”韩萧打断韩凛的话,“过去的事不要说了,现在我们不是过得很好吗?嗯,时间还早,你去一趟小泠的学校,把我的礼物给他,代我说一声‘生快乐’。嗯,还有,别忘了你自己给他的礼物。小泠其实很在意你的。”

    “哥,你干嘛不自己给他。我们三个人坐下来一起吃个饭也好嘛!”

    韩萧犹豫了一阵,含笑道:“改天吧,我今天没空。”

    “切,又没空。”韩凛将礼品盒往上一抛,收进手中,斜着眼瞟了一眼韩萧,“算了!哥,我走了哈!”

    “嗯,走吧,大记者。”韩萧冲着韩凛摆摆手,“记着让着点小泠。”

    韩凛不高兴了,把门一摔就跑了出去。切!总是这样!韩泠是你弟,我就不是了?!

    韩萧被“砰”的一声巨响中了一跳,随即又包容地笑了笑,继续埋首于堆积成山的文件里。

    X市商会会长韩萧是X市的一大人物。据韩萧底下人讲,此君似乎是个天生的工作狂,每的工作量是前任会长的两倍。此君任职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X市商业发展的速度便提升了一倍。据有些无聊人士的调查,居然发现前前前任商会会长是韩萧的养父,这种关系更使韩萧个人经历引人注意。

    报社交给韩凛的工作便是做一个关于韩萧个人经历的报道。韩萧的经历对于韩凛来说,再熟悉不过。

    那一年,韩萧十四岁,韩凛七岁,最小的韩泠只有四岁。一场车祸,夺去了父母的命,未成年的三个孩子就这样被送入了孤儿院。一年后,三人被当时一位未娶过妻的富豪收为养子,当时那位富豪正在X市商会任会长一职。而好子才持续了不到五年,富豪外出之时遭歹徒抢劫,丢了命,富豪生前曾有遗嘱,若是自己死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便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捐给社会。

    养父的葬礼结束之后,三兄弟便消失了。自那以后,三人究竟过着怎样的子就再也没有人知道。

    那时韩凛将要升初中,韩泠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做哥哥的艰辛可想而知。谁都不知道如今坐上这堂堂商会会长的交椅的韩萧有着怎样的过往,只知道他曾经是前前前任商会会长的养子,也知道此人的能力非凡。

    不认识他的人只会嗤之以鼻,道,这是个幸运的家伙,而认识他的人,无论是敬佩还是嫉妒,也只会说,这是个有能力的家伙。

    韩凛很沮丧。

    关于韩萧的生平他应该很清楚才对,唯一不清的也只是离开韩家的那段子,所以刚才也只问了关于那段时间的问题。韩萧的确是很配合地回答了他的每一个问题,但是回来一整理,却发现韩萧对于每一个问题的答案总是模棱两可,笼统而不实用。

    切!韩萧你这头老狐狸!连对亲弟弟都那么保守!韩凛怒气冲冲地一敲键盘,半瘫在沙发椅上。

    完了……这稿子怎么写……

    韩凛啊韩凛,你怎么这么没用,还说要自己养活自己,不能像韩泠那个王八糕子一样靠老大养活,可是房子,家电,哪一样用的不是韩萧的钱?

    大哥总是这样,自己和小泠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却还要将他们护在羽翼之下。

    韩凛更丧气了。斜着眼瞟到挂在衣架上的衣服的兜儿里露出半个礼品盒来,韩凛惊叫一声。

    从韩萧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和韩萧赌气来着,头一昏,竟忘了韩泠的生了!

    韩凛跳起来,上衣服,便向外冲出去。韩泠那小子赌气又闹别扭,忘了他的生,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忘了他的生,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忘了他的生,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忘了他的生,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

    ,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忘了他的生,这回不知道他要跟自己怎样闹呢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