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线结局NO.1 绿黑

    黑色的死神缓缓倒在潮湿的泥土中,他的背后立着神色凛然的白衣战神。战斗平息后,岛上回归正常的暖流又形成了轻薄的风,让绿间真太郎白大褂的一角也翻飞起柔和的角度。背景是狼籍的花圃,绿间的上也被花宫的黑色血液溅满,但依然无法掩盖他看着黑子时温柔心痛到极致的眼神。

    “哲也……”他跌跌撞撞地跨过花宫真的体,像是在暗不见天的深井里被囚了十年的人,终于见到井口打开后明亮的天光一样,他颤抖着的双手缓缓地移过黑子的脸颊,“哲也……”想说的话太多,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唔……说起来好像是哥哥大人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黑子终于松开了黄濑的手腕,握住了绿间抖得厉害的手。

    “你果然……”

    “……抱歉……小真他……”

    “他死不了!自己都变成这样了还想着别人吗?”绿间恶狠狠地吼着。

    “……我就知道哥哥大人最厉害了……”黑子像是放心似的闭上了眼。

    连之前紧紧抱着黑子的黄濑都感觉到了黑子和绿间之间有着自己无法涉足的气场,他苦涩地抿了抿唇,将黑子交到了绿间的怀中。

    隐隐地觉得当年的事故中有着无法触及的谋,但是绿间此时已不想再去质问黑子为什么没有死在和03号实验体的决斗中,也不想知道花宫出现在岛上的理由,只要黑子哲也平安无事,绿间就有了努力活下去的动力。

    …………

    即使黑子哲也的生命燃到了尽头,他也会将绿间真太郎最英勇的那一面镌刻在心里。

    无数次回想起那天的景,他薄薄的淡色嘴唇都会展开上扬的弧度。

    “真是服了真太郎了呢,”前一刻还想着那时绿间英姿,下一刻在看到被煮成像泥水一样的粥时,黑子立刻蹙起了眉,“十多年来料理的水平一直没有进步,这也算是一种才能了吧。”

    这绝对是才能不解释,谁能告诉他放进锅的时候明明是白米,为什么出锅的时候会变成紫米?

    “哼,你的要求太高了。”绿间这样说着,却已经着手准备重做料理。

    “啊,好怀念紫原君的手艺。”黑子微抬起下巴,思绪好像被拉出好远,湛蓝的眼睛里浮现着想念的绪,“不然的话黄濑君也可以,看紫原君做一遍料理就能完美地模仿才是真正的才能吧。”

    只可惜花宫真来袭的事件以后,黄濑终于集中注意力收集晶体,不到一周后就得到了8颗晶体通关了游戏向黑子和绿间辞别。

    “我答应了队长要返回社会揭露在岛上发生的一切,”黄濑临走时,脸上的笑容就像他的金发一样耀眼,“小黑子等着我哦!就算现在不能和你一起离开这座岛,总有一天我会来救你的!”

    可是离黄濑的离开已经过了近五年的时间,新人们还是一拨拨地被送到岛上,无止尽的厮杀和背叛的戏码在这个带岛屿的舞台上不分昼夜地上演。

    但是凭着黄濑的能力,就算无法与在背后纵的势力抗衡,他也应该能在社会上很好地生存下去吧——黑子这样安慰着自己,偶尔想起那个时候黄濑说“想和小黑子去荷兰结婚”的告白,有时会觉得寂寞。

    紫原也在不久之后不辞而别,黑子在岛上找了很久也问了很多人,就是找不到名叫“紫原敦”的男人,甚至连“冰室辰也”也像是不存在一般消失得连痕迹也不留下,曾经收留过黑子的山洞里空无一人,只有角落里的蜘蛛寂寞地爬行。

    距花宫真的死亡也已经快四年了,死亡原因是和火神大我一样的内脏坏死。

    只会做水煮蛋的恋人还在吐槽着自己的料理,绿间的额头打着小结,他默默无言地转,决定将这锅不明物体喂给黑子养的一只叫做“2号”的宠物巨蜥,却在转的那一刻被黑子从后抱住了腰。

    他能感受到黑子贴着自己后背的脸颊有着微微的度,也能感受到黑子和普通人比起来太过缓慢的心跳。

    带岛屿午后的温度让绿间的体温倏地上升,端着一锅滚烫的粥的手也因为猛然间激烈跳动起来的心音而微微颤抖。

    如果不是因为端着锅子,绿间现在肯定在扶眼镜。

    即使在五年的时光里,两人的关系早已经变成了伴侣,但对于黑子突然的亲近,无论几次绿间都会反应剧烈,纯得如同初恋。

    “怎么就突然下了。”绿间赶紧把锅子放回炉灶上,掰开黑子的手转过,“擅自就拔开输液的针管,你那么想早死吗?!”

    黑子委屈地扁了扁嘴:“因为真太郎一直在忙着做饭,没注意到已经输完液了。”

    绿间看向放置在窗边的,才发现挂在架子上的输液袋里已经空得干瘪。

    “那……那也要叫我来弄啊……”绿间扶住黑子无力的体。

    “对不起……但是突然觉得离你好远……嗯,没什么。”黑子倚在绿间怀里,抬起头露出让人心安的微笑,“大概是睡得太久有些使不上力气呢,真太郎可以抱我回到上吗?”

    “唔,既然你这么要求的话……”绿间红着脸将黑子打横抱起,怀里苍白的人也抬起纤细的手臂顺势勾住了绿间的脖子。他上散不去的药香萦绕在绿间鼻间,绿间的心音跳动得更快。

    好轻……轻得就像羽毛和即将消散的雪片……

    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绿间稳着脚步走到边,轻柔地将恋人放下,在直起腰的时候又被黑子抱住了脖子。

    “放……放手……”黑子的力量早就变得比普通人还不如,绿间只要拉开他的手臂就能摆脱黑子的束缚,但是绿间却仍然维持着俯的姿势。

    “真太郎也休息一下吧。”黑子在绿间的耳边说,“总是在照顾我,真是过意不去。”

    “那就别在我忙的时候捣乱。”绿间一脸地嫌弃,躲过黑子直视到心里去的眼神,“有我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嗯……哥哥大人最厉害了……”黑子的微笑苍白得如同即将凋零的百合。

    “别叫我哥哥大人啊!”

    “嗯……我最喜欢真太郎了。”黑子这样说着,吃力地抬起头,吻上绿间的嘴唇。

    绿间愣了愣,温温柔柔地回应黑子的亲吻,五年间两人的亲密接触并不算少,就算绿间的格再怎么别扭也已经习惯。

    绿间愣了愣,温温柔柔地回应黑子的亲吻,五年间两人的亲密接触并不算少,就算绿间的格再怎么别扭也已经习惯。

    绿间愣了愣,温温柔柔地回应黑子的亲吻,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