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如果可以,我希望火神君永远都不要醒来

    上过速效药后,木吉铁平的伤势正在好转,但是要使溃烂的体完全恢复原样还需要一段时间修养调理,而受伤的火神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于是向将这两个家伙都寄在绿间的居所后,千谢万谢地回了诚凛的据点。

    黑子退出诚凛愿意跟绿间一生相守在岛上,这本来是一件能让绿间高兴到绕着森林跑上三圈的事,但是……谁能跟他解释一下一直围着黑子转的金毛犬和巨婴是怎么回事……

    “小黑子小黑子!我抢到了几个补给箱!里面有补给的衣服!快点表扬我><”

    “谢谢黄濑君……不过,没记错的话,我的衣服就是被黄濑君烧掉的吧。”

    绿间内心:难怪回来的时候才穿得这么不检点么!到底是玩到什么程度才要烧掉衣服啊!

    “黑仔——绿仔做的饭菜好难吃——总是吃这种东西会长不高的哟——”

    “忽略掉后半句,我十分赞同紫原君的话,连我的水煮蛋都可以完胜真太郎桑呢。”

    “可是小紫原插手做的这道菜意外地很美味哦!原来以为他只是觉得好玩呢。”

    绿间内心:突然多了那么多张嘴吃饭我都没说什么啊!话说这紫发的混蛋还想要长多高啊!

    “小黑子小黑子!和我一起组队,打败所有人,让他们都臣服在你脚下吧!”

    “请(像笨蛋一样的)黄濑君自己去(死)吧,如果黄濑君有朝一达到‘洛山王者’那种高度,请务必让我沾光。”

    绿间内心:你确定到那个时候你不会像灭掉洛山一样爆掉这个笨蛋的头吗……

    “黑仔——黑仔——昨天晚上打雷好可怕——今天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吗……呜……”

    只要紫原一撒,一直面无表拒绝所有纠缠的黑子突然就变得温柔起来。他摸了摸紫原的脑袋,露出连绿间都没有见过的和煦笑容:“好啊。”

    “可恶!你给我拒绝掉啊!”绿间一拍桌子激动地站起来。

    “盯——”黄濑和紫原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面颊微红的绿间。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绿间扶了扶眼镜,又默默地坐下了。

    “小绿间吃醋了~”黄濑满脸了然的得意。

    “居然这样称呼年长的人,真是失礼啊。”绿间冷冷地拉开距离。

    “啊,终于说话了。”黑子嫌弃地夹起一片黑焦的菜叶,“我还以为连真太郎桑都被自己的厨艺恶心到了呢。”

    “黑子,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两个家伙也会跟着你一起住下来。”

    “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随随便便就相信来历不明的人真的没关系吗?”

    “唔……对不起……请真太郎桑再忍耐一下。”

    “……喂……忍耐什么啊……”

    黑子放下碗筷,向绿间弯腰低头,“黄濑君的晶体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等他向恶名昭著的灰崎祥吾报完仇后就会离开这座岛。紫原君原来的同伴是火神君的堂兄,等到火神君恢复意识,他就会回到原来同伴边的吧。所以,可以暂时让他们住在这里吗?”

    “……随便你……”绿间也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见黑子为了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肯向自己低头请求,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是因为绿间的爆发而凝滞的气氛却没有因此而好转,刚才还吵吵嚷嚷地缠着黑子的两个家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呐——黑仔——”紫原委屈地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黑子,“黑仔是讨厌我了吗?”

    “没有哦,紫原君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黑仔想要赶我回室仔那里呀——”紫原的智商只有十岁孩童的水准,他手舞足蹈地比划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我不要回去——室仔是坏人——我要和黑仔在一起——”

    “喂……不要得寸进尺了!”绿间的额角跳着青筋。

    “真太郎桑请不要凶紫原君了,他只是个孩子呀。”

    “……”

    紫原敦这么高的个子,举止却像个小孩一样。有时候是很可没错,绿间也不是不理解原先是个幼儿园老师的黑子对紫原尤其优待的态度的原因,但是——他可不希望自己和黑子的二人世界中插进来一个巨婴——又不是和黑子的孩子。(大雾)

    “如果只有两个人,让我放下仇恨我也愿意和小黑子一起在岛上生活下去哦……”黄濑低声自言自语着。

    “嗯?黄濑君你在说什么?”紫原哭闹的声音太大,盖过了黄濑的低语,黑子一边安慰着紫原,一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黄濑。

    “我说小黑子真是温柔呢。”黄濑眯起眼睛微笑。

    这顿很难吃的午饭在极其诡异的气氛中度过。

    绿间被黑子说了之后就沉闷着脸不再发言;紫原一边抽泣着,一边语无伦次地表达着大家听不懂的话;黄濑心里好像压着事,味觉失灵似地端着碗一个人吃光了绿间做的菜,以至于绿间对于自己厨艺的提升有了些许的信心。

    …………

    火神大我的伤势比木吉铁平要轻许多,但是直到一周后木吉痊愈离开绿间的居所时,火神依旧处于昏迷状态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明明上的烧伤和炸伤已经在速效药的作用下几乎没了痕迹,但是据绿间的诊断,火神体内脏器的功能在逐渐衰弱,很可能就这样一睡不醒,直到不断衰竭的器官再也支撑不了他的体机能。

    速效药是神器没错,但也只对外伤有效,对火神不明原因造成的脏器衰竭毫无办法。

    “他心跳和脉搏的反应已经很微弱了,如果还是检查不出原因并且任由他恶化,这家伙大概只能再活半个月。”绿间在做完例行检查后表凝重地说。

    “连小绿间都没有办法了,小火神不会真的没救了吧!”黄濑漂亮的五官担心得都快扭到一起去。

    “喂……黄濑你这家伙还有时间担心别人吗?”绿间一直对黄濑过分亲的称呼耿耿于怀,“你不是应该赶紧去找灰崎报仇然后集齐晶体通关游戏吗?”

    “诶?不要啦~”黄濑抬头一幅很有担当的样子,但是私底下偷偷看了一眼黑子,“把小火神弄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就这样离开我会良心不安的!”

    “哼,就当你是真这么想好了。”其实只是想死皮赖脸地继续缠着黑子吧!绿间很想这么说,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嘛,除了担心小火神,我还担心小紫原~”黄濑读出了绿间脸上的不耐烦,“我要是那么快离开,就只有小紫原一个人留下被小绿间嫌弃了~这样的小紫原你不觉得很寂寞很可怜吗?”

    紫原歪着头想了想,立刻被黄濑的话收买:“黄仔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黄濑得意笑:“我不会走的哟,小紫原~”

    绿间也只能在心里咆哮:这里谁才是主人啊!

    “唔——我不要回到室仔那里——所以不希望小火神醒过来——”紫原拉着黑子的衣袖撒,“黑仔帮我一起祈祷嘛——希望小火神不要醒过来——

    黑子的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眨了眨眼,盯着脸色死灰的火神。在紫原的不依不挠的纠缠下,他双手合十,闭上眼说:“我希望火神君不要醒过来。”

    但是也绝对不想看到他死掉啊……因为勇者k是将自己从魔王手中解救出来的救命恩人……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在遇上冰室的时候,黑子无比希望火神能够平安无事地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但是记忆恢复之后,又希望火神能够永远地沉睡下去,那么自己就可以将在“洛山”发生的一切埋藏在谁都不会知道的记忆深处。

    反正那个可怕的男人已经死了……但就算他已经成为一个死人,那双金红异色的眼睛浮现在脑海中的时候,黑子还是觉得自己害怕地忍不住发抖。

    “哲也……我你哦……”

    他明明饱含深地说着让人沦陷的话,温柔的微笑下却隐藏着不寒而栗的病态。

    黑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绿间有些在意,他张了张口,言又止。

    “我知道真太郎桑想问什么。”黑子用指甲掐着手心,努力将可怕的回忆从脑海里挥去,平静地与绿间对视,“但是我不知道哟,因为和魔王的那场战斗后,两位勇者k走散了嘛。”

    “魔王和勇者k的梗你也差不多该玩厌了吧……”绿间无力。

    “说实话,我也很吃惊火神君居然能从那场战斗中活下来。”黑子低下头,蓝色的前刘海遮住了他眼睛里的绪,“明明……”

    黑子的话绿间听得不甚分明,他刚想要追问,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随后连简陋的房子也开始摇晃起来。绿间用来捣药的容器也从自制的柜子上摔下来,在地上滚出很远。

    “怎么会有人选在这附近战斗。”绿间不悦地皱着眉。因为绿间在岛上的特殊地位,他的住所是岛上难得的宁静之地,一般人也会尽量避开这里战斗,所以绿间已经好几年没有在这附近听到爆炸的声音了。

    “不是选在这附近战斗,”黑子警惕地站起来,“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从爆炸的声音和地面震动的剧烈程度分析,黑子可以判断出爆炸就发生在房屋的周围。但是来人明明可以用杀伤力巨大的炸弹把屋子炸毁,却又特意避开,好像仅仅是在单纯地释放恶意,引屋子里的人出去一样。

    而且还是很熟悉的戾气。

    “紫原君,你的铁壁式bim还在吧。”

    “在!”对于近在眼前的战斗,紫原表现得很兴奋,“黑仔是要和我一起出去玩吗?”

    “这可不是玩哦。”黑子说,“紫原君要留在屋子里保护真太郎桑。”

    “谁需要保护了!我可没那么弱啊!”绿间纠结着眉心反驳。

    “嘛,好几年没经历过战斗的真太郎桑就不要逞强了。”黑子转头对黄濑道:“黄濑君,我们组队吧。”

    “求之不得!”

    危急况下,黑子的安排有着让人难以拒绝的力量。直到黑子和黄濑两人装备好bim走出门的时候,绿间才想起来哪里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