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人:狂气的科学家

    btooom计划——当游说者的口中说出这个奇怪的项目时,他眼里不怀好意的目光像是毒蛇一样缠住了绿间。

    但是处在与外界完全隔离的监视室里的绿间并看不见,他只能听到那个人经过处理的声音。但即使是被处理过的声音,那个人说话时上扬着的危险语调也让绿间觉得莫名熟悉。

    “是一群人拿着炸弹装置相互厮杀,像是大逃杀一类的游戏哦。”游说者说,“如果绿间君不肯为再启动的最强人型兵器计划服务,那就只好送你去参加这个游戏了。绿间君智商超群,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完全活不下来的吧,失去这样的人才国家也是很心痛的呢,所以绿间君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再考虑了,我去参加游戏。”虽然只是换了一个环境被囚,但总比整关在四叠半不见天的牢笼里要好上很多,“不过不会只是一个恶趣味的逃生游戏而已吧,这个腐烂掉的国家又策划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你肯回来为最强人型兵器计划效力,那么就会知道想知道的一切。”

    绿间终于想起来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像谁了。就算刻意掩饰,语气里让人潜意识无法拒绝的气场像极了那个在两年前03号虐杀事件中死掉的赤司社长。

    但是那家伙没有道理还活着……事件当天晚上,绿间在地下室里与自己父亲遗体告别的时候也亲眼确认了赤司社长的尸体。

    也许只是自己想太多了吧,绿间闭上眼摒除游说者的王者之音带给自己的干扰:“即使知道真相也只是名为真相的其中一部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一无所知地在孤岛上死掉,至少不会再被你们利用。”

    绿间来到岛上的时候,以炸弹为武器的逃生游戏已经试验了一段时间。

    他的左手被植入了类似雷达装置的绿色晶体,分配到了一个装满追踪式bim的囊袋。一开始绿间也是独自一人苦苦在岛上挣扎求生,也曾经加入过名叫“秀德”的团体,但在这个杀戮遍布人扭曲岛上经历了信任、背叛、分离之后,曾经给过他庇佑的团队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在btooom计划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被送到岛上参加游戏的大部分都是犯下重罪在监狱里等待死刑的人,而游戏通关的奖励则是免除死刑返回社会被向他们许下光明美好的未来。

    虽然一直从事着科研的工作,但绿间因为平时也注意体锻炼再加上良好的体素质,他的实战力并不低下,只是面对着一群将杀戮当作是唯一生机的死囚徒,仅凭一个人的实力还是无法撑下去。

    在断水断粮,遍体鳞伤,手中没有bim的况下,绿间被人围追了三天,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带的岛屿总是在奇怪的时间段毫无征兆地下起大雨。松软的泥土被大雨浸泡出脏粘的泥泞,沾染在绿间的上和脸上,也模糊了他眼前的视线。

    朦朦胧胧中,他看见对手凶恶到扭曲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贪婪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左手的晶体。

    荒诞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了吗?绿间自暴自弃地闭起双眼,反正自己早已经在01号死掉的那天起失去了所有的目标和希望,如今活着的也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而已。

    “轰——”自己的边好像发生了爆炸,绿间想要看个究竟却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来还是高估你了吗?这样死掉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啊。只有你才能……”

    是谁在说话?才能……什么?

    “看在绿间久和和小哲的份上,姑且帮你个忙好了。”那人又说,“好好地在岛上救助伤者来赎罪吧,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就拿着信物来找我。我住在西区的森林……”

    听到父亲和01号实验体的名字,绿间全尽全的力气睁开了眼睛,对上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红色眼眸,少年的脸庞里混着未脱的稚气和深重的沉稳感,极端的两面就像是一具躯体里寄宿着两个不同的灵魂。

    绿间想起了01号死掉的那个晚上,自己在停尸房遇到的那个孩子。

    “04号……吗……”他翕了翕唇,过重的伤势却让他在下一刻昏厥了过去。

    原来以为这只是个梦,但从那天起,绿间被人围追任人宰割的命运却发生了改变。不知不觉中,“绿间医生”这一超然于游戏之外的形象正在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慢慢塑造起来,绿间开始被人尊敬,而他高超的医术也的确让他在岛上树立了某种地位。

    救助伤者来赎罪……04号是这么说的吧……

    绿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抱着赎罪的心理成为了救死扶伤的医生,但是看到因为痛苦而扭曲的伤者在自己的治疗下渐渐治愈时,他就会想起曾经为了01号即使处在最恶地环境下也不放弃的自己。

    拯救不了你的精神,就用尽一切努力保护你的体不受到半点伤害。

    这样看似品行高尚像是世外高人,实则浑浑噩噩没有目标子不知不觉就过了十年。

    看着来求医治病的人一拨拨更换,不问出也不知结局,就这样老死在岛上的子或许也不错?

    反正那个处在国家科研最尖端的绿间真太郎早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不过是替一群将死之人延续可笑生命的绿间医生。

    对于救了自己的04号,绿间并没有抱有一丝兴趣。在这岛上能活一天是一天,完全没有必要和04号产生交集。但他偶尔也会听也到一些有关西区森林里洛山王者的神秘传闻,比如洛山是地,闯入王者的地盘谁都没命活着出来,比如洛山占据了大量物资,在“组织”供应的物资不足以维持岛上的平衡时,洛山的人就会出来散发食物和药品等等。

    这个神秘的团体亦正亦邪,但这一切都与绿间没有关系。

    如果十年前的绿间知道自己会遇上,不,是重新遇见01号实验体——黑子哲也,十年间他一定不会生无所恋地度,而是会用尽一切人事怀着感激的心等待重聚的这一刻。

    绿间在岛上的住所就像是加持了天然的结界,无论外界的爆炸如何动也不会影响到这里。

    像往常一样死到一成不变的生活是在几天前被改变的。

    “绿间医生!”那天下午,木屋的门被人撞开,岛上炙的空气像是汹涌的浪一下涌进了静如死水的房间里。

    “吵死了。”午后的小憩被打扰,绿间一脸不快。

    “求你救救我们的同伴!”闯进来的是诚凛的队长向顺平,他后的两个人抬着一个失去了左臂,全上下又被烧到没有一块皮的人。

    被烧到这么严重的地步,绿间手上又没有兵器计划时用来保养人型兵器的速效药,所以他只是皱着眉冰冷地说了声:“没救了,抬出去吧。”

    绿间医生的话是岛上唯一的权威,而诚凛的人将木吉铁平抬到这里的时候似乎也做好了没治的自知和觉悟,所以向顺平也只是无望地愣了愣,咬紧着牙关挥了挥手,示意后的人将木吉抬走。

    “请等一下。”清澈得如同澄澈湖水的声音,就像是解暑的冰块,一下降下了木屋内燥到让人难以忍受的温度,“绿间医生不试一下怎么就知道没救了。”

    有救还是没救,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不容有人质疑他的权威,绿间不满地看向那个说话的人,他这才发现除了向和抬着木吉的另外两个诚凛队员,木屋里还有第六个人存在。

    瘦弱的体,纤细的胳膊和小腿,弱到连阵风都能吹倒的模样,白皙的皮肤透明得能隐约看到微青的血管,澄澈如空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绪却能让人在对他对视的时候消散了一切负面的绪。蓝发的青年背对着打开的木门,从外面吹进来的暖流轻轻地缠绕在他的发间,整个人有一种即将飞起来的感觉。

    “咯吱——咯吱——”那是绿间猛地从木质的摇椅上站起来时摇奇兀自前后摆动的声音,也是绿间生锈了十年的命运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

    “你……还活着……”是01号实验体吧!毫无绪外露的脸,像是天空一样蓝得能把人吸进去的瞳仁,看起来比谁都要瘦弱的体却感觉不到强弱的气息,以及随时都有可能忽略掉他的低微存在感。

    绿间的内心此时是狂喜的喧嚣,甚至让他忘记了他曾经亲眼目睹了01号的死亡。

    蓝发的青年看着绿间奇怪的表现,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确定对方的确是在跟自己说话后像是自嘲似的挑起唇角:“至少不是幽灵?”

    大概是绿间的面部表太过震惊,诚凛的队长向连忙按着蓝发青年的肩强行让他向绿间鞠躬。

    “绿间医生对不起,这家伙是新人,才上岛第三天,还不太懂规矩,请不要见怪。”向又转向黑子,“黑子,存在感低就不要随便出来说话吓人了,快点向绿间医生道歉!”

    “对不起。”说着抱歉的话,但是表看起来却完全没有在反省的意思,“请绿间医生一定要救木吉前辈。”

    如果是平时,绿间一定会不耐烦地把敢质疑他的人赶出去,但现在他只是盯着表淡漠的蓝发青年发怔,喉咙和眼角干涩。

    向的话所表达出来的信息已经很明显了,那个蓝发的青年是上岛第三天的新人,名字叫黑子。

    绿间冷静下来的时候,01号死亡的血腥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里。01号不可能还活着……果然只是长得相像的他人而已吧……01号的死亡不可能骗过国家,就算他瞒骗了所有人逃出了波泽基地,也应该不会笨到自投罗网闯进这座被国家完全监控起来的岛上。而且如果这个叫黑子的青年真的就是当年的01号实验体,国家也不可能不采取任何措施。

    但即使只是和01号长得相像这一点,就足够引起绿间的好感了。他扶着眼镜,语气并不算善意:“我这里的药物救不了他,但是如果是森林西区洛山的王者那里说不定会有能够治疗所有外伤的速效药。”

    “组织”丢到岛上的补给箱里,会有极其低微的概率放入速效药,而绿间相信,就算普通人得不到,04号那家伙的话一定有办法入手。

    虽然指引了诚凛的成员们去04号那里,但是绿间并不打算泄露自己和04号之间的关系,不过说话回来,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

    绿间只知道04号是当年赤司社长的儿子,大概是赤司社长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最强的人型兵器,但是除来自波泽地区的实验体,大部分人的体对于改造基因的药物都会产生拒斥反应。

    绿间一直觉得04号那孩子也活得很辛苦。父亲死后,成为人型兵器计划废品的他被扔到逃生游戏里,但却靠着自己的实力在西区建立起了像是王政一样的势力。不仅如此,自己能够在岛上平和生活了近十年,和04号在暗中的帮助也脱不了关系吧。应该说不愧是那个赤司社长的儿子吗?绿间在佩服的同时又很不甘心,虽然01号已经死了,但绿间每每想起04号总有一种输了的感觉。

    就算绿间指引了能够拯救木吉的前路,凝重的气氛也并没有因此而好转。

    但是为新人的黑子并不知道空气变得更加沉重的原因。

    “火神君,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洛山。”和01号长得相像的蓝发青年说,但是火神和向的眼神都有些迟疑。

    绿间有些玩味地看着黑子。心里想着,也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才能说得出这种话来。

    “那个……黑子……”队长向不敢和黑子对视,“之前我们在调查‘组织’的时候派人潜入过洛山,可是闯入西区森林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

    不去洛山只有木吉一个人死,但去了洛山大家都得死。

    “我明白了。”黑子眨了眨眼,“那我就一个人去洛山。”

    “不许去!”向吼着,“我以队长的份命令你不许去!”

    “那我就退出诚凛好了。”

    “喂,你在开玩笑吗?”火神赶紧拉住了黑子的手,“你这家伙明明是最弱的,还真有胆说出这种话啊。”

    “请给我三天时间,在这三天里,麻烦绿间医生请一定要保住木吉前辈的命。”这样说着,蓝发蓝眸的青年向绿间深深地鞠了一躬。

    固执到谁的劝说也听不进去的格也很像呢……绿间长舒了一口气,语气高傲却充满善意:“我只等你三天。”

    “麻烦您了。”黑子这样说着,果真转就走。

    “不许去!伊月!把黑子绑起来!”

    向一声令下,从刚才起就站在旁边闷声不响的伊月俊几步上前轻轻一推就把黑子推倒在了地上,从背后反剪着他的双手。

    …………好弱!明明那么弱,到底是用什么心态说出刚才那种自信满满的话来的啊!

    绿间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着奔腾而过。

    “我已经退出诚凛了,请前辈们不要管我。我一定会拿着药回来的。”即使以难看的姿势被扑倒在地上,最后还被五花大绑在病边,那个叫做黑子哲也的家伙还在大言不惭。

    绿间也不知道事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闹剧结束,向三人留下重度烧伤活不了几天的木吉铁平和丢人丢到家表也没有丝毫变化的黑子哲也,千谢万谢地离开去打探得到速效药的其它途径了。

    “被强塞了一个病患也就算了,我为什么还非得留下你这样的家伙啊。”十年来一个人生活成了习惯,绿间很不习惯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被另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还有,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看。”

    “嗯……”一边答应着,黑子哲也看着绿间的眼神却更加深不可测。

    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简直跟01号一样好像能够看穿人心。

    绿间完全不能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看到我觉得焦躁的话,绿间医生就赶紧松开我吧。”黑子哲也说。

    “我劝你早点放弃去洛山的念头。”绿间斜睨了一眼,“就你这种水准,还没进入西区就不知道怎么死在路上了。”

    黑子哲也眨了眨眼:“那么绿间医生是想一直绑着我吗?”

    “一直绑到向把你领回去。”

    “实话说吧,因为我太弱了,成为了诚凛的拖油瓶。所以向队长早就想把我扔掉了呢。”

    原来这家伙有自己很弱的自觉么……绿间略微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绿间医生是想这样绑着我然后照顾我一辈子吗?”

    “……”

    “变态。医生都是禽兽。”

    “喂!”绿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脑仁如此疼过。

    傍晚的斜阳透过椽木的缝隙溜进来,十年如一的死寂木屋里,终于有了时光流动的迹象。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