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人:狂气的科学家

    保守派在两派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上头也的确做出了这样的判决,但是做出判决之后的处理却迟迟不出结果。虽然激进派的核心绿间真太郎调组成功,但激进派的研究却依旧继续着,03号实验体也依旧被囚在激进派的实验室里。

    绿间父亲为了03号实验体回归的事,多次向上层请示,在第五次递出申请后,上层终于给出了“最强人形兵器计划”后的发展方向——原先的保守派无条件并入激进派,缩减人员成为兵器计划中的‘药学组’,之前的实验成果可用于药学研究来辅助激进派的研究需要。

    以绿间父亲为核心的科研组即将迎来解散的结局。因为涉及国家s级的科研机密,即使解散,研究组的研究人员仍需要为“最强人形兵器计划”服务。

    上层的决定必须无条件服从,半个月前两架人形兵器的生死输赢简直就像个笑话。

    在保守派的研究组解散前,那个有着异色双瞳的赤司社长又再次上门找上了绿间。

    “最强人形兵器的计划果然还是离不开绿间君啊,绿间君考虑回到科研组的核心吗?”赤司社长劝着,“虽然绿间君已经不是我们社的科学顾问了,但如果你能继续之前的研究,我会在最大程度上帮助你的。”

    “去年一年的研究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人体机能的数值不可能再往上突破。”绿间这次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杀意,而且01号实验体也在自己边,所以他也毫无畏惧地拒绝,“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单单只是强化基因和突破脑屏障,并不能达到质的飞越,极限的力量会摧毁人类的体。所以绿间君有没有考虑过用彻底改变人体组织的方式呢?比如人体机械化,这样不仅能够使力量达到无与伦比的高度,也许还能实现人类的不老不死哦。是不是很伟大的计划?”

    绿间立刻明白了这个敢想敢做的社长就是用这样的提议改变国家高层的决议的。如果是以前的绿间,他会极其狂地赞赏,并用尽浑解数去实现这个理想,但是现在的他只觉得疯狂。

    “既然无法脱离计划,请许我在人型兵器计划的边缘一辈子碌碌无为。”绿间牵着01号的手就要离开。

    “国家当然不会在乎多养几个闲人,”赤司社长笑着说,“不过现在科研组里的大家都狂呢,谁也不知道会对03实验体做出什么事来。啊,对了,03号实验体已经被绿间君玩废了也没什么意思,现在大家对即将加入的01号很感兴趣呢。”

    绿间立刻停住了脚步。他早该想到上层的决定无疑是把01号实验体也推上了03号的老路,如果答应重新回到原来的科研组,说不定能尽到最大的努力去减小01号所受到的伤害。

    01号握着绿间颤抖的指尖,他能够感受到绿间的犹豫。

    “我……”绿间刚发出第一个音就被01号拉着逃离。

    跑出实验室,两人站在走廊上巨大的落地窗前发怔。傍晚的夕阳挥洒着柔和的橘色光芒,透过玻璃照进来,连两人的发色都染上了一层碎金。为了避人耳目,人形兵器计划的实验室建在波泽的深山里,从窗外望出去,是绵延不绝的山脉。复一的研究让在这里的人们与外界完全隔绝,绿间来到这里也只有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觉得如果回到外界的世界,自己会陌生到活不下去的程度,更别说从8岁起就一直待在实验室里的01号了,还有从更早的时候就处在计划中心的父亲。

    “哥哥大人的笨蛋病还没治好吗?”01号长年面无表的脸上终于有了怒容,“如果不是我在场,大概又被那个坏人利用了吧。就算哥哥大人重新回到那边的研究组,也完全保护不了我的吧,最坏的况可能会变成亲手把我毁掉呢。”

    “谁想保护你了啊。”绿间的喉咙干涩得想哭,“我也只是在为自己的前途做打算而已。”

    “我只是实验体而已哦,哥哥大人不应该对实验体产生感的。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我死后也会第十一期、十二期的实验体继续用于兵器计划的研究,哥哥大人如果想每一个都照顾到,也太辛苦了。”

    “都说了我没有在照顾你啊。”

    “听说哥哥大人最近一直在研究能减轻痛感的药呢,”少年的唇角绽放出淡然的微笑,“虽然前天我潜到你的实验室里试验的时候一点效果都没有。”

    “喂!”绿间一直没有明白01号到底是怎样做到在各种场合出入自由的。有着这种能力的话,还不如早点脱出这个鬼地方。

    “所以如果真的想保护我,就接替父亲大人继续从事兵器保养的研究吧。”01号眺望着渐渐沉下去的夕阳,“作为人型兵器的实验体,能够幸运地遇到你们,我已经知足了。”

    “哼,你居然是这样轻视自己的人么。”绿间努力抑制着自己的真实绪,“一直说着自己只是个实验体这种话,做出的事可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实验体应该做的事呢。”

    “可是哥哥大人也不是一直只把我当作实验体看吗?我都说了好几遍我的名字了,可是你却只叫我的编号。”01号转过脸,仰起头与绿间对视,没有波动的蓝色眼眸里有渴望的绪,白皙的皮肤在橘色光线下透明得能看见青色的细小血管,“明天去了小真那边之后,大概也只能听到别人叫我的编号了。”

    “…………te……te……”绿间眼神飘忽,脸颊微红,但最终还是没有叫出01号的名字。

    “嘛,算了,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哥哥大人真的叫我的名字,我反而会不习惯吧。呀,想想就有一种全都发痒的感觉呢。”

    “……”就算现在救不了你,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像03号那样,变成只有战斗力的机器的……就算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我也一定会把你拉回来。绿间做出了决意。

    在01号的推动下作出这样决意的绿间想不到,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在上层给出明确的人员调动名单之后,绿间才知道父亲并没有和自己一样继续留在原先保守派的“药学组”里。兵器计划核心组员的名单上,父亲的名字刺得绿间眼睛发酸。

    他这才想起来昨天01号的话中哪里不对劲。01号说的是“接替父亲大继续从事兵器保养的研究”,而并不是“和父亲大人一起”,这说明了01号那个家伙早就知道了父亲会转而投向新的科研组。

    “你这家伙……为什么要背叛!”绿间怒气冲冲地闯入了父亲的新研究室。因为父亲再次成为了兵器计划的核心,新研究室里的装饰和设备齐全而豪华,一眼就能看出父亲现在的地位。

    “科学家也是攻利的群体啊,真太郎,你实在是太天真了。”父亲脸上是胜利的笑容,“这世上很多事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顺应了大流那就是正确的,研究也是一样。我只有顺应大势改变我的研究方向,才能确保我的地位。像你这样的格,无论有着多么高的才能,都只能一辈子被冷藏,被边缘化。所以你和我之间的争斗,最终还是以我的胜利而告终吧。”

    “那你之前……”

    “当然是骗你的了。像真太郎这样有着极高天赋的人才站在敌对的阵营里太危险了,当然要收在旗下好好利用才不会对我造成威胁嘛。”父亲笑着说,“不过现在虽然不能利用到真太郎的才能,但是能让你一辈子都翻不了,我也就放心了。

    绿间一时无语。事已至此,他对于和父亲之间的输赢已经没有执着,即使知道之前父亲的慈和帮助都是欺骗,他也并没有恨意。他现在只想着01号今后的命运。

    “祝你好运……”绿间声音低哑。

    “对了,小哲现在仍旧由我负责呢。不过兵器计划以后的方向发生了改变,我自然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待他了。真太郎不要怪父亲哦,让小真变成那样的人可是真太郎自己呢。说起来,兵器计划的方向会发生改变,真太郎也算是功臣吧。如果真太郎不出现的话,小哲和小真现在也依旧受着大家的照顾吧。”

    “……”父亲的话并没有错。一切的果皆有因,如果不是绿间自己种下的恶因,也不会收获如今的恶果。

    “药学组虽然现在已经是没什么用的部门了,但是依据你的研究成果,我还是会适当地采用。”

    绿间沉默着走出了父亲的研究室。和父亲的面谈之后,绿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抱着超越父亲的理想参与了最强人型兵器计划,却被生父把玩在手心,从此再无东山再起之。但即使受着屈辱和嘲笑,绿间也毫不在乎地依旧从事着兵器保养方向的研究,只希望能让01号实验体的痛苦减轻。

    那天以后,为边缘成员的绿间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和01号实验体。他只听说01号和之前的03号一样,接受了残酷的精神折磨,他也曾低声下气地托人查看01号的体数值,然后绝望地发现每查看一次,01号的各项数值都有着惊人的提高。绿间比谁都清楚,人体的极限打破一次,做为人类的资格就丧失一分。

    拯救不了01号的精神,那就全尽全力研究药学保护他的体不受力量的反噬。这是绿间唯一能为01号做到的事。改组后的大半年来,绿间一直埋头于兵器保养的研究,即使是经费最紧张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会不会被父亲采用,但是一味地尽自己所能地去努力,至少是对自己的救赎。

    绿间听说,完全沦落为人型兵器的01号03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殊死搏斗,也听说在03号上的实验开始如当初赤司社长所希望的那样,对03号进行了部分部位的人体改造。

    据说经过人体改造成功的03号的力量可以比拟半支军队,为了庆祝实验的成功,上层特意决定让兵器计划的所有人都来观赏有史以来最强的人型兵器03号和01号的对决,即使是最边缘成员的绿间也得到了邀请。

    绿间好想见一见01号,但是又怕自己承受不住看到当初那个平静温和宛若大空的少年和03号一样癫狂的模样。他在决斗转播的大厅外驻足了好久,每听到从里面发出的阵阵惊呼,他的心就仿佛被高高举起,然后重重摔落。

    不知过了多久,转播大厅里的聒噪终于安静了下来。绿间这才觉得不对,他急急地推开大门,跌跌撞撞地跑了进去。

    占满一面墙的屏幕上,有一个仰面躺倒的蓝发少年。他的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被拧断的四肢朝着奇怪的方向扭曲,平里平静无波的眼睛因为睁到最大而显出惊恐的神色,蓝色的瞳孔在特写的镜头下渐渐放大。

    “01号实验体,死亡。”冰冷的机械音冻住了绿间的思维。

    骗人……的……吧……绿间呆呆地望着屏幕上的那具尸体,连被鱼贯而出的人们撞倒在地都没有意识到。

    01号实验体死亡的那个晚上,又发生了一件让人猝不及防的事。03号实验体狂大发,从完全封闭的囚室里跑了出来,破坏了基地里近一半的设施,杀掉了五十几个研究人员后逃出了囚了他四年多的波泽基地。被杀掉的人里包括绿间的父亲和赤司社长。

    那天晚上,绿间去了地下的停尸房。

    因为03号的破坏,基地里的供电设备被毁,整个基地陷入一片黑暗,绿间拿着应急手电摸索着来到地下。生前无论做过什么过分的事,那个人都是自己的父亲。到了明天,这些为国家s级机密而牺牲的研究者们的尸体不知道会被怎样处置,绿间还是决定来见自己的父亲最后一面。

    五十多具尸体被杂乱地堆放着,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都是国家的栋梁,死后却得不到任何与之匹配的荣耀。绿间很明白这也是自己的结局。

    手电的电源并不是很足,即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也只能在眼前打下微弱的光。闷湿的地下室里充斥着血腥味道,绿间竭力忍受着呕吐的冲动。他小心翼翼地探索着脚下,才不至于踩到从尸体上断落的残肢断臂。

    绿间正在从尸堆里仔细辨认父亲的脸,手电淡黄色的光晕却突然照到了一个蹲着的人影,红色的头发在旧黄的光线中妖娆得诡异。绿间本能地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一时没拿稳,手电掉落在地,闪了几闪最后还是灭了。

    “是绿间久和的儿子吗?久仰大名。”蹲立的人影好像站了起来,“呀,应该说是神交已久吗?”他自顾自地发出低低的笑声。

    他的声音有着少年的清凛,却又有着大人的优雅成熟,眼前漆黑一团,看不见对方的长相,绿间也无法判定他的年龄。虽然看不见,但仍旧能感受到从对方上散发出并不普通的气场。

    “谁?”至少不会是诈尸吧,绿间稍微放松了些。

    “你真是有个好父亲呢。”那人仍旧笑着,“好到让人嫉妒。”

    “别一幅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绿间嫌恶地说。

    “如果不是他,今天大概你也会成为这些人里的其中一员吧。”有着诡异着红发的人向绿间走来。

    他走过绿间边的时候,绿间才朦胧地看到他高并不比01号高多少。

    “好好和你的父亲告别吧,明天这些尸体就会被处理掉了。”他的高只是个孩子,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像是饱经了沧桑的大人,“别怨恨他,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他的苦心。”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他的苦心——绿间想起来01号实验体也对自己说过这种话。

    “等等,你知道01号实验体的尸体在哪里吗?”

    “他已经不在这里了。”那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果然已经被处理掉了吗……”绿间紧握着拳头,“03号逃跑的时候应该把所有人都杀了。”

    “即便如此,最强人型兵器计划也不会如你所愿地停止。”那人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朝绿间仍过来一个东西。

    绿间伸手接住,拿到手上的时候才发现是一颗棋子。

    “这个送给你,如果需要我帮忙,就拿着这个来找我。”

    怎么可能会出现自己向一个小孩子寻求帮助的况?而且对方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绿间刚要说“不需要”,那个孩子的背影就已经消失了。

    即使受了毁灭的打击,最强人型兵器的计划果然还是没有终止,新的科研团队很快就组建起来,基地的设施也在飞速重建。也曾有上层的人物来游说绿间继续为国家服务,但是01号实验体死掉以后,绿间就再也没有心思从事任何方面的研究了。不肯配合的绿间被囚波泽的基地内近两年,两年间他没有听到关于人型兵器研究方面的任何消息。直到btooom计划的启动,绿间才重见了天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