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人:狂气的科学家

    01号和03号的对决被判定为01号的胜利,以转播设备故障而不明战况为理由,激进派提出了义正言辞的抗议,但是当战斗中的影像调出来以后,即使是抗议最激烈的绿间都没了言语。

    影像数据中,03号实验体狂大发,以一敌千的战斗力可怕得如同来自阿比斯的恶魔,然而有着天空色头发和瞳仁的01号实验体,即使被黑色的狂气纠缠,也圣洁高贵得像是六翼的天使。

    单凭破坏力,01号自然比不上03号,但是这场决斗并不单单是力量的对决。01号在与03号的对决中,充分地利用了散落放至在各处的冷兵器,并且发现了绿间制造的最强人形兵器的弱点——虽然可怕的进攻力和破坏力让对手难以近伤害,但一旦受伤,03号所感受到的痛苦也是普通人类的数十倍。

    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绿间真太郎有着十二分的自信认为,不会有人有能力伤到自己所制造的最强人形兵器,再加上“兵器保养”方面的研究是敌对的保守派的方向,高傲的绿间对于兵器自愈方面的研究抱着鄙视的态度,想不到自己却输在了这一点上。

    这一年来,绿间极尽所能地进行着丧尽天良的研究,剥夺了03号实验体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力,也赌上了作为科学家的良心。做到这个地步,结果还是输了。

    激进派中虽然仍旧有人不断提出“后来调出的影像数据是否被动过手脚”的质疑,但绿间已无话可说,他虽然高傲不驯,但也是个会为自己的失败负责的人。

    与父亲和好什么的……绿间绝对做不出来,于是在决斗结束后,他立刻向生物医药会社的赤司社长提出了请辞。

    “绿间君……真是意外地很天真呢……”为参与着国家机密项目的医药会社社长,统筹的劳让他的头发过早斑白,但是金红异色的双瞳中却发出咄咄人的威势,“牵扯进s级的国家机密里,你觉得还能脱得了吗?”

    “哼,我只不过是被赤司社长聘用的科学顾问而已,来去是我的自由吧。”绿间并不惧怕,他站起来就要离开。

    “嘛,虽然顶级人才的离开很遗憾,不过绿间君要是没有心思继续为兵器计划服务,那就只好就此告别了。”

    赤司社长的语气深不可测,在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突然杀意暴涨,绿间跨出实验室大门的那一刻,同时也听到了扳机解锁的声音。

    随着一声枪响,绿间才察觉到自己的体位置突然改变。刚刚在实验室的大门附近,现在却……凌空着飞速移动中?……

    “啊啊啊啊!!!——”刚刚意识到自己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的绿间本能地惊叫起来。

    “哥哥大人请闭嘴。”打横抱着绿间的天空色少年嫌弃地一撇嘴,“真是让人太心痛了,哥哥大人宁愿寻死也不愿意和父亲大人和好吗?”离他和03号的战斗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但是他上的外伤看起来已经几乎痊愈了。

    “谁要寻死了啊!我不过……”绿间涨红着脸吼,“快放我下来!”

    少年自动忽视了绿间的后半句:“不是寻死啊,那是什么?啊,我知道了,是因为不想向父亲大人认输,所以想要脱离人形兵器计划吗?”

    “你懂什么!”绿间自己也觉得底气不足,正是因为觉得自己输了,也不想再继续进行可悲的人体实验,所以才想要脱离项目吧。

    “哥哥大人真是可怜呢,”01号的语气里充满了怜悯,“居然天真地想要脱离兵器计划什么的……天才的智商都在研究中用掉了吗啧啧?”

    “……”

    “当年父亲大人向国家提出想要退出计划的时候,可是被上头的大人们用一家子的命威胁了呢。”

    “诶?”有这回事吗?难道说父亲是保护家人才连家都不回的吗……连在自己通向科学管理局的路上使绊,也是因为担心自己步上他的老路吗?但不管怎么说,连母亲去世的时候都没有露上一面也太过分了……绿间在竭力维持着几年来的心灵支柱。

    “哥哥大人现在的表叫做‘震惊’和‘感动’。”

    明明只是个被用来进行人体实验的孩子,说话的语气和行为却比天才绿间还要成熟,这让绿间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哼,别想骗我了!既然是被威胁的,他怎么从来不跟我说!”虽然绿间自己也心知肚明,即使父亲将难言之隐告诉他,自己也未必会相信。

    “对付只傲不的哥哥大人,只有让你亲体会一下大概才会明白吧。”抱着绿间逃离了激进派的实验室,01号终于把绿间放了下来。

    “亲体会……”绿间吼着,“会死人的啊!”

    “嘛……不是没死嘛……”01号敷衍地摇着手,眼神里却突然敬佩起来,“不过哥哥大人要感谢小征呢,如果不是小征让我跟着你,大概真的会出事吧……”

    “小征?”绿间表示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在01号进入决斗场地之前,这个名字在他的嘴里出现过。

    “嗯,说是04号哥哥大人应该会熟悉一些吧。只用编号来区分实验体,还真是无的哥哥大人呢。顺带一说,我叫小哲。”

    “……你的名字我知道……”绿间低声说。

    绿间的声音太低,01号并没有听清,他转过头疑惑地看着绿间示意再重复一遍。

    “呀,没什么。居然送自己的儿子来参加人体实验也的确像是那个疯狂的社长才能做的出来的事。”想到深不可测的赤司社长,绿间有一种任何理不尽的事如果在赤司社长上发生就都能理解的感觉。

    “嗯……”01号握紧了绿间的指尖,脸上有害怕的神色,“我讨厌那个人,但是最喜欢小征了。”

    绿间与父亲消除了一直以来的误会,亲人之间羁绊的感是人类的天,无论之前如何敌视和疏远,只要嫌隙消除,就能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弥补培养。

    保守派在对决中取得胜利,激进派人泯灭的人体实验即将被废除,03号实验体也将归来,绿间父子和好,一切都往着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有着赤司社长的阻扰,但是绿间父亲使劲了浑解数,终于让绿间进入了科学管理局,作为一名正式的国家科研人员申请调组成功。之前为了赢过父亲,绿间在03号实验体上进行了各种记忆实验造成了他极其糟糕的精神状况。绿间在与父亲解开心结后,也很后悔他过去一年里所做的事。即使大家都知道是他也是因势所被人利用而没有一人责怪绿间,绿间也时常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保守派所从事的研究虽然要人道很多,但是药物等实验加之在人体上的痛苦却不能缓解。

    在完全隔离的玻璃实验房中几次看到01号小小的体承受着死去活来的痛苦,冒汗的脸却强忍着露出无谓的表时,绿间总是会想起被过去的自己折磨的03号。既然为国家人体实验的试验品,那便有着无法逃脱的宿命,但是01号至少得到了大家的关心照顾,但是03号却只能被关在狭小的牢笼里,随着神经的渐渐崩溃,每天生活的内容只是被翻来覆去地被催眠、实验、战斗、数值测验。不能说保守派的实验室就是天堂,但03号确实是堕入了绿间亲手制造的地狱。

    因为太过自责,被过去像是恶鬼一样的自己所束缚,绿间在进行新的研究时也缩手缩脚。

    “自责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哦。”虽然从懂事起就一直被关在实验室里,01号湛蓝色的眼睛却能够看到任何一个人的心里。

    如果是平时的绿间,高傲到不容亵渎的心态一定会让他说出“谁自责了!”、“哼,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而已”之类的话,但是在看着01号的眼睛时,他只能低着头默认。

    “激进派倒台之后,小真就会回来的。”01号安慰着绿间。

    毁灭一个人的精神防线很容易,但是要再次重筑却难于登天。

    “我并不能保证恢复03号的精神状态,万一他一辈子都是个疯子……”绿间口中干涩。

    “只要哥哥大人尽力了,谁都不会责怪你的。”01号的眼神平静无波,面无表,“因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和小真都只是实验体而已。也许因为本质上是个人类,大家会对我们特别照顾一些,但实际上和2号并没有区别。”

    他所说的2号是02号实验体——一条被用来进行数值对比的狗。绿间只听说02号实验体在终审之不久后就死了。

    绿间言又止。他觉得哪里不对,也知道症结在哪里,却说不出口。

    在这种非正常的况下,谁都缺少发泄绪的出口。大家用理告诉自己不能感用事,用理智却寻找着最好的解决办法,将感压抑最深处。这种况在01号实验体上则表现得更明显。在别人的事上,还能感受到他绪的波动,脸上也会流露出正常的表,但是一涉及到自己的事,他却云淡风轻地仿佛说着他人的事。

    “那个……”绿间还是决定说出来,“你最近的绪是不是越来越……没有波动了……”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怎么可能会是好事!”绿间低吼着。

    “小征曾经跟我说,哥哥大人把小真的精神折磨至崩溃也许才是研究正确的方式。因为小真感受不到任何为人类的感,即使他承受着噬心的疼痛,他也不会知道什么叫痛苦。我当时很生气地和小征翻了脸,但最近,我好像渐渐能够体会到了。”

    又是那个04号实验体吗……绿间不止一次地从01号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但即使进入了新的研究组已经几天了,绿间却从来没有见到过04号。

    “我最喜欢小征了”、“小征说的总是对的”、“那家伙很厉害呢,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一定赢不了小真的”……总是从01号说起这些,绿间对04号的绪也变得很复杂。一边想着一个普通的11岁小鬼能厉害到哪里去,一边又对04号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听了不少01号的转述,绿间觉得04号这个孩子的话总是有着深奥而残酷的歪理,却有着奇怪的气场让人不由自主地去认同。

    绿间总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一定要亲眼见见04号,但是在绿间见到04号之前,“最强人形兵器计划”发生了变故。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