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二人:狂气的科学家

    绿间真太郎是个天才。

    也许是继承了父亲的科学家基因,他从年幼时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只要是关乎科学,无论哪个领域他都可以做到极致。

    但是这个天才仅管拥有着人人羡慕的天赋,却极其讨厌科学,因为他厌恶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为国家科学管理局的首席科学家,每忙碌于从事国家各种机密的研究而忽视了对妻儿的照顾,连绿间10岁时母亲病逝,父亲都在完全封闭的实验室里做着研究。

    谁也不知道父亲从事的到底是哪方面的研究,只知道这是s级的国家机密所以要绝对地保密。绿间讨厌科学,所以他也并没有兴趣知道,直到母亲孤单地病死在医院的时候,一种神奇的念头突然就在他脑子里产生了。

    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研究让为首席科学家的父亲废寝忘食十多年也无法攻克,甚至为了研究连妻儿都不顾;好想自己也去挑战一下连父亲都不能解决的难题,当自己的研究终于取得成果后就可以站在科学的顶峰俯视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让他为曾经的过错忏悔。

    绿间真太郎是个天才,所以他做到了。当他还是个15岁的高中生时,就已经在世界知名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过各种领域的论文,研究成果甚至超过了许多在科学界混了四五十年的老前辈。绿间的目的是想要进入科学管理局,在父亲研究的课题上彻底打败他。

    但是科学管理局毕竟是国家机构,即使绿间天赋超群,是千百年也难得的人才,也要到了年龄之后才能进入。而且父亲似乎并不想让绿间走上与他相同的道路,在绿间自己铺的通往科学管理局的前路上百般阻挠。

    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不仅从来没有照顾过自己的常生活,甚至还要来阻断他理想的前途!年轻气盛的绿间在得知连续地几次被科学界各领域排挤是因为父亲在背后作梗后,反抗的绪更加严重了。

    太卑劣了!是怕儿子进入科学管理局后抢了自己的风头吗?!

    越是这样想,绿间就越是发力,在科学研究方面下的苦功就越多。他本来就是个天才,再加上后天的努力,虽然没有科学机构向他抛出橄榄枝,却有许多跨国的大企业纷纷邀请他成为首席科学顾问。

    因为绿间涉及的领域很多,所以这些跨国企业也包含了化工医疗电子物理等等方面,虽然无论去哪家绿间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但是他还是选了本本土的一家生物医药会社——因为这家会社的某个秘密进行的项目和国家科学管理局有密切的合作,而绿间的父亲正是这个项目的第一科研负责人。

    项目的名字叫——最强人形兵器。

    绿间承认,自己在得知这个项目的时候被震惊到了,因为项目确确实实地在进行着人体实验——在国家的默许下。而父亲深入这个项目已经有十多年了,并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并不是进行像是科幻小说中才存在的天马行空的人体改造,而是用药物等手段强化或改变人体基因,突破人体极限,使被实验者真正成为能抵挡一支军队的最强人形兵器。

    向只有16岁的绿间作出说明的是生物医药会社的社长,五十多岁的男人有着金红异色的双瞳,眼神中信任和自负的光芒让人不自觉地会去相信这个大胆而违背自然常理的计划终有一一定能实现。

    这是绿间活到现在遇上的最大挑战,在此之前,他根本不敢去想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疯狂的事。

    他的手心在冒汗,手指在颤抖——因为兴奋。

    本来这样机密的项目绝对不会让科学管理局相关者以外的人涉及中心,但是在取得一定的成果后,研究组内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绿间父亲那一派是保守派,认为人体机能无论怎样突破都会有个上限数值,超出该数值后反而会加速实验者的死亡——即兵器的加速报废。所以保守派在被实验者的基因突破了一定极限后,反而开始着重研究人体的细胞再生和修复——即兵器的保养。

    然而激进派则认为,保守派目前所从事的研究完全偏离了“最强人形兵器”的初心。既然是要最强,那就要无限制地突破突破再突破。保守派的偏离完全是在为无法在更大程度上进行突破找的借口。

    “从生物医药会社的角度讲,保守派目前所取得的成果已经足够我们盈利的了,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好者……”社长似笑非笑地看着绿间,“我真的很好奇人类的可能到底能延伸到哪里,绿间君,你觉得呢。”

    绿间捏了捏冒汗的手心,即使是面对着boss也高傲地抬着下巴:“哼,人类的可能我一点也无所谓,我只知道我要做的就是用事实打败保守派。”

    这就是天才绿间真太郎的初心。

    人类怎样都无所谓,自己要做的就是打败父亲,站在至高点俯视那个为科学而抛妻弃子的男人,狠狠地践踏他所重视的荣誉和成果,让他为曾经的忽视后悔。

    和好几年没见面的父亲再度相见,是在激进派与保守派的会议上。

    “仅管我费尽了心思阻止你,但是你还是来了……真太郎……” 父亲在看到绿间的时候突然变了脸色,好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真的不该来啊,这个项目太造孽……”

    “别再假装好心了,你是怎样的人我最清楚。”绿间冷冷地回应着父亲最后一次劝说,“我会尽我所能证明你是错的。”

    哼,连妻儿都可以弃之不顾的人,怎么会去可怜那些被用作人体实验的孩子?嘴上强调着什么“兵器保养”的作用,只不过是为他不能一再突破的无能找的借口挽回荣誉罢了。

    与父亲再次相遇的会议得出了折中的结果。激进派和保守派分别对两个实验体进行研究,一年之后以两个孩子的胜负结果为两派的斗争定论输赢。

    最强人形兵器的研究项目从昭和时期就开始启动,经过近90年好几代人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因为实验体的陆续死亡,目前进行中的是第十期,被用作实验的有3个11岁的孩子和一条狗。因为仅仅是实验体,所以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他们都没有名字,只在脖子上戴着01到04编号的铁圈。

    也许是因为波泽地区住民的基因问题,无论实验的进展到了何种程度,只有来自波泽的实验体才能一次次地突破极限的数值,而每一期实验的动物或者是来自其他区域的人类只不过是为实验进行数值修正的比较体而已。

    从研究团队中分裂出来的激进派得到的是03号实验体,那个黑发的孩子似乎很怕生,被交到绿间手中的时候瑟瑟发抖,拉着绿间父亲白大褂的一角死活都不肯松手。

    “没关系的哟,小真,受了委屈的话就到爸爸这里来。”对绿间一向摇头叹气的父亲对着黑发的孩子露出了绿间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慈祥笑容,“因为实验室是开放的啊,小真可以随时过来。”

    “呜……雅达……想要和papa和小哲在一起……”黑发孩子哭得伤心,肩膀止不住地抽动。

    papa……绿间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指甲差点就把手心掐出血来。

    他皱着眉心,狠狠把黑发的孩子拉到自己边,不屑地说:“跟我走吧,03号。”

    绿间冰冷冷的态度像是惊到了那个孩子,他睁大眼睛反而止住了哭泣,低声地反抗:“我……我叫小真(makoto),不叫03号……”

    “哼,不过是区区的实验体而已,在我这里就只能叫编号。”绿间毫不温柔地拽住03号的手臂,转过就要离开。

    “小真(真(shin)ちゃん),”父亲用了很早很早以前对自己的称呼,“能对小真(makoto)温柔一些吗,对像对待弟弟一样。”

    “哼,我连父亲都没有,哪里来的弟弟。”绿间决绝地转,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一年之后的实验体对决上,让03号胜过01号。

    起步都是相同的。保守派和激进派开始较劲的时候,01号和03号在长达四年的药物作用下,有了很强大的基因,正常况下能发挥出20个成年男人的力量,但是要达到实验“一人抵挡一支军队”的终极目标,还远远不够。

    绿间认为,并不是药物的作用不够,而是人体的潜能还远远没有被激发。举个例子,人体肌本来就具有能让人一拳就能打破一面铁墙的力量,但是因为怕对体造成负担和伤害,大脑会对力量的使用进行限制,让人只能发挥出原本筋百分之一甚至都不到的实力。要完成最强的人形兵器,无限地冲破极限,就要跨越大脑给人体设制的无形屏障。

    绿间真太郎只是个16岁的天才少年,但是研究组里甚至是激进派的成员都十分惧怕他,甚至在背后说他是毫无人的恶鬼——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人体实验本就破坏了人伦常理,因此大家也想在其它方面尽可能地补偿那两个被千百回药物实验折腾的孩子,但绿间的心里只有打败父亲的目标,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可以去做任何努力。

    绿间对03号实验进行了囚式的实验,开始通过催眠术和记忆实验试图打破03号的大脑屏障,不断地在03号的潜意识中灌输他只是个兵器的思想,并且植入可怕的虚假记忆,让他得了被迫害妄想症。绿间毫无人的行为取得了很大进步,03号在战斗中的各项体机能数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绿间也因此得到了上头的嘉奖。所以,即使03号彻夜的痛苦嘶吼像是针尖一样扎在每一个人的心理,也没有人敢去指责。

    父亲的几次要求见面也被绿间挡在了门外。

    反正那家伙也只是嫉妒我的成果而已吧,在最终判定快要到来的时候来扰乱我的心神,才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绿间想着。

    最终之即将到来的前几天,绿间遇上了暗杀。那个存在感微弱的孩子将手指扣在他脖子的时候是真的灌注了彻底的冰冷杀意。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