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hapter 09

    绿间真太郎是岛上唯一的医生。

    要说唯一也许不恰当,逃生游戏开催十一年来,也有不少原本职业为医生的人被送进来,但是活到现在,并且也愿意救助别人的,到现在为止也只有绿间真太郎一个。

    谁也不知道这个绿间在什么时候来到岛上,也不知道这个戴着眼镜,总是穿着一件白大褂的斯文医生是怎么独自一人在凶残的岛上活下来,只知道“绿间真太郎”这个名字传开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心里默认了绿间真太郎医术高明,而且是个从不害人命的大好人。

    无论是杀人无数的渣滓,还是弱小到只能任人宰割的胆小鬼,只要是向绿间真太郎求助,从来不会遭到拒绝。

    所以,与其说他是大好人,还不如说是个烂好人。当然他本人从来不承认这一点。

    明明心肠比谁都软,格却孤僻得古怪。他的左手上也有象征着参加逃生游戏资格的绿色晶体,但是他从来不与人争抢,也不加入任何一个团队,甚至连“海常”这种中立团体的邀请都拒绝了。

    跟岛上那些相互掠夺厮杀的人比起来,绿间反倒像是岛上的“原住民”。

    他的居所在岛东森林边缘的一块空地上。他在那里盖了一间茅屋,还围绕着屋子开垦了一小片种植园。这一小方安谧的天地就像是战火年代的世外桃源,用平和常织成的结界,将杀戮与血腥隔绝在外。

    快要到达绿间的据地时,早晨的太阳已经从岛东的山头冉冉升起。

    黑子走出森林,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颀长人影提着水撒,弯着腰很仔细地在为种植园里的花草浇灌。

    淡黄色篱笆围成的种植园里开满了大朵不知名的红色花朵,密密麻麻地刚好长到绿间白大褂下摆的高度,艳丽的颜色使得绿间那张清淡寡/脸看起来也多了几分生动。

    早晨还算温和的阳光披在他的上,从水撒里倾倒出来连成线的水也闪着淡金的光芒。

    每次看到这个与世无争的医生,向都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片空间的宁静与岛上各处的厮杀形成鲜明对比,即使坚硬的心已经被战斗和死亡磨得越来越坚硬,来到这个平和之地时却像返璞归真般地觉得留恋,然后脱力似的疲惫感就会涌上来。

    真的是好累,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战斗的理由,所以除非累到倒地不起,都必须坚持下去。

    也许能够做到安然在杀戮之岛度的绿间真太郎跟普通人不一样吧……就像是站在高处的神明,用悲悯的眼神看着所有人——这是向在认识绿间真太郎这个人之前的想法。

    通过木吉的重伤事件认识了绿间之后,向的想法就剩下了“卧槽,这货敢不敢再蹭得累一点”。

    察觉到不远处有人走过来,绿间很敏锐地抬起了头。他并没有看其他人,而是直直地把目光放在了一行人中走在中间的那个蓝发青年的上。

    黑子正好也好奇地盯着传说中的绿间医生,和绿间眼神交汇的时候,他礼节地弯起唇角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对方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慌慌乱乱地移开了眼神。收回水撒时还忘记了拿正,还往外喷洒着的水就全部洒在了绿间自己的白大褂上。

    “啊—啊—”绿间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因为太匆忙而没有站稳,往后一仰就一/股坐在了花丛里。

    那些红花长得又高,一颗绿色的脑袋就被淹没在红色的花丛中。

    “绿间医生,你没事吧!”向赶紧跑过去扶绿间。

    绿间尴尬地站起来,绿色头发上还沾了几瓣鲜红的花瓣。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白皙的脸颊上泛着可疑的红色。

    “哼,我要是出事,木吉铁平也活不了。”绿间冷冰冰地说,在注意到自己的窘态一直被黑子看在眼里后,他又尴尬地扶了扶眼镜掩饰。

    向也早就习惯了绿间的这种说话方式,内心吐槽着“你好好说一句大丈夫会死啊”,嘴上赶紧解释着:“黑子和火神拿到速效药了!”

    绿间嘴唇微张,表现得有些惊异,他转过头去看着毫发无损的黑子,半天才说:“居然还有命回来,就姑且称赞你的能力好了。给你幸运物什么的也不用太感谢我。”

    “幸运物?”黑子重复了一遍。想起来的路上向曾经交代过绿间真太郎是个又蹭又迷信的麻烦精,黑子推测大概绿间在自己临行前送了护符之类的东西。

    看着绿间的脸色不大好看,黑子抱歉地说:“绿间医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在爆炸中丢失了这一周的记忆。”

    “爆炸?!你在洛山被袭击了吗?!”绿间问得很奇怪。

    “所以说我不记得了……”黑子抱歉地摊着手,“不过拿回速效药也算是达到我最初的目的了吧。”

    黑子真诚的表并不像在说谎,绿间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向拍了拍他的肩,绿间才回过神来。

    “啊……那个……伤员处理需要安静的场所,你们谁都别来打扰。”绿间从向手中拿过药,向屋子里走了几步又转过来,“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们随便来一个人帮忙。”

    黄濑为了刷好感度,很积极地放下背上的火神,举着手说:“嗨嗨,我来帮忙~”

    绿间轻哼一声:“一看就是浮躁轻浮的人,驳回。”

    “那我来吧。”向跟着就要进去,却被绿间挡在了门外。

    “不行。”

    “诶……为什么啊!!”

    “……不行就是不行……”绿间可疑地转过脸。

    向呈囧脸表,内心狂吐槽“你要黑子帮忙直接说会死啊会死啊”,但是还是十分知趣地转过头对黑子无力地说:“黑子……你去吧……”

    被燃烧式bim烧得全溃烂的木吉铁平躺在绿间的上,左臂是空的,只有微弱到细不可闻的呼吸能证明他不是个死人,全上下严重的烧伤和炸伤让人觉得他能够撑过这几天都是个奇迹。

    虽然说是让黑子打下手帮忙,但是进入屋子里以后绿间一直一个人忙碌,为木吉清理了体后又上了药,黑子好几次想插手帮忙都被绿间以“太碍手了”为理由打发到了一边。于是黑子只好略显尴尬地站在一边看着绿间忙进忙出。

    明明是这个蹭得累医生指名……好吧……是暗示自己来帮忙的,现在却一点都不让插手。难道他只是一个人寂寞了想找人陪伴而已?黑子知道自己想多了。

    “绿间医生的医术很好呢。”对方一幅你不先说话那我也不开口的架势,他只好先挑起话头。

    “医术好有什么用,”绿间处理完毕,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前的汗,气势略微有些低落,“又不能让人起死回生。”

    “医生可不是炼金术士,当然不能让人起死回生,能够做到救死扶伤就已经很了不起啦。不过就算是炼金术,起死回生什么的也需要相应的代价吧。”黑子有些担忧地望着绿间幽深的绿色眼眸,“还是说绿间医生重要的人去世了,你想要复活他?”这番话说出口的时候连黑子自己也觉得这个话题太愚蠢了些,他带着歉意说,“对不起,我只是顺着话题说下去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绿间医生请不要介意。”

    绿间的表显得有些暴躁,连眉心都挤在了一起:“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诶?可是向队长他们……”黑子有些犹豫。因为绿间在岛上的特殊地位,就算他的格再怎么古怪,一般人也是恭恭敬敬地称他为“绿间医生”,又听说绿间真太郎的年龄好像也有三十岁了吧……虽然大概因为为医生很懂得养生之道的关系,从外貌上判断年龄几乎与黑子无差,但是毕竟是比自己年长的人,一向对人有礼的黑子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

    “直接叫我的名字。”绿间十分坚持,语气也强硬了几分。

    “啊……真……真太郎……桑?”看着绿间的正气脸,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黑子突然就觉得心跳加速起来。从来没有这么亲近地称呼过别人,即使是对最合拍的搭档青峰,黑子也是用保持距离的“青峰君”来称呼,而不会像桃井那样“阿大阿大”的叫得亲

    “把‘桑’去掉。”不知何故,绿间看起来也是很紧张的样子。他的指尖都在抖动,为了掩饰还刻意藏到了口袋里。

    太害羞了实在是叫不出口,黑子决定转移话题:“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我失忆之前是这样称呼您的吗?”黑子有理由相信自己十二岁以后就绝对不会再用名直接称呼别人,更何况对方还比自己大。

    “……啊……嗯……”绿间很可疑地把脸转向了窗户那边。

    “盯——”黑子的目光紧紧地锁住绿间,“那再确认一下我之前和真太郎的关系好了。”

    听到黑子那么流畅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绿间更紧张了,他的额角也流着汗:“呃……普……普通……”

    “就算绿间医生说我们是恋人的关系,我也会相信的哦。”黑子坏心眼地观察着这个绿头发一脸正经的男人的反应,突然觉得好愉悦。

    “不……不是……”绿间红着脸吼着,“你别误会了!我只不过是在试探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而已!”

    “那结果呢?”黑子无辜脸望着绿间。

    “哼哼,的确是失忆了。”绿间不敢直视黑子的眼睛,“不过如果你硬要求我的话,我还是会尽力帮你找回记忆的。”

    “那就拜托了,真~太~郎~桑~”黑子朝绿间鞠躬,低下头遮住了十分愉悦的表

    “哼……”绿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一定会让你想起来的啊……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