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chapter 08

    差点就被黄濑杀掉的人叫向顺平,是诚凛的队长。

    跟“海常”一样,长期生活在岛上的人也组成了形形□目的不同的小团体。而诚凛聚集的是一群激进的人,以推翻“组织”为行动宗旨,一边抵御着其他团队的攻击,一边暗地里调查着有关“组织”的秘密,几年来也累积了不少可以利用的报。

    诚凛倾向于招揽新人,因为新人还未习惯岛上发生的血腥事件,想要以推翻“组织”的形式回到社会的愿意最为强烈。而且通过询问新人们关于上岛之前的外界报,可以了解到这个岛上发生的事是否被外界所认知。

    之前也并不是没有人收集到8颗晶体通关游戏,据在岛上待了三年的向所知,三年间总共有不超过10人曾被“组织”派来的直升机接走。但是那些人如果真的返回了社会,就算“组织”的势力背景再大也不可能隐瞒得住岛上的事。

    而且曾有传闻说,有人曾在游戏通关后的几天里,又看见前一轮的胜出者出现在了岛上——但也只是传闻而已。

    据向所说,黑子在上岛的第一天就被招揽进了诚凛,而火神大我是诚凛势力的先锋。

    “诚凛”可以说是岛上最激进的力量,既要与其它队伍战斗,又要与组织周旋,对队员体素质、格斗实力和心理素质都有很严格的要求。

    黑子哲也体型纤瘦,乍看之下的体素质低到千人里也难挑出一个来。本来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成为诚凛招揽的对象,但是黑子哲也的优势在于——正因为弱小,所以存在感极低——很有利于跟踪那些即将收集到8颗晶体的人,从而借机混入“组织”。

    于是“诚凛”的木吉铁平大手一挥批准,上岛第一天的黑子哲也就成了火神大我的搭档。

    “诚凛”的队长虽然是向,但是中心人物却是一个叫木吉铁平的男人。那家伙是个天然的真汉子,两年半前为寻找在监狱中凭空消失的恋人而追随到了岛上。这些年来虽然一直没有恋人的消息,但是木吉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他始终坚信着只要揭露出了“组织”的真相,就一定得到恋人的消息。

    一定要找到他,无论恋人是死是活——木吉铁平的这种执念和没由来的信心一直很让人钦佩,而作为“诚凛”的中心人物,木吉也冲在最前线为保护团队战斗着。

    木吉在三天前争抢补给箱的行动中落单,被大家发现的时候,他的上已经被火焰式bim烧伤得没有一块完整的皮,除此以外,他的左臂被炸断,大量失血处于休克状态。

    团队中刚好有人拥有相同类型的血型,经过医生绿间真太郎的救治后总算是保住了木吉铁平的命,但是断臂无法再接回。而且木吉上的烧伤实在是过于严重,在炎的气候下,烂熟的皮开始发炎溃烂,一再感染,长久下去他也一定会在痛苦中死掉。

    绿间真太郎的药物并不是靠“组织”的补给,而是通过摘采岛上土生的植物花卉自己研磨而成。而木吉的烧伤,已经超过了绿间能够救治的能力范围。

    能够治好木吉的烧伤的,大概就只有通过“组织”补给得到的赤司制药的速效药——绿间真太郎在告知大家的时候表犹豫,说完之后就立刻后悔了。

    这种相当于游戏中满血红药的神器从来只在传闻中听过,从补给箱里刷出来的概率低于千分之一。正当大家都沮丧无措的时候,绿间又为“诚凛”众人指明了方向——盘踞在森林西区的势力——“洛山”的王者手中正好拿着速效药。

    但是“洛山”是一个神秘的势力,从来不和其他团队交结,也不会主动牵扯进任何一场战斗中。

    岛上的各个团队都是因为各种理由成立的,像“海常”立志于救助行善,“诚凛”志向揭露“组织”终结游戏,但是“洛山”这个势力却无声无息地成立起来,低调到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

    去寻找一个素未谋面并且敌我未明的团队首领求“神器”,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寻死路。

    木吉铁平是团队的中心人物,自从他倒下后,“诚凛”就算有向坐镇也开始人心惶惶,分崩离析。

    在这种时候,才加入“诚凛”的黑子居然主动提出要去洛山为木吉找药。

    向在向黑子讲述这一周的发生的事时,怀疑的目光一直在黑子上打转。

    刚才看到黑子站在湖心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眼熟,他甚至在那一刻就要叫出黑子的名字。但是记忆中的黑子哲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存在感都和眼前这个蓝发青年有着云泥之别,所以向也不以为意地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

    黑子进入“诚凛”不过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所以向顺平绝对不会记错。他印象中的黑子瘦弱无力,可是说是个攻击力连-5都不到的渣,平时的战斗中也是大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只是因为有着“存在感低”这一以后能够用得上的天赋才加入了“诚凛”。

    于是,好友印象中被打上“弱到爆”、“存在感低”、“三无”等标签的黑子哲也,在主动提出要去西区的森林寻找“洛山”的王者后,又被贴上了一条“没有自知之明”的标签。

    “洛山”势力意图不明,敌友不辨,他们明确地划分了势力的界限,止其他人闯入。也有不知死活的人前去挑衅,但是再也没有从西区的森林里出来。

    大家一再地劝说黑子放弃向“洛山”求助的想法,但是仅管弱得连阵风都能吹走却固执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黑子仍旧是坚持自己的主张。

    “既然大家不同意,那我就退出诚凛,一个人去向洛山的王者求助。请给我三天时间,所以麻烦绿间医生在这段时间内一定要保住木吉前辈的命。”这样向医生绿间真太郎请求了之后,黑子真的一个人离开了诚凛,而为黑子搭档的火神在跟队友争执了一番后,也跟随着黑子出走。

    火神跟着黑子一起去“洛山”,说不定真的能替木吉求回救命的药吧……“诚凛”众人抱着希望等待,却在昨天收到了火神和黑子可能已经死了的消息。

    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是再悲痛的绪也只能一再按捺,只有竭力救回木吉铁平才能了却黑子生前的愿望。

    诚凛的众人竭尽全力收集着关于“速效药”的报,又从灰崎祥吾那里得知杀了海常五人的凶手黄濑凉太上可能有速效药。

    没人知道灰崎与黄濑的私仇,而一向善名远扬的“海常”居然在一夜之间全灭,引起了岛上很多受过海常恩惠的人的愤怒,灰崎很快就联合到了4个人追杀黄濑凉太。因为想要拿到速效药,向也加入了灰崎的临时“讨伐”队伍。

    向的目的在于速效药,所以也顾不了灰崎祥吾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就顺着报找了过来。灰崎祥吾在岛上声名狼藉,黄濑凉太也不是什么善类,这种威胁人物早点除掉就减少一分危险。

    从结果上说,无论是不是被灰崎利用了,与黑子的再遇可以说是最大的幸事。

    “对了,既然黑子你平安无事,那火神君怎么样了?”向期待地看着黑子。西区的森林是洛山的势力,自从确认黑子和火神进入了西区之后,大家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收集到关于两人的报。

    “火神君的话……”黑子指了指躺在湖边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火神,“我想应该不会死……”但是那种像是野兽一样的状态,黑子不知道怎么跟向说起。也许带着火神去见一下向口中的医生绿间真太郎比较好。几天前的自己居然会拜托绿间延续木吉铁平的命,看来绿间真太郎的确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哈?那是火神?!!”向吓了一大跳。

    和灰崎这队人一起来的时候向就已经注意到了湖边躺着的这两个人,但是这两人的体和脸的烧伤程度严重到无法看清他们的长相。结果等向恢复意识的时候,其中一个大面积烧伤的活死人几乎是毫发无损地在黑子边活蹦乱跳,而另外一个……向流着冷汗慢慢地把目光移到湖边……

    “什么!居然真的是火神!!”向表示自己受了不小的惊吓。谁能告诉他刚才那个脸部被烧得布满了水泡和脓包的猪头去哪里了啊!在玩大变活人吗?!

    “嘛……大概是我和火神君真的从‘洛山王者’手中拿到了速效药。”黑子正要去拿自己的补给箱,发现黄濑的手还放在他的腰上,维持着刚才抱着他跳开的姿势。

    黑子微微一笑:“黄濑君意外地很黏人呢。”

    “啊啊……对不起……”黄濑赶紧红着脸把手移开。

    黑子拿出印着“赤司制药”的药盒递给向:“传说中的速效药大概就是这个。但是我忘记了这一周的事,所以一开始把这个当作是普通的消炎药来使用,以致浪费了一些……后来又陆续给伤者使用过,现在只剩下这么点了,不知道能不能救木吉前辈……”黑子想起中午前自己吞了一颗大杀器就后悔万分,明明自己拥有自愈体质不需要任何药物。

    十几年的普通生活渐渐让他遗忘了自己是个怪物的事实,不,到不如说是自己想要刻意去忘掉——生病了会吃药,受伤了去包扎,即使马上就好了也会用纱布包住伤处假装还没有好——因为这样才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

    如果不是被送到岛上,自己大概也会一直享受着平和安逸的生活直到老死。

    即使失去了片断的记忆,黑子也可以猜到一周前来到这里时的想法——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比谁都弱小,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地杀死我。释放力量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就跟三年前波泽事件中被波及的两个孩子一样。

    所以就算死在别人手上也比伤害别人强。

    所以在加入“诚凛”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才会装得比谁都弱势,明明只要愿意就可以轻易地辗掉一个团队。

    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伪装,即使是对关系最好的青峰,黑子也装得滴水不漏。

    这种想法发生改变一定是以木吉的重伤为契机。一直照顾着自己的重要同伴随时有着命之忧,黑子知道以自己的格绝对不能再袖手旁观下去。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的不作为才造成同伴的危机的吧。

    如果没有在今天遇见即使遍体鳞伤也要誓死保护自己的紫原,黑子觉得自己绝对没有在人前释放力量的勇气,并且还会一直缩在以“不想伤害他人”为名的自我保护的狭小壳子里出不来。

    黑子沉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的变化,湛蓝色的眼睛只是远远地望着因为天色渐亮而慢慢黯淡下去的星辉。然而有着敏锐直感的紫原却立刻察觉到了黑子的绪波动,他绕到黑子的边,低下去将黑子抱在怀里:“黑仔……不要难过……”

    黑子弯了弯唇,握住了紫原的大手:“没有难过呢,只是觉得遇到了紫原君很幸运。”

    “诶?小黑子小黑子,那我呢><”黄濑打岔。

    “拯救失足青年,是我应积的善德。”

    “qvq……”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黑子撂倒后的晕眩还没缓过来,还是一下对失忆的黑子说了太多的话,向顺平觉得自己现在满满头都是汗。

    黄濑凉太和黑子靠得那么近,说话的态度也是一幅亲亲的模样,再回想起刚才黑子遭遇灰崎出言侮辱,黄濑跳出来解围时好像就宣告了对黑子的“所有权”。向进行了丰富的脑补,保守地得出了两人关系不一般的结论。

    而且眼前这个名为黑子哲也的青年的长相虽然与自己印象中的黑子哲也别无二致,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看着不同的人。

    向有很多话想问,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拿了速效药回去救木吉。

    “等到天亮了之后又会遇上很多战斗,那时候再走就不方便了。”向指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人体说,“把这些家伙弄醒就走吧。”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黑子是怎么在一瞬就把人给撂晕的。

    黑子点头表示同意,转过问紫原:“紫原君不用回去冰室君那里吗?”

    听到冰室的名字,紫原突然就撅着嘴不高兴起来:“室仔说如果我出来找黑仔的话就再也不要回去啦——室仔最讨厌了——”

    “是因为我的事和冰室君吵架了吗……”黑子稍感歉意。虽然很想让冰室辰也知道火神大我还活着的消息,但是火神目前的状态的确不适合见冰室。

    谁知道火神醒来之后还会不会继续发疯。

    于是黑子低头想了想,然后问向:“队长,你介意紫原君和黄濑君暂时跟我们一起行动吗?”

    “那个……我说黑子,”向吞吞吐吐道,“你不会是想带着黄濑凉太回诚凛吧……”

    黑子转头看了看黄濑:“黄濑君,让我们继续成为同伴的话题。”

    “诶?——”黄濑这才想起来刚才黑子邀请自己成为同伴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做出明确的答复。

    虽然黄濑已经对自己的经历和灰崎的谎言做出了解释,但是向顺平看着他的眼神里并没有减少多少戒备。

    不被人相信也在理之中,黄濑对自己的名声很有自知。

    “就算海常中有三人是灰崎杀的,他可是对同伴见死不救了哦,这种人不值得相信啊黑子。”

    这样的自己果然不会被相信……果然不会被原谅呢……黄濑低着头,无奈地勾着唇角。

    现在的小黑子会是怎样的表呢……好想看……但是又不敢看……

    “队长请放心,我会好好调/教黄濑君的。”黑子向向鞠了一躬。

    “调调调调/教?!”黄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什么很不可思议的话。

    “是的哟,”黑子面无表地转向黄濑,“所以请黄濑君听话一点吧,让我生气的话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