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一人:病濑养成全记录

    灰崎囊袋里的bim为黄濑所有,只要黄濑还活着,灰崎就没有这些bim的使用权,但相对的,黄濑没有携带任何bim。

    “就算是搏,我也不会输给任何人哦。”在bim引发爆炸的掩护下,黄濑赤手空拳地就冲了上去,企图从灰崎手中救出中村。

    “可恶!”手中的人质似乎完全震不住海常的人,反而成为了灰崎的累赘,在自己可使用的bim越来越少的况下,战况对灰崎越来越不利。

    灰崎的眼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

    绝对不能输!已经杀掉两个海常的人了,如果落到他们手中自己一定命不保。相反如果赢了话,能够立即入手6颗晶体,就算自己的晶体没有了,也只要拿到2颗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岛屿。

    就算是作恶多端的我也是有着不得不离开的理由的啊!灰崎深吸了一口气。一直以来都是用炸弹杀人,因为把这看作是游戏的规则,所以在杀人的时候负罪感也会减轻一些,但是当灰崎用尖刀抵着中村真也的颈动脉,感受到从刀刃上传来的跳跃,他的手却抖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反正这个岛上的人早就已经疯了,灰崎祥吾不也是其中一个吗……灰崎的刀毫无凝滞地划开了中村真也的喉咙,中村甚至来不及叫一声救命就如一堆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被爆炸造成的黑雾所掩盖,直向灰崎奔去还想着一举救下中村的黄濑看得不是很分明,他只看到一颗圆柱形的bim冲破烟雾向自己飞过来,在即将沉下去的夕阳的最后一丝光芒中闪着银白色的光。

    那是中村真也的bim,圆柱形,瓦斯式。

    瓦斯式的bim里装有带着化学物品的胶囊,接触到空气后,洒出的药品会化作剧毒的瓦斯,夺取一切生机。

    “黄濑!快回来!”风向对己方很不利,瓦斯形成的气体在风势下很快往这边蔓延过来,笠松急忙出声制止黄濑朝着灰崎那边跑过去,“快带着早川躲进森林里!”

    瓦斯型bim也是黄濑的初始bim,他深知这种剧毒瓦斯的厉害,只要沾上一点,皮肤就会立刻溃烂。虽然非常想知道浓重的烟雾另一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两个人要保护。

    黄濑犹豫了一秒钟,还是立刻返回来背起早川跟着笠松躲进了森林里。

    森林里茂密的树木在一定程度上渐缓了剧毒瓦斯蔓延的速度,但是由傍晚到入夜,树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直至只能靠着月亮的光亮依稀分辨前路的程度。

    灰崎并没有追上来,但是十分糟糕的是,黄濑背着早川和笠松走散了。

    夜晚的森林是很危险的,食人的巨蜥在树丛间蠢蠢动,时不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早川趴在黄濑背上戒备着。他的BIM是跟踪式的,用来抵挡巨蜥的攻击根本不可能。

    黄濑笑着说:“早川君安心啦,这些生物也只是看起来凶残而已,实际上很蠢的。我刚来岛上的时候在晚上误入了森林,遭到过它们的群袭。但我把领头的那只狠狠地打得半死之后,它们就好像认识了我一样,见到我就绕道走了啊哈哈~”

    这些食人巨蜥的凶残程度,早川也是知道的,很多人都有和巨蜥战斗过的经验,大部分人死了,活下来的少数人再也不敢在晚上进入森林,但是黄濑却如此轻松地笑着说了“把领头的巨蜥狠狠地打了个半死”这种听起来很可怕的话。

    就像是印证黄濑所说的,那些巨蜥也只是在草丛里尾随,被黄濑凶狠地瞪了一眼之后,便纷纷刷刷刷地逃向了另一个方向。

    “黄濑你果然很强呢……”

    “……没有的事啦……”黄濑的声音低沉下去,“我一点也不强……如果足够强的话,一定不会让森山前辈和小堀前辈……还有中村君……”黄濑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黄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眼睁睁地看着森山和小堀的背影被浓烟和火光吞没。

    那个总是说着“我是在为喜欢的女孩子而战”的森山前辈,和总是一脸不机嫌表但实际上比谁都要关心大家的小堀前辈,永远都不会再从充满着大家回忆的废弃建筑物里走出来了。

    早川虽然也很难过,但此刻也竭力安慰着黄濑:“没有看到尸体前不能下定论啦,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队长要紧。”

    正这样说着的时候,两人好像听到不远处有不正常的激烈的风声。

    黄濑怔了怔:“这个好像是爆缩式的bim启动时的声音吧……”

    早川立刻回应:“队长的bim好像就是爆缩式的!”

    黄濑突然就变了脸色,他发现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刚才那群巨蜥逃走的方向。

    “不好,大概是队长遭到巨蜥的围攻了!”黄濑把早川放下来,“那些家伙闻到血的味道后会变得更加凶残,你留在这里别动,我救了队长之后就立刻回来与你汇合。”

    在危急的时刻,黄濑远在自己之上的能力已经成了早川的心理支柱,在脚伤还未治愈连走路也走不稳的状态下,早川并不想让黄濑离开。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想要活下去……想要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想要活着离开这个岛……

    他下意识地就抓住了黄濑的衣角。

    “黄濑君不会丢下我吧……”早川唯唯诺诺地说,“只有黄濑君能够救我了……黄濑君绝对不会丢下我的吧……”

    “早川君你在说什么呢,我们是同伴呀,怎么可能丢下你。”料想到笠松正在面临着危机,黄濑心急如焚地拉开了早川扯着自己衣角的手,“你等着,我和队长马上就回来找你。”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就算前方面临着早川无法应对的危险,黄濑也会带着早川一起去找笠松。只可惜命运从来不会给人重新选择的机会。

    笠松的爆缩式bim只有贴在对手的体上才能起作用,这种适用于近作战的bim在攻击力强大又擅于群体进攻的食人巨蜥的围攻下,几乎起不了作用。

    他炸死了一只巨蜥,使得剩下的五只更加暴躁凶残。黄濑赶到的时候,笠松的左至盆骨的部分缺失了一大块,血模糊目不忍视,大概是炸死其中一只巨蜥的时候自己也受到了波及。

    笠松绝望地仰面躺着,五只巨蜥正争相撕咬着他的体。

    他发出的痛苦的惊叫,似乎连天空都在为之震颤。

    “突突突——”巡夜的直升机播报着时间从上空飞过去,探照灯的光亮从笠松上移过,将他痛苦而绝望的表映得更加狰狞。

    岛上的一切都在“组织”的监视中,但是“组织”这一次却没有对“海常”伸出援助之手。

    “队长!”黄濑奋不顾地冲了上去。

    食人巨蜥在鲜血的刺激下变得凶残了好几倍。虽然之前被教训过之后这群畜生对黄濑有所忌讳,但是在生物的法则下,它们也是不会轻易放过笠松这块到嘴的粮食的。

    黄濑本就有着超出普通人的体素质和能力,如论如何都想要救笠松的强烈意念又激发了他的潜能。他上没有携带一颗bim,只凭着一把短刀和巨晰搏斗。

    所以当五只巨蜥不甘心地躲进树丛里之后,黄濑自也受了虽不会致命但是也绝对不轻的伤。

    他完全顾不上自己的伤势连滚带爬地将笠松从地上扶起来。

    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笠松的伤势已经无法救治。被巨蜥撕咬之后,粘稠的内脏从笠松体缺失的部分里流出来,肠子露在外面在地上拖得老长。(快塞回去啊!(喂……

    黄濑的眼泪无法抑制地往外涌,又怕滴到了笠松的伤口上而凶狠地用自己沾染了鲜血的袖子擦去,直到他的脸上也满是肮脏的血污。

    “黄濑……”

    明明是南国的带气候,笠松却觉得冰冷的空气冷飕飕的灌进肚子里,冻得他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微弱声音:“黄濑……我好痛苦……我大概快死了……”

    “不!队长不会死的!我一定……一定会像队长救了我的时候一样回报队长的啊!”黄濑嚎啕大哭起来。

    “……为我们报仇……”

    “不用队长说我也会把灰崎祥吾那个混蛋分尸啊!!!!!”

    “不……黄濑……去收集晶体……离开这个岛……这个岛上发生的事是不应该存在的……你如果能出去的话……一定……一定有办法向社会揭露这个岛上的事……不能……再有更多的人陷进来了……”

    “收集晶体是让我去杀人吗?”黄濑边哭边拼命地摇着头,“不要啊队长!……我不要杀人不要杀人!我只想跟大家一起在岛上平静地生活下去啊!”

    “……现在开始……你不是海常的成员了……”

    “诶?”黄濑看着笠松握着自己还持着短刀的右手移到了他的心口上,“队……队长……你要干什么!”

    “杀了我……用我的bim去和灰崎战斗……为大家报仇……”

    “不……不要……”笠松明明都已经力竭了,可是黄濑无论如何都甩不开他的手,他嚎啕大哭着,“队长不要死啊!我一定会救你的!”

    “黄濑……我好痛苦……求你……给我一个痛快……求你了……”

    这是黄濑第一次听到那个一直喜欢凶巴巴地踹别人腰的队长,那个作为团队支柱而一直稳重的队长用这种祈求的语气说话。

    笠松活不了了,黄濑比谁都清楚这个事实。

    笠松的脸痛苦地扭曲着,从现在开始到死亡真正降临的那一刻为止的每一秒都会在他上无限延长,一次次冲破他的**能够承受的极限。他会在无限的痛苦中慢慢死掉。

    给他一个痛快才是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最大的报恩吧……黄濑反握住了笠松无力的手,将短刀高高抬起……

    “叮——”绿色的晶体在持主心跳停止的那一刻自动脱落,掉在草丛里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声响,在月光的反下,映着一地的鲜血和内脏,闪着诡异的绿光。

    发出巨大声响的巡夜直升机已经原路返回,经过嗜血战斗后的夜晚森林里恢复了静谧,只有黄濑的那一声悲痛又愤怒的哭吼,像是利剑一样,直直地穿透了岛上的每一个人。

    啊……大概是曾经重视的同伴死掉了吧……大家都木然地想,新人们总会渐渐习惯这种事的……

    也不知道维持着将短刀插/进笠松心脏的姿势有多久了,黄濑渐渐地感觉到笠松的体在自己的怀里渐渐地冷掉,草丛中隐匿着的巨蜥又探出头来,觊觎着这堆没了生机的块。

    去收集晶体……离开这个岛……向社会揭露……这是笠松临死前的嘱咐,无论如何都要去实现——即使真的让这双手染上了罪恶的鲜血。

    已经脏掉了吧……黄濑……他看着自己的手中还握着那柄杀死笠松的短刀。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是不容质疑的事实。

    小堀前辈他们的晶体现在应该在灰崎的手上,现在就去干掉灰崎,回收同伴的bim和晶体之后,只要再狠下心来杀掉3个人,就可以通关游戏,离开这里去实现笠松的嘱托。

    黄濑深吸了一口气,捡起了笠松的晶体和bim。在此之前,他要把这里所有的巨蜥都杀光,绝不能让它们损坏了笠松的尸体。

    像是感应到了黄濑突然释放的杀意,蠢蠢动的巨蜥们也知道了实力的差距,悉悉索索地借着树的影纷纷逃窜。

    果然呢……在这里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在人伦道德早就崩坏的这个岛上,还维持着人类社会的准则会把自己一步步推向绝路。

    就算是被大家所敬重的所感谢着的海常,在毁灭来临的时候也没有人会因为记得曾经的恩德而施出援助之手。

    力量才是一切啊……黄濑看着那些在自己的威势下逃窜的巨蜥稍稍觉得有些快意,靠着善意什么的就能保护同伴吗……呵呵……

    “啊——啊——别过来!别过来!”草丛里隐藏着的人因为巨蜥逃窜的举动而暴露了自己的形。

    黄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川也跟了过来。

    “早川君?”黄濑抱起笠松的尸体向早川走去。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模样有多么吓人。他的怀里抱着心口受了致命伤而死的笠松,脸上上也是一片血污,流干了眼泪的金色眼里透着空虚……和想要毁掉一切的仇恨……

    “别过来!别过来!”早川吓得跌坐在地上失了力,他抖抖索索地摸出bim指着黄濑,“你这个恩将仇报的恶魔!我亲眼看见是你杀了队长!你为了bim和晶体杀了队长!”

    “……对……是我杀了队长……是我杀了队长……”黄濑没有否认,他低下头反复地将早川的话喃呢了几遍,抬起来头来的时候漂亮的眼眸里竟然带了一丝笑意,“来,早川君,跟我一起去找灰崎祥吾替大家报仇吧。我很强的,一定会保护好你。”

    “别过来!”一上岛就好运地加入了海常的早川从来没有经历过战斗,这种况下更是吓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再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黄濑凉太!”

    “早川君在说什么呢~”黄濑缓慢而坚定地移动着脚步,“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呢,所以我一定要保护好早川君才对得起队长的恩德啊~❤”

    “啊!!!!——”早川害怕过度,按下bim的开关。

    他的bim是追踪式的,自动锁定了黄濑为目标,银色的金属球上弹出了螺旋形的飞行装置,以极缓慢的速度向黄濑飞去。虽然追踪式bim所含的炸药含量很少,但是直接接触到人的体爆炸的话也足以致命。

    “早川君真是的,我们的bim已经很稀少了的说,明明还要找灰崎报仇呢,别太浪费在别的地方了哦~”黄濑笑着抬起了已经死亡的笠松的手臂。

    追踪式bim在接触到非锁定对象的那一刻立刻失去了作用,“啪”地一声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可恶!可恶!别过来啊!!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在这里啊!!”早川抱着头痛哭。

    黄濑凉薄地抬了抬唇角:“所以早就说了,早川君好好地跟在我边就好,我会保护好你的呀。”

    “不……不……求你放我走吧!!”

    “啊,是吗?”黄濑走过早川边,“如果早川君想要单独行动的话,那就如你所愿好了。”

    黄濑抱着笠松的尸体错过了早川边,在背对早川的时候,他听到了追踪式bim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真是太天真了呢……没有了黄濑的庇护,早川就成了巨蜥的目标。黄濑根本没有理会早川的背后偷袭,随着后那个曾经的同伴临死前的惊恐叫声,bim也失去了作用掉落在地。

    杀掉了灰崎祥吾的话,就能有6颗晶体了呢……只要再夺到2颗……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