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一人:病濑养成全记录

    “海常”的队长叫笠松幸男,在岛上已经待了两年。

    看多了相互残杀的非人道事件,笠松在一年半前组成了这个团队,目标不在于抢夺晶体通关游戏,而在于不依靠“组织”的食物供给,凭借自的能力在岛上存活下去,并进行一些救助的义举。经过笠松的苦心经营,“海常”的善名在岛上传遍,一般人也不会将海常的成员作为目标。大概这个杀戮之岛上也的确需要“海常”这种善意的力量来平衡过重的戾气,“组织”将新人送进来的时候,也会特别在讲解中提起“海常”这个非暴力的小团体。

    岛上的很多人也想加入“海常”,因为加入被广泛认为是中立质的海常就意味着在危险随时来临的岛上,人生安全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

    但是也因为如此,“海常”接纳新人的条件十分苛刻。

    第一条:没有杀过人;

    第二条:没有主动挑起过一场战斗;

    第三条:在现实社会中也是一个拥有着正义感的好人。

    岛上发生的所有事都被“组织”所监控着。明明是把不知的大家拉到岛上进行自相残杀的“组织”,却对海常这种正面力量十分感兴趣,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笠松进行新成员的资格审查。

    所以“海常”成立一年半以来,到现在也只有五个人。

    黄濑醒来的时候,作用于体的药还没有完全退去,但是意识已经清醒。

    ——“队长,就算你不知道黄濑凉太长什么样子,看到他上带着那么多种类的bim,就应该知道他杀了不少人吧!为什么还要把这样的家伙救回来!”

    ——“他上有8种bim,这意味着他在和至少8个人的战斗中都取胜了。照理来说,他应该已经收集全了晶体通关游戏才对,但是除了他自己的,他上没有一颗晶体。也就是说,他在胜利以后并没有杀人。”

    ——“他可是被二十多个人怨恨,才到岛上来参加逃生游戏的哦!队长!这种人太危险了,我们还是把他丢出去吧!”

    ——“被指名到岛上来的人里的确有很多是在社会上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但是,早川,你也是做了坏事才被人怨恨的吗?”

    ——“……”

    ——“人类社会太复杂了,被怨恨的理由多种多样,不是用简单的黑与白善与恶就可以分得清的。”

    ——“但是,让他加入海常什么的……我们绝对不同意!”

    海……常吗……黄濑扶着仍旧昏昏沉沉的脑袋慢慢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在一栋废弃的建筑物里。围着他的五个人似乎是被吓了一大跳,用戒备的眼神看着他后退了几步。

    刚才完完整整地听到了海常团员的对话,黄濑尴尬地扯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谢谢你们救了我,我现在就离开。”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甚至连拿起属于他的东西时都朝前踉跄了几步。

    上岛以来,一直都是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危机。血淋淋的残骸和致命的爆炸就像是常一样随时都在侵蚀着他孤独的内心。黄濑并不是钢筋做的,在独自面对这些的时候,他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冷血,渐渐地变得无动于衷,变得就算死亡临近也能平淡地接受。

    黄濑一直觉得,这些苦难是他应该为那死去的三百人负起的责任。

    因为一直是一个人,所以这个在现实社会中的阳光青年也变得无口。

    向海常的人表示感谢,是他这三个星期以来对敌人以外的人说的第一句话。黄濑觉得“谢谢”这个再普通不过的词里都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让他硬冷的心也柔暖起来。只可惜自己没有资格再和这群可的人待在一起了。

    明明是很想留下来,加入他们中间的,但是却说着“我现在就离开”的话,真是不坦诚呢……黄濑凉太……他强烈地厌恶着这样的自己……

    其实,是很想他们中随便哪个人来挽留的吧……谁都好……快点留下我吧……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后的五人沉默着,黄濑拖着沉重的脚步迈出废弃建筑大楼。正午的阳光太过烈,刺得他的眼眶里似乎有什么在滚动。

    “等一下——”队长笠松开口了。

    “队长!”早川急切地跺着脚阻止,“留下他的话绝对会出大乱子的!”

    “黄濑凉太,你太危险了。”笠松制止早川说话,“就这样放你走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你手上。所以有必要把你监视起来,请把你所有的bim交给我们保管。我们会分给你每天必须的食物。”

    诶?……阳光真的是太刺眼了呢,黄濑觉得在眼睛里滚动的液体终于决堤。

    黄濑凉太就这样以非正式队员的份在海常留了下来。

    上的那些bim太过沉重,将它们交给海常的人保管,黄濑再愿意不过。以后援的份在据地后面开辟的菜园里锄草种地,为大家做着并不好吃的饭菜。笠松等人搜救回来之后,就与他们一同照顾伤者。

    大家都是很亲切的好人,黄濑也用尽心尽力的表现让其他人对自己的怀疑渐渐消除。只不过是两天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又变成了那场事故之前的黄濑——阳光,亲切,对人温柔。

    笠松向“组织”申请的关于黄濑凉太的鉴定结果很快就下来了——没有杀过人,没有主动挑起过一场战斗,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个充满着正义感的好人。

    笠松在向大家公布这个结果的时候,其他四人先是一怔,然后释然。

    “黄濑君,对不起了!之前对你一直是那种态度。”早川充洋是个格直爽的笨蛋,知道之前是自己误会了黄濑以后,他立刻弯下腰向黄濑道歉。

    “没关系啦,在那种况下谁都会产生戒心的我理解的啦~”

    “我就说我看人不会错的!”笠松摆出一幅队长的样子,得意地指着黄濑嫌弃地说,“这家伙明明就是个二货嘛,说他是杀人狂大魔王什么的简直是抬举他了。”

    “诶?——队长,我明明很厉害的!不然我们来比试一下吧!”

    “比试你妹夫啊!”笠松一脚踹在黄濑腰上,“队长是用来尊重的啊!”

    “qvq……”

    同伴的笑声在空的废弃建筑物里回

    黄濑觉得,即使是在这个充斥着杀戮的疯狂小岛上,只要和同伴们在一起,也可以像是在正常的社会中一样生活下去,如果不是因为救了灰崎祥吾。

    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胜者,更别说在这一切伦理都崩坏了的岛上。

    今天你可以将弱者踩在脚底,看着他眼里的绝望淹没了生的渴望,残忍地夺走他的晶体以死神之名宣告终结,明天你也会遇到比你更强悍的对手,将你的生死当作是翻转于手掌间的玩具。

    灰崎祥吾的报应来得很快。

    黄濑、笠松和早川发现他的时候,灰崎躺在草丛里,地上的泥土被他的血染成了黑色。除了各种爆炸造成的伤势外,他还被人卸掉了整条左臂,因失血过多而处于休克状态。如果这样放置不理,几个小时内就会死亡。

    “呜哇——好过分!做到这种程度干脆杀掉他给他个痛快好啦,居然砍掉了他整条手臂,这是什么恶趣味啊!”早川和黄濑一样,是三个多星期前才被送上岛的,所以他也并不知道灰崎的恶名。

    “大概是他的仇家吧,”笠松在岛上的时间长了自然是认识灰崎的,他叹了一口气,“这家伙刚上岛那会儿还没做好杀人觉悟的时候,就是用砍掉对手手臂的方法来收集晶体的。也是因为他开了先例之后,‘组织’才宣布即使用这种方法取得8颗晶体的人也没有通关游戏的资格。”

    “真变态……总之就是要让我们自相残杀喽!”早川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组织”会帮助海常在岛上树立威信。

    “总之,先救他回去吧。”笠松说,“被砍掉了左手,没有了晶体和bim,这家伙以后应该也不会成为别人的目标了。”

    看着三天前用卑鄙的方法自己打败的灰崎如今如此落魄,黄濑觉得有些感慨。如果自己没有遇到“海常”的人,终有一天也会像灰崎祥吾一样,无助地等待着死亡到来的那一刻。

    “还傻愣着干嘛!快点过来帮忙把人抬回去啊!”笠松又习惯地一脚踹在黄濑腰上。

    “qvq……”黄濑苦着脸顺了顺腰,“可是队长,灰崎祥吾可不是那么宽容的人呢,救他回去以后,你不怕他恩将仇报,跟你算三天前你把我从他手上救回来的账吗?”

    “哈?”笠松作势又要踹,“不想救人也别说谎啊!你这个二货难道不是误食了曼陀罗花才被麻醉了吗?!”

    “诶?”黄濑愣了愣。那个时候在三秒钟之内撂倒灰崎三人组并且踢开了bim的人不是笠松吗……

    “有什么废话回去再说!快来抬人!”

    “我抬我抬……腰都要被踹断了啦队长qvq”

    如果可以回到那个时候,就算背离了“海常”的原则而被充满着正义感的大家所讨厌,黄濑也会竭力阻止笠松把灰崎救回去。

    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农夫在冬天的田野里救起了一条冻得快要死去的蛇。他把蛇放在口的衣襟里,用自己的体温暖和它。但是蛇在农夫温暖的怀抱中醒来之后,立刻就咬了农夫一口。

    灰崎被救回去后,两天两夜一直处在昏迷状态。

    “海常”的人在白天留下一人照顾灰崎,其余的人出去进行搜救和狩猎。

    在那天的搜救中,早川不小心扭伤了右脚。好像是伤到了筋骨,脚踝上立刻肿得老高,根本走不了路。个子最高的黄濑自然担起了背早川回去的责任。

    无论黄濑的体格如何出众,他现在正背着一个185cm的汉子,走路的速度也自然要比大家慢一些。于是,森山由孝与小堀浩志两人先行一步,开着玩笑说要先回去尝尝留守的中村的厨艺,而笠松则陪着背着早川的黄濑在后面慢慢地走。

    “黄濑,真是对不起!”早川趴在黄濑背上夸张地说,“大恩大德,一生难忘!”

    “这算什么大恩嘛~”黄濑不好意思地笑着。对他来说,“海常”这群人才是救赎他的光,是他没齿难忘的恩德。

    “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早川笑得有些不安,“伤得这么严重,真怕大家把我丢下啊……”

    “你在胡说什么呢早川!”笠松的表立刻严厉了起来,“我们是同伴啊,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

    “就是就是~”黄濑涎着脸皮向笠松讨好着,“因为是同伴,所以队长,我的bim也差不多可以还给我了吧><”

    五天前被笠松留在“海常”之后,为了让大家对黄濑解除戒备,笠松没收了黄濑所有的bim藏在了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也是呢……”笠松沉思着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不过你这个家伙太危险啦,只还给你你的原始bim哦。”

    “嗯!嗯!”黄濑的笑容就像那天傍晚时分艳色的夕阳与晚霞一般美好。

    在“海常”的五天,大概是自从飞机失事以来黄濑过得最快乐的子。但是同伴的亲切与信任却像是短暂的镜花水月,被“轰”的一声巨响炸得片甲不留。

    黄濑亲眼看着森山和小堀两人轻快的背影被夕阳下废弃建筑的影吞没,然后,随着一声几乎要震聋耳朵的爆炸声,冲天的火光艳丽得如同如血的残阳。

    “森山前辈!小堀前辈!”黄濑失声大喊,“中村君!中村君!大家怎么样了?!”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只能听到毕毕剥剥的火焰蔓延声。滚滚的黑色浓烟就像是缓缓打开的地狱之门,只要走近就立刻能感受到死的气息。

    黄濑刚要放下背上的早川冲进建筑物里,却被笠松拉住。

    他这才看到,失去了左臂的灰崎祥吾用单手挟持着中村真也从不远处树木的影里走了出来。灰崎的腰间层层叠叠地围着至少四个装满了bim的囊袋,他狠狠地把叼在嘴里的摇控器吐到地上。

    “……你这家伙……”笠松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保持冷静。

    灰崎在看到黄濑的时候也怔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他用恶劣且调笑的语调说:“哟~我还以为那么多种类的bim是谁的呢,原来是黄濑君的呀~啧啧,找错目标了呢,真是可惜。”灰崎笑着看向笠松,“海常的队长,不要怪我哦~我的目标只是这些bim而已。你把黄濑凉太杀了,我就放了你们的中村君。这个交易怎么样?”

    “混蛋!”早川被愤怒冲晕了头脑,他摸出了自己的撞击式bim就要朝灰崎扔去,却被笠松制止。

    “别冲动!中村还在他的手上!”

    “是哟~中村君才是你们的同伴吧。”灰崎怪笑着。

    “队长……我……”千万种绪涌上来,黄濑此刻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好像又听到了那场事故后周围人对自己的评价。

    呐,黄濑那家伙的运气这么好,其实是把其他人的好运给吸走了吧……

    离他远一点哦,不然一定会不幸的……

    那种家伙就让他一个人幸运好啦……

    “白痴黄濑!发什么呆!”笠松抬起脚正要踹,又因为黄濑背着早川而作罢,“打起精神来对付灰崎祥吾啊!”

    “诶?”

    “中村是我们的同伴,你也是我们的同伴。”笠松仇视着灰崎,“杀死了森山和小堀的罪人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嗯!”黄濑看着笠松的眼里充满了感动,“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