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 04

    比起防备在森林中躁动不安的巨蜥,黑子更想避开一些为了通关游戏而变得疯狂的人。考虑到雷达只能搜索到水平面上的移动物体,黑子爬上了一棵树,又用绳索把自己绑在树枝上,这才敢放下心来靠着树干闭起眼休息。

    受过伤的脑后已经没有了痛觉,甚至连伤疤都没有留下。干涸的血迹仿佛正嘲笑着黑子的体质。

    波泽事件之后,黑子的腰部的伤被诊断为一生都无法治愈,他被严格止各种运动,更别说毕业以后还能从事警官的工作了。

    只是谁都不知道关于黑子哲也的特殊体质——即使是和黑子关系最好的青峰大辉。

    无论受了多严重的伤,只要不致命,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一定会痊愈。黑子的腰伤在出院不到半个月就恢复了。

    但是在亲眼看见年幼时的同伴堕入黑暗的深渊,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被烧死却无能为力之后,黑子抱着“不想再见到世界暗面就逃得远远的吧”这种自暴自弃的想法,让所有人都相信了自己是因为腰伤无法治愈而不得不放弃了警官的工作。

    这一天经历了许多事,原来以为自己可以一觉睡到早晨,但是一闭起眼,脑海里就浮现出紫原血模糊的右腿和爆炸时发出的冲天火光。弥漫的黑烟和仿佛要燃尽一切的火光让黑子想起了波泽事件中被犯人浇了汽油后焚烧至死的两个孩子。

    “小哲哥哥救救我!”黑子睡意朦胧间仿佛又回到三年前的犯罪现场。

    他想起了与那两个孩子做下的约定:

    “乖乖在旁边看着,小哲哥哥一定会带你们回到妈妈边的。”

    然而黑子万万没有想到,犯人竟然是年幼时曾经的同伴。只是一瞬的失神就一不小心把犯人手中的打火机机踢到了两个孩子上,下一刻,令人绝望的地狱火焰将淡色的天空都染成了血的颜色。

    两个孩子渴望着生存的眼神一直盯着黑子,而黑子却只能无力地看着他们的眼里渐渐空虚。

    约定什么的……如果做不到,还不如不要许下承诺。

    “黑子,我一定会活下来!和你一起打倒‘组织’活着回去!这是约定!”代替梦境中两个孩子黑焦的尸体的是一个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张扬的红色头发,眼神坚毅。仿佛能燃尽一切的火焰在两人周围越窜越高,红色短发的男人从食物箱里拿出了橙色的消防服强硬地到了黑子上——那件消防服的前挂着名牌,上面写着“火神大我”四个字。

    黑子从梦中惊醒,蓦地一下坐直了体。

    脑仁疼得厉害。潜意识告诉他刚才出现在梦里的强壮的男人就是冰室辰也的弟弟火神大我,但是无论黑子如何回忆,脑海里也只能反复出现刚才梦中的场景,除此以外,他再也想不起之前自己与火神大我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根据梦中出现的片断推断,黑子得出的结论是:

    自己被送到岛上之后与火神组成了一队,但是后来因为碰到了连自己也无法解决的危机,而造成了两人不得不暂时分别的况。

    醒来之后黑子便再也睡不着了。后背有些发酸,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伸着懒腰的时候才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影摇摇晃晃地朝自己这边过来。那人走路的姿势实在太诡异了,驼着后背弯着腰,两手耷拉在体前,脚步像是拖着铁链一样沉重。

    这个人一定很强,黑子下意识地就进入了警戒状态。那些食人巨蜥察言观色弱强食见风使舵的本领黑子已经见识过了,遇到没有能力吃掉的人,它们唯恐避之不及。而现在这些在草丛中伺机而动的畜生们却像是躲着瘟神一样避开那个男人的周围爬行。

    男人低着头脚步沉重的模样看起来好像只是在漫无目的地在夜间的森林里散步,但是他行走的路径又召示着他十分明确自己要去哪里。

    他走的是一条直线,而黑子所在的那棵树正在那条直线上。男人的眼里似乎没有映着任何东西的影子,即使是挡在他面前的树干他也毫不犹豫地一头撞过去,碰了壁之后才知道要绕着行走。

    这个人是在梦游吗……黑子蹲坐在树枝上一动不动地观察着那人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在黑子栖的那棵树前停了下来。

    衣衫褴褛的男人猛地抬起了头,盖住了眼睛的刘海下一双辨不清神色的眼睛一下就搜索到了黑子的位置。

    被发现了吗?

    男人的眼睛里有着比食人巨蜥还要凶猛贪婪的红光,黑子与他对视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之前的经历,让黑子对于对手的强弱十分敏/感。

    “雷达”只能探测到同个水平面上移动的物体,而黑子与这个男人并没有处在一个平面上,也没有移动,按理来说不可能被发现。

    充斥着杀戮的小岛上空,巡夜的直升机突突突地飞过,明晃晃地探照灯穿透过层叠的树叶在那人抬起的脸上打下一圈光聚。

    梦里边张扬的红色短发像是被水浸湿了一样,无力地搭在死气沉沉的麦黄皮肤上,坚毅的眼神变得凶狠而贪婪。男人紧紧地盯着蹲在树枝上的黑子,用手指狠狠地扒着树皮,却怎么也爬不上来。

    “火……火神君?”黑子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人就是自己刚才在梦境中见到的人——冰室辰也的弟弟——火神大我。

    听到了人声,像是被什么控制了意识的火神立刻就激动起来,从喉咙里发出“喝喝”的低吼,眸子里像是野兽见到猎物时的贪婪红光也越来越盛。

    火神僵硬的动作导致他不能爬上树,于是他开始一拳一拳地重击起粗壮的树干,企图把黑子从树上震下来。他的每一拳都带着一般人不可能有的强大力量,两人才能合抱得过来的树干也因此颤抖起来,树叶和较细弱的树枝纷纷掉落。

    但是火神毕竟是凡躯**,十几拳之后,他的一双拳头已经变得血模糊,白骨显露,然而他却好像毫无痛觉一般,仍然死死地盯着黑子,仍旧不停地重击着树干。

    这样下去,不仅仅是一双手,连火神的整条手臂也可能就此废掉。

    “火神君,别再打了!”黑子出声制止。

    实在看不下去,他做出起跳的姿势,直接从栖的树枝上跳了下去,他落到地面上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虽然他的体重比普通人要轻很多,但在树枝离地面有近十米高度的前提下,这种程度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到的。

    这种被诅咒的力量一定会给别人带来厄运。自从三年前的事件之后,黑子就决定,无论遇到怎样的况,都不会在人前展现自己的隐藏力量。

    然而火神却一点也没有为此感到惊奇。在他眼里,只不是他的猎物从树上转移到了对他有利的地面。所以在黑子落到地面的那一瞬,他立刻就转移了方向扑了过去。

    明明走路时的姿态很笨重,但战斗时却异常敏捷。

    黑子落地后就地一个翻,安全地躲过了火神的攻击。

    对方的上并没有携带任何bim与武器,黑子也并不打算以命相搏。

    但是眼前火神的表现就好像被人控了神智,变成了只跟从着嗜血本能的野兽。

    “火神君,我们之前是同伴吧。”黑子眯着眼警戒,“是你把你的消防服给了我是吗?你还记得你的哥哥冰室辰也吗?”

    火神好像完全听不懂黑子的疑问,握起鲜血淋漓的拳,直直的抬起手臂向黑子抡去。

    黑子只是敏捷地左右闪躲着火神的进攻。火神的每一拳好像都有着千斤之力,普通人如果被砸那么一下,估计会当场毙命。

    黑子在带着呼呼风声的攻击残影里艰难地喘息着。

    他并不是没有自信击倒处于狂态的火神,只是能制住火神怪力的反击,一定会废掉火神的两条手臂。

    对方没有自己可以自愈的特殊体质,在这个小岛上也不可能有应急的医生,黑子控制着力量尽可能不要引起伤亡。

    一方在尽全力攻击,另一方又收敛实力计算着用与对方差不多的力量防守,这场斗争的胜负很明显。

    黑子企图抓住火神的两只手臂制止他的动作,但又怕伤到对方用的力气过小,反而被火神扑倒在了地上。

    被这种怪力扑倒,两人在地上滑行了几米才停下来。

    很痛啊……背后的皮都磨烂了吧……虽然不久之后一定会恢复原样……

    火神坐在黑子上,两只手死死地按住了黑子的肩膀,喉咙里发出野兽将猎物按在下时得意的嘶嘶声。

    如此近的距离下,黑子看到火神眼里吞噬的/望就像是动物的本能。

    “火神君,清醒一点!”黑子皱着眉大声喊着。

    但火神充耳不闻,他低下头在黑子的颈间使劲地吸着鼻子,仿佛在用嗅觉寻找着最脆弱的颈动脉下口。

    “火神君,我们分开以后你究竟遇到了什么?”黑子抬起手抚了抚火神**的头发。他不知道梦境里面那个有着坚毅眼神,说着要一起打败“组织”活着返回社会的红发青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狂态大发的模样。

    “虽然我不记得了,但大概都是因为我不好吧……明明有着保护你的力量,却不肯让你看到我可怕的样子,才会使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这样的……”黑子眨了眨眼,面无表的脸上掉下一颗泪珠来,“虽然记不得了,但是火神君一定是个好人,一定很亲切地指导着初到岛上作为新人的我该如何生存下去,一定保护着懦弱消极只想着明哲保的我度过了很多危机。最后连自己的消防服和最后一颗bim都给了我,还真是无可救药的baka才做的出来的事呢……”

    入了魔障的火神当然听不到黑子的独白,他终于找到了黑子颈间最脆弱的部分,张开嘴正要咬下去,却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了一下,连带着体一起飞了出去。

    “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个变态伤到?”一个金发的高个男人双手持着一根粗壮的树干将火神击飞出去好几米远之后,立刻将黑子搀起来,“不要觉得我粗鲁哦~我对变态不会手下留,对女士可是很温柔的呢~”

    “不好意思,你的荷尔蒙散发错对象了。”黑子不满地斜视了一眼那个金发男人。帅到没有天理的俊颜和让人嫉妒的高……啊……帅哥什么的干脆让炸弹炸烂脑袋好了……

    “诶?是男孩子吗?”金发男人表示很震惊,“这么可怎么会是男孩子!不对……是男孩子的话就更变态了啊!等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对不起对不起,对我来说这是新世界的大门啊!”

    “总之谢谢你救了我。”黑子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不说话的话,这个看起来很帅很精明实则很傻很天真的男人就会一直这样自言自语下去。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男人出手,不然自己会把火神伤得更加严重。

    飞出去的火神仍旧紧紧地盯着黑子,努力地要从地上爬起来好几次都失败了,大概是摔的方式不对,他的一条腿向奇怪的方向扭曲着……

    “啊,你把他的腿弄断了。”黑子面无表地看着金发帅哥,“他是我的恩人,你看怎么办吧。”

    “诶?恩人会对你那种事?”金发帅哥再次表示很震惊,“不对!我明明是救了你啊,还要我负责什么的太过分了qvq”

    两个人正在说话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划过一道抛物线然后落进了草丛里。

    金发的男人脸色变了变,刚说了声“快跑”却已经来不及。

    “呼”地一声,草丛里一下燃起了几丈高的火焰,并在风势的助长下,以十字的形状向四周延伸开去。迅速延伸的火焰立刻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三人围在中间。

    “该死!是燃烧型的bim。”金发帅哥低低地咒了一声,向黑子扬起了一个杀伤力百分百的笑脸,“我为了救你可是连命都要搭上了哦,你要怎么对我负责?”

    黑子还没有答话,从火焰的外围跳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越烧越旺的火焰有好几米高,但是那人刷地一下就跳进了火焰的包围圈。他几步蹭到黑子边,用懒懒的拖音叫着“黑仔——”

    “紫原君?你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黑仔上有美味的味道——”紫原说着真的凑上去嗅了嗅黑子的脖颈。

    黑子只当这是十岁孩童的玩笑,他摸了摸紫原的头发:“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哦,不赶紧的话会被烧死的。”

    “嗯——”紫原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下一刻就将黑子打横抱在怀里,助跑了几步,刷地又跳出了火焰包围圈。

    “喂……”被晾在一边的金发帅哥表示很无辜。

    “金闪闪君,被你打伤的火神君就拜托你了——不快点跟上来就会被烧死了哦——前面就是海滩了!”

    摔!绝壁是自己多管闲事啊!

    他看着倒在地上摔断了一条腿的男人,终究还是良心不安,走过去嫌弃地把一血土的火神背在了上,跟着紫原跳出去的方向冲进了火里。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